Skip to main content

Full text of "名著名译3 - 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网格本)"

See other formats


五卷书 

、 

季羡林译 


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编辑委员会编 



The Panchatantra 


根据美国《哈佛大学东方丛书 > 第十一卷—九 O 八年版 译出。 


《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由中国社会科学院、 
外国文学研究所、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译文 
出版社以及有关专家组成编辑委员会,主持选 
题计划的制定•和书稿的编审事宜,并由上述两 

个出版社担任具体编辑出版工作 。 



五卷书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北=京朝内大街166号) 

新华书店北京发行所发行 

中国秩道出版社印刷厂印刷 

■ 

宇数 ao 5* ooq 开本 bsoxiiss 毫米&印来13^檐页 a 

年 in 月北京第1版 1时1 年 a 月北京第3次印刷 

印数 7,501 — 17, 50 C 


书号 10019^1364 定价 1_30 元 



印度人民是十分富于幻想力的。从很古的时代起,他们就 
创造了不少的既有栩栩如生的幻想又~有深刻的教育意义的神 
话、寓言和童话。 

在最初,这些寓言和童话大概都是口头创作,长期流传在 
人民中间。人民喜爱这些东西,辗转讲述,难免有一些增减,因 
而产生了分化。每一个宗教,每一个学派,都想利用老百姓所 
喜爱的这些故事,来达到宣传自己教义的目的,来为自己的利益 
服务。因此,同一个故事可以见于佛教的经典,也可以见于耆郝 
教的经典,还可以见于其他书籍。佛教徒把它说成是释迦牟尼 
前生的故事,耆那教徒把它说成是大雄前生的故事,其他的人又 
各自根据自己的信仰把它应用到其他人身上。 

此外,还有一些专门搜集这样的寓言和童话的书籍,比如月 
天 (Somadeva) 的《故事海》 (Kath^sarits 巨 gara) 、安主 (Kse- 

mendr 心的《大故事花束》 (ByhatkatMmafijari) 等等,都是很 

著名的,都是一直到今天还为人民所喜爱的,也都流传很广,被 

译成了许多 语言。 

但是,其中最著名的,流传最广的却不能不说是 《五卷 
书V 、 

f 

按照印度传统说法,《五卷书》是《统治论》的一种。它的目 
的是通过一些故事,把统治人民的法术传授给皇太子们,好让他 



們能够继承衣鉢,把人民統治得更好。为了达到达个目的,皇帝 
們就让人把人民大众創逍出 来的寓 言和童話加以改造,加以增 
刪,編纂起来,敎給太子們鑌。. 《五卷睿》 就是这样产生出 来的。 

因为时代久,流传广,《五卷書》的本子很多。原本是什么 
样子,現在巳糎无法推断。在印度,在尼泊尔,都有不同的本 
子。西方梵文学者根据本子的繁簡,还分 了“簡 明本” (Textiis 
simplicior)、 “修飾本” (Textus ornatior)、 “扩大 本” (Textus am- 

plior) 等等。所謂“修飾本”是 一一 九九年一个耆那敎的和尙补 
哩那婆多罗 (Purnabhadra) 受大臣苏摩 (Soma)r 之命根据巳有 
.的一些本子編慕成的。补哩那婆多罗虽然自称 “ 逐音节、逐 
字、逐句、根据每一个故事、根据每一首_”把《五卷書》校閱了 
一遍;但是,事实上,他增添了不少的新东西。这个本子流传很 
广,影响很大。我們現在的达一部汉譯本就是根据这个本子譯 
成的。 

在 《五卷 書》 的新改 繙的本子中,最著名的应該說是《益世 

嘉言集》 (Hitopade4a), 作者自称是那罗衍那 (N^^ya^a)。 在开 

■ 

場詩里面,作者說,他这一部書是根据《五卷書》和其他的書籍 
写成的。实际上,这里面增加了不少的新故事,九乎等于一部 

新作。 这一部書很早就为欧洲人所知,被譯成了不少的欧洲語 
言。 德国詩人海伤 ( J . G . V. Herder ) 和 呂克特 ( F . Riickert ) 都 

曾利用过其中的材料。 

在印度本国, C 五卷書》和《益世嘉言集》都曾一而再再而三 

奮 

地被譯了許多方言。十一世紀到过印度的阿拉伯旅行家阿尔 • 
貝魯尼,就已經看到一部古代印地文的《五卷書》。古扎拉提語、 
德魯古語、加那勒斯語、泰米尔語、馬拉雅兰語、莫底語,和其他 
通行較广的現代印度語言,都有《五卷書》的譯本》 



在国外,逋过了六世紀譯成的一个帕荷里維語的本子,《五 
卷書》 传到了欧洲和阿拉伯国家。在一千多年的时間內,它帳 
轉被譯成了阿拉伯文、古代叙利亚文、德文、希腊文、意大利文、 
t 拉丁文、多种斯拉夫語言,共中包括捷克文、饿文等等,古代希伯 
来文、法文、丹麦文、冰島文、荷兰文、西班牙文、英文、波斯文、土 
耳其文、察合台文、乔治亚文、格魯斯文、瑞典文、匈牙利文、古代 
西班牙文、暹罗文、老撾文、蒙文等等。四十多年前,在一九一四 
年,曾有人算过一 笔賬:《五卷 書>共譯成了十五种印度語言、 
十五种其他亚洲 語言、 两种非洲語言、二十二种欧洲語言。而 
且很多語言还幷不是只有一个譯本,英文、德文、法文都有十种 
以上的本子。从-•九一四年到現在,又过了 将近五 十年了,世 
界上又不知道出現了多少新的譯本。 . 

只是从譯本的数目上,也就可以看出《五卷書》在世界上影 
晌之大。它的 影晌还 表現在深入人心上。《五卷書》里面的許多 
故事,巳經进入欧洲中世紀許多为人所喜爱的故事集里去,象 
《罗馬 事迹 》 (Gesta Romanorum ) 和法国寓言等等;許多著名 

的擅长讲故事的作家,也襲取了《五卷 書〉〉 里的一些故事,象 
薄伽丘的《十日 談》、 斯特拉帕罗拉 ( Straparola ) 的《滑稽之夜》、 

乔叟的《坎_伯雷故事》、拉•封丹的《寓言》等等都是^甚至在 

■ ■- 

格林兄弟的童話里,也可以找到印度故事。在亚洲、非洲和欧 
洲許多国家的口头流传的民間故事里,也有从《五卷書》借来的 
故事。 

这一部書为什么在印度国內外这样流行这样受到欢迎呢? 
要想回答这个問題,必須进行一些深入細致的分析。 

大体上分析起来,这一部書包括两部分,散文与詩歌。說故 
事的任务由散文担負,而詩歌(除了一个是例外)是分插在散文 



里面的。因此,这一部書旣是一部寓言童話集,又是一都格言醅 
語集。从两者的內容上来看,从《五 卷書》 各种异本衍变的历史 
上来看,用詩歌形式写成的格言議語这一部分夫槪是后加进来 
的。一方面 ,因 为阿拉伯文譯本根本沒有詩歌;另一方面,也因 
为从內容上来看,詩歌这一部分所表現的思想感情很多都不是 
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与那些'寓言童話有相当大的距离。 

我們分析这一部書的时候,应該把散文部分与詩歌部分分 
別对待,而以散文部分的寓言和童話为主要的分析对象。 

我們幷不否认,在諸歌部分里,也有很好的东西,很健康的 
东西,是邱度思想中的精华。但是,一般說起来,这里面的詩歌 
不是出自老百姓之手,而是文人学士的作品。在所有的故事中, 
只有一个是用詩歌体来叙述的(第三卷第八个故事),而恰恰这 
个故事表現了极不健康的宣传牺牲、宣传逆来順受、宣传自焚殉 
夫 的野蛮风俗的情况,这是耐人寻味的《» 

在这一部書里,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道德敎訓,有一个伦理 

的意乂。但是这一■个道德敎訓与故事本身是不是有必然的联系 

呢?根据我自己的看法,是沒 有的。 当初老百姓創造这些故事 

的时候,他們可能是想通过一定的故事,說明一定的問題。但 

是,到了后来,出現在不同的書里的同一个故事,有时候竟然有 

迥乎不同的伦理的 意义。 这就說明, 道 德敎訓与故;^本身是沒 

有必然的联系的,它只是根据編纂者目的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 

因此,我們現在对这些寓言和童話进行分折,应該根据故事 

丰 

本身,而不应該根据編纂者强加到这些故事上的那些伦理意义。 

在这些故事里,印度古代社会上各阶层的人物几乎都現 
了 :国王、帝呷 、婆罗門、刹帝利、吠舍、首陀罗、商人、农民、法官、 
苦行者、猎人、漁父、小渝等等,眞是五花八門,应有尽有 P 


但是这还不是本书的特点,本书的特点 是:在 这些故 事里, 

■* 

出現了各种的鳥兽虫魚:獅子、老虎、大象、猴子、兎子、豹子、豺 
狼、驴、牛、羊、猫、狗、麻雀、白褪、烏鴉、猫头鹰、埃及镣、烏龟、虾 
嫫、魚、 蒼蝇等 等都上了場,也是五花八門,应有尽有。 

这些鳥兽虫魚,虽然基本上还保留了原有的性格,比如狐娌 
和豺狼狡猾,鲈子愚笨;虽然还沒冇脫掉鳥兽虫魚的样子,沒冇 
象《西游記》和 《聊斋 志异》上那样,搖身一变变成了人;可是它們 
的話都棊人的話,它們的举动是人的举动,而思想感情也都是 
人的思想感情。因此,我們必須弄淸楚,这些鳥兽虫魚实际上就 
是人的化身,它們的所作所为也就是人类社会里的一些事情。 

旣然这 i 鳥兽虫魚是人的化身,它們的思想感情是人的思 
想威情,那么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社 会里什 么样的人的思想感情 
呢? 

这些故事,除了經过文人学士的刪改、或者出自他們之手的 
那一小部分以外,都是长期流行民間的,最初都是口头創作。創 

t 

作者除了人民以外,不会是什么別的人。因此我們可以說,这些 
故事里的鳥兽虫魚所表現的思想感情,基本上都是人民大众的 
思想感情。, 

談到什么样的社会,那就牵涉到这些故事产生的时代。从什 
么时代起,就有了这些寓言和童話,現在根难确說。在公元前六 
世紀写成的古希腊的《伊索寓言》里,已經有了印度产的故事。这 
就說明,最老的故事至迟在公芫前六世紀已經存在了。《五卷書》 

的帕荷里維文譯本是六世紀譯成的,阿拉 伯文譯 本是八世紀譯 

^ ■ 

成的,我們現在这个譯本所根据的梵文本是一一九八年編写成 
的。如果眞正有晚出的故事的話,至晚也晚不过十二世紀。所 
以,槪括地說,这些寓言和童話都是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的老 



百姓創造出乘的。 

因此,我們可以說,达些故事里的鳥兽虫魚所表現的思想威 
情,基本上是印度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老百姓的思想威情。 

同印度其他一些比較流行的文学作品比較起来,讀达些寓 
言和童話,会让人深刻地戚觉到,創造这些故事的人民,对待人 
生的态度是肯定的,积极的,实事求是的。他們旣沒有把人生幻 
想成天堂乐园,也沒有把人生看做地獄苦海。人生总难免有一些 
喜怒哀乐的》他們也就实事求是地严肃地对待达一些喜怒哀乐, 
沒有沉湎于毫无止境的无补于实际的幻想,而是努力找出一些 
办法,使自己过得更好一点,更偸快一点。 

达种情况同印度正統哲学所代表的傾向形成了鮮明的对 
比。印度芷統哲学把人生看成是幻影,象水泡,象电光火花,象 
影子一样地虛幻。它对待人生的态度是否定的,消极的,想入非 
非的。 

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老百姓是实际生产者。他們天天从 
事生产活动,他們关心生产,关心劳动,关心一切現实的东西;不 
会有象那些吃飽了飯沒事千的人 看的那 神思想感情。 

讀这些寓言和童話,还令人深刻地威觉到,这里面有不少的 
素朴的辯証法。第一卷第二十八个故事里的那杜伽說过:“生命 
本来就是这样子,沒有任何东西是一成不变的。”第二卷故事荽 
結束的时候,尸賴拏引用了一首詩: 

会合同別离联系在一起,一切存在的东西都不能乐存 

- 不朽。〔一九四〕 

这样的一切存在的东西都必須变、矛盾的东西也有联系的想法, 
在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 

* 

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在大自然里,在現实生活中,本來 



到处都可以找到一些素朴的辯証法,从事实际生产劳动的人,能 
够有这种思想,也是很自然的。 

但是,最重要的給我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部書里面表現出 
的頑强的战斗性。 

我們都知道,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作为被压迫被剝 
削者的奴隶和农民等等劳动人民的日子是十分不好过的。他們 
是社会上的主要生 产者; 然而自己却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有 
时候連性命也难保全。这就不免要引起斗爭和反抗0俾們同奴 
隶主和封建主之間的斗爭,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几乎全以失敗 
結束。但是他們幷沒有給失敗吓住,他們前仆后继,一次斗爭接 
着一次斗爭,决不罢体。他們的勇气沒有挫折,信心沒有动搖。 
正象在中国历史上一样,在印度古代史上,也是充滿了这样的斗 
爭的。这些斗爭就是推动社会前进的主荽力量。 


据我看,他們这种信心和勇气,就突出地表現在他們創造的 
寓言和童話里面。《五卷書》里有很大一部分故事是讲弱者战胜 
强者的。第一卷第五个故事讲的是一只烏鴉,叼了一串金鍵子, 
丢在黑蛇洞口,人們找了来,把黑蛇杀死。第一卷第六个故事讲 
的是一只螃蟹,用爪子鉗住了騙了許多魚吃的白鷺的脖子,把它 


杀死,救了自己。第一卷第七个故事讲的是一只小兎子,把每天 


都要吃野兽的獅子軀到一口井旁,让它跟自己在水中的影子打 


架,因而淹死在水里。小兎子救了自己,也救了其他的野兽。第 
一卷第十五个故事讲的是白槌战胜了大海,把铪大海搶走了的 


卵追了回来。第一卷第十八个故事讲的是麻雀、味木鳥、蒼蝇和 
奸嫫四个身体都极小的东西,联合起来,同心协力,利用計策,竟 
杀死了一只大象。第一卷第+九个故事讲的是一群天鵝給猎人 
网住,它們在老鵝的領导之下,大家一齐装死,因而逃出猎人之 



手。第二卷的基干故事讲的是烏鴉、老鼠、烏龟、鹿、鴿子这一些 
力量不大的鳥兽互助友爱,救了自己的命,特別是那一只鹿和那 
一只龟給猎人逮住的时候,*它們更是积极想办法,同心协力,救 
了它們两个。第二卷第一个故事利用一个胃两个头的非常生动 
的比喩,說明团結的必要。第二卷第八个故事讲的是一群老鼠 
咬断了捆大象的绳子。第三卷的基干故事讲的是烏鴉設計灭了 
猫头鷹的一族。第三卷第二个故事讲一个小兎騙了大象,让它 
不再来喝水,救了自己一族。第三卷第五个故事一群螞蚁竟 
吃掉了一条毒蛇。达个故事的楔子詩是: 

同数目多的东西不要发生冲突,因为一大堆东西无法 
战胜; 

一条蛇王,不管电怎祥左蜷右曲,終于还是拾螞蟻吃到 
肚中。 

上面列举得还幷不全,只能算是一些例子。但是,从这些例 
子里也就可以看出 ,弱者 战胜强者可以說是本书的中心思想,是 
它竭力 宣传的 东西。我們必須注意到这一点。 

在很多地方,我們都可以找到說明团結就是力量的故事和 
思想。比如第三卷第四十四 首詩: 

W 使是弱者,強大的敌人也无可奈何,只要他們团結起 
来> 

正如挤在一块儿的蔓藤,連狂風也沒有法子把宅們吹 
坏。 

■ 

第三卷第四十六 首詩: 

但是站在一块儿的树木,向四面八方梘都扎得很牢, 

因为电們站在一块儿,狂風就没有法子把宅們吹倒。 
这可以說是关鍵所在。弱者之所以能够战胜强者,被压迫者之 



所以能够战胜压迫者,.就在于他們能够团結。无怪本书 对下这 
一点大事宜揚了。 , 

跟这个有联系的是鼓励勇敢、譴責懦夫。第二卷第一二二 
首詩: 

誰要是活象一堆毅力和勇气,再加上果敢与炅巧, 

誰要是把汪洋大海看得跟牛蹄永洼那祥低淺渺小, 

雄要是把众山之王看得跟螞熾的土垤的頂一样地高, 

* 

幸迗 女神意 己就4到他那里去,她决不会把懦夫去找。 

第一卷第 I ; 一 六首詩說得更 具体: 

侓 大的人物应該汞远是威風凜凜勇#直前, 

奸 使在困 难中, 在忧 患中, 即使遇到大危險。 

那些勇敢坚定傲視一切又想得出办法的人們, 

就一定能够通过困难而又逃出了困难。 

这也是关鍵所在。弱者而能战胜强者,被庋迫者而能战胜 
压迫者,沒有勇气,是不行的。 

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被压迫者要想起来反抗压迫者, 
首先必須打破对命运的迷信。不然的話,如果相信万事皆由天 
定,那就連反抗的念头也不敢有了。在这一部书里有不少的地 
方响起了打倒命运的呼声。第一卷第一九五 首詩: 

对那个汞远精勤不懈的人,命运也一定会加识垂青。 
只有那些可怜的家伙才 老喊: “这是 命呀, 这是命!” 
把命运打倒■吧,要尽 上負己 的力量傲人应該做的 事情! 
那么你还会有什么过錯呢,如果努力而沒有能成功? 
第二卷第一一五首詩說,正象一个年輕的老婆不願意摟年老的 
丈夫,幸运女神也不願意摟相信命运的懦夫。这样的人定胜天 
的思想,在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比如第二卷第一四五 首詩: 



不要放棄售 B 的努力,而想到:“一切都由命运去安 
排 ’,, 

如果不努力的話,連芝麻粒也压榨不出香油来。 

第二卷第一三七首詩: 

好比是一■只手,无論知何也拍不出哺•声, 

入如果不努力,命运也帮助他不成。 

第五卷第三十首詩給命运下了一个很有趣的 定义: 命运实际上 
就是不“預見的东西。第五卷第二十九首詩說明,命运变幻不> 
定,力大无穷,而人們的行动也有很大的威力》 

在古代,这样的思想是极共难能可貴的。 

此外,这些寓言和童話还敎給人一些处世做人的道理。比 
如第三卷第一 o —首詩吿訴人不要制造怨仇。第一卷第十七个 
故事讲的是三条魚,吿訴人撖事情要未雨綢银。第一卷第二七 
六首詩讲到一只天鵝在夜里把星星的影子当做蓮花梗;到了白 
天,又把眞正的蓮花梗当做星星 ^ 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經驗主 
义0很多地方都吿訴人不要驕傲。第四卷第五十七首詩很形 
象地用鷓鴣睡觉两脚朝天想把天托住这情景来諷剌自髙自大的 
人。第一卷第八个故事吿訴人做事要有决心。第五卷的基本故 
事和第五卷第一个故事,都是吿訴人做事一定要調査硏究 ,一 
定要謹愼仔細。第四卷第二个故事讲的是一匹呆驴,它吿訴人 
要仔細观察。第五卷第三个故事讲的是四个婆罗門使一只獅子 
复活;第五卷第四个故事讲的是两条魚和一只虾蟆;达两个故 
事吿訴人不要专靠知識和聪明,要有理智。第四卷第四十二首 
詩吿訴人不荽多嘴多舌。第五卷第二个故事吿訴人不要貪得无 
饜。第五卷第七个故事吿訴人不要空想未来。第一卷第二十五 
个故事吿訴人不要多管閑事。猴子捉了螢火虫来烤火,一只鳥 
10 





偏荽簪吿它們,結果被它們杀死。第一卷第二十九个故事讲的 
是两只同母的頻鵡,后来因为环境不同,性格也就大不相同。这 
說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很多故事和很多詩,都贊美了友誼。 

以上这一些东西,对于生活在那样的社会里的人来說,确实 
都是金玉良言。如果认眞遵行这些敎条,他就会趋吉避凶,化凶 
为吉,就能够安全地活下去。其中有一些,一直到今天,对子我們 
社会主义社会里的人来說,也还是有敎育意义的,比如未雨綢繆, 
避免捶驗主义,不能驕傲 ,一 定要調査硏究,荽謹愼仔細等等。 

但是,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其中也有一些是成問題的,必須 
加以細致的分析。談到不能制造怨仇,就要先分析是什么样的 
怨仇;談到不能多管 閑事, 就耍先分淸楚是什么样的閑事,談到 
不能多嘴多舌,最好是不說話,就要先問是.为了什么 6 对子这些 
东西,应該分別对待,不能片面地肯定或否定。 

在这些寓言和童話里,还有几点値得我們重視的东西。創 
造这些故事的劳动人民对当时社会上最有势力的人物表現出一 
种輕視和諷刺的态度。在很多地方,婆罗門就是嘲笑的对象。 
第一卷第四个故事讲到一个爱財的游方僧。在第三卷第三个故 
事里,一只猫装成了苦行者的样子,来誘騙兎子和鷓鴣,把它們 
吃掉。第二卷第五十一首 詩說: 

雄要是一心想入地擻,那么就让他当家庭祭师当上一 
年; 

或者,不用再千別的事了,就让他管理修道院管理三 
天。 

还能有比这更辛 辣的諷 刺嗎? 

他們也沒有把国王放过。在很多地方,他們用毒辣的辞句諷 
剌了国王。第一卷第五十首詩說国王只知道寻欢取乐,就跟毒 


11 


蛇一样。第一卷第二十八首詩把国王比做葛藤,誰在身边,就往 
誰身上爬。第一卷第一 o —首詩指出了人民和国王的矛盾。第 
一卷第 一一 o 首詩說沒有人会跟国王做朋友。第一卷第二六九 
首詩把国王比做火焰。第一卷第四三二首詩說国王又眞誠,又 
虛伪, X 粗暴,又和藹, X 残酷,又慈悲,又喜欢要錢,又浪費,就 
跟一个妓女一样。好多地方都强調国王一定要保护人*民,比如 
第三卷第六十三首詩,第三卷第二二八首詩都是。 

这些故事也諷刺了印度传統的悲观哲学。在第一卷第四个 
故事里, 一 个騙子想騙一个和尙的錢,就装模作样地对师父說 
道•.“生命就象干草点起来的火。享受就象是云彩的影子。”表示 
他已經悟到了生死輪迴的大道理。結果是把老家伙的錢騙走。 

上面談到的都可以說是本書的精华。但是,达部书是不是 
只有精华而沒有一点糟 粕呢? 这也是不能想象的。 
f 糟粕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好多故事里和詩里都有宿命論的 

色采。第一卷第二十四个故事讲到因陀罗的二 K 鸚鵡,命里該 
死,連閻王爷都沒有法子救它。在第二卷第五个故事里,主人公 
嘴里总 是說: “应 該捋到 的东西,总会得到。”至于詩句里面讲到 
命运的力量的,就更多了。第二卷第八首詩,第二卷第十二首詩 
讲到一切都由命运安排。第二卷第十五首 詩說; “命运的力量大 
无穷〖”第二卷第六十一首詩說 :“善 有善报,恶又有恶报,命运早 
已經安排得妥妥当当。”第二卷第六十四首詩說人的一生从生到 
死,未出母胎以前,命运已經安排好了。第二卷第一四 o 首詩 
說人們努力而不能成功,那是因为命运不让他施展本領。第二 
卷第一五二首詩說应該得到的东西一定会得到,即使躺在床上 
不动也会得到。第二卷第一七六首詩說誰也挡不住命运的力 
量。第四卷第六十六首詩說,只要命运照顾,連一只小鹿都可以 

\z 



得到草吃。第三卷第二三三首詩更把命运的力量无限夸大,說 
神仙也是命运創造 的了。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現在就不再举了。上面我曾談到, 
本書精华之一就是打倒命运 w 現在又談到这样多的宿命論,这 
不是有点矛盾嗎?实际上,这矛盾是很容易解释的。这一部書 
里的故事不是一时一地一人的作品,而且还不知道經过了多少 
編築者的加工。因此,在同一部書里,有的地方想打倒命运,有 
的地方又向命运頂礼膜拜,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其他的糟粕也还不少。比如第一卷第一七三首詩相信轉 
生。第一卷第一七五首詩把身体看成髒东西的大汇合。这与厌 

4 

I 

世的佛敎思想是有联系的。第三卷第八个故事宣传牺牲,宣传 
自焚殉夫。第三卷第九十四首詩宣传无原則的慈悲,連虱子、臭 
虫、螫人的虫子都要保护。好多地方,比如第三卷第九十六、九 
十七首詩宣传天堂地獄。第二卷第一三五、一三六首詩宣传业 
的学說。这些东西也是受时代的限制而产生的。 

对金錢的贊揚也应該在这里一下。第二卷第二个故事讲 
到一只老鼠,因为窝盖在錢財上面,錢財有热力,老鼠就跳得高。 
后来錢財被人挖走,它也就跳不高了。这个故事里面有很多贊 
頌金錢的詩。第四卷第十九首詩說: 

只要手中有錢, 

沒有什么事情办不成; 

聪明人必須加倍努力, 

为金錢而拚命。 

这首詩十分具体、坦白。再引別的詩,也沒有必要了。在那样的 
社会里,正如中国从前的說法:“有錢买得鬼上树”,錢受到这样 
的贊頌,也就是很自然的了《 


13 



我們特別应該提一下对女子的誣蔑。在本書里,这样的誣 
蔑是可以找到不少的。本文具在,我們沒有必要再在达里加以 
引証,加以論述。我們必須指出,达些誣蔑都是十分恶毒的;令 
人看了,觉得又可笑,又可气。但是共中也有原因。从母系社会 
消灭以后,女子就倒了霉,成为男子的附屬品。对女子来說,凌 
辱誣蔑就是家常便飯。在中国是这样,在印度也是这样。作达 
些誣蔑女子的詩的人, 一 定都是男人。可能是老百姓,也可能 
是編纂这本书的文人学士。我現在把这些詩保留在这里,給新 
中国的靑年們留下一面古鏟,在这里可以照見旧社会的黑暗。 

上面簡短地叙述了 《五 卷書》在世界上传布的情况、对世界 
文学的影响,也槪括地分析了它的精华和糟粕。但是有一个問 
題,我还沒有交代淸楚,而这个問題正是大家所最关心的五卷 
書》同中国文学有些什么关系呢? • 


現在就来談一談这个問題。 

在过去将近两千年的时間內,我們虽然翻譯了大最的印度 
書籍,但几乎都是佛典。中印两国的佛敎僧徒,在翻譯書籍方 
面,有极大的局限性。所謂外道的著作,他們是不大譯的。在中 
国浩如烟海的翻譯書籍中,只有极少的几本有关医学、天文学、 
数学的著作。連最有名的印度两大史詩 《摩呵 婆罗多》和《罗摩衍 


那》都沒有譯过来,更不用說《五卷書》了。国內的几个少数民族, 
在这一方面,比汉族多做了一些工作。蒙族就翻譯了《五卷書》。 

汉族过去沒有翻譯《‘五卷書》,幷不等于說 ,《五 卷書》里面的 
故事对于中国沒有影晌。我們上面已經談到过, 《五 卷書》里面 
的寓言和童話基本上是民間創作。《五卷書》的編纂者利用这些 
故事,来 达到自 己的目的;印度的各宗敎也都利用这些故事来宣 
传自己的敎义。.佛敎也不能例外。因此,在汉譯佛典中就有大 a 





的印度人民創造的寓言和童話。这些故事譯过来以后,一方面影 
响了文人学士;另一方面,也影响了中国民間故事。因此,《五 
卷書》 的故事在中国是可以找得到的。 

在汉譯佛典里,可以找到不少的《五卷書》里也有的故事。 

* 

我这里只能举几个例子。《五卷書》第四卷的基干故事是讲的一 
只猴子和一个海怪。母海怪想吃猴子的心,公海怪就把猴子騸 
至水中。猴子还是仗了自己的机智救了命。在汉譯佛經里,在 

4 

很多地方都可以找到达个故亊,比如《六度集經》三十六,《生經》 
十,《佛說鱉獼猴經》、《佛本行集經》卷三^*一等等。为了#証起 
見,我把《六度集經》里的那一段抄在达里: 


昔者菩薩,无数劫时,兄弟資貨,求利养亲。之于異国,令弟以珠 
現其国王。王睹弟顏华,欣然可之,以女許焉,求珠千万。弟还告兄, 


兄追之王所。王又睹兄容貌堂堂,言輒圣典,雅相难齐,王重嘉焉 


女許之。女情洙豫。兄心 存曰: “婿伯即父,叔妻即子,斯有父子之 
亲,岜有嫁要之道乎?斯王处人君之尊,而为禽兽之行,即引弟退。 
女登台望曰,吾为魅蠱,食兄肝可乎?”展轉生死,兄为獼猴,女与弟 
俱为鱉。鮝妻有病,思食播猴肝。雄行求焉。睹獼猴下飮。鱉曰: 
“尔尝賭乐乎 答曰: “未也 ,曰: “吾舍有妙乐,尔欲观乎 r 曰:“然 I ” 
鰲曰: “尔升吾背,将尔观矣。”升背随焉,半谿,繁曰:“吾妻思食尔肝, 
水中何乐之有乎?”獼猴心恧然曰:“夫戒守善之常也。权济难之大 
矣。 ”曰: “尔不早云。吾 以肝悬 彼树上,鰲信而还。獼猴上岸曰 :“死 
戴虫!岜有腹中肝而当悬树者乎广佛告諸 比丘: “兄者即吾身是也 
常执貞淨,終不犯淫乱。毕宿余殃,堕獼猴中。弟及王女俱受鱉身 a 
雄者調达是,雌者調达妻是。”菩薩执志度无极行持戒如是。 


从这里面也可以看出佛敎徒怎样利用民鬨故事达到自己 宣传的 


目的。《六度集經》是中国三国吴康僧会翻譯的,可見这个故事 


15 

812200 



在公元三世紀已經传到中国来 7\ 

第一卷第九个故事讲的是, 一 个婆罗門从枯井中救出了一 
只老虎 、一 只猴子、一条蛇和一个人。結果两个野兽 、一 条蛇都 
报了恩,而人却恩将仇报。 《六度集經》 四十九也就是这个故事。 

在佛典以外的书籍里,也可以找到印度来的故事,特別是 
《五卷書》里面有的故事。我也只能在这里举几个例子。 

《五卷窨》第一卷第八个故事讲的是一个織工装成了 毘搜紐 
的样子,騎着木头制成的金翅鳥飞到王宮里去,跟公主幽会。同 

样一个故事,用另外一种形式,也出現在中国的《太平广記》二八 
七里。 我匕把 这个故亊抄在下面: 

唐幷华者,襄阳鼓77之徒也。尝因游春,醉臥汉水濱。有一老叟 
叱起, 謂曰: “观君之貌,不是徒博耳。我有一斧与君。君但持此造 
作,必巧妙通神。他日愼勿以女子为累。华因拜受之。华得此斧后, 
造飞物即飞,造行物即行。至于上栋 t 宇,危楼高閣,固不煩余刃。 
后因游安陆間,止一富人王枚家。枚知华机巧,乃請华临水造一独柱 
亭。工毕,枚尽出家人以观之。枚有一女,已丧夫而还家,容色殊丽, 
罕有比备。旣見,深慕之。其夜乃踰垣窃入女之室。其女甚惊。华 
謂女曰:“不从,我必杀汝。”女荏苒同心焉。其后每至夜,窃入女室 
中。他日,枚潜知之,即厚以賂遺遺华。华察其意,謂枚曰:“我寄君. 
之家,受君之惠已多矣,而复厚胳我。我異日无以为答。我有一巧妙 
之事,当作一物以奉君。”枚曰:“何 物也? 我无用,必不敢留, 华曰: 
“我能作木鶴令飞之。或有急,但乘其鶴,即千里之外也。”枚旣尝聞, 
因許之 3 华即出斧斤以木造成飞鶴一双。唯未成其目,枚怪問之。 
华曰: “必須君斋戒始成之,能飞;若不斋戒,必不飞尔。”枚遂斋戒。其 
夜华盜其女,俱乘鶴而归襄阳。至曙,枚失女,求之不获。因潜行入 
襄阳,以事告州牧。州牧密令搜求,果擒华。州牧怒,杖杀之,所乘鶴 
亦不能自飞。 (《出 濂湘記》) 


16 



故事虽然改变了一些,但是《五卷书》故事里所有的基本东西,这 
里都有。很可能是出自同源。 

宋吴兴韦居安《梅锏诗话》里有一段话: 

东坡诗注云:有一贫士,家惟一瓮,夜则守之以寝。一夕,心自惟 
念.•苟得富贵,当以钱若干营田宅,蓄声妓》而高车大盖,无不 备置, 
往来于怀,不觉欢适起舞,遂踏破瓮。故今俗间指妄想者为瓮算《 

r 

I 

江盈科 《雪涛 小说》也有一段话: 

见卵求夜,庄周以为早计。及观恒人之情,更有早计于庄周者。 
—市人贫甚,朝不谋夕。偶一日拾得一鸡卵,喜而告其妻曰••“我有家 
当矣! ”妻问:“安在?”持卵示之曰:“此是。然须十年,家当乃就。”因与 
妻计曰 :“我 持此卵,借邻人伏鸡孵之待彼雏成,就中取 一-者 ,归而 
生卵,一月可得十五鸡。两年之内,鸡又生鸡,可得鸡三百,堪易十 
金。以十金易五脖。桴复生脖,三年可得二十五牛。脖所生者又复 
生袢,三年可得百五十牛。堪易三百金矣。吾持此金举债,三年间半 
千金可得矣。就中以三之二市田宅,以三之一市僮仆,买小妻。我与 
尔优游以终余年,不亦快乎!”妻闻欲买小妻,怫然大怒,以手击卵碎 
之, 曰:“ 毋留祸种!”夫怒,挞其妻,仍质于官曰:“立败我家者,此恶妇 
也。请诛之!”官司问 :“家 何在?败何状?”其人历数自鸡卵起至小妻止。 
官司曰:“如许大家当,坏于恶妇一拳,真可诛! ”命烹之。妻号曰 :“夫 
所言皆未然事,奈何见烹,?”官司曰:“你夫言买妾,亦未然事,奈何见 
妒?” 妇曰: “固然,第除祸欲早耳。”官笑而释之。噫!兹人之计利,贪 
心也。其妻之毁卵,妒心也。总之,皆妄心也。知其为妄,泊然无嗜, 
頹然无起,则见在者且属诸幻,况未来乎?嘻!世之妄意早计希图非 
望者,独一算鸡卵之人乎?(见郑 振铎: 《中国文学研究:^<寓言的复 兴》〉 

谁读了上面这两段记载,都会想到《五卷书》第五卷第七个故事 a 

最后,我还想举一个例子。《五卷书》第三卷第十三个故事 


17 


讲的是一个苦行者收一只小老 E 当义女,用神通力把仓变成一 
个人。嫁她的时候,却出了問題。太阳、云彩、風和 W , 她都不中 
意,最后还是嫁給了一只老鼠。中国也有类似的一个故事。明 
刘元卿《应諧录》里有一个短的离言: 

齐奄家畜一猫,自奇之,号于人曰“虎猫”。客躲之曰:“虎誠猛, 
不如龙之神也。請吏名曰 4 龙猫’。”又客說之曰,“龙固神于虎也。龙 
升天,須浮云,云其尙于龙乎?不如名曰云,又客說之曰:“云 a 蔽 
天,風倏散之,云固不敌風也。請更名曰風,又客說 之曰: “大風蟫 
起,維 屛以墙 ,斯足蔽矣,風其如墙何?名之日*墙猫’可 。”又 客說之 
曰:“維墙虽固,維鼠穴之,墙斯圯矣。墙又如鼠何?即名之曰‘鼠猫’ 
可也, 

东里 丈人嗤之曰: “€ 唔 I 捕鼠者 固猫也。猫即猫耳,胡 为自失 
其本 輿哉, 


中国同印度的这两个故事,从表商上看起来,是有一些差別的。 
但是基本結构却是相同的;很难想象,它們之間沒有联系。 

我决不是在达里宣传故亊同源論,因为这是不科学的。但 
是,我們也不能否认故事确能传播,否认这个也是不科学的。統 


观中印两国文化交流的整个情况,随着佛敎的传入,印度的一 
些故事传入中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对《五卷書》的分圻就到此为止。 

我上面已經說到,中国翻譯印度典籍有很长的历史,我們 


却幷沒有汉文譯的 《五卷書》。 只在解放前出过一个譯文旣不高 
明而所根据的英文本子又是莫名其妙的、极为簡略的汉譯本, 
这就是卢前譯的 《五叶 睿》。 


解放后 ,一 九五九年三月出版了.从阿拉伯原文譯过来的《卡 
里来和笛 木乃》 ,这实际上是《五卷書》的阿拉伯文譯本。現在又 


U 





0 


出版了这一部从梵文直接译过来的《五卷书》。这总算是一件可 
喜的事情。但是,限于译者的水平,在本书序言和译文里难免有 
一些错误。改正这些错误,就要靠读者的指教了。 

译者 

一九六三年七月十二日改写 


19 



吉祥!晻,向光荣的薩罗藤伐底①致敬! 

毘搜紐舍哩曼③先把世界上最好的經書拿来察看, 

| 

然后他在这里写成了这一部养性怡情的書,包括五 
' 卷^一〕 

故事是这样的:在南方有一个城市,叫做摩醯罗卢比也③。 
那里有一个国王,.名叫阿摩罗鐮枳底④,他椅通一切事論⑤,最尊 
食的王公們王冠上珠宝的光輝掩盖住他的脚,一切艺术无不熟 
悉。他有三个笨得要命的兒子 :婆藪 礫枳底、郁伽罗鑠枳底和阿 
难陀鑠枳底⑨ a 国王看到,他們对經番亳无兴趣,于是就把大臣 
喊了来, 說: “喂!先生們知道,我的兒子們对經書毫无兴趣,缺 
少智慧。虽然我的国內荆棘全已鏟除,伹我一看到他朐,心里就 
不快乐。人們說 得好: 

在沒有生的、死掉了的和傻兒子中間,宁願要兒子死棹和 
沒有降生, 

因为这两个兒子只带来短期的痛苦,而一个儍子却一輩 
子把你烧痛。〔二〕 

① Sarasvatl, 文艺女神《 

② Vi$u 这 arman 。 

③ Mahilaropya 。 

© AinaiaSHktio 

⑤ 事論,講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書箱 。 

⑥ Vasu^akti、Ugraiakti Anantasakti 0 



还有 


这样一只母牛有什么用,它旣不生犢子,也不下扔? 

- 、 

生这榉的兒子干嗎?他旣不聪明,又不把父母来爱 


戴。〔三〕 

t 

因此,为了喚醒他們的智慧,你們都想出随便一 种什么 办法来 

P 

吧! ”于是他們就一个接一个地說起 話来: “万岁爷呀!学习文法 
要用十二年。費上很大的劲把它掌捏了,还要学法典和事論。 

然后智慧才能喚醒。”在他們中間有一个大臣,名叫須摩底①,他 

1 


說: 

见 


万岁爷呀!这个生命不是永恒的。学习文法要甩很多时 


因此要想出一个什么簡便的方法来敎他們 r 常言道 
文法的范围眞正是无尽无穷。 


€ 


生命是短的而阻碍却重重。 
把最精华的东西从里面取出, 


正如天鵝从水里把牛奶吸空。② 〔四 〕 

在这里有一个婆罗門,名叫毘湿奴舍 哩曼,因为精 通許多事論而 

享大名。把他們交給他吧!他很炔就会把他們敎聪明了。”国王 


听了以后,把毘湿奴舍哩曼叫了来,对他說道 :“喂 ,尊者呀!請 
你加恩于我,把这几个太子敎得在铳治論方面起群出众吧!我 
要用一百张饋贈状来酬謝你/于是毘湿奴舍哩曼就回答国王 
說道:“万岁爷呀!請听我的眞心話吧!我幷不为了一百张饋贈 
状而出卖我的知識。不过,如果我在六个月內不能使他們学会 
了統治論,我就不姓我这个姓了。簡而言之,請听我的保証 I 我 
幷不是为了貪財才說話。象我这八十岁的人, 一 切威官享受都 
停止了,錢对我一点意义都沒有了。不过,为了滿足你的願望, 


® Sumati^ 

③极据印度传說,虽,然乳交融,夭鵝仍然能够从里面把牛奶取走。 


我要偸快地传授。請把今天这个日子記下来!如果我在六个月 
內沒有把你的兒子們敎得在統治論方面超群出众,那么万岁爷 
就可以把神仙的道路显示給我。”① 

国王和大臣們听了婆罗門令人很难相信的諾言之后,大吃 
一惊,把太子們交給了他,感到非常快乐。 M 湿奴舍哩曼就把他 
們 带回自 己象里去,他因此写了五 卷書: 《朋友的决裂》、《朋友的 
获得》、《烏鴉和猫头糜从事于和平与战爭等等》、《已經得到的亦 
西的丧失》和《不思而行》,让太子們来学习。他們念了以后,在 
六 个月內 ,果然变得象他說的那样。从此以后,这一部名叫《五 
卷書》的統治論就在地球上用来敎育靑年。总之: 

誰要是在这里經常学习或者听这一部修身处世的統治 

論, 

他就再也不会,甚至于从天帝释③那里也不会受到窘 

困 ,五〕 

—— 这是序言 —— 


①意思槙糊》有人說,“神仙的道路”指的是“臀部”。全句的意思就是 1 *轉过 
身去”。 ' 

③原文是 ^ akra , 指的是因陀罗, 




現在就开始第一卷書,名叫《朋友的决裂》。下面就是开头 

E 

的頌: 

在树林子里獅子和公牛間日益亲密的友情, 

給那个非常貪婪奸詐的豺狼破坏得一干二淨 。 M 

_ 

故事是这 样的: 在南方的国土里,有一座城,名叫摩醯罗卢 

■F 

此也,它可以同富兰陀罗①的城堡爭胜媲美,它具备所有的优 
点,它成为地球王冠上的摩尼宝②,它的雄姿同吉罗娑®山峰相 
似,城門的守望楼上摆滿了战車和备种各样的机械,寬闊的城門 
的橫梁上面有极厚极大棋坚固的鉄門 R 、 門扇、拱起的过道和門 
检,許多神苗建筑在布置整洁的三条路碰头的广場上和四条路 
碰头的广場上,周围围了一圈城墙,看起来象高聳的雪山一样, 
外面围着城壕。这里住着一个商主,名字叫婆哩陀摩那®,他有 
一大堆优良品質,因为他前生积聚了許多善业,他也有一大堆 
錢。有一次,在半夜里,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有这样一个 
想头: “即使积累起一大堆錢来,只要一花,它就会象軟膏一样地 
消失。即使只有很少的錢,只要一积聚,它就会象蚁垤一样地增 
长。因此,即使是很多的錢,也应該使它再增加。沒有得到的財 

①原文是 Puraipdara, 意思是 11 堡垒的破坏者在印度,很多神都有这同样 

的徽号,比如因陀罗,火神和湿婆都有。这里专指因陀罗。 

③原文是 ma 9 *, 指一般的珠宝。 

③ Kai^a.a, 山名,是湿婆和俱毘罗(財神)住的地方, 

(D Vardhamaaa* 


4 



富应該去获得,巳經得到的应該保护。已經保护好的应該讓它 

增长,而且交給配接受的人。由于很#不幸的事情,速用世間通 
用的办法保护好的財富都会丢掉。有財富而不用,从沒有达到 
目的这个角度上来看,就等于沒有財 富。/ 因此,得到了財富,就 

应該保护、使它增长、用掉等等。常言道: 

保存財富的方法就是把得到的財富来施放, 

正象水池子里滿了水就要向外漫流一样。 〔 二 〕 

財富要用財富来捕捉,大象要用象来捕捉, 

■- 个沒有錢的人就不能够随意把买卖来作。 

一个人旣不貪求享乐,也不渴望另一个世界, 

他只是一个守財的傻瓜,如果他走运发了財。 〔四〕 ” 

他这样想过之后,把要运到秣莬罗①去的珠宝装好,带了随从, 
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得郵了父母的允許,在自己的亲人陪送之 
下,前面吹繅击鼓,声音噪杂,他出了城 a 到了水边上,他請亲友 
回去,自己从那里出发。 

他有两头吉祥的公牛,是拉車用的,名字叫做难陀迦和珊时 
縛迦②,看上去象两片淡白的云彩,胸前挂着金鈴鐺。祂們来到 
一片大森林里;里面长着陀婆树⑧、怯底罗树 ㊆ 、波罗娑树⑤和娑 
罗树⑨,賞心悅目;里面挤滿了其他的看起来令人檐快的树;里 
面有許多大象、野牛、公牛、鹿、犛牛、野猪、老虎、豹子和狗熊,非 
常可怕;这里充滿了从悬崖上流下来的水;这里有很多洞 和坑; 

① Mathura, 北印度一个城的名字。 

© Nandaka 和 Satpjivaka 0 

③ Dhava , 学名是 Grislea Tomentosa 或 Anogeissus Latifolia 。 

.... 

® Khadira , 学名是 Acaria Catechu* 

⑤ Palasa , 学名是 Butea Frondosa 和 Curcuma Zedoaria, 

⑥ ^ala , 学名是 Vatica Robusta* 



到了以后,这两头公牛中的珊时縛迦, 因为一 只脚陷到从远处流 
来的瀑布的水汇成的淤泥里去,惹出了一些麻煩,又因为車輛过 
重,搞得疲倦不堪,走到一个地方,把碗撞破了,倒了下去。赶車 
的看見它倒下條里慌张地从車上跳下来,赶快走到离开不远 
的商主那里,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說道 •. “老爷呀!因为走路疲 
乏了,珊时縛迦陷到淤泥里去了。”商主婆哩陀摩那听了以后,非 
常惊慌不安。他在这里停留了五夜,沒有前进;当它仍然不能前 
进时,他留下了几今人看守它,还留下喂牲口的草料,他說道: 
“如果这个珊时縛迦还活着,就請带着它走;如果它死了,就請把 
它埋掉,然后去追赶我們。”他这样指示过之后,就向着他要去的 
目的地进发。过了一天,这些人害怕树林子里危险很多,他們也 
走了,他們說着謊話向主人报吿:“那个珊时縛迦死了,我們用火 
葬的仪式还有其他仅式把它葬掉了。”商主听了以后,难过了 一 
陣,想到它以前那一些好处,还为它举行了丧礼等仪式,沒有再 
停留,就到了秣莬罗。 

珊时縛迦,因为自己的运气还好,又因为阳寿未尽,瀑布上 
濺下来的水滴使它的身体复了元,它就慢慢地走到阎牟那①河 
边上去。在这里,它吃了象翡翠一榉的綠草的嫩芽,过了几天, 
它就胖了起来,象呵罗②的公牛一样,它旣魁梧高大,又有力量。 
它每天用自己的觭角去撞蚁垤的頂,把它撞碎,站在那里,象一 
只 大象。 

有一天,叫做冰揭罗迦③的獅子,前呼后拥在百兽扈从之 

j - 

下,走到盐牟那河边上来喝水。它听到了珊时縛迦的雷鳴般的 

4 

① Yamuna 0 

③ Kara , 湿婆的別名。 

③ Pnigalaka^ 



叫声。 呵了 以后,它心里懢成一团,它掩盖住自己的眞象,把自 
己的队伍徘成四圈,站在无花栗树下,这棵树形成了一个圓圈。 

所謂排成四圈就是:獅子、獅子的侍从、一群迦迦罗①和紧 
跋多②,这就是圈子。在这里,在所有的城市中,鎭店中,居住地 
內,小村中,小鎭中,小城中,边疆地区,贈給婆罗門的田地中,帘 
宇里,人住的地方,只有一个能够代表獅的。獅子的侍从却是 
非常多的,其中有偵探。那一群迦迦罗站在中間。紧跋多住在 

4 

森林的边上。其中有 三类: 上等的、中等的和最下的。 

这样,冰揭罗迦就同它的大臣們和朋友們在树林子里无所 
畏惧地勇敢地橋傲地享受王者的 尊荣; 沒有那一套遮阳伞 、墮 
尾、扇子、車子的享受》很自然地;充滿了弗暴力的娛乐和虔誠的 
驕傲; 带考沒有被折服的自尊咸和热情;它的統治表現在暴躁的 
不可遏止的扑 捉中; 不理会別人发出的可怜的 呼声; 沒有忿怒、 
狂暴、粗野和 暴怒; 目的在于达到不灰心丧气的境地;双手合十; 

无所缺乏;无所恐惧;不利用花言巧語;閃耀着决心、勇气、驕傲 

* 

和信心;不追随 別人; 不自私;不利己;結果就是表現在帮助別人 
的幸福中的大丈夫气槪;沒有屈辱;沒有 穷困; 沒有空虛;想到的 
是修复毁坏的傣益;沒有税收和支出;不倒行逆施;不侬附 別人; 
获得的权力是无与偷 比的; 不考虑皇家政策的六神措施③;不带 
作为装飾的武器;有非常多的 食品; 犖动是正大光明的;沒有^ 
惧顧虑;女子是不需 要的; 遇到从背后来的进攻,呼喊沒有用;无 
可指責;不使用弓箭,也不学习使用;願望都得到 滿足; 仆从在吃 


① Kakara , 意义不詳。 

© Khv ' ma , 意思是“对什么事都不 吃惊 的”。 

③原文是据《摩奴法典》 VII ,160,指的是联盟、战爭、进軍、駐 
扎、分拿、求掩炉。 



飯和住房方面都能心滿意足①。常言逭, 


威猛无比精力趨群的百兽之主孤寂地住在树林子里, 

沒有王者之相,不通治术,“国王”这称呼对他却有充分 
意义 〆 

还有 t 

群兽旣沒有給獅子灌頂⑨也沒有給它加冕。 

它用自己的勇猛得到了統治群兽的大权。 C 六〕 

獅子吃的是交尾期的大象肉,鮮汁欲滴。 

得不到这心爱的食品,它也不会吃草充飢。〔七 〕 

它有两个退职的大臣的兒子,两个豺狼,名宇叫做迦罗吒迦 
和达摩那迦③。这两个豺狼弁始互相商量于是迖摩那迦就說 
道:“亲爱的迦罗吒迦!我們的主人冰揭罗迦是为了取水才到这 
里来的。为了什么原因它竟失神落魄地在这里停下来了呢?”它 
說道:“亲爱的!那跟我們有什么关系呢?常言道 * 

一 个人荽是想去干涉与己无关的亊, 

他就会得到毀灭,象拔楔子的猴子。 〔八) ” 

达摩那迦說道:“这是指的什么呢?”它說道: 


① 上面这一片在梵文原文里只是一句,我們大槪会有点奇怪。要了解这現象, 
应該从梵文文&的变化談起,在吠陀和史詩时代,梵文的异常丰富的語法 
变化得到了充分的发揮-但是,到了后来,达些丰富的諝法变化逐漸失掉 

,作用,代之而起的是应用离合释的句型。所有的东西几乎都用离合释'来表 
达,动詞几乎失去了作用。这一句就是一个例子。 ' 

② 梵文原文是 abhiseka . 古代印度国王即位时,举行尚头上洒圣水的典孔。 
中国旧譯 1 •灌頂' 

③ Kara【aka 和 Dhanlanaka . 



第一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方有一座城市。在它附近的林子里,有某一个 
商人縐工盖一座神庙 9 在那里做活的工人等每天在中午的时候 
都进城去吃飯。有一天 ,一 群猴子来到这座盖了一半的神街里 • 
这里躺着一条安闍那木的大横梁,工人才劈了一半?在頂上釘进 
了一个辑地洛木的楔子。猴子們开始在树頂上,在庙頂上,在木 
头堆上玩要起来,願意在; ff * 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有一个猴子 
注定荽死了, 它衡里 ffi 张走到故梁上。“是誰把这楔子釘得这样 
不是地方呢? ”它想,它就用两只手把楔子抓住,开始向外拔。因 

为它的睾丸夹在劈了一半的横梁里面了,楔子拔出来以后,会发 

生什么事情,不用說,你也会知道的。 

因此,我說:“与自己无关的事,聪明人不去管。” 

它又說道:“只是吃別人吃剩的东西,我們俩也活下来了。” 
达摩那迦 說道: “你只是为了吃东西才来担当_主要的任务嗎? 
不希望得到一些不平常的东西嗎?常言說得好: 


为了給朋友带来幸顦, 

为了給敌人带来灾难, 

聪巧人才去依附王侯。 

有誰不能把肚子塡滿? 〔 九 〕 

还有: 

由于他的生存而許多人能够生存,他的生存才真有意义。 
难道鳥兒不是用嘴来把食物輸送到自己的肚皮里 


去? C 一0〕 


% 


一个人旣不可伶自己,也不可怜师傅和亲眷, 

不管是穷人还是僕役,他也絲毫都不可怜, 

在人世上生命的果实对他还有什么意义? 

連烏鴉也要吃飽祭品才能說到益寿延年。 〔 一一 】 

哪怕是一块带着一点筋和脂肪汚移的沒有肉的骨头, 

虽然它幷不能够充飢,但是却也能够滿足一条狗。 

獅子却把跑到身边来的豺狼放掉而去杀死一只大象。 
即使是在困难中,每个人都希望得到与自己身份相称的 
报酬。〔—二〕 

狗搖着尾巴,匍匐在主人脚下, 

仰臥在地上,露出了肚子和嘴巴。 

但是一只象王却庄严地看着前面, 

要它吃东西,得說上一百句好話 J 一 
一条小河容易塡滿,老鼠的小爪子塡滿也容易。 

小人物容易滿足,用一点点东西就能使他滿意。〔一 四 〕 
思想里根本缺少善与恶的划界, 

又被排除于圣經賢传的学說之外, 

仅仅想到怎样去塡滿自己的肚皮, 

这样的人中之兽与兽的区別何在?〔一$〕 

或者: 

狍着沉重的車子,用草来努力加餐, 

,不管地平还是不平,拉着犁往前窜, 

是人类的工具,家世又非常淸白, 

这样的牛王怎能同人中之兽等量齐覌? 〔 一力 〕 ” 

迦罗吒迦說道:“我們反正不是重要人物,操这个心千嗎?” 它說: 
“亲爱的! 一 会兒的工夫,一个重要的人物就变成不重耍了 9 常 

r 

tQ 





言道: 〆 

一个不重要的人物可以变得重要,如果他給人主服务。 

J 

一 个重要的人物也可以变得不重要,如果他无事可 

V 

做。〔一七〕 

在这里沒有人会由于他的門第, 

被別人認为是髙貴,或是卑鄙。 

一个人在世界上受到重視或輕視, 

取决于他的行动,取决于他自己。 〔 一八 〕 

同样: - 

一块石头費很大的力量才能推上山巔, 

滾下来就容易,自己为善作恶也是这般。 〔 一夂 〕 ” 

迦罗吒迦說道:“你現在想干什么呢?”它說道< “我們的主人吓成 
一团,带了它那一群惊惶失措的扈从昏头昏脑地站在那 里/它 
說道:“你怎么知道呢?”达摩那迦說道••“知道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說出来的事情連牲畜也会理解。 


只要催赶,馬和象就会拉起来。 

沒有說出的东西聪明人会猜透。 

理智的作用就在了解別人的姿态0 〔 二◦〕 

同样: 

* 

逋过外表、姿态、步伐、行动和言語, 

通过眼和嘴的轉动,就能猜透人的心意。〔二一 〕 

因此,我今天要运用我的理智的力量使它屈服。”迦罗吒迦說道: 
“你大槪不知道作奴僕的职責吧。請你吿訴我,你怎样把它据为 
己有呢?”它說道:“亲爱的!为什么我不懂作奴僕的职責呢?难 
道我沒有在般荼的兒子們进入毘罗吒的城堡的时候从大仙 A 弊 
耶娑那里学到过所有的作奴僕的职責嗎?①常言道 •• 

T 




11 


对一个有本領的人,哪有过重的負担?对一个有决心的 
人,哪有过远的距离? 

对一个有学問的人,哪有什么异域?对一个能說会道的 
人,哪有什么仇敌? 〔二二〕 ” 

迦罗吒迦說道:“你找它找得不是地方,說不定它还会看不起你 
哩。”它說道:“就是这样。伹是我县了解地点和时間的。常言 
道: 

即使是祈祷主®在不适当的时候說鍩了話, 

他不 仅受到 侮辱,而且还有人会恨他。 〔 二3 

同榉: 

■ 

即使君子們同一个国王威情是水乳交融,两个人成了最 
知心的朋友, 

当他塗油、走向寂靜处、神經錯乱或同人談話时,也不向 
他那里走。〔二四〕 

还有: 

囯王同另一个人在促膝密談,在吃藥、吃飯、理发,在同女 

人取乐寻欢, 

♦ 

在这时候,一个有敎养的人不 EIK 到他那里去,即使沒有 
人来阻拦。〔二五〕 

在君王的宮殿里,永远要战战兢兢, 

一个求知者在老师家里要恭恭敬敬, 

因为举动瘦有 礼貌的人不;^韩垮台, 

①这是史詩《摩诃婆罗多》里面的故事。般荼 ( P&^U) 的兒子們,梵文里叫做 
P5#ava 。 他們同倶卢 ( Kuru) 的子孙战斗,爭夺王位。毘罗托,原文是 
VirHta 0 弊廊娑,原文是 Vy5sa 。 他是印度古代传說中的仙人。 

③ Brhaspati, — 个神的名字 # 它是把因陀罗和火神阿耆尼合而为一的一个 
抽象的神 . 


12 



正象在穷人的家里晚上点的油灯。 〔 二 六〕 


还有: 


及时地如实地了解了国王是否在生气,还有其他的一切 


举动, 


然后他才弯着腰,穿養整洁的衣服,慢慢地走进国王的宮 

廷 〆 二七〕 

另外: 

常在自己身边同自己接触多的人国王就最喜欢, 

不管他是否是不学无术,来自异域,出身貧寒<» 

国王們、妇女們、还有象葛藤那一类的植物, 

誰在他們身边,他們就常常往誰的身上辗。 〔 二 八〕 

* 

还有: 

国王左右的大臣 W 摸淸了, 什么事 情使他髙兴,什么使他 
生气, 

他們就輕輕地騎在他的身上,駕馭着他,即使他还想抗 

I 

担。〔二4〕 

还有: 

三神人在大地上收割,遍地花开是舍金: 

学者、勇士、和懂得怎样去服侍人的人。( 三 0) 

怎样服侍人呢?現在請听: 

誰能得宠于国王,誰能为他服务,特別是誰說話有分量, 

就要通过誰去接近他們,此外更沒有別的什么妙法良 
方。〔三一〕 


誰看不到別人的长处,聪明人就决不給他卖力, 

从他那里得不到好处,正如一块深耕細作的碱地。 〔 三 二〕 
即使缺少高貴品質,只要値得服侍,还是要去服侍王侯, 


13 


* 



这样总有一天会从他那里得到一些俸祿,这就是掁 

nun r=i ; z^'| 

HHlo u - 

一个僧恨自己 的 主人的奴僕,是一个最 坏的鉍 僕, 

为汁么他不恨自己,他連应該服侍雒都知道得不淸 
楚。(三四〕 

对待皇太后,对待皇后和太子,对待首相, 

对待国师和宮門监,应該象对待国王一样。 〔 三五〕 

在战場上勇往直前,在城市里处处后人, 

f 

在宮里站在門口,他就会成为 a 王的宠臣。六〕 

被垂詢时,髙呼一声‘方岁卩深知自己的本分, 

!■ 

毫不迟疑地去工作,他就会成为国王的宠臣。 〔 三 七 〕 
把主子恩賜的銀錢財物送給尊貴的人們, 

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他就会成为国王的宠臣。〔三八 〕 

主子問到自己的时候\总是回答得百依百順, 

在他跟前不放声大笑,他就会成为国王的宠臣。 〔 ^九 〕 
不跟后宮里面的內侍們在人背后偸偸地談論, 

不跟国王的妃子們說話,他就会成为国王的宠臣。 〔 四0 〕 
想到自己总是为国王所器重,即使在危急时分, 

也决不会逾越規矩,他就会成为国王的宠臣。 〔 四一 〕 

对国王的朋友表示亲爱,对他的仇敌就表示憎恨, 

誰能够做到这一步,那誰就会成为国王的宠臣。 〔 曰二 〕 

誰要是跟国王的鉬子們不来往,也不亲近, 

不斥責,不吵架,誰就会成为国王的宠臣。 〔四 三 〕 

誰要是把战場看做安乐窝,不吊胆,不提心, 

把异域也看做家乡,誰就会成为国王的宠臣。 〔四 四〕 

P 

誰要是把擲殺子看做是閻罗王的使者,把喝酒看做是飫 


14 





蟪⑦, 

把老•婆看做是一、些无足輕重的形象,他就会豳关国王的 


宠臣 。(: 四五 〕 ” 


迦罗吒迦說 



“到那里去以后,你先說什 么呢? 現在就說一說 


吧! ”它 說道: 


“从一句話就引出另一句話,話引話,愈引愈长。 

正象吸足了雨水的种子又产生別的种子一样。(:四六〕 

还有:. 


不吉不利的征兆产生灾祸, 

大吉大利的現象带来胜利。 

聪明人說,这与行为有关, 

明明白白地看在我們眼里。 〔 四七〕 

品行端正的人发財致富,在社会上又为好人所称賞, 
这样的品質,他应該繼績加以保护,繼績加以发揚。 〔 四八 〕 

-^1#- -^~*土 V W - 

常 g 道: 

如果不希望一个人倒霉,即使他不間,也要对他說明事 
实, 

好人的規矩就是这样,如果不这样傲,那就是倒行逆 

施。 〔 四九 〕 ” 

迦罗吒迦 敦道: “国王們眞是不容易对付!常言道: 

只知道寻欢取乐,甲冑被身,性格残酷乖戾,走路曲曲弯 
弯, 

脾气暴躁如火,一念咒語,就俯首貼耳,国王就跟毒蛇一 

般。. 〔五0〕⑧ 


① 原文是 halahala , 是一种极毒的毒葯. 

② 念咒語,原文 mantra , 是“咒語’的意思,也是“規諫 * 的意思,这里是双关^ 


15 



贿呕不平,本性頑梗,巉岩崚崇,小人物到这里来托庇避 
难, 

周围总是跟随着一群残酷貪婪的东西,国王就跟山岳一 
般。〔五-〕 

爪子鋒利的野兽、河流、长着角的野兽,还有携带武器的 
人: 

这一群都是信不得的;女子們和王侯們,同样也不能相 

信。〔五二〕” 

它說道•.“这是眞的。伹是: 

1 • 

各人有各人的特点,各人也有各人的长处。 

聪明人了解每个人的特点,不久就把他抓住。 〔五三〕 

他生气,就把他来贊頌;他所爱的,你也爱;他所恨的,你 
就恨; " 

賞賜財物,就称贊他慷慨好施;即使不念咒,也能控制一 
个人君 。 csro 

伹是: 

看他的行动,再看他的言語, 

看他的認識,看出他是出类拔萃; 

然后把他放在这些环境里去考驗, 

发覌他軟弱无力,就要班他斥退。 〔 五五〕 

■ 

話說了有用,不是說完就被遺忘, 

这样才去說,正如顔色塗在素絲上。 〔 五 六 〕 

还不知道他有多少力量和勇气,对他不必心机枉費, 
正如照在雪山頂上的月光不会閃耀出什么样的光 

輝。〔五七■〕” 

迦罗吒迦 說道: “你如果高兴的話,你就到国王脚下去吧!祝你 


16 



—路平安 1 你覚得怎样好,就怎样做吧1 

你同国王在一起的时候,要謹愼小心 t 
你的身体的安乐康宁,我們賴以生存。 ( 五 八〕 ” 

它鞠过躬,就到冰揭罗迦那里去了。 

看到达摩那迦走过来,冰揭罗迦吿訴看門的 說道: “把那个 
藤条挪开吧1这是我們的老大臣的兒子,它可以进来。讓它进 
来吧,它是屬于第二圈的/①达摩那迦进来以后,向冰揭罗迦鞠 
过躬,坐在指定的座位上。冰揭罗迦把装飾着金刚石般的爪子 
的右手伸給它,滿怀敬意地說道:“你好嗎?为什么好久沒有見 
呢?”达摩那迦說道 •. “虽然我給陛下的脚沒有带来什么好处②, 

伹是到了时候,我还是要說話的。实在說,沒有什么东西是对国 

<1 

王沒有用此的。常言道: 

統治人的主子們,国王呀1 
能用一根草来剔自己的牙, 

又用一裉草«自己的耳朵, 

会說話有身体的人用处岂不更大? 〔 五九〕 

还有,旣然我是陛下脚下的一个世代相承的奴僕,在患难中,也 

仍然追随陛下;对我来說,就沒有別的做法。常 言道: 

/• 

奴僕和装飾品都应該放在适当的地方, 

即使能做到,人們也不把額飾挂在脚上。 〔六 0〕 

一个不了解別人的长处的国王,奴僕們不会把他去追跟, 
即使他家財万貫,出自名門,而且还 是王位的繼承 


①参看第7頁关于四个圈子的那一段。 

© 这是大臣对国王的謙虚之辞,意思就是•我虽然对于您沒有多大用处%它 
不敢直接說国王本身,只能用国王的脚来象征国王 • 同中国的 * 閣下,运 
下,陛 Y , 殿下”差 不多。 

r 1 


17 




人。〔六一〕 

同不如自己的人摆在一起,踉自己一样的人又不把自己 

看在眼里, 

不把自己放在最光荣的位子上:有这三个原因,奴僕就可 
以把国王丢弃。〔六二〕 

还有 t 

一块应該用金来鑲的宝石, 

如果竟用錫把它 来鏤; 

那它就旣不鏗鏘,也不发光。 

誰这样做,責罰应該承当。 

这一个聪明,这一个忠誠,这一个冷淡,这一个糊塗: 
这样了解奴僕品行的_王,才能够得到成群結队的奴 
僕。 C 六四 〕 

如果主子說:‘好久沒有見你了。’那就請听我說一說其中的原因 

吧* 

付么地方是左是右都分辨不淸楚, 

只要有路可走,君子决不在那里住。〔 六 五〕 

如果主子不分靑紅皂白把奴僕們一視同仁, 

那么肯努力干活的奴僕也就会失掉了信心。 〔 力幻 
如果連叫做罗希陀①的宝石和杠宝石都分辨不淸, 
那么宝石的交易用什么样的法子才能够进行? 〔 力 七〕 

一个国君不能沒有奴僕,一个奴僕也不能沒有国君, 
这两神人之間的相互关系,就是相依为命,彼此依 

存。〔六八) 


①原文是 lohita , 惹思是“紅大槪这种宝石4是紅的, 


1B 


但是奴僕的区分全以主子的情况为轉移。常言邀 •. 

<馬、兵器、学說、琵琶、言語、男人和 妇女乳 
这些东西能不能用,要看它們是在誰的手里。 (六 九 〕 ’ 

K ■ 

如果有人因为我是豺狼而看不起我,郝也是不对的。因为: 

絲是虫子生的,金子出于石头,豆哩婆草③生在牛毛里, 

蓮花出自淤琬,月亮升自海中,蓝荷花就生在牛粪里, 

火从木头里发出,宝珠出自蛇顶,虑脂那黃③出于牛胆, 

有本領的人用自己的本領来获取名声,出身有什么关 
. 系?〔七0〕 

同样: 

老鼠虽然生长在家荦,因为它祸害人,就把它杀掉, 

因为猫有用此,人們就設法从別的地方去乞求寻 
找。〔七一〕 

另外: - 

沒有本領只是順从有什么用处?有本領但带来灾害,又 
有什么用? 

我这个人又順从又有本領,国王呀!你可不要不把我放 
在眼中。〔七二〕 

L 

不要看不起那一些得到最高智慧的哲人! 

財富就好象一棵細草似地束縛不住 他們。 

一条蓮花梗的纖維阻挡不住那一群大象, 

它們的腮上由于春发动而現出了黑紋。 〔 七三 〕 ” 

①原文是 asrah sastraqi sastrain ; \lna vanl narcica n£rl ca , 显然是 
文字游戏 。 

③原文是 durva , 学名是 Panicum Dactylon 。 

③原文是 rocant — 种黃的顏色。 


19 



泳撝罗 ISfe 道••“不要这样說吧!你是我們的老大臣的兒 子/达 

■■ • ■ • 

■ 樣郵迦說道:“万岁爷呀!我有几句話要說它說道:_針呀, 
你心里有廿么,就都說出来吧! ”它說遒:“主子不是出4水嗎, 
为什么轉命头在这里停下来了?”冰揭罗迦掩飾住眞情 , _H 
“达摩那迦呀 I 沒有什么/它說道♦.“万岁爷呀1如果不能說,就 
算了吧! 

有一些事情可以吿訴自己的老婆, 

有一些吿訴朋女,有一些同兒子談。 

所有这一些人都是可以推心置腹的; 

# 

但是对其巾任何人也不能把話說完。(七四〕” " 

听到这样說以后,冰揭罗迦就想道:“这家伙看起来有点用此! 
那我就把我的打算吿訴它吧。常言道, 

f 

对着志同道合的朋友,对着忠誠可靠的僕人,对着百依百 
' 順的老婆, 

对着威势无比的主子,能够把苦水吐一吐,他就会威到极 
大的快东。〔七5:〕 

喂,达摩那迦呀 I 你听到远处大声吼叫沒有?”它說道:“我听到 
了。这是什么玩意兒呢?”冰揭罗迦說道:“伙計呀 I 我要离开这 
个树林子。”达摩那迦說道:“为什么呢?”冰揭罗迦說道 •. “因为我 
們林子里来了一个以前沒有过的怪物,我們听到的就是它的吼 
声。听它的声音,就知道它的块头 不小; 有这样的块头,力气也 

s 

一定很大。”达摩那迦說道:“只听到声音,主子难道就害怕了嗎? 
常言道: - 

水冲决大蝗;如果防卫不严,它也冲决暗室的秘議。 
遑謠中伤可以破坏爱情,言談坷以給儒弱者带来勇 

气。〔七六〕 


20 


因此,主子4下子就想把这一片祖先传下来的世代相承的树羽 b 
子放弃,这是不应該的。因为 * * 、 

聪明人用一只脚走路,另一只还在那里牢牢地站立, 

在找到另一个立足点之前,他决不会把原来的放弃 J 七七 〕 
此外,在这里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这只不过桌声音而已, 
沒有什么可怕的。譬如,云彩里面打雷的、笛子的、琵琶的、半圆 
鼓的、鼓的、螺的、鐘的、車子的、門板的、机器等等的声音都可以 
听到。用不着害 怕嘛。 常言道 •. 

非常强大的残酷的敌人站在眼前,而鎭定如故, 

这样一个大地的保卫者决不会受到什么屈辱。 〔七 八 〕 

同样: 

即使是造物主把危险来指出,勇士們的勇气幷不榣动。 

在夏天里,池塘干了,就更显出印度河是与众不同。 〔七九〕 

同#: 

失敗时,不垂头丧气;得意时,不快乐忘形;赂陣能勇往直 

I ■- 

前: 


一个母亲难得生这样一个兒子,他才其正为三个世界把 
光彩增添 JAO 〕 

同样: 


一个不知自重的人,他的行径就跟一棵草一样, 

渾身沒有骨气,卑躬屈膝,輕浮得左右动蕩。 〔八 一 〕 

認識到这一点,主子就应該壮起胆来,不要只是听到一点声音就 
害怕起来。常 言道: 


我最初以为是充滿了脂肪和肉, 

进去一看,才知道只有皮子和木头。 〔八 二 〕 ” 
冰揭罗迦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 ”达摩那迦 說道: 


21 


第二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方有一个豺狼,锇得顇子細长,它到处乱轉,想 
找一点东西吃。在树林子里,它看到以前某一个国王打过仗的 
地方。它站了一会,忽然听到洪亮的声音。听到以后,它心里哆 
嗦成一团,吓得不得了。它 k 道: “哎呀,祸事来了,現在我完蛋 
了!这是什么东西的声音呢?这个东西什么样子呢?”它左找右 
找,找到了一个样子象山頂的鼓。看到这鼓以后,它想道: 41 这个 
声音是怎么一回事兒,是自己发出来的呢?还是別人弄出来 
的?”风吹草动,草的尖一打到鼓上,它就发出声音,否則就一点 
声音也沒有。发現了它原来是个死东西以后,它走近它,由于好 
奇,把它从两边敲了敲,兴高彩烈地想道:“哎呀,我好歹找到吃 

T . 

的东西了 I 这个东西一定是塡滿了肉和脂肪的,它这样一想, 
就从一个地方撕了 一个口,鐄进去;原来这个东西是用硬皮子蒙 
起来的。它几乎碰掉一个牙,在失望之佘,它看到,这只是一些 
木头和皮子,它念了一首詩: 

T 

听到可怕的声音,以为是一堆油, 

进去一看,才知 谭只有 皮子和木头。〔八三〕 

它又从里面爬出来,自己笑起来,說道:“我以前确实是这样想 
的, 

因此, 我說: “不要只听到一点声音,就害怕起来1 ”冰揭罗迦 
說道•.“喂,我的随从們心里害怕得要命,他們想逃跑。我怎样还 
能壮起胆子来呢?”它說道 t “主子呀!他們沒有錯,因为主子是 
什么样,随从們就是什么样。常言道; 


22 



t 


馬、兵器、學說、琵琶、言語、男人和妇女 •• 

这些东西能不能用,要看它們是在誰的手里* 〔八 四〕① 

拿出男人的勇气来吧,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一看,究竟是怎么 

★ 

一回事,再回来。然后你就可以正确地决定怎样做了。”冰揭罗 
迦說道:“你怎么能到那里去呢?”达摩那迦說道 •• “主子已經下了 
命令,一个好奴僕怎能还考虑是不是要去执行呢?常言道: 
主子已經下了命令,一个好的奴僕就应該毫无所惧, 
他甚至敢走进火焰,甚至敢到难以渡过的大海里 

I 

去。〔八五〕 

伹是如果一个奴僕得到主子的命令,而竟徘徊迟疑, 
考虑哪个困难,哪个容易,国王就决不能容忍允許/ 八 # 〕 ” 
冰揭罗迦說道:“伙計呀!旣然是这样,那么你就去吧!觥你一 - 
路平安!” 

达摩那迦鞠过躬,就順着珊时縛迦的鳴声走去。达摩那迦 
走了以后,冰揭罗迦心里慌成一团,它想道:“我做得不好,我 
太相信它了,我把自己心里的話都吿訴了它。这个达摩那迦可 
能拿两边的錢,或者因为我撤了它的职,它就跟我捣鬼。常言 

道: 

一些人 先受到 国王的敬重,然后又受到他的輕蔑責备, 
即使他們出自名門,他們总也会希望国王完蛋倒霉。 〔八 七〕 
因此,我想暫且到別的地方躱一下,我等着看,它到底玩些什么 
鬼把戏。說不定达摩那迦会把那个东西带了来,把我杀掉。常 

言道: 

即使是弱者,如果猜疑起来,他們也不会讓强者来捆。 


①重出,見本卷第六十九首詩* 


23 



但是如果推心慑腹,即使是强者,讓弱者来捆也甘 

心。〔八八〕” 

这样想过之后,它就走到另一个地方去,眼看着达摩那迦要去来 
的路,独自个兒呆在那兒。达摩那迦走到珊时縛迦踉前,发現它 
原来只是一条公牛,心里乐滋滋地 想道: “哎呀!这事兒眞妙。我 
現在可以在它們之間制造和平或战爭,冰揭罗迦要为我所左右 

'VNJ- 

了。常 目道: 

一个落难的国王总为大臣們所利用, 

因此他捫总是希望国王处在困难中。 〔 八九 〕 

正如健康的人从来不找医生看什么病, 

•m 

一 个不做坏事的国王也不要大臣給諫靜。 〔 九0 〕 ” 

这样想过之后,它就到冰揭罗迦那里去了。冰揭罗迦看到它来 
了,为了掩飾自己的眞象,就象以前那样地站在那里。达_那迦 
走近冰揭罗迦,鞠过躬,坐在那里。冰揭罗迦說道 t “伙計呀!你 
看到那个东西了沒有?”达摩迦說道于主子的恩惠,我看 
到了。”冰揭罗迦說道:“眞的 W ?1 达說道:“我怎么能在主 
子脚下說 謊呢? 常言道:' M 

誰要是在国王面前,在神前和老1, 

說一旬哪怕是极小的謊,他就会完蛋。〔夂一〕 

同样: 

国王是所有的神仙的象征,他为賢人們所赞頌, 

因此就同神仙一样,看到他,一切謊言都不能用。 〔 六二〕 

茼样: 

象征着所有的神仙的届王同神仙有所不同, 

国王立刻賞善罸恶,而神仙却要等到来生。 〔 九三 〕 ” 

冰揭罗迦說道:“你大槪眞是看到它了 9 大人物不生小人物的气。 


24 


常 言道: 

向四面八方低垂的細草, 

它們的根大风拔不起。 

风只能摧折参天的 大树: 

大东西只同大东西角力。 〔 九四 〕 ,, 

达噸那迦 說道: “我事前就 B 經猜到,主子会这样說。费那么多 
話干嘛昵?我現在就把它带到万岁爷脚下来吧/冰揭罗迦听了 
以沿,它的連花脸①上眉开眼笑,心里面快系得要命。 

达摩那迦又走回去,輕蔑地喊珊时 縛迦: “过来,过来,你这 
一条坏牛!主子冰揭罗迦要跟你說話。你为什么老是这侔天不 
怕地不怕地乱叫一通呢?”珊时搏迦听了以后, 說道: “伙 計呀! 誰 
是什么冰揭罗迦呢?”达摩那迦听了以后,非常吃惊,說道: “你怎 
么連主子冰揭罗迦都不知道呀?”它又沒有好气地 說道: “吃点苦 
头,你就認識它了。这个坚毅刚强的主子,叫做冰揭罗迦的大獅 
子,不是正驕气塡膺地站在象一把伞一样的无花果树下面,各种 
野兽都围繞着它躏? 縛迦听了以后,以为这一下子可完了, 

惊慌得不得了。它_增:/“伙計呀!你看起来举动很文雅,說話 
很动听。如菜你一逄? ft 把我带到那里去的話,你 先要向 主子求 
諝它賜我无畏。”达孿那迦 說道: “喂!你說得很对。这就是 
^世良方。 因为: 

大地的尽头可以达到,大海之深和山岳之高也可以探测 
攀登; 

伹是一个大地保卫者的心思却在任何情况下也不为任何 
人看通。〔力五〕 


①原文是 vadanakamala 。 拿蓮花來比脸,是印度常用的修辞方法。同样意 
思的字还有很多,如 vadanakaxpja 等。 



你且在这里站一站,我去同他詼好条件,然后再带你到那里去/ 
于是达摩那迦就走到冰揭罗迦那里,这样說道:“主子呀1那 
不 是一个普通的动物; 因 为它是薄迦梵大主① 的 坐騎。 我問它, 
它說道 •• ‘大主恩准我在迦林底周围吃草尖簡而言之,薄迦 
梵已經把这座树林子賜給我,讓我在这里游戏。’ ”冰揭罗迦惊惶 

地說道:“我現在才知道,那些吃草的家伙之所以敢在这片荒凉 

%. - 

的树林子里无所畏惧地大搖大摆,大喊大叫,是神仙恩准的。你 
怎样回答的呢?”达摩那迦說道:“主子呀!我是这样回答的:‘这 
座树林子是旃提迦②的坐騎冰揭罗迦銓。你是来这里訪問的。你 
到它那里去吧,你可以同它兄弟般地相亲相爱在一块兒吃喝玩 
乐,住在一个地方,消磨光阴。’它都同意了,它 說道: ‘你要讓你 
的主子賜給我无畏。’現在請主子决定!” * 

听了这話以后,冰揭罗迦乐滋滋地說:“好极了,你这个鬼淸 
灵,好极了,你是先同我的心 商 量过以后,才这样回答的。我現 
在就賜給它无畏。它也要先发誓向我保註同样的事,然后你就 
把它带来吧!常言說得好: 

大臣們忠心赤胆,正直,忠誠,經过了考驗, 

他們支撑住王国,正如好的柱子支撑住大殿。 〔 九 六〕 

•> 

同样: 

大臣們的聪明表現在能够使决裂了的人重新撞手言欢, 
医生們的聪明表現在能治病。在健康人的面前誰还不能 

千?〔九七〕” , 


① 原文是 Mahesvara , 义云“大主' 印度許多神,特別是四个維护世界的 

r 

大神 ( LokapSia ): 因陀罗>阿耆尼,閻摩和婆楼那,都有这个徽号。一般指 
的是湿婆神。 

② Candika , 雪山的女兒,湿婆的老婆豆哩迦 < T > ui : g 幻的別名, 


26 



达摩那迦又走向珊时縛迦,它 想道: “哎呀!主子加恩于我 
了,我的話可以左右它了。沒有人再比我更幸福了。 因为: 

在冬天里,甘露①就 是火; 对朋友說,甘露就是相視无言, 
有会于心; 

对国王說,甘露就是崇拜尊敬;喝一杯牛奶也可以算是把 

甘露来飮。〔九八〕” 

到了珊时縛迦那里,它和顔悅色地說道 •.“ 喂,朋友呀!我已 
經在主子那里給你求 了情, 它賜給你无畏。你就放 下心来吧!享 
受到 K 王的最高的恩典以后,你要同我有一个諒解 :不要 因为有 
了权势而驕傲。我也要同你約好,当了大臣之后,担負起国家的 
最崇高的职位。这样我們俩就共同享受統治的幸福。因为: 
正象在打猎的时候一样,不应得的財富为人們得到: 

一个人把这群人来赶,另一个人就象杀鹿一样把他們杀 

掉。〔九九〕 

同样: 

誰要是趾高气揚,不按照礼数尊®:—个国王的侍卫, 

他就会象弹提罗③一样,丢掉自己在国王跟前的地 
位。〔一00” 

珊时縛迦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 ”它 說道: 


- 第三个故事 

在这个地球上,有一座城市,叫做婆哩陀摩那。这里住着一 

①原文是 amyta , 直譯是“不死”,中 国旧譯 
③ Dantila 0 

I 

27 



个叫做弹提罗的商主,他是全城的首領。他給全城办事兒,他給 
国王办事兒,所有住在这一座城里的人都幸福快乐。簡而言之, 

沒有任何人曾經看到过或者听說过这样 f 个有本碩的人。伹是 
常言說 得好: 

誰要是办事兒只想到国王的好处,人民就会憎恨他。 
誰要是办事兒只想到人民的好处,国王就会把他撤棹。 
因为有这样一个巨大的两方面都牵涉到的障碍存在, 
—个能为国王和人民两方面都着想的人就很难找到。 

c 一 ◦—j 

有一次,他出嫁女兒的时候,他的处境就是这榉。他恭恭敬敬地 
邀請了城里的全体居民,还有国王周围的人,款待他們,贈給他 
們衣服等等的东西。然后,在婚礼結束的时候,他把国王和他的 
后宮嬪妃都請到自己家 里来, 向他致敬。 

国王有一个扫屋子的人,叫做罌罗跋他也被邀請到他 
家来,他坐在帝师前面一个同他的身份不相称的座位上。商人 
看 _到以后,抓住他的賴子,把他摔出去。从那以后,他的心里想 

到这 一爽受到的汚辱就难过,連在夜里也睡不着。他想道:“我 

* 

怎# 才能使 这个商人在国王跟前不再得宠呢?我为什么讓自己 
的身体白白地瘦下去呢?我反正是不能害他。但是常言說得 

好: 

一个人不能伤害別人,为什么还要生气?这就是不知道 
害羞。 

I 

因为一顆豌豆,即使它跳得再高,难道它还能把_撞 
透?〔一 o 二〕” 


① Gorabha a 

28 ' 


有一次,在黎明的时候,他到睡意蒙嗰的囯王的睡覚的地方 
去打扫,他說道 •.“ 哎呀!弹提罗眞大胆,他竟敢拥抱国王的皇 
后。”听到这句話以后,国王一下子翻身起來,对他說道:“喂,喂, 
瞿罗跋!你嘟嘟嚷嚷地說的是眞的嗎?皇后眞給弹提罗拥抱了 
嗎?”瞿罗跋說道:“万岁爷呀!我在夜里一直是醒着,我擲骰子 
槪得太 累了,尽管我拼命打扫,但是我却仍然榉不住耍打盹兒《> 
因此,我就不知道,我究竟說了一些什么話。”国王吃起醋来了, 
他想道:“这个家伙可以自由地进入我的房子,弹提罗也一样。 
說不定有一次他就看到,那个家伙拥抱我的皇后,他才說了这样 
的話。因为: 

一个人在内天里想要什么,看到什么,或者做了什么, 
因为他念念不忘,他在梦里就会那样說,也会那榉 
做。〔一 o 三〕 

■r 

同样: 

如果人們在心灵深不管隐藏的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 
即使險藏得再好,說梦話,或者喝醉了,还是会吐个千 
淨 “― o 四〕 

然而一談到女人們,述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她們同一个人啷啷咕咕,同另一个人眉来眼飞, 

第三个人她們心里又思念,女人的爱人究竟是誰? 〔- o 五〕_ 

同样: 

木头再多,也塡不飽 火焰; 江河再多,也流不滿大洋; 

所有的人也滿足不了死神;.多少男人也滿足不了美目女 
郞。〔 一 o 六〕 

因为沒有僻靜的地方,沒有机会,沒有男人来逗挑, 
只是由于这些原因,那罗陀①呀!女人才保住了貞 


29 




i—rr -LV^ 

同样 


操 。 c 一 o 七〕 


如果眞有那么一个傻子,相信他的女精人対他锺情, 

那么他就会象一只供人玩賞的鳥一样,永远为她所玩 

■■ 

弄。 f 一 。八 〕” 

这样抱怨了一頓;从此以后,他就不再喜欢弹提罗了。簡而 
言之,这个人就不許再进王宮的門了。 

弹提罗表全出乎意料地看到自己已經失宠于国王,他这样 
想道: “哎呀 I 常言_說得好: 

哪一个人有了錢而不驕傲?哪一个縱欲享乐的人能够改 
邪归正放开手? • 

在地球上,哪一个人的心不曾为女子所粉碎?哪一个人 
是国王的朋友? 

哪一个人不是处在时間的操縱下?哪一个穷人能够得到 
名誉和地位? 

如果一旦陷在坏人設下的网罗里,哪一个人能够侥幸地 
从里面逃走?〔一 o 九〕 

同样 t 

一 '只烏鴉而能干干淨净,一个賭博鬼而能磊磊落落, 

一条毒蛇而能耐性容忍,女子們而能'抑压住欲火, 

一个太监而能勇敢威武, 一 个醉鬼而能想到事实眞象, 

有一个国王做为 朋友: 这样的事情誰看到过,誰听到 
过?〔 一0〕 

① NSrada , 許多古代印度神話中的人物都叫这个名字。在 《梨 俱吠陀》里,他 
是一个仙入,写过几首鷲歌。在《摩诃婆罗多》里,他是一个天仙,是人与神 
之間的使者,在后期的神話里,他是黑天王的朋友,是琵琶的創 造者, 

30 



此外,我对这个国王,我对任何人,甚至連在梦里,也沒有說过一 
个字惹得他們不髙兴。为什么这个国王竟会不理我了呢?” 

有一次,那一个扫屋子的人瞿罗跋迦看見弹提罗迦①被阻 
在王官的門外,他就笑着对守門的人說道••“喂,喂,守門的人呀1 
这一位弹提罗迦給国王宠坏了,他吃苦头吃甜头,自己可以决 
定。正象他把我赶出来 的那# 子,你們也有衩力抓住他的顇子, 
把他赶出去。”听了这話以后,弹提罗迦想道:“一定是这个瞿罗 

跋迦在背后揭了鬼。常言說得好: 

即使是出身寒微,即使是一个白痴,只要他服侍国王; 

1 I 

尽管不値得尊敬,他仍然受到人們的敬重,到处一 
祥。 〔一一一〕 

即使是一个怯懦汉,左怕右怕,只要他是国王的近侍; 

这样一个人无論如何也不会从別人那里受到侮辱歧 
視“——二〕” 

他这样抱怨过一頓以后,心里面覚得丢了人,心神不安,走 

b • 

回自己的家去,在天刚黑的时候,把瞿罗跋叫了来,送給他两套 
衣服,表示敬意,对他1^道:“伙計呀!我幷不是因为生了气才把 

- ■钃 

你赶出去的。因为我看到你坐在帝师前面一个同你的身份不相 
称的座位上,我才对你失敬。”这个人拿到这两套衣服,就象是拿 
到天国一榉,高兴得不得了,他說道 •• “那一件事我原諒了。你这 
样对我表示敬意,你不久就会得到好处的,国王又会宠信你”等 
等。这样說过以后,他就兴致勃勃地走了。常言說得好: 

一件小 事可以使人向 上爬; 一件小事 也可以使人向下墜。 
哎呀!这样的升沉变幻多么象粋杆的上下和流氓的行 

①前面都是“翟罗跋 1 •和 * •弹提罗”,这里都加上了一个尾巴“迦” (Gorabhaka 
和 Dantilaka )。 意思同原来一祥 q 


31 



♦ 


为。〔—三〕 

于是,有一天,瞿罗跋又到王営里去,他到睡意蒙曬的国王 
的睡覚的地方去打扫,他 說道: “哎呀,我們的国王其聪明呀1 
他每次在大便之后,总吃一点黃瓜。”听了这話以后,国王吃了一 
惊,他翻身起来,对他說道:“喂,喂,翟罗跋呀 I 你这是胡說了些 
什么呀?我想到你是我的家臣,所以我不杀你。你眞看到过我 
做过这样的事情嗎?”他說道:“万岁爷呀!我在夜里一直是醒 

着,我擲骰子擲得太累了,尽管我拚命打扫,但是我却仍然撑不 

■ 

住要打盹兒。因此,我究竟嘟嚷了一些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就請主子加恩于我吧,我困得太厉害了。” 

国王想道:“尽管我一下生就干那样的事①,但是我却从沒 
有干过后吃什么黃瓜呀 I 关于我的事情,这个儍子說了一套簡 
直令人难以想象的胡言乱語,那么关于弹提罗的事情,可能也是 
这样。因此,我客客气气地把这个可怜的家伙赶跑,是我做錯 
了。这样的人做这样的事情,是不能想象的。因为觖了他,所有 
的国王的事情和市民的事情都疲塌下来/ 

他这样左思右想地考虑过之后,把弹提罗叫了来,把自己身 
上带的装飾品和衣服賜給他,又恢复了他原有的职位。 

•m 

因此我說道:“誰要是趾高气揚,不尊敬”等等©。珊时縛 
迦 說道: “伙計呀!你所說的話都是对的。我們就照这样去做 
吧。,’ 

这样說过之后,达摩那迦就带了它到冰揭罗迦那里去了,它 
說道 •• “方岁 爷呀!我把珊时縛迦带来了。現在就請万岁爷裁 

决!”珊时榑迦恭恭敬敬地向它鞠躬,客客气气地站在它面前。 

— ■- - _ 

① 指大便。 

② 参看本卷第一 oo 首詩。 


32 





冰揭罗迦把它那圓而胖的、张开来的、裝飾着金刚石般的爪子的 

爪伸充滿了敬意地說道 :“你 好嗎?你是从什么地方到 
人烟荒凉的树林子里来住的呢?”听到这样問以后,珊时 

〆■ 

一十地把它同商主婆哩陀摩那分离的經过講了一 
遍。听1^4些話以后,冰揭罗迦說道:“朋友呀,不要害怕!你就 



随意住在这一座在我的鉄臂保护下的树林子里吧!不过你荽經 
常在我身边。因为这一座树林子非常危险,里面充滿了各种各 
样的可怕的东西。”珊时縛迦說道_遵万岁爷的圣旨!” 

这样說过之后,群兽之王就走到盐丰那河的岸上,髙髙兴兴 
地喝过水洗过澡之后,又慢慢地走回树林子里来。 

就这样,它們俩相亲相爱,日子也就一天一天地过去了。珊 
时縛迦学习过不少的經典,因此它在評断事物方面,很有把握, 
它在几天之內就把冰揭罗迦敎得聪明了,虽然冰揭罗迦的天資 
是很笨的。它讓它丢掉森林的生活方式,而习憤于乡村的生活 
方式。簡而言之,珊时縛迦和冰揭罗迦天天离开別人偸偸地在 
— g 說話 6 / 

鬌 

其余的那一群侍从的野兽 。都 站得远远地。那两个豺狼連走 
近都不許了。此外,因为獅子不再施展自己的威力,所有的野 


兽,連那两个財狼,都锇得生了病,它們都各奔前程了。常言道: 
即使国王出自名門,如果沒有油水,臣下們还是把他抛 

弁 j 

正象离开干枯了的树木的一群鳥,他們走到別的地方 

去'。〔 一 ' ―^ 四〕 〜 

I 

同样: 

- 尽管得到君王的恩宠,又出自名門,事君有无限賊篤; 

如果一旦沒有了东西吃,臣子們仍然会离开他們的君 




主。〔一一五〕 

其次: 

一个国王,如果在应当散发粮食的时候,他就散发, 

即使駡自己的臣下們,他們在任何时候也不会离开 
他。 C 一一六〕 

整个世界本来就是你吃我我吃你彼此呑噬,它之所以能够存在 
是仗了恩惠等等东西。情况是: 

螂 

国王們窺伺着自己的国土, 生們¥伺着自己的病人, 
商人們窺伺着自己的主顧,聪明的人窺伺着愚蠢的 

AoC —— 七 ) 

小偸們窺伺着粗心大意的家伙,乞丐們窺 伺着赛 庭的主 

人, 

妓女們窺伺着多情神子,手工艺人窺伺着全世界上的 
c ~• 一八〕 ^ 

,他們日日夜夜地布下了网罗,这些网罗就叫做恩惠等等, 

因为正象大魚吃小魚 一#, 他們就竭尽全力以此为 

€ 

生。 C ——札〕 

迦罗吒迦和达摩那迦这两个家伙,不能再得到主人的欢心, 
又锇得連頻子都瘦了,它們两个商議了一下。达摩那迦 說道: 
“可尊敬的迦罗陀迦呀!我們俩現在已經是无足輕重的人了。 
这个冰揭罗迦对珊时縛迦言听計从,放松了自己的职責。所有 
的侍从都这个到这里去那个到那里去地走散了。現在怎样办 
呢?”迦罗吒迦說道:“即使主子不按照你的話办事, 为了 洗淸自 
己的罪过,你仍然要向他进言。 因为 常言道 t 

即使国主不願意听,大臣們仍然要对他尽忠諫譜, - 
正象毘豆罗忠諫庵毘迦的兒子①一样,他把錯誤改 


34 



同样: 


正6 C - 二0〕 


一个自高自大到发了狂的国王,一只春情发动的 大象, 
如果走到歪路上去,这个責任大臣和象奴③应該承 
当。卜二一〕 


是你把这个吃草的家伙带到主子跟前 去的, 你是用自己的手去 

# 

抓烧紅了的炭。”达摩那迦 說道: “这是眞的。我錯了,我們的主 
子沒有錯 T 常言道: 

那个豺狼由于公羊在斗,我是由于頦沙茶部底③的緣故, 
女中人为了別人的 事情: 这三件都是自己制造的錯 
誤。〔-二二〕” 


迦罗吒迦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它說道 


第四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区,在一个淸靜的地方,有一座疝。那里住着一 
个游方化緣的和尙,名叫提婆舍哩曼® i 他常把来上供的入們 
送給他的精美的衣服卖掉,时候一久,就积攢起了一大堆錢。他 

① Ambikasuta , 亦作 Ambikaputra , 是 提陀罗^待罗 ( Dhjrtar 5?$ r 3) 的別名。 
提陀 罗湿特 罗是古代印度 大史詩 《摩诃婆罗多 》里面的 人物。 ^是弊耶娑 
同毘 职担罗 毘哩耶 ( Vicitraviirya ) 的寡妇生的兒子,是般荼和毘豆罗 (Vi 
dura ) 的哥哥 ,一下 生就是瞎子。 他娶 健馱梨 ( Gandh ^ i ) 为妻子,生了“ 
百个 兒子。 

② 原文是 MahSmatra , 是“ 大臣”的意思,也是 ,奴’ 的意思 • 一字两用,詩 

人故葛卖弄技巧* 

③ Asadh ? bhuti 0 

读) Deveiirman , 






35 



誰都不信任,无論白天黑夜,他都把这些錢藏在自己的胳肢窝 
里,从不拿出来 o 常言說得好: 

P 

弄錢的时候,有痛苦;要想保住已經弄到手的錢,也有痛 
苦; 

丢掉了,有痛苦;花掉了,也有痛苦-胚,有錢总沒有 

好处!〔一二三〕 

有一个专門騙別人的錢財的顧子,叫做頦沙茶部底,他注意到和 
尙的胳肢窝里有一堆錢,他于是就 想道: “我怎样才能把他的那 
—堆 錢騙到 手呢?在这座庙里,想把墙穿透,是不可能的,因为 
墙是用 M 固的石头砌起来的;想从門里纘进去,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門很高。我要用花言巧語顧取他的信任,变成他的学生,这 
#他就相信我,为我所摆布了。常 言道: 

誰要是沒有願望,誰就不能做官;誰要是不陷入情网,誰 
就不会打扮; 

誰要是不聪明,誰就說不出好听的話;誰要是心直口快, 

誰就不 会騙/ 一二四 〕 n • 


他这样想过以后,就到他那里去了。八体投地,向他致敬 t 說道: 

I 

“晻,向湿婆致敬! ”然后又十分謙虛地說道:“世掌呀丨生死輪迴 
是沒有意义的。靑年时代就象山中的小河那#迅速地流过去。 


生命就象干草点起来的火。享受就象是云彩的影子。同兒子、 
朋友、奴僕和老婆在一起就象是一場梦。这个我已經正确地認 
識到了。为了渡过这个生死輪迴的苦海,我要做些什么事情 
呢?”听到这样說以后,提婆舍哩曼很愼重地說道•. “小伙子呀1 
你是幸运的,在生命的第一个阶段安,你巳經对生命表示厌恶 


①印度古代法典把人生分为四个阶 段:一 ,梵行期;二,家住期!三,林栖期; 
四,遁世期。所謂第一阶段就是指的梵行期,学生时代,, 




\ 



7 o 常言道: 

誰要是在生命的第一 个阶段 上內心已經寂靜①,据我看, 
他才眞正是寂靜。 

当身体的五官四肢已經衰退的时候,在誰的心里,寂靜还 
不是油然而生? 〔 一二五〕 

同样: 

■ 

在好人那里,精神上先感覚到衰老,然后身体才輪到; 

■% 

在坏人那里,只有身体衰老,精神永远也不会衰老。 〔 -〒力 〕 
你問到一个渡过这个生死輪迴的苦海的方法,那么你就請听: 

i 

—个首陀罗,或者一个其他低級神性的人,或者一个旃荼 
罗②, 

只要把头发分成繒,能念湿婆咒,身上塗滿灰,就成为再 

生族③ 。 卜二七〕 

誰要哪 怕是只拿着一朵花, 嘴 里念誦着六字眞經, 

亲自把花放在餒迦 ® 的頂上,他就再也不会降生。 ( 一二八 〕 ” 
賴沙茶部底听了以后,拥抱他的脚,恭恭敬敬地說道:“世尊呀! 
那么你就加恩于我給我举行圣典吧!”提婆舍哩 曼說: “小伙子 
呀!我会加恩于你的。但是夜里你不許到庙里来。原因是,对 
苦行者来說,离群鈕居是値得贊美的,对你是这样,对我也是这 


①原文是玆 nta , 我国古代一般譯为“寂錚”。 

③原文是 C 呻啤 a , 法显《佛国記》譯为“旃 荼罗% 是最跃級的不可接触的种 
姓。 


③再生族一殷是前三个种姓,这里专指婆罗門。 

® 原文是 Hnga , 譯义則是“男根%这是湿婆的象征。不管印度对这东西有 
多少高深玄妙的解释,从現代科学立場看来,这就是許多民族在原始时代 
有过的生殖器崇拜。普通是一条大而圓的石柱,竪在殿堂的中央,这就是 
膜拜的对象 • 


37 


样。常言道: 

听坏主意毀坏国王,同人家来往 a 坏和尙,溺爱蛰坏兒 

- - 

郞, 

不念經毀坏婆罗門,不肯子毁坏家庭,伤风敗俗由于同坏 

人来往, 

冷淡猜疑毁坏友誼,粗卤愚蠢毁坏幸顢,久客不归毁坏爱 
情, 

酗酒毁坏羞恶之心,粗心大 意毁坏 田地,好施舍不 勤勉把 

i 

財产花光。〔一二九〕 

因此,你宣过誓以后,就在庙門外面,在一个草棚里睡覚。”他說 
道:“世尊呀!我一定执行你的指示,因为在另一个世界里, 

我是有用处的。”于是,在睡覚的时候,提婆舍哩曼就加恩給他举 
行了圣典,把他收为徒弟。他給老师搓手搓脚,給他拿写字的貝 
叶,作其他的事情,把他服侍得心滿意足。但是老师却无論如何 
也不从胳肢窝旱把錢拿 出来。 

时間就这样过 去了,頰沙茶部底想道::“哎呀!他无論如何 
也不信任我。我是白天里用武器把他杀悼呢,还是給他毒藥吃, 
或者是象一头牲口 一样把他弄死呢?” 

正在他这样想的时候,提婆舍哩曼一个徒弟的兒子 M 某一 - 
个村庄来邀請他老师,說道:“世尊呀!在鉢毘怛罗卢何拏节 
日①的时候,請你到我們家里去。”提婆舍哩曼听了以后,就同領 
沙茶部底一块兒动身去了。在他往前走的时候,他遇到了一条 
河。看到这条河以后,他从胳肢窝里把錢拿出来,把它裹到自己 
的有許多补釘的衣服里面,藏起来;敬过神以后,对頬沙茶部底 

①原文是 pavitrarohfn u 义云“戴圣綫”,是祭祀女神豆哩迦的节曰,肘間是 

室罗伐拿0 i ) 月或頦沙茶 ( A # dh 5) 月有月亮的一半的第八天糾 


38 



親:道::“頬沙茶部底呀1在我去大便的时候,你要加心加意地看 
守着这一件有許多补釘的 衣服和 金子,等我回来。”說完了,他就 
走了。等他走得看不見的时候,額沙茶部底就拿了那些錢,急急 
忙忙地跑了。 


提婆舍哩曼对自己的徒弟的那一大堆好的品質心里咸到非 
常髙兴,充滿了 ^賴的心情,蹲在那里。在这时候, 他看 到在公 

羊群里一对公羊在打仗。这一对公羊气冲冲地向后退几步,然 

_|~ - 

# 

后再面对面地冲上去,用前額互相撞,地上流了許多血。一个豺 
狼看到这个以后,心里怀着很大的希望,很想吃一点肉,它就站 
到它俩中間去,舔地上的血。提婆舍哩曼看到以后,心里想道: 
“哎呀!这个豺狼眞蠢呀 I 如杲两个家伙相撞的时候把它挤在 
中間,那它就非死不行了,我猜是这样。”果然,在另一次相撞的 
时候,它急于想舔一点血,沒有来得及躱幵,就倒在它們俩对撞 
的头中間,死了。于是提婆舍哩曼 說道: “那个豺狼由于公羊在 
斗一。”①提婆舍哩曼哀悼了一番,动身巍自己的錢去了。 

他慢慑地走来,看不見頦沙茶部底了。他急急躁躁地净洗 
过以 后, 来翻自己的朴了許多补釘的疼服; 伹 是錢却不見了。他 
嘴里嘟嚷着:“唉!咦丨我被人偷了 1”就倒在地上,暈过去了。 

过了二会兒,他苏醒过来,站起来,开始喊道:“喂,喂!類沙茶部 

* 

m 你驅了我,跑到哪兒去了?你回答我呀 r 他这样伤心地胡 
言乱 語了一通,順着他的足迹找去了。他嘟囔着:“我是由于類 
沙茶部底的緣故——。” ©慢慢 地动身走了。 

提婆舍哩曼正走着,他看到一个織工,带了自己的老薬,他 

Q 参看本卷第一2二首詩 • 

②参看本卷第一二二首詩。 


}9 


們是出来到附近的一个城市里去喝酒的。看到以后,他說道* 
“喂,伙計呀丨我是太阳带給你們的客人。在这个庄里,我什么 
人都不認識。那么你就尽地 主之觀 [招涛客人吧1常言道: 

黃昏时候,太阳带来的客人,家主們不能拒之于門外《 
向他殷勤表示敬意,家主們就可以上升天堂名列仙 

台 0 (一三 

同样: 

草、土、水,还有第四件东西 •. 和藹可亲的言語: 

. > . 

,在善人家里,这四件东西任何时候也不应該丢弃/一三— 〕 

同样: 

表示欢迎①可以讓火神高兴;敷設座位可以讓因陀罗③ 

+■ 

威到滿足; 

洗脚可以讓瞿頻陀③舒舒 服服;有 吃有喝可以取悅于生 

主© 0 〔一三二〕” 

織工听了这話以后,对自己的老婆說道:“亲爱的!你領着这一 
位客人回家去吧!給他洗过脚,給了他吃喝,指給他床鋪以后, 
你就呆在那里吧!我会給‘带很多的酒回'去的。”这样說过以 
后,他就动身走了。 

他这个老婆是喜欢同男人勾勾搭搭的,她現在滿面笑容,心 
里想到她的提婆达多,就带着客人回家了。常言說得好: 

① 原文是 svigata , 中国旧譯 44 善来”。 

② Indra , 古代印度神名,是空界 ( Antariksa ) 最有力之神。《梨俱吠陀》贊 
歌中,約有四分之一都是歌頌这个神的,可見当时崇拜的程度。他是雷霆 
的象征,全身茶裼色,手执金刚杵,与妨碍降雨之恶龙相斗。 

③ Govinda , 黑天王 昆湿奴之別名* 

® Prajapati , 最初只是儿个神,象沙維德利 ( Savitj ), 苏摩 ( Soma ) 等等的尊 
号,后来获得独立的祌格,成为造一切之主, 


40 



天气不好,夭上沒有月亮,城里的街道难以走过, 

丈夫出外旅行:这些时候,蕩妇都得到最大的快乐。〔一 三三 〕 
一个放在臥榻上的枕头,一个百依百順的丈夫,一张漂亮 
•的 床: 

> 

这些东西对喜欢偸情的蕩妇来說是无足輕重的,象一棵 

草一样“- -三四〕 - 

同样: 


一个不貞节的女人迷恋着另一个男人,她会傾家破族, 

> 

招来街談巷議,被捕入獄,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 


住。〔一三五〕 

到了家以后,她指給提婆舍哩曼一张破破烂烂的床,說道:“喂, 
喂!世尊呀!我去同我的一个从乡下来的女朋友說几句話,很 
快就会回来,你訣好好地呆在我家里吧 I ”这样說了以后,她插金 
戴銀装飾了一番,就走出去看她的提婆达多去了。正在这时候, 
她的丈夫迎面走了回来,他喝得醉醺醺的,身子好象脫了楔一 
样,头发乱蓬蓬的,走起路来,东倒西歪,手里提着一个酒瓶。她 
一看見他,赶快轉回身,跑回家里来,把首飾取掉,同原来的样子 
一样。这个織工已經看到她插金戴銀地往回里跑,以前也早就 
听到一些輾轉流传的关于她的謠言,現在他心情激动,怒气塡 
胸,走进房子,就对她 說道: “啊哈,你这个坏东西!你这个引誘 


男人的騷老婆!你想到哪兒去呀?”她回答 說道: “我同你分手以 
后, 什 么她方也沒有去过。你喝醉了,胡說些 什么? 常言說得 


好: 


搖搖晃晃,倒在地上,不停地嘟囔着一些胡言乱語: 
所有的这一些神經錯乱的征象喝多了烧酒就会引 

起。〔一三六〕 


41 



同样: 


两手下垂,把衣服撕掉,失去了控制自己的力量,滿脸通 
紅: 

如果迷恋着烧酒,多喝上几口,連太阳也要这样丢人現 

形。 C — 三七〕①” 

他听了这些顚倒黑白的話,看到她把衣服換掉以后,对她說:“你 • 
这个引誘男人的騷老婆呀!很久以来,我就听到一些关于你的 
流言。今天我亲 S 艮看到,亲自証实了这些事情。我要好好地收 
拾你一下/說完了以后,他就用棍子打她,把她身上打得全是 
伤,又用一条結实的繩子把她捆到一棵拄子上。捆完以后,他因 
为喝酒太多,四肢沒有力气,撑不住就打起盹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她的女朋友,理发师的老婆看到織工打起純 
来了,就走过来,对她說道:“朋友呀1提婆达多在那个地方等你 
哩。你赶快去吧 I ”她說道:“你看我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去呢?請 

V 

你去吿訴我的情人:‘在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去同你相会呢? ’ ”理 
发师的老婆說道 :“朋 友呀丨不要这样說吧! 一个偸情卖俏的女 
人不是这样子的。常 言道: 

誰要是坚持不懈地努力到崎呕不平的地方去采甜果, 
頑强得象駱駝那样,他們的生命我認为是値得頌 

歌。〔一三八〕 

同样: 

另外那个世界是虛无標緲,在这个世界上人言是多种多 


①这首詩的涵义是双关的,其中儿个主要的字都有两个意思 • 因此这一首詩 
也可以譯为;, 

光綫暗淡,离开了天空,失掉了光輝,滿脸 通紅: 

如果迷恋萧西方,連太阳也会这样丢人現形0 


42 


样, 

如果找到一个情人,能够享受自己的靑春的女人幸顦无 
量。〔一三九〕 

其次 •• ' 

如果运气不好,眼前找不到一个別的男人,不管他是多么 
难看, 

一个不貞洁的女人享受自己的即使是极好的丈夫,也会 
戚到厌煩。〔一 raco ” ’ 

她說道:“如果是这样的話,那就諝你吿訴我,我給这样結实的繩 
子捆住,又有这样一个品行恶劣的史夫在身边,我怎样走呢? ”理 
发师的老婆說道:“朋友呀!这家伙醉得一場糊塗,等到太阳光 
照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才会醒来呢。我現在自己来代替你,捆在 

-H 

你的地方,把你放走。你就去同提婆达多幽会吧,可是要赶快回 ^ 

来呀! ”她們就这样作了。織工在某一个时候,怒气有那么一点 
消退了,他站起来,醉醺醺地对她說道:“喂,你这个說話粗卤的 
家伙呀 I 如果从今天起,你不再离开房子,不再胡言乱語地說些 
粗卤話,那我就会把你松开。”理发师的老婆害怕声音不同露了 
相,什么話也不說。他对她又把原話說了一遍。因为她总是不 
回答,他发了火,就拿起一把很快的刀子,把她的鼻子割了下来, 

幷且說道:“你这个引誘男人的騷老婆呀!你現在等着吧!我再 
也不会做什么讓你髙兴的事情了。”他这样嘟嘟嚷囔地說完以 
后,又打起盹来。提婆舍哩曼因为丢了錢,又因为顇子餓瘦了, 

根本睡不着覚,所有这些老婆做的事,他全看在眼里了。 

織工的老婆同提婆达多鷥顚鳳倒尽兴地快乐了一个够,在 
某一个时候,她回到自己家里来,对理发师的老婆說了这 些話: 

“哎呀 i 你好不好?这个品質恶劣的坏东西在我走了以后,起来 




43 


过沒有? ”理发师的老婆說道 •/ “除了鼻子以外,我身上其佘的部 
分都还算好。你赶快解开这繩子把我放出来吧!在这个家伙醒 
来以前,我还要回家去呢。不然的話,这个家伙还会想出更多的 


花样,象割耳柒等等,来惩罸我呢。” 

于是这个不貞洁的女人就給理发师的老婆解开繩子,把她 
松开,自己又照原来的样子捆在那里,她带着暗示的意味說道: 
“呸,呸 i 你这个大儍泜!誰配伤害我这样一个对丈夫忠誠的大 
貞妇,或者残害我的肢体呢?因此,保卫世界的大神請听: 


太阳和月亮、风和火、 

天、地、水、心和閣摩、 

日、夜、黎明和黃昏、 

还有法①:都了解人的动作 J 一四一 〕 

如果我眞是貞洁的話,那就請神仙們使我的鼻子再照原来的样 
子长出来吧!不然的話,即使我只对別的男人打过主意,那就請 
他們把我烧成灰吧! ”她这样說过以后,又对他說道:“喂,你这个 
.坏家伙呀!你看哪,由于我的貞操的力量,我的鼻子又照原样子 
长出来了。”他拿了一个火把照着看了一下,他看到,她的鼻子果 
然是照原样长出来了,地面上流着一滩血。于是他心里大吃一 
惊,解开繩子,把她松开来,用成百的爱撫亲吻来使她高兴。 

提婆舍哩曼亲眼看到了这一切事情,心里大吃一惊,說道: 


“烏娑那斯②知道的那一套道理,祈祷主知道的那一堆是 


非, 

幷不比女人的智慧高明:那么这些女人究竟 E 該怎样保 

卫?〔一四二〕 

③ Dharma , 中国旧达簪”。 

② US mas , 古代圣人的 名字, 


44 



處伪不实、輕率急躁 、想人 沪非、箕頑不灵、喜欢金錢、 

汚浊不洁、残暴不仁:这一切都是女人們天生的缺 

点。〔一四三〕 

不应該过分地依恋着女人! 

不要說女人那里力量增长! 

因为她們同墜入情网的男人玩耍/ 

正如同剪了翅膀的烏鴉玩耍一样。 〔 一四 四〕 

女人的話里面有的是蜜, 

, 

心里是大毒葯呵拉呵拉。① ‘ 

因此要吮吸她們的嘴唇, 

她們的心却要用举头去打。 〔 一四五 〕 

是猜忌的漩涡,是寡廉鮮耻的邱宅,是一座城市充滿了輕 
率急矂, 

t 

是錯誤的仓庫,是盛着成百的欺詐的房子,是一块土地种 
着虛伪不可靠, 

是一只装着所有的幻象的籃子,是一些里面搀杂了甘露_ 
的毒藥: 

連最有力的男人都制服不了女人,是誰想使道德淪丧把 
她們来創造? (一② 

人們吹噓她們乳房的坚硬、她时眼睛的顫动、她們嘴里的 

I 

臃話, 

还有她們头发的弯弯曲曲、她們說話的緩慢、她們臀部的 
肥大; 


① 参看第15頁注①。 

② 关于这■咒薄女子的話,請参看譯者的序言。这箜咒駡眞可謂极尽恶毒之 
能事了 • 対我們来說,这是最好的反面敎材。 


45 



賧到她們的心,人們总說是 _腆5 在情人跟前,她們有无 
穷幻术。 

鹿眼①美人的优点也就是她們的缺点:讓牲畜們去爱她 

們吧 I 〔一四七〕 

为了某一件小事情,女人們也会笑,她們也会哭位。 

她們能够使別人相信她們,但是她們却幷不相信自己。 

因此,出自名門品行端正的男人总要想法避开她們, 

正象是人們要想法避开一个罐子,放在坎地 里的。 〔-四八〕 

鬣毛蓬松张着大嘴的兽中之王© , 

春情发动身上的花紋发光的大象, 

聪明的人,还有战場上的勇 士們: 

在女人面前,都显出一副可怜棋样。 〔 一®加 
同样 t 、' 

內心里充滿了毒藥,然而在外表上却又是玲瓏可甚: 

■ 

女人們正象是軍迦莓子③,是雎把她們創造出来 

的?〔一五 O 〕” 

就这样,这一个游方化緣的和尙左思右想,漫漫的长夜好容易才 
过去。那个被割掉了鼻子的女中人走回家去,自己在心里想道: 
“現在怎么办呢?想什么办法才能把这一件錯誤搛飾过去呢 ? a , 
正在她这#想的时候,她的丈夫留在王宮里#活。在天亮 

■V 

的时候,他走回家来,因为他急切想給市民們去干各种各样的 
活,他就站在門口对她說道:“亲爱的!你赶快把那个装剃刀的 
盒子拿給我,我好去給市民們千活 r 这一个被割棹羼子的女人 

① Uxgadx ^ 印度入認为,女子的眼晴如果象鹿眼一样大而園,是美丽的。 

© 印度人,也同我們一样,把獅子看作兽中之王 9 
③ GuSja , 学名是 Abrus precatorius ^ 


46 





急中生智,站在房子里面,只把一把剃刀擲給他。这一个理发敵 
生了气,因为她沒有把整个的装剃刀的盒子递給他,他于是又把 
这一把剃刀擲还她。这一件傻事情一发生,这一个坏老婆就高 
举双手,大喊大叫,从房子里摔 出来: “哎呀!你們看呀,我是这 
样一个規規矩矩的人,这一个坏东西竟把我的鼻子割下来了!請 
你們保护我吧1” 

就在这时候,国王的 A 走了来,結結实实地把这一个理发师 
揍了一頓,用很結实的繩子把他捆起来,連同那一个被割掉鼻子 
的女人,送到法院里去。于是法官們就問他說:“你怎么竟对你 
自己的老婆下这样的毒手呢?”他吓得发了呆, 一 句話也回答不 
出来,陪审官們就引經据典地說道: 

“声音变了,脸上也变了顏色,眼睛里疑神疑鬼,精神提不 
起来 t 

只因这一个人做了坏事,他对自个兒做过的坏事情怀着 

I 

鬼眙。〔一$ 一〕 

同样: 

他走路的时候,两只脚鏟磕袢絆,脸上的顏色也改变, 

前額上滿是汗珠子,費很大的力量才結結巴巴能够发 

- r 

言.〔一五二〕 

渾身发抖,眼睛往下瞧:一个犯了罪的人总是如此。 

因此,聪明的人就要努力从这些表象上来把他認 
識。〔一趙 

其次: 

脸上喜笑顔开,心里高兴,說話淸淸楚楚,眼睛里含着怒 
意, 

在法庭上侃侃而琰,一个沒有罪的人就是这样充滿了自 


r 


47 



信力。 t - 五四 - 

因此,这个人看上去象是有罪的样子。虐待凄子,要处死刑。把 
他用竿子刺 死吧卩 

提婆舍哩曼看到,那个人被带到刑場去,他就走上来,对法 
官們 說道: “喂!这个可怜的理发师被杀掉是冤枉的,他是一个 
品行端正的人。因此,請你們听一下我說的話吧: 

那个豺狼由于公羊在斗,我是由于頦沙茶部底的緣故, 
女中人为了別人的事情 £ 这三件都是自己制造的錯 

誤。〔一五五〕①” 

于是这些法宫們躭对他說道:“喂,世霖呀1这是什么意思呢?” 
提婆舍哩曼就源源本本地把这三个故事吿訴了4們。他們听了 
以后,心里都很吃惊,他們释放了这个理发师, 說道: 

* i 

“婆罗門、孩子、妇女、苦行者、病人,这些都不能判 Sb 死刑; 

. 只能斫棹他們身体上的一部分,如果他們犯了严重的罪 

行。〔一五六〕 

因此,她自作自受,已經被人割掉了鼻子,伹是国王的惩罸她还 
必須接受,人們还要割掉她的耳朵。”人們这样做了以后,提婆舍 
哩曼也由于这两件事情而恢复了內心的平靜,走回自己的疵里 
去。 

因此我說 •. “那个豺狼由于公羊在斗”等等®。迦罗吒迦說 
道;“在这样乱糟糟的情況下,我們俩还能做些什么呢?”达摩那 
迦 說道: “即使情况是这样,我的智慧仍然会光彩煥发,我就要利 
用这智慧来离間珊时縛迦和我們的主子。此外,我們的主子冰 
揭罗迦正在发展着一种极坏的毛病。因为: 

W-^ + 

< D 参看本卷第一二二首詩《 

@参看本卷第一二二首詩《 

48 



如果一个国王由于一时糊塗而沾染上了一些坏的毛病, 
他的臣僕就要按照經書上規定的办法来把他糾 

J 

正 。 c —五七〕”, 

迦罗吒迦說道:“我們的主子冰揭罗迦有了什么样的坏毛病昵?” 
达摩那迦說道 ,一 共有七种坏毛病。这就是:. 

女人、骰子、打猎、酗酒,第五 件是: 言語伤人, 

随意滥用严厉的刑罸,再加上把別人的財产来侵 

吞❶〔一五八〕 、 

这样七部分組成了一个坏毛病,叫做沾染恶习。”①迦罗吒迦問 
道:“你說一个坏毛病,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还有別的嗎?” 

达摩那迦說道:“这里不是有五神根本的坏毛病嗎?”迦罗吒 
迦說道:“它捫之間有什么区別呢? ”它 說道: “缺乏、叛乱、沾染恶 
习、折磨,和六項政策的錯誤应用(就是这五神)。在这里,那个 
叫做‘缺乏 , 的第一种的意思是,在主子、大臣、人民、堡垒、財富、 
軍(认和朋友之中缺少一神。如果外来的分 子或者 內里的分子, 
个別地或者联合起来,掀起騷动,那么这个坏毛病就叫做‘叛 
乱’。所謂‘沾染恶习〔,就是上面說过的‘女人們、骰子、打猫、酗 
酒 , 等等。在这里,‘女人們、骰子、打猎、酬酒’等等,是由爱而产 
生的一組;‘言語伤人’等等,是由忿怒而产生的一組。在这里, 
摆脫了由爱而产生的恶习的人轉向由忿:怒而产生的恶习。由爱 
而产生的这一組是容易了解的。但是,由忿怒而产生的却分为 
三类,每类都有专門的称呼 •. 处心积虑要侮辱別人,不加鉴別就 
把根本不存在的缺点說給人听,这就是‘言語伤人、用歿酷的不 
适当的方法杀人,綁人 V 这就是‘随意滥用严厉的刑罰残忍地 


①原文是 prasailga , 与 1 *坏毛病 "( vyasana ) 意思差不多 • 


A9 



侵夺別人的財产,这就是‘浸呑財产’。沾染恶习的七种坏毛病 
就是这#。‘折磨’分 为八神 :念咒、火烧 、水淹 、疾病、瘟疫、惊惶 
失指、儀荒、阿脩罗雨 ®。 所謂‘阿脩罗雨’,就是一种过量的雨 a 
这个‘坏毛病’也应該看做是一种‘折磨’。其次,如果人們把和 
平、战爭、行軍、駐扎、联盟、騎墙覌望这六項政策用錯了;如果已 
耗获得和平,偏要战爭;如杲在战爭中締結和約,这就是‘六項政 
策的錯誤应用’。同样,如果把其余的政策应用錯了/这个‘坏毛 
病’也就叫做‘六項政策的錯誤应用’。 

那么,我們的主子冰揭罗迦現在正 Jt 在第一个‘坏毛病’中, 
也就是在‘缺乏’中。它完全为珊时縛迦所左右,它旣不关心大 
臣等等,也不关心六項政策的应用,它什么都不考虑了。吃草的 

t 

那些家伙平常就是这个样子。伹是,这样訴苦有什 么用此 呢? 
无論如何,冰揭罗迦必須同珊时縛迦分开。因为,如果沒有灯, 
也就照不出亮来。” 

. 迦罗吒迦說道你一点办法都沒有:你怎样能把它們分开 
来呢?”它 說道: “伙計呀!常言說得对: 

如果用武力达不到目的的話,那么就用手段去达到: 
一只烏鴉就利用一条金鏈子把一条黑蛇的性命送 

掉。 〔一五九〕” 

迦罗吒迦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它說道: 


第五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方,有一棵大无花果树。在这里,一对烏鴉搭了 

① Asurlvmi , 可以譯为“ 魔雨% 

50 



窝,住下来。它們生了小雛,在这些小烏鴉能够活劝以前,有一 
条盘踞在树洞里的黑蛇就把它們吃棹了。那一只公烏聽,黾然 
由 于受了 这些害而成到厌煩,但是它却不能够离开这一棵它长 
久以来就安居的无花果树而迁到另一棵树上去。为什么呢? 
有三类东西不离开他們的 居处:烏鵷、 怯懦汉和鈴羊 I 
如果受到輕視,有三类东西会 走开: 獅子、好人和 
象“ 一六0〕 

有一天,母烏鶴跪到丈夫的脚前,說道•.“丈夫呀 I 我的很多孩子 
巳經給这一条坏蛇吃掉了。現在,我想到我們孩子們的不幸,心 
里就难过;我想,我們还是到別的地方去吧,我們俩还是另外找 
一棵別的树吧1为什么呢? 

沒有一个朋友能够比得上 健康, 沒有一个敌人能够比得 
上疾病, 

沒有什么爱能够比得上对孩子的爱,禮有再比飢锇更大 
的苦痛 。〔一六 

另外 t 

誰的田地在小河的边上,誰的老婆同別 人暗渡 陈仓, 

在誰的房子里有蛇盘踞,他绅心里如何能够舒暢?〔一六二〕 
所以,我們的性命巳經受到威胁了。”那一只公烏鴉渾身痛苦得 
难受,它 說道: “我們在这一棵树上已經住了很久,我們不能离开 
它。因为: 

到什么地方去,一只矜羊不能够喝一口水或者吃一把草 
而生存? 

但是即使受到輕規,因为长期居留,它也不离开它出生的 

那树林。 〔一六三〕 , 

但是,我总要用一个手段把那个恶毒的巨大的敌人杀掉。”母烏 

51 



鴉 說道: u 这条蛇的毒气是非常大的。你怎么能够伤害它呢?"仓 
說遒:“亲 爱的!即使我沒有能力来伤害它,但是我却有聪明的 
朋友,他們都是精通經典的。我到他們那里去,学习一些方法, 
我就能够讓这个坏东西死在我的手里。”它这样怒冲冲地說过之 
后,就 M 那里飞到另一棵树上去,恭恭敬敬地把住在这棵树下面 


的它的好友、一只豺狼喊过来,把自己的.不幸的遭遇源源本本 
地都說給朋友听。它說道 :“伙 計呀!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覚得 
应該怎样作好呢?因为孩子們死掉了,我們这一对老家伙也就 
差不多完蛋了。”豺狼說道:“伙計呀!我巳經想过了,你不必再 
难过了。这一条方恶的黑蛇因为作恶多端已經死到胳头了。因 
为: 


有人加害于你,你在任何时候也不应該想到以怨报怨1 
他們自己就会倒下去,正象是一棵树生长在河边。〔一六四〕 


有人說: 

魚吃得很多,有好的,有坏的,也有的不好不坏处在中間, 
—只白鷺最后还是給一只螃蟹夹死,因为它貪得无 

饜。〔一六五〕” 


公烏鸦問道:“这是什么意思呢?”豺狼說道》 


第六个故事 

在某一个池子旁边的一个地方,有一只白鷺。它因为年紀 
老了,总想找到一个簡便的方法去吃魚,于是它就站在一个池子 
的岸上,表現出心煩意乱惶惶不安的样子,連游到它跟前的魚它 
都不吃了。在这里,有一只螃蟹同魚住在一起。它走上来,說 


52 



道 •. “叔叔呀!你为什么今天不象以前那样吃东西取乐了呢?”它 
說道 •_ “当我用魚类来养活自己幷且感到心滿意足的时候,我吃 
了你們,日子过得挺痛快。現在就要有一件非常的$祸临到你 
們头上:由于这个原因,到了我这样年紀,我就想改 i 一下这神 
舒舒服服的生活方式。因此我才这样失神落魄的。”它說道:“叔 
叔呀!那一个非常的灾祸是什么样子呢?”白鷺說道:“今天我听 
到走过池子旁边的許多漁夫談話。他 們說: ‘在这个地方明天, 
在那个地方后天就要撤下网去。今天呢,我們先到离城挺近的 
那一个池子那里去。 v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們都完了蛋,我就 
断了粮,我也完蛋了。我一想到这里,心里就难过,所以我今天 


就不吃东西。”听了这些恶毒的話以后,水里住的这一些东西都 
为自己的生命担起忧来,它們对白鷺說道:“叔叔呀!爸爸呀! 
兄弟呀1朋友呀 I 你这个 S 智上成熟的人呀!旣然听到了灾难 
临头,也就一定有办法去对付。請你把我們从死神的嘴里救出 
来吧! ”白鷺說道:“我是一只鳥,我沒有力量同人类爭斗;不过我 
却有力量把你們从这个水池子里运到另外^个很深的水池子里 


去/ 是这些家伙的理智就給这些花言巧語弄糊塗了,它們說 
道:“叔叔呀!朋友呀!你这个只为別人着想的亲屬呀!先把我 


先把我①运过去吧!你难道沒有昕見嗎?— 


在坚定的內心里把貪欲③消灭,用善良的心情回忆那些 


事, 

为了朋友,好人們甚至可以把自己的性命看得一錢不 


① 原文是 m 5 m , 恐系 mama 之誤。如果寘是这样的話,那就座該 譯为: 叔叔 
呀 t 先把我运过去吧! ”参看原書第 三十八 頁第四行, 

② R 5 ga , 中国旧日的佛經譯为 41 貪 ” q 

53 



値。〔一六六〕’ 


这个坏东西心里偸偸地笑,它自己暗暗地盘算:“旣然我巳經利 
用我的聪明把这些魚靨得由我来支配,我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吃 
掉它們了。”这榉盘算过以后,它声明接受这一群魚的建議,用嘴 
把它們一个个捞上来,畨到另外一个地方的一块石板上去,把它 
們吃棹。一天一天地它吃得非常舒服 I 它到了那里以后,又捏 
造說自己怎样完成了使命,来安慰它們。有一天,那一只螃蟹心 
里面怕死怕得要命,它再三恳求它說道 •.“ 叔叔呀 I 你也把我 A 
死神的嘴里救出去吧! ”于是这一只白鷺就暗自 思量: “我老是吃 
一 种肉,也实在吃厌了,我眞想尝一尝这一种以前沒有吃过的特 
別的肉呢。”这样想过以后,它就把那一只螃蟹卩刀起来,从空中飞 
去了。所有的有水的地方它全都躲幵了,它想把它带到那一块 
热烘烘的石板上去。螃蟹問道:“叔叔呀!那一个深池子在什么 
地方呢?”于是它就大笑起来, 說道: “你看一下这一块热烘烘的 
大石头吧!在这上面,所有的那一些魚都壮壮实实地躺在那里 
呢。你現在也同#会壮壮实实地呆下去。”这一只螃蟹向下一 
看,它看到那一块刑場一般的大石头,上面堆滿了魚骨头,样子 
看起来阴森可怕。它于是就想道:“哎呀! 

,为了自己事业的成功,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少数的聪明人 
能够伪装, 

本来是朋友,他們装成敌人;本来是敌人,他們装出朋友 
的模样。〔一六七〕 

同样 5 

宁願同毒蛇在一起玩要, ' 

同奸詐的敌人住在一起; 

也不願同恶劣动搖愚蠢的 
54 



坏朋友有什么交證。〔一六八〕 

原来那一些魚就是这个家伙以前吃掉的呀,現在它們只剩下一 
堆雄的骨头了。我現在做些什么事情才好呢?我还想什么呢? 
如果一个老师趾高气揚,分辨不淸哪是是哪是非, 

他还要走入邪路,那么他也同样要受到責备。〔一六九〕 

同样: 

危险还沒有来到的时候,就应該未雨綢繆事先預防; 
—旦看到危险临头,就应該毫不犹豫地先下手为 

I 

强。 C — 七0〕 

在它还沒有把我擲下去以前,我先用我这爪子上的四个尖鉗住 
它的額子。”它这样做了以后,那白鷺又开始往前飞去。給崎蟹 

H 

■.J 

鉗住: f 賴子,这白鷺糊里糊塗, 一 点办法也想不出来,頻子終于 
給鉗断了 。 

这一只螃蟹拿了那看起来象荷花梗似的白鷺的顇子,慢慢 

地爬到池子里,爬到那些魚那里去。它們对它說道 t “兄弟呀! 

■ 

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于是它就把那个头給它們看,当做証物,說 
道; “所有它以前用花言巧語顧走的那一些魚类,它都丢在离这 
里不远的一块大石板上,吃掉了。在我还沒有死在它手鱼之前, 
我发現,它骊取了我們的信任,于是我就把它的顇¥拿了来。不 
要再惊慌不安了。所有的水族都会安安靜靜地活下去了。” 

因此我說道•• “魚吃得很多”等等①。公烏鴉說道,伙 計呀! 
你吿訴我,用什么方法才能把这一条恶毒的蛇弄砣呢 r 豺狼說 
道: “你随便到一个大人物住的地方去。不管从哪一个闊人那 
里,只要他 一 时大意,你就偸走一条金鏈子,或者 一 串驗珠,把它 


①参看本卷第一六五首詩, 


55 


丢在(蛇涧)里,人們找到那里,就会把蛇杀掉。” 

于是一轉眼的工夫公烏鴉和母烏鴻就兴高彩烈地从那里飞 
走了。以后,母烏鴉来到某一个池子旁边,四下里了望。在池子 
里,某一个国王后宫里的妃嬪們正在玩水戏,她們就把金鏈子、 
成串的珍珠、衣服和首飾放在池子附近。这个母烏鴉于是叼了 
^ 一条金鏈子,就飞回自己的树上去了。侍卫們和太监們看到金 
鏈子被叼走了,手里提了棍子,迅速地赶了来。母烏鴉把金鍵子 
丢在蛇住的那个树洞里,坐在远此瞧。国王的人們爬上了那一 
棵树,那一条黑蛇正伸直了身子呆在树洞里。人們用棍子把它 
打死,拿了金鏈子,願意到哪里就到哪里 去了。 于是这一对烏鵃 
又痛痛快快地过下去了。 

因此我說•.“如果用武力达不到目的的話”等等同样 5 
即使是一个力釐很弱的敌人, 

如果橋傲自滿一时疏忽把他輕視; 

■ •*. 

那么在开头时本来可以制服的, 

后来也就象疾病一样不可收拾。〔一七一〕 

因此,在这里沒有任何东西是聪明人办不到的。常 言道: 

誰要是有智慧,誰就有力量;一个傻家伙会从哪里得到力 
量? 

在林子里,一只職傲自負的獅子竟給一只兎子送去見了 
閻王。[一七二〕 


迦罗吒迦說道 s “这是什么意思呢?”达摩那迦講道 


①参看本卷第一五九首詩^ 


56 



第七个故事 

在某一个有树林子的地方,有一只驕傲自負的獅子,名字叫 
做曼陀末底 ® 。它伤害兽类,簡直沒有个完。野兽給它看到了,它 
决不会:放过。于是生在这个树林子里的羚羊、野猪、水牛、公牛、 
兎子等等会集在一块兒,愁眉苦脸,双膝诡在地上,垂下了头, 
恭恭敬敬地开始向兽中之王报吿說:“陛下呀!不要再千那些毫 
无理巾的伤 害所有 的生物的事情了,这同另一个世界是有冲突 
的, © 是非常坏的事佾!人們听到过 •. 

锼子們对于仅 仅一个 生物所作的那一些坏事情, 

在以 后成千次的轉生中都会給他带来不幸。 〔 一七三> 

这一件暮:情会引起人們的讒言,它会把人們对他的信任 
驅散, 

t <■ 

它会把他引导到地獄里去,一个聪明人 为什么 还要去 

干?〔一七四〕 

再有: 

是所有的脏东西的大汇合,忘恩負义,終归会 消灭: 

为了这样一具身躯,傻子們竟然会做出了許多恶'泣。 

(:一 七五〕 




① Mandamati 。 

② 意思就是說:現在作了环事,死了以后要受到惩罰。所謂另一个世界,就是 
将来的世界,也就是死后的那个世界。 



懂得了这一点,就希望你不要再把我們、的族类連根灭絕。因为 
只要主子呆在你住的地方,我們就每天輪流送一只林中的野兽 
来,做你的食品。这样做的話,陛下的生活可以維持,而我們的 
族类也不至灭絕。願陛下遵守王者之道!常言道: 

一个国王要是慢慢地 K 探着自己的力量来享用自己的国 

土, 

象是吃延年益寿的藥一样,那他就会得到至髙无上的滿 

足。 〔一七六〕 

—个国王如果是由于糊塗象宰羊一样地宰杀自己的臣 

子, 

那么他可以得到一次的滿足,任何时候也木会再有第二 

次。 c 一七七〕 

为了收获果实,一个国王要用施舍、荣誉等等組成的水, 

努力去浇灌自己的百姓,正象一个园丁在浇灌花 
井。 C 一 七八〕 

正象牛奶要挤对母牛也要及时地加以保护,臣民也应該 
这#对待, 

. 人們先用水把旣开花又結果的春藤来浇,然后才能够采 
摘。(一七九〕 


即使人君从百姓手里要錢,正如油灯镭要油来灌, 

由于他(它)那些光輝的品質,沒有人会看到这一 

' ■ 


点。① C — 八0〕 

芷 如一粒微小的种子,一棵柔弱的幼芽,必須加心加意地 


①意思就 是說: 人君要錢,但也保护百姓;油灯要油,但却发出光明。因此, 
沒有人会对要錢要油这一点有什么不滿意 # 今天看起来,这說法当然不正 
确* 


5S 



去保养, 

2到了时候自然就会开花結果,人民保护好了也会是这 

样 0 C —八一〕■ 


金子、粮食、还有珠宝,再加上各种备样的飮料, 

以及其他的东西 •. 这一切人君都是从百姓那里得 

到。〔-八二〕 

如果給人民謀了幸福,那么国王們就会兴盛順利, 

如果人民倒了霉,那么他們也就 完蛋: 这毫无可 
疑 。 C 一 AH 〕” 

曼陀末底听到了它們的話以后,說道,噢,你們說得很对。但 
是,我在这里呆着;如果你們不把野兽一只接一只地送給我,我 
就把你們都吃淨。”“就这样吧1 ”它們同意了,从此它們就过着安 
靜的生活,在树林子里游来游去,不必再怕什么了。但是,每天 
中午的时候,却要按照动物的类別,輪流派一只野兽到它那里, 
充作它的食品,不管这一只野兽是年迈龙鍾,是灰心厌世,是忧 

〆 

心忡忡,还是为自己兒子和老婆的性命而扭忧。 

有一次,根据动物的类別,一只小兎子輪到被派了。所有的 
野兽都要它去,它自己心里琢磨开了 •.“ 怎样才能够把这一只钚 
獅子杀掉呢? 但是: 

■■ 

聪明人什么事精办不到呢? 一•經决定毫不动搖的人又什 
么事情不能去干? 

-嘴上甜言蜜語的人什么东西不能說服?精勤努力的人又 


有什么不能如願? C — 八四〕 

我一定荽杀死这一只獅子。”于是它就磨磨蹐蹐地向前走,縝时 


間慢慢地过去,心里面七上八下,总想想出一个杀掉它的办法 
来;到了这一天快要完的时候,它才走到獅子跟前。那一只獅子 


59 



皁就因为时間晚了餓得顇子細长細长的,气呼呼地舔着自己的 
嘴角,心里想道:“哼!明天我一定把所有的野兽都杀死 r 正当 
它这样想着的时候,那只小兎子慢也地来到它跟前,跪下磕过 
头,就站在它面前。它看到这一只小兎子来得这样晚,个兒又这 
样小,心里气得象着了火一样,威胁它說道,喂,你这个混蛋!現 
在就是你这一个小东西单身来而且还来晚了嗎?因此,由于你們 
犯了这个錯誤,我今天先把你吃掉,明天我还要把所有的野兽一 

- r 

齐吃光! ”于是这一只小兎子恭恭敬敬地跪下, 說道: “主子呀〖这 
个錯誤不在我,也不在其他的野兽。請你听我說一說里面的緣故 
吧!”獅子 說道: “ fe 你还沒有落到我牙縫里之前,赶快說吧1”小 
兎子說道:“主子呀丨所有的野兽看到,按照动物的类別,今天該 
輪到我这个小家伙了,于是它們就把我同其他五只小兎子派了 
来。走在路上的时候,一只獅子从它住的大土洞里爬出来,对我 
們說道:‘你們到哪兒去?要記住你們的保护神于是我就回答 
說道: ( 我們是說好了到我們的主子曼陀末底獅子那里去当做食 
品給它去吃的。’它于是 說道: “如果是这样的話,那么这一座树 
林子是屬于我的。所有的野兽都应該把你們說好的那些条件对 
我来臢行。那一个曼陀末底看起来象一个賊。你去把它喊了来,要 
快快地回来,好看一下我們俩究竟哪一个力量大,可以做国王, 
可以把所有的野兽都吃掉。’我就是这样受 了它的 委托到主子跟 
前来的。蹐主子圣裁! ”听了这些話以后,曼陀末底說道:“伙計 
呀!如果是这样的話,那就赶快把那个强盜獅子指給我,我好把 
我对野兽的那一肚子怒气傾泻到它身上,舒服一下。常言道: 
土地、朋友、还有 金子, 这三件东西都是战爭的果实; 

如果連一件都沒有希望的話,人們也就再也不会发动战 

事 0 C —八五 J 


60 



如果沒有可能得到大量的財宝,如果得到的只有失敗, 
那么聪明人也就决不会发动战爭自己往里面栽。 

I 

八六〕” 

小兎子說道主子呀!眞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国家,由于受到 
侮辱,刹帝利①才从事战爭。但是那个家伙是住在一个堡垒里 
的。它从堡垒里出来,就把我們挡住了。一个住在堡垒里的敌 
人是很难打倒的。常言道 t 

有上 一千西 大象也不秄,有上十万匹駿馬也沒有用, 

国王們的目的反正是达不到的,只有一座堡垒就能成 

功。〔一八七〕 

只有一个弓箭手站在城墙上就可以把一百个敌人打退, 

因此,那些精通統治論的人們,就都贊美堡垒。 〔 一 八八〕 

古时候,听了老师的命令,因为害怕尸賴拏迦湿补, 

天帝释盖了一座堡垒,曾得毘湿婆迦哩曼的帮 
助。 C —7 V 九〕② 

一 

他③还給了这样的 恩賜: 一个国王只荽他有了堡垒, 

他也就会胜利,因此在这个世界上,堡垒就成了 

堆 0 卜九 。〕 B 

听了这些話以后,曼陀末底說道,伙計呀!把那个强盜指給我 
吧,不管它是不是住在堡垒里,我反正要把它杀掉。常言道; 


① 

③ 


印度四大种姓的第二个种姓,职責是治理国家,保卫国家,从事战爭。《摩 
奴法典》一 •八九有这样的規定;•他讓刹帝利保护人民,施舍,举行祭典, 
学习(吠陀),不許他們縱欲, 

在 akra, 旧譯爍羯罗,賒羯罗,佛經一般称之为天帝释,尸賴拏迦湿补 (Hi- 


r a pyaka5;pu), 魔王的名宇,为毘费奴撕裂而死。毘湿婆迦哩殳(V洳 akar- 
man) 是工巧之神 • 


③指天帝释, 


61 


A 


誰要是不把敌人和疾病在刚发現的时候就消灭掉, 

即使他非常有力,等到他(它)們壮大了,仍然会被打 
倒。 〔一九一〕 

同样: 

誰要是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力量,行动旣傲慢而又坚强, 

即使单身乂能打倒敌人,象婆哩伽婆①打倒刹帝利一 
样。 f 一九二〕” 


小兎子說道正是这样。但是我仍然覚得,那家伙比你的力气 
大。因此,不了解它的力量而冒然冲上去,对主子說起来是不利 


的。常言道 


t 


誰要是一时冲动,不了解自己的力: a , 也不了解別人的力 


量, 

% 

R 仗着一陣火气冲上去,他就会象一只獅子向火里扑一 

#o .〔-九三] 

同样 * 


一个弱者,如果自商自大,要想消灭一个强有力的 仇家, 

、 * 

他就会俯首貼耳地轉回来,正象一只大象碰断了 

牙。〔一九四〕” 

曼陀末底說道♦.“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赶快把它指給我,就 
算它住在堡垒里也好 I ”小兎子說道,“如果是这样的話,就諝主 
子过来! ”說了这几句話以后,它就在前面带路。走到一口井跟前 
的时候,它向獅子說道 •• “主子呀 | 你的那种威光誰受得住呢? 
从远此看到你,那个强盜就鑽到它的堡垒里去了。你过来,我好 
指給你看! ”听到这些話以后,曼陀末底說道 :“伙 計呀!赶快指 
給我! ”于是小兎子就把那一口井指給它看。那一只獅子眞正糊 

① Bhargava « 


62 



塗到家,它看到自己在水里的倒影,竟发出了一声獅子 吼^ 于是 
从井里由于回声的緣故发出了一声加倍强烈的吼声。听到这吼 

t 

声以后,它想到:“这家伙比我厉害”,于是就向它扑去,結果死在 
里面。小兎子心里髙高兴兴,它使得所有的野兽都兴高彩烈,大 

家都称贊它,它就这样痛痛快快地在这个树林子里住下去了。 

- ■ 

所以我說:“誰要是有智慧,誰就有力量。”①迦罗吒迦說道 •. 
“这是偶然碰巧了,正象棕櫚树的果子打死烏鴉一样。即使那 一 
只小兎其正成了功,但是一个沒有方量的人总不应該同一个大 
东西較量身手,連装一装样子都不行。”达摩那迦說道 •. “不管是 
有力量的人,还是沒力量的人,都应該下决心去努力。常言道: 
对那个永远精動不懈的人,命运也一定会加以垂靑。 

只有那些可怜的家伙才老喊:‘这是命呀,这是命! ’ 
把命运打倒吧,荽尽上自己的力量做人应該做的事情! 
那么你还会有 什么过 錯呢,如果努力而沒有能成 

功?〔一九五〕 

此外,神仙們也会帮助那些永远精勤不懈的人們的。常 言道: 

人們如果 E 經下定了坚强的决心,神仙們也会来 帮忙; 

、 

正象度湿奴®、他的神盘和他的金翅鳥帮助織工打 
仗。〔一九六〕 

另外: 

一个布置得非常巧妙的顧局連梵天③自己也不会猜 

①参增桃第一七二苜詩 • 

® Vi ? 9 u , 印度神名*在《梨俱 吠陀》 时代,地位成低。吠陀贊歌說他三步可 
以跨过全世界,大槪指的是太阳出于东达于中天再沒于乱后来地位逐渐 
提高,逖与湿婆幷称,成为大神。 

③ Brahman , 印度古代最高 神灵。 在吠陀时代还沒有,到了梵書的时代才笮 
了这样的地位 





逮 • 

m£o 

一 个織工装做毘湿奴的样子去把一个国王 的女 兒挑 

逗。〔一九七〕” 

迦罗吒迦 說道: “即使是騙局 〖只要 布置得巧妙,而且有决心,終 
究会 成功: 这是什么意思呢?”它說道 I 


第八个故事 

- 在错吒①地区,有一座城市,名叫奔陀罗伐哩陀那②。那里 

住着两个朋友,一个是織工,一个是車匠;两个人在自己那一行 

里都屉第一把能手;由于工作有能力,他們俩都积累了大量的 

錢,也想出 t 无玫的化錢的 花样; 他們俩的衣服都很柔軟,五彩 

繽紛,叉很値錢;他們俩用花和檳榔装飾自己,渾身都用*香、沉 

香、樟脑等香料熏得噴香。他們俩每天用四分之三的时間干活, 

其佘四分之一的时問氣用来打扮自己,一块兒到广場、圣地这些 

地方去游逛。他們俩到展覽会、社交場合、举行断臍礼③的地方 

* 

k 

等热閙場所,到人群汇集的地方去游逛,到了黄昏的时候,各自 

■% 

走回家去。他們俩就这样把日子打发过安。有一回,在一个大 
节日里,所有的城里面的人都按照自己的財力打扮起来,在神宙 
里,还有其他的地方,逛来逛去。这个織工和这个車匠也打扮起 
来,去看那些聚集在大小地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人們的脸;在这 


①原文是 Gauda , 

© Pundhr avar dhana 0 

③原文是 vardhapana , 小兒初生,割断_费。这一天也就是他(她)的生 
曰。 


64 



时候, 他們俩 着到国王的女兒坐在白楼上的大窗芋里,一群宫女 
围繞着她,胸膛上装飾/着一对由于靑春的催促而突出来的鼓蓬 


蓬的乳房; 臀部圓 圓地鼓起来;腰細細的;头发象 波浪一 样滑腻 
柔軟,又象带雨的云彩一样 地黑; 金耳环搖搖摆摆地带在耳朵 
上,好象是同爱神的調笑相呼应;脸妓艳得象是一朵新开的嫩荷 
花,她象是陲眠一样捉住所有的人的眼睛。① 


那个織工看到这个无比美丽的女子,他的心从各方面給爱 
神③的五支箭射中了,他用很大的勇气和鎭定,勉强把自己这神 
情况掩飾住,走回家去;到了家以后,他在房子里所有的角落里 
都看到国王女兒的影子。他长长地深深地叹息,一头栽到沒有 
鋪过的床上,就躺在那兒不动了 B 他眼前看到公主,正如他看到 
的她那样子;他心里想到公主,他就这样躺在那里,念着达些詩 
句: 

w 哪兒有美的形象,善也就在哪里 t 
詩人們这一句話未必全有道理。 

住在我心里的情人虽然是非常美, 

看不到她,却又折磨我的身体。 ( —九八 〕 


① 上面这一长段也是一句。从文体上来說,这一句非常難飾堆砌,彩色皰烂, 
有点象中国 的賦, 就印度文体来說,它接近所謂宮廷詩 ( Kftvya )。 在中国 
旧日的白話小說里,一碰到描写风景和人物,就容县出玥四六句子.在印 
度也有类似的情形。在象《五卷書》这样的散文著作里,一碰到描写风景和 
人物,也就出現这种宮廷詩体。这种类似的情形幷不是偶然的。在中国的 
賦和印度的宮廷詩里,有大惫的描写风景和入物的現成的句子。借用这呰 
已經成了老套的現成的句子是輕而县举的。于是作家們也就乐得去借用 
了, 

② 原文是 Manasija , 义云 # 心生”。大槪指的是 11 爱由心生"的意思。在印度 
齡話里,爱砷带着一张甘蔗作的弓,茲是蜜蜂堆成的,有五支尖上带着花的 
筋,从人的五官射入心中。所謂•各方面”,大槪就是指的五官 • 


65 



固然 


一个心巳經为願望所占据,另一个为老壁所侵夺, 

意識①抓住了第三个心:我的心究竟能有多少个?〔一九九 〕 

固然: 

如果全世界所有的人的优点都能够給他带来幸_, 

为什么那长着小鹿一般眼睛的女郞的优4偏偏使我痛 
苦?〔二00〕 

一个人住在什么地方,他一定也就把这地方来保护。 

美人呀!你住在我的心里,却总烧它:你眞是可恶。 C - O -3 
那紅得象頻婆果②一样的嘴唇,那一双鼓起的乳房洋溢 
着靑春的驕傲, 

那深深地洼进去的肚臍,那天生弯曲的鬈发,那一撮細細 
的 柳腰: 

如.果心里面想到这一切而念念不忘,很快就会引起閑愁 

万种。 

p 

她那一双吹弹得破的桃腮蔫地煎熬起我来,这却是有点 
不妙 o 〔二 o 二〕 

我刚才享受过了爱的狂欢,我的身体成到有点疲倦, 

我就把我的胸膛紧紧地压在她那一双乳房的上边, 

它給蕃紅花弄湿了,象春情发动的大象的額部一样圓: 

我是不是一闔眼就睡在她那双臂形成的籠子中間? 

〔二 o 三〕 


① Caitanya , 汉譯“有知",参閱《日本京都帝国大学铱藏汉和四譯对校栩譯名 
义大集》四五四八。 

③ Bimba, 一种植物,学名是 Momordica Monadelpha , 結果 紅艳。 印度詩 
人用它来比女子的嘴唇。 


66 



如果命运眞正是巳經判决了我們的死刑, 

我們是否还有法看到那美人长着鹿一般的眼睛? 

我的心呀!郞使我的情人远存天涯,你却看到她如在眼 
前。 

請你把这一种幻术吿訴我的眼睛吧,如果你巳經看猾厌 
倦! 

你已經完全习償于孤独,同別人来往一定会畨給你苦恼。 
只为自己打算的人幷不幸顦,幸福的是也为別人的專情 
打算。〔 二 0扣 

她搶走了本性淸冷的 月亮 的优美雅致的 光耀; 

她的—双眼睛夺来蓝荷花的顏色:这沒有什么不妙。 

那一只可怜的春情发动的大象,不知道她偸了它的 步法; 
我明明知道,竟讓这个細膜女郞夺走了心:这却意想不 

到。 〔二 ◦六〕 

在四面八方,在地上,在空中,到处看到的似乎都是她。 

, 生命有了危险,想到的仍然是 她:这 細腰女郞成了那罗耶 

那①。 C 二 。七〕 ' 

‘一切行 © 都是轉瞬即逝’ •.佛 陀說这样一句話有点糊塗。 
当我們想到情人的时候,决不是一轉瞬就想到別 
处 。 〔二。八〕” • 

他就这样反来复去地自悲自伤,他的精神激动錯乱,夜也終于过 
去了。到了第二天,同平常一样,到了时候,那个車匠打扮得漂 

① Narayca^ 据印度古代神話,他是原人 (nara) 的兒子。很多神仙都 有这尊 

弩,这里指的是毘湿奴。 、 

② 原文是 saqa ^ kara , 所^行”就是人們在身、口、意三方面所作所为的事 
情,俱舍除一說 〆 行名造作' 它是十二因緣的第二部分 • 

67 



漂亮亮来到織工的家里。他看到織工躺在沒有鋪过的床上,手 
和脚都伸开来,深深地热呼呼地叹着气,双腮蒼白,眼里流着泪。 


他看到他这样子,說道 •.“ 哎呀,伙計呀!今天你身体的情 况为什 
么这样子呢?”他虽然問了再間,但是織工却羞得 什么也 說不出 
来。車匠于是感到很忧悶,念出了这一 首詩: 

“誰要是发脾气讓別人害怕,誰就不是 朋友; 

朋友也不能够讓別人战战兢兢地来侍候。 


輿正的朋友应該讓人象对母亲那样地信賴。 

其余的那一些只能算是萍水相逢偶然聚首。 〔 二0 九〕 ” 

他了解那些姿态和动作的意义,他用手摸了摸他的心还有其他 
地方,說道:“伙計呀!我猜,你的样子幷不是发烧,而是得了相 
思病。” 

車匠旣然給了他发言的机会,于是織工就坐起来,念了一首 
詩: 

“誰要是对一个知人善任的主子,对一个品質良好的奴 
僕,对一个百依百順的老婆, 

或者对一个毫无所求的朋友,把自己的苦水都傾吐出来, 
他就会再得到快乐。 〔 二一 0 〕 

詩念完以后,他就把从看到公主起所有的遭遇都源源本本地講 
了出来。于是車匠想了一会, 說道: “那个国王是刹帝利。你却 
是吠舍,你难道不怕犯罪嗎?”①那个人說道 t “按照法律,一个刹 
帝利可以有三个老婆。这一个老婆說不定是一个吠舍的女兒 
呢,因此我才这样地爱她。常言道: 

她无疑地可以跟一个刹帝利結婚: 


①剎帝利是四大种姓的第二,而吠舍是第三,按照古代印度的法律,不同种姓 
間是不許通婚的, 


68 



因为我簡直是为她顚倒了神魂。 

如果对一件事情无法拿理性来决定, 

善良人內心的願望就是一个标准。 〔二 一一 〕 ①” 

那个車匠看到了他很坚决,就說道:“侠計呀!那么你現在怎么 
办呢?”織工說道:“我怎么知道呢?作为我的朋友我已經对你把 
什么話都說出来了。”說过这几句話以后,他就一声也不响了。于 

s. 

是車匠就說道:“你站起来 I 洗一洗澡,吃一点东西!不要再灰 
心丧气!我給你想一个办法,讓你同她能够永远享受爱情的幸 
福。” 

那个織工听到朋友这样大包大揽,又有了劲头活下去了,他 
于是就站起来,把应該做的事情都做了。隔了一天,車匠带着一 
只用木头制成的、用各种各样的顏色塗抹得花花綠綠的、用一片 
木楔推动着自己能够飞的、新拼湊成的机器金翅鳥,来到这里, 
对織工說道 •. “伙計呀!你騎上去,轉动那一个木头楔子,你願意 
到什么地方去,它就会飞到什么地方去。你在什么地方把这个 
楔子拔出来,这一架机器就停在什么地方。你收下它吧!今天 
夜里,当人們都睡了覚的时候,你好好地打扮一下自己,把我精 
心制造出来的那一套装做大神那罗耶那② 的面 具等穿戴上,騎 
上这一只金翅鳥,在那个女孩子住的后宮的樓頂上降落下来,你 
同那个公主願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吧1我 确信, 那个公主是独自 

■r ^ 

个兒睡在镂上的。” 

車匠說了这些話就走了,那个織工用成百的幻想把这一天 

剰下的时光打发过去,到了夜色降临的时候,他沐浴,熏香,擦 

+ 

① 这一首詩是从迦梨陀娑的《沙恭达罗》里借来的,是原書第一慕第十二首。 
参閱季羨林譯《沙恭达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958)。 

② 这里指的是毘湿奴。参看第63頁注②。 

69 



粉,抹油,嚼核鞠,嘴里噙上香料,戴上花,把自己打扮得香嗆嗆 
的,穿上花花綠綠的衣裳,带上花环,头上戴上金冠和其他装飾, 


就这样做了。正当那个公主独自个兒在月光照耀得雪白的宮楼 
的頂上躺在床上看着月色的时候,她的心也徽微地泠爱情所觖 
动,她驀地看到那个織工,装出那罗耶那的样子,騎在昆那陀 ® 
的兒子身上。看到他以后,她慌里慊张地从鋪上站起来,向他的 
双足頂礼,說道:“神仙呀!你为了什么原因肯駕 赂到这 里来看 
我呢?請你指示我,要做1些什么事情! ”公主这样說完以后,那 


个織工用低沉而紆徐的声音慢慢地說道:“亲爱的 I 我就是为你 
而来的。”她說道:“我是凡人的女兒呀 I ”他說道: “你是我以前的 
老婆, 因为詛咒而被赶走。在这样长的时間內,我一直保护着 
你,不致給其他男人所触犯。因此,我要用萆閾婆的方式③跟你 
結婚。”她想:“这是想也想不到的呀1 ” 說遒: “就这样吧丨”于是他 
就用乾_的方式娶了她。 

就这样,他們俩之間的爱情一天一天地增长,他們俩一天一 
天地享受着爱的狂欢,日子也就过去了。到了快天明的时候 ,織 
工就騎上那一只机器金翅鳥,說一声:“我要回到吠君他天③去 
了。”同她吿了別,总是偷偸摸摸地回到自己家里。 

有一回,后宮里的守卫們发現了公主同一个男人享受性爱 
的 痕迹, 害怕自己丢掉了性命,就报吿給国王了: “陛下呀〖請賜 


① Vinata , 传說是金翅鳥的母亲。 

② 不經过任何人允許,沒有父母之命,也沒有媒的之言,不每行任何仪式:这 
种結婚方式叫作乾闉 婆式, 見《摩奴法典》三,二-%乾闍婆 CGandharva ) 

是一种低級的神,在 《梨俱 吹陀》中,有单数和复数。歃到后来,复数的意义 
这一群神好喝酒,好漁色,《梨俱狀陀》—0,八五說沒有出眭的处 
女都屬于乾 闥婆。 所謂乾闥婆的結婚方式就是从这里来的 • 

③ Vaiku ^ itha , 毘湿奴所住的天宮, 


70 


我們无畏!我們有点事情宴报吿。”国王說: tt 可以。”于是后宫的 
守卫們就报吿說:“陛下呀 | 虽然我們努方防护,不讓男人进去! 
伹是从公主苏达梨舍那®外表上看来,似乎有一个男人在享受 
着她。我們不知道怎样办好了。靖陛下圣裁 . 

听了报吿以后,国王心慌意乱,他 想道: 

“女孩子一下生就带来很大的忧愁。 

‘把她嫁給誰呢?’这也要仔細 硏究。 

她出嫁了是不是就能够得到幸福? 

作一个女孩子的爸爸,眞是够受。 〔二一二〕 

同#: __ 

女&子一下生就搶走母亲的心。 

她在朋友們的忧虑中漸漸长成。 

把她嫁出去,她仍然会做坏事。 

女兒們是一些不可克服的不幸。〔二一三〕 

同样: 

它会不会落到一个好人手里去呢?它能不能得到他的欢 
心?它是否是完美无缺? 

一 个作家刚把一龠故事写好,仿佛它是他的女兒一般,就 
这样挖空了心思捉摸。 C 二—四〕” 

他这样反来复去地考虑过以后,就走到皇后那里去,說道:“皇后 
呀 I 这些侍从們說的話,你应該全部知道!死神今天不知道是 
生了誰的气,他竟做出了这样讓人丢脸的事情。”侍从捫把这一 
件事情的經过都一五一十地吿訴了皇后,她心里乱糟糟的,赶快 
走到女兒的房間里去,她看到女兒嘴唇受了伤,身上胳臂上腿上 


① SudarSanSl a 


彆 


71 



都有指甲桉的伤痕。她說道:“哎呀,你这个沒有廉耻的少妮子 


呀!你这个敗坏家声的东西呀!你怎么这样敗杯自己的品彳 J 呢? 
这个該死的①到这里来找你的家伙是誰呢?你至少要把实話說 
出来!”她于是羞得垂了头,源源本本地把那个装成毘搜紐榉子 


的織工的故事說了一通。 

听了以后,她笑容滿面,乐得渾身汗毛直竪,她赶快走到国 

•i 

卓 

王那里說道 t “陛下呀1謝天謝地,对你說眞是天大的辐气!在夜 
里,世尊那罗耶那經常亲身到我們的小妮子身边来。他巳經用 
乾闥婆的方式娶了她。今天夜里,我和你我們俩站在窗子外面, 
在黑暗里看他一下?因为他同凡人是不說話的 ,国 王听了以后, 
心里髙兴得不得了,他好容易把这一天度过去,仿佛过了一百年 
一样。 到了夜里,国王带了老婆偸偸摸摸地站在窗子外面,正抬 
眼看天空的时候,他就看到那家伙騎在金翅鳥背上,手里拿着吹 
螺、神盘和秆,所有的标志②,应有尽有,从天上降下来。他覚得 
自己仿佛是在玉液金浆里洗过澡一般,对皇后說道:“在这个貽 
界上, 再沒有此我和你更幸顧的了, 我們病 的女兒世尊那罗耶那 
亲自在享受。所有我們心里的願望都得到滿足了。現在我利用 
我的女婿就可以把整个世界都征服了, 〜 

在这期間,九百九十万村庄的 主人南 方的可尊敬的毘訖罗 
摩西那③派来了使臣,想来收每年应繳的貢物。这一位国王因 
为有了那罗耶那这样一个女婿,目空一切,不象以前对他們那样 
必恭必敬了。他們非常生气,說道 :“喂 I 国王呀 I 应該繳納貢 
賦的日子已經过了。你为什么还沒有把应總:的貢物送去呢?难 


①原文是 kTftintiivalokita, 直譯就是-給死神看到的那个人' 

③印度神仙备有各的特別标志,正如中国关老爷一定要有靑龙偃月刀一样。 
($) Vikramasezxa , 义云 • 超軍 ”, 

72 


道你現在忽然不知道是从誰那里得到了一种世界上稀有的力 
量, IT 竟敢惹得赛过火、风、毒蛇和死神的可尊敬的毘訖罗摩丙 
那生气嗎他們說完了以后,国王9把神仙的道路显示給他們 
看。①他們回到本国以后,就添油加醋百千倍地夸大事实做了报 
吿,惹得自己的主子怒不可遏。他于是带了英勇威猛的侍从,率 
領着一支包括四部分③的大軍,来討伐那个家伙。他怒气冲冲 
地說道 t / 

“縱使那个坏国主鑽入海里,爬上天帝释保妒的須弥山③, 
我无論如何也要追踪把他杀 掉:这 就是我的誓言。 〔 二一 $〕 ” 
毘訖罗摩西那于是长驅直入,沒有阻挡,侵入这个国家,把它破 
坏了。那些沒有被杀掉的人民走到奔陀罗伐哩陀那国王的宮門 
a ,就开始大哭大叫起来。虽然他已經听到了这一些,但是他絲 
毫也不慌张。 

有一天,昆訖罗摩西那的軍队又向前推进,把京城奔陀罗伐 
哩陀那围了起来,大臣們、帝师和重要人物向国王报吿,說道: 
"陛下呀 I 一支强大的敌人已經冲进来,把京城围了。陛下怎么 
还能够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呢? ”国王說道:“你們从从容容地等 
在那兒好了!我已經想出了一个消灭敌人的方法。我将要怎样来 
对忖这一支軍队,明天你們就可以知道了。”說完了以后,他就 
命令好好地防守域墙和城門。然后他把苏达梨舍那喊了来,甜 

■m 

言蜜語地恭恭敬敬埤对她說道:“小宝貝呀1我仗恃着你的丈夫 
韵威力同敌人打起仗来。今天夜里,当世尊那罗耶那来的时候, 

^ 0) 参閱第三頁注~ 

② CatoaAga , 古代印度軍队一殷分四 部分: 象兵,車兵,騎兵,歩兵。在史詩 
《摩诃婆罗多》里面就是达样 # 

③ Mena 或 Snmeru , 印度神話中的一座神山,中国旧釋为 w 修迷楼 n , •苏弥楼”, 
“須弥楼”,苏迷卢'須弥% 


73 



你要吿訴他,請他明天把我这个敌人消灭掉。” 

到了夜里,苏迖梨舍那把她父亲說的話完完全全地吿訴了 
他。織工听了以后,笑了笑,說道:“亲爱的!同人类打这么一仗 
又算得了什么呢?因为我以前象玩兒一样地就把成千的以尸賴 
拏迦湿补①、干奖②、摩图③、迦吒婆 ® 等'为首的神通广大的大 
魔杀掉了。因此你去吿訴国王說 •. 不要发愁!明天那罗耶那就 

I 

要用他的神盘把您的敌人的軍队消灭掉。”于是她就走到国王那 
里,趾高气揚地把这一切都吿訴了国王。国王髙兴得31命,命令 
守門人在城中击鼓 宣布: “明天在战場上把毘訖罗摩西那杀掉以 

后,誰在他的住处找到錢財、粮食、金子、大象、馬、兵器等等的东 

* 

西,这东西就归誰所有。”城中的居民听到了鼓声,都舞致勃勃地 
互相談論起来 •. “我們的主子眞是了不起地勇敢。虽然敌人的軍 
队已經到了眼前,但是他却不为所动。毫无疑問,他明天一定能 
消灭敌人。” / 

这一个織工不再寻欢取乐,他非常发愁,就在自己心里盘算 
起来: “我稞在应該怎么办呢?如果我騎上这一架机器飞到別的 
地方去,我就再也不能同这一个妇女中的宝石在一块兒了。毘訖 
罗靡西那杀棹我的岳父以后,就会从后宮里把她搶出籴。因此, 
我还是战斗吧!我死掉以后,所有我的那些願望都落了空;沒有 
她,我也是会死掉的。簡而言之,我反正是非死不行了。我还是 
坚决一点吧!說不定,敌人們看到我騎在金翅鳥背上投入战斗, 
認为我就是婆藪提婆⑤,因而逃走了呢。常 言道: 

~~①参看第 61 頁注③。 

* ^ 

© Kaipsa ,一 个阿修罗的名字,为黑天王所杀。 

③ Madhu , 两个魔的名字,其一为毘湿奴杀掉,另一为杀敌 (^ troghna ) 所系。 
® Kait abha , 一个魔的名字,为毘湿奴所杀。 

⑤ VSsudeva , 指的是挺湿奴、 



伟大的人物应該永远是成风壤廉男往直前, 

即使在困难中,在忧患中,即使通到大危险 P 
那些勇敢坚定傲規一切又想得出办法的人們, 

就一定能够通过因难而又逸出了因难。 C 二一六广 

I 

就这样,这一个織工下定了决心要投入战斗。在吠君他天 
上,昆那陀的兒子①把这件事惰报吿了毘湿奴,“陛下呀!在地 
球上,在一个叫做奔陀罗伐哩陀那的城里,有一个織工装出了陛 
下的样子,在享受着国王的女兒 * 現在南方的强有力的大王来 
到这里要想把奔陀罗伐哩陀那的国王連根拔掉 a 那一个嫌工今 
天巳軀下定了决心要帮助他的岳父 • 因此我要向陛下报章下面 
的锖况*如果他在战斗中陣亡了,那么在人类的世界上就会散布 
这样的謠言,說世奪那罗耶那給南方的国王杀掉了!从今以后, 
祭祀等等的举动就会停止;至于那些庙宇呢,那些不價神的家伙 
也会把它們毁掉;那些依附陛下的托鉢 fr 也会放弃了托鉢游方 
的生活 B 事情就是这样,請陛下圣栽! ”世霹婆簸提婆于是就仔 
細考虑了一下,对它說道:“鳥中之王呀!实在是这样子。那一个 
織工旣然装出了一个神仙的样子,他就非把那个国王杀掉不行。 
因此只有一个办法,那躭是,我同你去聲他的忙。我附到他的身 
体上去,你就附到他那个金翅鳥身上!也讓神盘附到他的神盘上 
面 r “就这样吧 r 金翅鳥同 童了。 

在这期聞,被那罗耶那附莉身体上的織工就指示苏达梨舍 
那,說道《 “亲爱的呀1我就要去战斗了,你把所有的东西,象吉 
祥符等等,都准备好! ”他說完了这些話以后,做了一些新求吉祥 
保祐卒安的仪式,把战斗的装飾品都拔挂上,用雎黄、白芥子、花 


CD 指的是金翅爲,»看70頁注 a> tf 


75 


朵等等东西祝了福;当神圣的荷花池的朋友、东天女郞額上的标 
志、有一千条光輝的①升起的时候,当胜利的战鼓敲起来的时 
候,当_王出了城走到战場上的时候,当两軍进入自己的陣地而 
步兵巳經交了鋒的时候,这一个織工駕上了金翅鳥,散放着金 
子、宝石等等的財物,从楼上飞起来,飞入空中,全城的老百姓都 

乂 

好奇地看着他,向他致够,他在城外在自己箪队的上辱,吹起了 
声音宏亮的海蟝般遮闍尼耶②。 

象、馬、 車兵和步兵 ③听到了海嫖的声音以后,立刻惊惶失 
揹,有的人一次一次地吓得撤了尿,有的人吓得髙声怪叫,大家 
—哄 跑掉;还有人身体四肢失去了知覚,躺在地上打滾;另外一 
些人吓得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看着天空。 

因为好奇,想看一看战斗的情况,所有的神仙都聚到这里来 
了。諸神之王对梵天說 道:“ 梵天呀 I 在这里难遒是有什么阿修 
罗或恶魔被杀掉_,为什么世尊那罗耶那亲自乘上諸蛇之敌④ 
出馬战斗呢? ”听了这話之后,梵天就沉思 起来: 

“在战斗中喝过許多神仙之敌的鮮血, 

这样一个神盘嗽呢⑤不向 人类身 上投擲 
一个獅子用自己的互爪去把大象打碎, 

它决不会用它去赶掉一只渺小的蚊子。(: 二 一七 〕 

这一件事情多么奇怪呀!”就这样連梵天都吃惊了。所以我說 
“一个布置得非常巧妙的顧局連梵天自己也不会猜透。 

一 个織工装做毘湿奴的样子去把一个国王的女兒挑逗”。 

① 指的是早上初升的太阳/ 

③ PSScajanya , 黑天王从恶魔般遮闍那 ( PaScajana ) 手里夺走的海螺。 

③ 这就是印度古代所謂的“ 四兵% 参看 73 頁注®。 . 

® nagaxi , 意思是 •蛇的 敌 A % 指的是金翅烏,因为金翅烏是吃蛇的 • 

⑤ Hari , 毘湿奴的另一个名字, 

76 



f 二—八〕① * ,. ■' 

.就这样,正当那些好奇的神仙們左猜右想的时候,这一个織 
工把自己的神盘投向毘訖罗摩西那。它把国王劈成两半,又回 
到他的手里来。看到了这件事情以疳,所有的这些国王都 M 自 
己的坐騎上下来,手、脚和全身都伏在地上,向那一位装出那罗 
耶那样子的人报吿,說道》“陛下呀! 

一支沒有首領的軍队巳經被消灭了。 

看到了这一点,猜你鐃了我們的命吧!就請你指示我們,我們要 
做一些什么審情 r 这一群国王这样說过之后,那一位装出那罗 
耶那样子的人就說道,“从現在起,你們可以得到安全②。这一个 
須波罗底婆哩曼③現在所命令的,你們永远要毫不迟疑地去遵 
行。”“謹遵主子的命令! ”所有的国王都这样說,他們接莩了他的 

t 

v 

命令。于是这一个嫌工就把敌人的一切財产,人、象、車子 、馬、 
財宝等等都拨給須波罗底婆哩曼去支配,自己也享受了胜利的 

光荣,同公主在一起享尽了一切荣华富貴。 

* 

所以我說:“人們如果巳經下定了竖强的决心。” ® 迦罗吒迦 
听完了以后,說道:“如果你已艦这样下定了决心的話,那么你就 
去滿足你的心願吧! K 你一路平安!” 

I 

說过这几句話以后,那一个就走到獅子踉前。它給獅子磕 
了头,就了座,獅子就对它說道:“你好歹来了,你是从哪兒来的 
呀? ”它 說道: “陛下呀!我今天来报吿主子一件紧急的事情,这 


① 参看本卷第一九七首詩* 

② 原文是 abhayaip, 直譯就是^无籩\ 

③ Supra tivar man „ 


© 参看本卷第一九六首詩, 


77 



择事对你說来是不倫快的,但是我是为了你的飪处才来的。这 
不是臣下們的顧籩,伹是他們睿怕鰭过了采取直接行动的时闻, 
才来报吿的。常首道: 

如杲那些担任大臣职务的人們,怀着滿路善意发了言, 

那么这躭是高度的忠誠恭順,里面洋滏着敬爱依恋。 

(二一九〕 


同样: 


国王呀 I 那些总是栋別人蹙昕的活來說的人容具拽到 I 
伹是能說和能听逆耳伹是有用的話的人却如麟角凰 

i 

毛。〔二0】, 

} ■ 

冰揭罗迦覚得它的銪很可價,于是就恭恭敬敬地問它道,你有 
什么話要說呢?”它說遒:《“陛下呀 I 珊时縳迦对你怀着恶意,窃 
取了你的信任;_們俩涣話的时候,它 H 为價藕我,曾偸偸地对 
我說过 t ‘虽然你的主子具有三种本傾,伹是我却看透了它的优 
点和觖点。因此,我躭想把它系掉,我自己来痛痛快快地絲治群 


兽。’今天珊时傅迦这家伙就正想实現它的阴謀,因此我就赶快 
跑了来把这件事精通知你,我們这一群的主人。” 


冰揭罗迦听了这一些象金刚杵一样令人难 以忍受 的話以 


后,它的心震动得非常厉睿,它* 了呆,一旬話也說不出来,达摩 
那迦把这情况看在眼里,說滋,这正是大臣捫的过鐯 0 常言說 
得好, 


如果大臣或国壬把自己抬得过商, 

幸运女就会裹足不前站立不动 # 

* 

因为女人本来不习憤于行远負重, 


①釦]«麴与幸福的女 


78 



她躭会把两者之一从手里丢镎。二二一〕冶 

因为: 

I 

一个折断了的刺,还有一个#播欲墜的牙, 

再加上一个不称职的大 臣:最 好是連根往外拔。 

伹是: 

如果一个大地的主人只是把一个大臣放在政府的尖頂, 
他躭发了昏不知天髙地摩,就会想法摆脫掉忠順服从 I 
摆脫掉了忠順服从,在他心里独立自主的念头就会生根; 
独立自主的念头一生了根,他就会努力去謀害国王的性 

命 。 仁二三〕 

現在这一个瑚时縳迦就一点也不受限制地按照自己的心願参与 
所有的事情。这就正是不妥当的。®因为常言道: 

一个国王,如果他眞想为着未来的安乐幸鼷打算一下, 

•p 

他就不能讓一个即使是恭順的大臣在办亊时把錢乱 

花。〔二二四〕 

I 

主子們就应該这样子。正如《 

連成情上充滿了蕃童的那些人做出的事情也能引起恶 
威$ 、 

連其他的人們假心假童地傲出的坏事情也能使他們快 
东: 

因为国王 W 心里面的情赭千变万化,讓人窺渊不出深浅, 
奴僕們的資任就非常艰巨,連苦行者也不知道怎样去 

作。[二二五〕” 


①童 A8UI 說,如果国王成大臣自高自大,两者之一,不是醒壬,就是大臣 ,一 
定会倒櫸的》 

® JRSC*tadetad«vatra yuktam, 意 ft 正相反《 疑有箱讓, 


79 



冰揭罗迦听了以后,說道,“它总算是我的奴僕呀,:它怎么 J 会跟我 
搗乱呢?”达摩那迦說道:“奴僕是奴僕,同时又不是。这幷不只 
适用于个別現象。常 言道, 

■ ■ 

沒有一个服侍国王的人不想去追求国王的寓贵柴华; 
当权力还沒有拿在手里的时候,只好暫时屈居人 

下。 C 二二六〕” 

獅子說道••“虽然如此,我的心反正不能生他的气。因为 t 

即俾自己的身体上有各神各#的觖点 V 誰又不爱自己的 

^ ■ 

身体? : 

■r 

即使一个人带給自己許多痛苦,自己欢甚誰还是照样地 

欢喜 。〔二 二七〕 - . . ,, ' : 

■■ * 

但是: i 、 

b • * 

1 

即使他作了一些事情我們即使他說了一些話我 
們不願意听; 

我們喜欢的人,在任何的情庇下,也仍然能够使我們的心 
振奋高兴。〔二二 , : 

达摩那迦說道:“这就正是你宠它的毛病:主子躲开所有的野 
兽, 一 心一意地只想到它,現在它自己鼋然想当主子了。常言 

道: 

一个国王的眼光不管是向着哪一个人轉动了又再轉动, 
不管这个人完全陌生,或者出自名門,都会得到命运垂 

p 

责。〔二 二九〕 ‘ 

因此,即使你喜欢它,因为它坏,你仍然要厌恶它,应該把它赶 
走。常言說得好 t • 

即使他是一个可尊敬的亲戚 、一 个亲爱的兒子、朋友或兄 

弟, 




80 



,如果他糊里糊塗厌恶一件完美的事,有審业心的人仍要 
把他抛弃。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流传着連女人們都常說的一句俗 
話么 t 

只能用来把耳朵穿透的金子,对人們究竟会有一些什么 
. 用处 :呢? 〔二三 C 0 * 

而且是,如果你認为它个子很大,它能为你千一些事,那么这也 
是錯誤的。因为: 

一 个春情发动的大象,不能够給国王做什么事情,那又有 
什么用处? 

不管是个子大,还是个子小,一个人总是好的,只要他能 

够服务。〔二三一〕 

当然^陛下对它很有同情。这也是不对的。因为; 

一个人不听好人的意見,而对坏人却是言听又計从, 

时間一过,他倒了大霉,然后他才会戚到悔恨无 

穷 。〔二 三二〕 

雎要是好朋友們的至髙无上的智慧不加以注意, 
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丢掉自己的位置,陷入敌人手 

Mo 〔二三三] 

同样: 

那些不聪明的人、毫无阻拦地走上歪道的人、沒有見識的 
人、沒有耳朵的人, 

他們听不見,什么应該作,什么不应該;即使适当地吿訴 
他們,也是充耳不聞。 〔_ 二三四) 

还有* 

什么地方有人肯說也肯听那些虽然是听了令人不快意、 




81 



但是幷不妨碍产生好結果的話,那地方躭会百審順 

% 

利。 C 二三五〕 

同样 t 

国王呀!被委托去做褰的那些奴僕, 

不許欺靨国王,国王有密採做耳目。 

因此希望你能容忍那些钚的和好的。 

又能治病同时又好听的話,难以說出/ 二三六 ] 

(国王)不要因为敬重一个新来的人而給老奴僕惹来麻 

煩 J 

沒有什么病比引起政府分裂的那一种病,更显得危 
险。(二說)” 

獅子說道 :“亲 爱的!不要这样說吧!因为: 

I 

如杲先在大庭广众中說过, 一 个人渾身都是优点, 

就 不許別 人苒說这个人缺镳, 因为怕 打破了前言。二三八 〕 

此外,它以前到我这里来求救的时候,我巳艦賜給它无畏了,它 
怎么能会忘恩負义呢?”达摩那迦說道 •. 

同別人結下了冤仇,坏人毫不在乎。 

好人做好事锖,却永远沒有个知足。 

从他們的本性上,两者都可以越得出, 

正如从味道上就可以艇出甘蔗和宁巴树 

还有: 

即使努力对他表示敬意,但是一个坏人总是本性难移; 

他就象一条狗尾巴,人們把它揉軟或蜜上油使它不再弯 
曲。(:二四0〕 

③ Nimba , 学名是 Azadiradita Indica , 結的果子是苦的 1 在葬礼上,人 W 就嚼 
• 它的 叶子. 


82 



同 # t 


即使是小小的一点优点,也会給那些优点滿身的人增光,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月亮的光輝洒在雪山的頂上那 

样。 C 二四一 1 

正如 t 

才德兼备的人們的优点在坏人身上消逝得无影无踪, 

正如在夜里月高的光 嬅照上 了安闍那山①的最高 
峰。(二四二〕 

做一百件好事情对坏人也沒有用,說一百句好听的話对 
傻 子也是等于耳旁风, 

劝吿一百次对不听劝吿的人也不留影响,一百个智慧对 
冥頑不灵的人也会落空。〔二四三〕 

把东西送給不配接受的人等于白給,对理解瞇識都迟鈍 
的人进忠吿等于白說, 

对 忘與負 义的人作了好事完全无用,对不知欣黨的人举 
动彬彬有礼等于白作。 〔 二曰 四〕 

〆 . 

还有: 

就象是对着树林子痛哭,就象是在一个死尸的身上塗香, 
就象是把蓮花移到旱地上来栽,躭象是雨点长久落在磁 

地上, 

欲:象是人們想把狗尾巴弯下来,就象是对着聋子耳語, 

躭象是給瞎子脸上镲粉 t 如果人們对着一个傻子把話来 

C 二四玄〕 

还有: 


① A£jana» 


83 


把公半当做是給乳房的重董压弯了的母牛 A 費上力气挟 

彝 

,奶 , :: G 

把太监態做是千娇百_花枝招展的年輕女郞拚命去拥 
抱, 

看到一块光芒射到远处的玻璃,就幻想找到了一块 宝石: 
誰要是威到兴趣去服事那些傻瓜,誰的情况就是这样 

糟。〔二四六〕 

'r ■ ^ 

因此,主子无論如何也不能把我这一些善意的劝吿 g 之不理。你 
难道沒有听到过嗎? 、一 

4 

老虎、猴子和蛇說的話我沒有听, 

» 

因此我就給那个坏人拖入陷坑。 匚四七 〕 ” 

h p - 

冰揭罗迦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达摩那 迦講道 t 


第九个故事, 

3 

在某一个首都里面,有一个婆罗門,名叫耶若达多①。他的 
老婆給貧困压得受不了了,就天天向他唠叨:“嗅,婆罗門呀 I 你 
这个沒有出息的狠心的家伙呀!你为什么不看一看我們的孩子 

锇成什么样子了,你还在那里无忧无虑地不管?你出去旅行一 

■ 

趟吧,找到一个掙飯吃的办法,然后赶快回来! ”这一个婆罗門听 
她的話实在听煩了,他就开始了一个长途旅行。过了几天,他来 
到了一片大森林里。当他在这一片森林里前进的时候,他餓得 
瘦了, 他幵始找水喝。他在这一片森林的某一个地方找到了一口 


① Yaj Sadat ta 0 


S4 


給野草遮盖起来了的井。当他向下看的时候,他看到井里面有 
一 只老虎 、一 只猴子、一条蛇和一个人。他們也看到他了。老虎 
注意到,上面有一个人,于是就說道:“%喂,高貴的人呀 ® 〖你 
耍想到,保护生物是伟大的責任,把我拉上去吧,讓襄同我的亲 

爱的 朋友、 老婆、兒子和亲屬团聚吧 I ”婆罗門 說道: “一切生物, 

. 

只要听到你的名字,就吓坏了,我难道就不怕你嗎?”老虎又說 
道: 

“ 一个杀害婆罗門的人 、一 个喝酒的人 、一个 太胜、一个破 
坏誓言的人,2 有一个 人阴险 狠毒: 

对于这些人,圣哲們都規定了 瞋罪的 方法;伹是对于一个 

忘恩負义的人来說却沒有方法杷罪来贖 J 二 四 八 〕 ” 

♦ # 

它接着說道•.“我用三真®来向你发誓,你不要害怕我。你发一 
发 慈酵把 我拉上去吧! ”于是这一个婆罗門③就又在自己心里思 
索起来:“如果我因为保护生物的生命而遭到不幸,我仍然会获 
得 幸福。”这样想 k 之后,就把它拉上来。猴子也开了腔•/喂,好 
人哪,把我也拉上去吧1 ”听了这話以后,这一个婆罗門也把它拉 
上来了 9 蛇說道:“喂,婆罗門呀!把我也拉上去吧! ”听了这話 
以后,婆罗門說道:“人們一听到你的名字就发抖了,怎么敢碰你 
呢?”蛇說道 t “我們自己不能够做主,如果不惹我們的話,我們不 
会咬人的。我用三眞向你发誓,你不要害怕我。”他听了以后,也 
躭把它拉出来了。于是它們就对他說道:“人这玩意兒,不管他 
是誰,总是万恶的集中地。想到这一点,不要把这个家伙拉出来 


‘―①, Mahasattva , 中国旧譯•摩呵薩% • 大士' 

© Trisatya , 指的是思想眞实,語言眞实,行动眞实。 

③这里用的是 dvija 这个字,意思是‘再生族\前三个 神姓: 婆罗門,刹 
帝利和吠舍都可以称作 ■■再 生族%第四个轴姓首陀罗不准这样称呼, 

S5 



吧 1 也不要相倌他 I ”老虎又晚道:“从这里可以看到那边有一座 
有很多山 峰的山,在山的北面有很多山洞,很多 丛林, 我的窝就 
在那里。希望你貧光到那里去看我一下,好讓我报答你的恩精, 
好讓我在来生不再作恶。”这样說过之后,它就0自己的窝里去 
To 猴子 于是說 蘧:“ 那边,在那一个洞的旁边, 》 是 我的家,离 
开瀑布不辱。你一定要到那里去看我。”我完,也就走了。蛇說道: 
“你遇 到危险 的話, 希望你想到我。”这样 ft 过之后,它怎么来的, 


就怎么走了。 


在井里面的那一个人一連声地喊起来*“喂,婆罗門呀!把 


我也拉上去吧彳”这一个婆罗門心里可怜起他来:“他是我的同类 
呀” ,于是也就把他拉上来。这个人說道,“我是一个金匠,住在 
蓝哩求伽車。你如果有什么金子要加工的話,就睛你麴我那里 
去吧。”說完了这些話以后,他怎么来的,'也就怎么走了. 

这一个婆罗門轉来轉去,什么也沒有找到。在回家的路上, 
他想起了猴子的話。于是他就到它那里去,杲然看到它了•它 


拿給他甘露①一般甜美的果子,用这个来每待他。猴子又对他 
說道: “如果你覚得这些果子还不坏的話,就請你常到这 里来1 ” 


婆罗門說道* “你的心全尽到了 d 現在猜你把老虎指給我! ”它把 
他領了去,祀老虎指給他。老虎粗出了他,送給了他一条做好的 
項鏈和其他的东西,表示对他的戚謝,它說道,“某一个王子单身 


一 个人給他的馬带到我这地区来了,我把他弄 死了。 所有的他 


穿戴的东西我都好好地藏起来,准备留給你 6 躭猜你拿了这些 
东西走吧!,婆罗門拿了这些东西,回忆起那个金匠来。他想: 
“他会餐我的忙,替我卖掉的。”于是就到他那里去了,这一个金 


①参潘第27頁注① • 


8 $ 



i 


匠滿怀敬意,拿給他洗脚 水® 、座位、硬的食品、飲料、軟的食品 
等等,敬意表示过之盾,說道:“請你相示,我要做些什么事犢 I ” 
婆罗門說道:“我带来了一些金子,蹐你替我卖掉。”金匠說道 •. 
“把金子拿給我看一看吧! ”他拿給他看了 9 看过之后,金匠想 
道:“这金子是我給王子加工的呀1 ”他这样在心里想过之后,說 
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会,我拿給別人去看一看1 ”說完了以后,穩 
就到王宮去把金子拿給国王看了。国王看了以后,說道 s “你从 
哪里拿来的呀?”他說道:“在我家里住着一个婆罗門,这东西是 
他拿来的。”于是国王就想道:“一定是这个坏蛋把%的兒子杀死 
的。我現在就要把他应锝的楛酬給他。”于是他就命令卫士們把 
那个下賤的婆罗門捆起来,黑夜过去以后,就英把他弄到杆子上 
去处死, 

婆罗門被捆起来以后,他就想起那条蛇来了。他才一动想的 
念头,那条蛇巳魅爬到他踉前来了。蛇說道:“你要我作些什么 
呢?”婆罗門道,請你解开繩索,把我放出去它說道,我 
要去咬国王的爱如。咬了以后,即使有伟大的念咒謳邪的专家 
来念咒,即使給她塗上共他医生的解毒的藥,我仍然不讓毒气解 
掉。伹是,只要你用手一碰她,毒气立刻就解掉.这样你就会被 
释放了。”这样約好之后,蛇就去 咬了® 王的第一个妃子。接着 
王宫里就响起了一片“唉唉”的叹息声,全城各处也都騷动起来 
了。住在別«:的那些咒师、祝由科®、密宗的信徒和医生都被找 
了来。他«都用尽了自己的力董想办法,但是任何人的努力也 
不能給她把赛气消掉。于是就派人贵鼓,到此游行。听到了鼓 


①印度入对一个才来到的客人表示截意,普先耠他洗脚水。参明季羡林譯 
«沙恭达穸》,第一慕第二一頁 C 人民文举出版社出版, 195 d )« 


® 躲由科,是用符咒来治病的方术 



87 


声以 后,婆罗門 說道: “我能够給他消除毒气。”听了这話,人們就 
喻掉 繩索,放开这个婆罗門,把他带到国王那里去6国王說道: 
“你把她的毒气消除掉吧 r 他走到王妃跟前,只用手一摸她,她 
的毒气立刻消除了。 

国王看到她又恢复了生命,对他表示了崇拜和敬重,恭恭敬 
敬地向他 說道: “請你說实話,你究竟怎样得到的这些金子呢?” 
婆罗門从头到尾把他所遇到的事情源源本本說了一遍。国王了 
解了事情的原委,把金匠惩罰了一頓,送給这个人一千个庄子, 
任命他为自己的大臣。他于是就把自己的家眷接了来,身边挤 

滿了朋友和奴僕, 享受着精美的食品等等,举行了肸多祭祀,因 

* 

而积累一大堆功德,施行关心全国人民的仁政,过着幸籟的生 
活 。 

因此我說:“老虎、猴子和蛇說的話”等等①。达摩那迦又 
說道: 

“自己的亲*、朋友、老师和国王, 

一走入歪路,人們就把他往回里拉 
如果根本沒有可能把他們拉回来, 

. 4 * 

那么他願意干嘛就讓他去干嘛。 〔二 四九 3 
陛下呀 I 它是一个叛徒呀1 伹是: 

朋友們如果是想尽了办法去干一些不应該千的堪情, 
与人为善的人們就应該劝他們不要这样徒劳无功。 
如果达到了目好人們就把这个叫做善人的做法; 

如果沒有达到目的,好人們就把这个叫做恶人的行 

* 

径。〔二五0〕 , 


①参看本卷第二四七首詩, 
8 $ 



芷如 


誰要是使我們免于不幸,誰就是善意;絨洁的举动才算是 

举动; " • ’ 

丨 f 

有三从四德才称得女人;被好人們称贊的人才眞正算是 

1 ■ ■ * d 

聪明; 

不使人驕散自滿的算得上是荣华富貴;沒有欲望算得上 
是幸辐; ’ ' 

■ ■ t 

无拘无束才算是朋友;在壤难困苦 中不成 到痛苦才算是 
異英雄。〔二五一〕 

还有 t 

一个好朋友在_眠中把头放在火上,甚至于放在盘滿了 
姹的床上, 、 

你可以熟視无睹;伹是当他要走入邪路的时候,你却不能 
这样 •[ 二匕〕 

你同珊时縛迦来往就是走入邪路,这会使得陛下失掉三神东 
西①。虽然我說得舌徼唇焦,伹是現在陛下却不理我所說的話, 
链心所欲地活下去。如果将来不幸的事倌突然发生,可不能怪 
葬們当奴僕的 • 常言道* 

—个国王,随心所欲胡乱搞,就不注意自己的举动和幸 

灞 

福) 

他任意而行,就象是一个春情发动的大象一样,东冲西 
突。 

一旦这个給驕气撑得膨胀起来的人跌到痛苦的深渊里 

4 —f-* ^ * - t ■ 


① Trivarga, 义云‘ 三种硪 •三类\所謂神戚类涵义甚多。这里指的是道德、 
享乐和財富, 



他自 a 也不会想到自 a 行为恶劣,而把一切罪过物推始 
奴僥。 

獮子說道伙計呀 I 如果是这样的話,那就把它叫了来吧。”•达 
摩那迦銳道••“叫了它来只干什么呢?这是一种什么策略呀?因 
为* 

把一个人叫了来,他会仓愴地表示敌童,#者向你袭击 Q 

t- 

因此,最妥当的办法就是用行动去叫他,而不是用言 

語。 C 二五四〕” 

冰揭罗迦說 道:“ 它不过是一个吃草的家伙,而我們呢却是吃肉 
的。它怎么能够加害子我呢?”达摩那迦能道 t “正是这样,它是 
吃草的,而陛下呢却是吃肉的;它是食品,而陛下耽是吃食品者。 
虽然如此,即使它自己不干坏事,它也会慫恿別的东西去干•常 
言道 S 

即使他自己沒有力—个小人也会派別人去侮5这个 

- r 

世界 * 

4 

石头虽 然自己不能够割什么东西,它却能把宝剑的刃磨 
得飞快 • 【二 : 

獅子說道 t “为什么?”它說道:“你經 常同肸 多春情发动的大象、 
牛、水牛、野猪、老虎和豹子战斗,爪指牙咬,你的身体受7伤, 
連样子都变了。你身旁乱七八糟地拉滿了屎和尿。因此就生了 
不少的蛆。这些东西靠你的身体很近,它們会从你的伤口里爬 
到你身子里面去. 这样一来,你就完蛋了 。 常言道, 

对一个不摸脾气的人,不能讓他到自己家里来住 • 

曼陀毘 * 利卑尼 ® 被人杀掉,由于东杜伽®的鍇 

① Mandavlwrpiw , 意思是 • 1«»供_ 家执 • , 

⑧ Du^uka* 

* 

90 



\ 


餽。 c 二五六” 

它說道 t “这是什么意思呢? ”达摩那迦薄逋: 

k 


第十个故事 

在某一个国王的寝室里,有一张具备所有优点的举世无双 
的床。在床上被子里的某一个地方,住着一个虱子,名叫曼陀里 
繭利卑尼*它身边围饑着一大群兒子、孙子、孙女、女兒、外孙等 
等,間或咬一下睡着了的国王,吃了他的血,它就变得胖起来,体 
面起来 • 正当它这样住在这里的时候, 一 个名叫东杜伽的奥虫 
給风吹落在这张床上*它看到这张床上有非常精致的被子,有两 

i 

个枕头,就象恒河边上的大片的細砂一样,非常柔軟, M 起来香 
气扑鼻,它成到极大的快乐 • 它全神貫注地触換着,爬来爬去, 
也是由于命运的捉弄 US , 它碰到了 ft 陀毘薩利 卑尼。 虱子說 
St : “你怎么跑到_既室里来了,这里只有主子《才能住?赶快从 
这里滾开吡”于^奥虫說道:“可奪欹的先生!不要这样說 
为什么呢? 

火应該$到籌罗門的拿 ft , 而其余的神姓都英奪敬婆罗 
門* 

丈夫只受 M 自己老婆們的拿 tt , 伹是每个人都要拿敬客 

r 

人 0 C : 五七〕 

我是你的客人呀 I 我曾艟*»过各种备样的血 t 婆罗門的,刹帝利 
的,吠舍的,首陀罗的①,我都嗜过。这些血吃起来都有点辣,粘 

期糊的,也不养人。至于这张床的主人呢,毫无疑間,他的血一 

* 

定会令人心快 W 怡,象是甘露一般。因为他不新地努力服用医 


91 



t 


生們給他制的幹多藥,还有別的东西;因为他不熒汍 、胆和 _昧 
的影响,就能保持住健康;因为他吃的东西都是加上 1" 許多油汁 
看起来很漂亮的,里面加了冰糖、石榴和三种香料③的,用产生 
在陆地上的、产生在水里的和飞在天空里的动物的最好的肉做 
成的,身体就健康;所以我誌’为他的血会同仙露一样。因此我希 
望得你的允許来嗜一下这一种香气芬芳令人怡情快意又延年益 
寿的甜美的血。”虱芋 說道: “对于象你这样輛、嘴象火一妓、以咬 
人为生的家伙們来說,这是不能想象的。 H 此你赶快从这柴•东 
上滾开吧!常言道; . : ‘: 

—个傻瓜,对于时間、地点、所作的事情、別人和自己都不 

- 帥 ^ali 

膨敵, 

也不深思熟虑,就冒然去千,一定收获不到什么好的果 

实。〔二五八〕” 

臭虫于是就跪到虱子的脚下,再一次地請求。虱子为了表示客 
气,說了声 •• “好吧! ”就答应了它。因为,有一次它在床上某一 
个地方爬着的时候, 曾縴 昕到人們給国王講伽哩尼苏多③的 

故事;故事里,慕罗提婆④回答提婆达多⑤一个問題时这样:說 
道: 


①这就是印度的四大神性^迖种种姓制度对 了解 印度历史和印度入民的生 
活有很重要的籯义。因此有关这个問題的窖箱和文章是非常多的,印度 
古代著名的法典《摩奴法典》对这种制度有极其詳細的規定,可参閱,这四 
个种姓的具体內容,随时代而有所不茼 • 但是大体上可以这样說: 婆罗門 
管理宗敎事务 s 刹帝利管理国家, 从事 战爭;吠舍喂牲畜,种地> 做生意*首 
陀罗可能是被征服他要服侍前三个祌姓的人 • 

③ Trikatuka, 指的是築、长胡椒和黑胡椒。 

③ Kar^isuta, 可能指的是一部小偸手册的作者。 ' 

⑤ Mulndeva, 印度古代最大的 流谋, 

h 

⑤ Devadatta 。 , 

92 


、“不管他怎样生气,如果一个人跪在他脚下,他竟不听不 

4 

劲, 

- 他这样就是輕視了梵天、啾里①和珊部@这三个神 

灵。 C 二五九〕” . .. 

■ 

它一想到这个,就答应了它,幷且 說道: “可是你却不許在不适当 
的地点,不适当的时候,爬近他去咬他呀! ”臭虫 說道: “什么是适 
当的地方,什么又是适当的时候呢?因为我才同你碰到一起,我 

' I 

还不了解哩。”風子說道:“当崮王的身子由于喝醉了或者由于疲 
倦而陷入沉睡中的时候,你就偸偸地去咬他的脚。这就是适当 
的地点和适当的时候。”臭虫同意了。到了天黑的时候,它不知 
道是什么时候了,它锇得难过,于是就去咬刚刚睡着的国王的背 
部。他就象是給火烧了一下一样,給蠍子螫了一下一榉,給火把 
碰了一下一样,一下子爬起来,撫摩着自己的背部,对侍卫說道 t 
“哎呀!我給什么东西咬了一下。你給我仔仔細細地在这一张 
床上找一下这一种咬人的虫子! ”东社迦听到国王这样說,吓得 
跑掉了,爬到床縫里藏起来。来了一群人执行国王的命令,他們 
在主子的命令之下,拿了灯,仔仔細細地搜査,在衣服的毛里面, 
找到了藏在里面的曼陀毘薩利卑尼;也是命該如此,他們把它連 
它的那些家屬一齐消灭掉了。 

因此,我說 ,对 一个不摸脾气的人”等等③。此外,陛下丟弃 
了世袭的奴僙,这也是不对的。 因为: 

誰要是把眘己人丢开,而把外人当做自己人来看待, 


① R^u 参淆第 76 頁 注⑤。 

© ^ ambhu , 許多钟都有 这一个 名字,象湿婆,梵天, 毘湿奴, 因陀罗 等等都 
是。这里指的大槪是湿婆 • 

③参看本卷第二 S 六 首詩争 

93 



雎就会象那个傻瓜旃陀罗婆①一样,注定要鳴呼哀 

哉。 f 二六 o 〕 

* 

冰揭罗迦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它 說蘧: 


笫十一个故寧 

f 

■f 

在离开某一令城市的郊外不远的一个润里,住着一只豺狼, 
名字叫做旃陀 罗婆* 有一次,在夜里,它出来找食物吃, 顇子雄 
得細长細长的,东游西蕩,醐进《去 0 住在城里的那些狗用它們 
尖親的牙尖把它的身体四肢嫌了个一塌糊蹌,它的心一听到令 

人起恐怖之成的狗吠声就打眵嗦,它东冲西突,最后好歹逃到一 

* 

个手工艺人的家里。在这里,它棹到蓝 Kte : 里去。那一群狗怎 
么来的就都怎么*掉了。因为它命不孩死,费了好大劲好歹从 
蓝 IRte 里跳出来,就跑到树林子里去了 • 所有的在它附近的那 
—群群的野兽看到它身上給蓝靛染得那个样子, 都說: “給这种 
以前沒有見过的顔色染榑这样深的是什么东西呀! ”它們的眼睛 
吓得东轉西轉,都逃跑了。它們喊進:“哎呀 I 这个以前从沒有 
过的东西是从哪兒来的呀1因此也不能够知滋,它干些什么,有 
多大勇气。我們述是离弁它远一点吧丨常言逋, 

假如对一个人的行动、家世和奧气一点也不摸成, 

—个聪明人,如果关心自己的幸騙,就不該同他成为知 

己 •( 二六一〕” 


① Cav ^ arava , 意思是•怒嗫的家执% 

94 





旃 陀罗婆 看到它們吓得 fflE 里慊张 地雄跑,就 脫道:“®, 啪你們 
这一些野兽呀丨为什么你們一看到我舞吓得眵里眵嗦地迸跑了 
呢?大_阿_度罗①想到,圩軎們缺少一个主子,于是就把我, 
旃陀梦婆,振来嫌怡你們,你們現在躭安系幸騮地呆在我的胳臂 


形成的金刚石的龍子里面吧1”听了它的話以后,那一群群的野 
接,獅子、老虎、豹子、猴子、兎子、鹿、豺狼等等,都跪倒它的脚 
前,說軋“主子呀 I 英我們做些什么事悄,猜下命令吧于是它 
就任命獅子为大臣,任命老虎 为御榻 守卫,讓豹子来保管植嫌 
盒, 任命大象为宮門守卫 ,讓狼 子来执 遽限伞 和偵探。至于它自 
己的同类那些豺狼呢,爸榷住顇子把它 W —齐赶走。它就这样 


享受起一个王者的柴华窗贵来,獅 子蟪笥 把野兽杀死,送到它脚 
下。它就装出一副統治者的架子,把这些野魯分开来,拿給它們。 


时間就这样过去了;有一次,它走麴一个不应該去的地方; 
在这里,它听到了附近成群的皡叫着的豺狼的叫声,它身上汗毛 
直竪,两只眼里充滿了由軎 ft 而流出的泪水,它站起来,开始高 
声嗥叫。獅子等这一群听到了这声音,想道:“这家伙原来是一 

I 

个豺狼呀 r 它們羞樽垂了头,呆立了一会,說道:“哎呀 I 我們竟 
給这—个豺狼驅使 tt 来了丨一定要杀掉这家伙它听到这話以 
后,想灌掉;伹是老虎却把它撕成碎片,它死掉了, 

因此,我說:“餱皋是把自己人丢开”等等®, 

冰揭罗迦說遒* “我怎么嫌移知道,它怀有恶童呢?它用什 
么方式同別的东西战斗呢?”它說遂 t “年常的时候,它的身子松 
松懈懈地来到陛下败前,今天呢,如果它打算用它的角尖来触 


① Akhapdala, 义云•醴坏者%許多神都有这个別勞,象因陀梦、溫 jjf 等,这 
里指的大槪是 湿赛, 因为疆#还有一 t 罅蝥,叫作•鬌鲁之主 
袭参看本鄉二六0霄畤 争 





人,眵里唉嗦地溜到陛下身旁来的时候,陛下就应該知道,它沒 

有怀着好意。” ‘ ' • 

■ ■ 

达摩那迦說竞了以舍,就站起点垂到珊时搏迦那 M 去了。 
它放慢了脚步,着样丰似丰是桌龛蕩、蕩无精打彩的。那一个說 
造:“快計呀 I #好嗎彳”它說道•.“番 A 篱下,怎么能够好呢?为 
佧么•呢? 

^ 个人的幸箱要由別人来决定,心情永远不能够欢暢, 

- . 

連对自己的也命都失去了 信心: 服事国王的人就是这 

4 

ASf f 一丄 — 飞 

样。[—八」 

同样《 、 

■ 

只是有了这一个生命就带来了煩恼,接着就来了极端的 
穷困, 

述要 is 首下心 d 服侍別人才能生活;哎呀 | 这无穷无尽 

的恶运。六 ㈢ 

有玄种人,即使是2活着,伹是弊耶娑①聪为他們巳經不 

#在: 

穷人、病人、傻瓜、流落异域的人、永远要当別人的听 

差 0 〔二# 四〕 ' 

一个听差連吃飯都吃不安稳,他沒有睡够就要起, 

%. 

話也不能願意說什么就說 什么: 連一个听 盖也 要活下 

去。 I :二六五〕 

“ 有些人說:当听差是 k 着狗的生活;他們說的还不是实 

■ • 

* 

、 , 脅 麵、 ■ - 

情; 

" m. 

* 

① 屯印 度古代 神語中 著名的圣人和作者。据传說,《吠陀》、《吠澶多經》 
等等&是他整理鶴慕的,他也是史詩^摩坷婆罗多》的編慕者,看样子,他 

4 

不会是一个历史人 



S 为狗还能够自由自在地乱跑,而听差却要听国王的命 

令。〔二六六〕 ^ 

睡在地上,不能同女人接近,骨廋如柴,吃的是湯稀水薄 : 

j - V I- 

听差和苦府者都是这样,区別只在前者的原因是罪孽,后 
者是功德。〔二 六 七〕 

一个听差沒有,自己的願望,別人要他怎样,他就怎样; • 

^ ■鲁 P ^ * fc ■ J ■■■•+!• h *■ P - 

他巳經把自己的身体夷掉 I . 他如何,•能够得珂幸福安 

康?〔一六八 〕 .. V \ … 

* * 誊 ^ I T ' W V 

一个服事別人的人,如果他的神志淸吸 , 注意力集中, 

_ F * * * I I 

他愈是走近自己的主子,他也就愈发威到觳觫和惶恐; 

, -4 ^ ^ •- T - I - + ■ f •, 

国王同火焰,是两神类似的东西, R 是名称有所不同,… 

» >f jA 

他們的烈焰从远处还勉强可以忍受,,近处却令人煎 

痛。〔二六九〕 




块甜点心,即使是再美,再引誘人,再脆, 再酥! 


如果是服事別人以后才能得到,那又有什么好此? 〔 二七 OJ 


到处全是这样: 


是什么时候?是什么朋友?是什么地方?有多少开支和 

. - ■ ■ ■ h . 

收入?、 ■ : . 


我是什么人?我的能力 怎样? 
反反复复。 〔 二七,〕 ,,: 


人們要这样想来想去 


珊时搏迦听到了把眞情隐藏在自己心里的达摩那迦所說的話以 

■ ■ - - + 

后,說道 t “伙計呀!你願意說什么,就請說吧! ”它說道:“你是我 
的朋友,对你有好处的事情,我一定要吿訴你。我們的主子冰揭 
罗迦生了你的气,它今天說过 •• ‘我要把珊时縛迦杀掉,讓所有的 
吃肉的家伙吃个飽。’我听到这 fe 以后,吓成一团。你有办法就 
赶快想吧! ”珊时縛迦听到了它那同霹靂的轟击一样的話,吓成 

■ ■ t ■ ■辱 

97 


舞 







一团。因为达摩那迦的話 在什么 时候都 A 可以相僧的,珈时轉 
迦的心里乱糟糟的,軎怕褥奥命,它說道 t “常言我得好: 

坏人接近女子 一 絞是此較容易》国王养一群人沒有出息; 
錢財踉在吝啬鬼的后面;云彩把雨下在 山上, 下在海 

里。 c 二七二 ) 

哎呀,哎呀!我算是碰到了一些什么事呀! 

人們努力去傅拇国王的欢心和宠爱 I 
他宠爱了什么人,这又有什么奇怿? 

伹是这却不能本說是一个特別的現象: 

有人服亊他,他却把他当做敢人看待, C 二‘三) 

还有 t 

如杲有人由于某一种原因而生了气, 

只要原因一消逝,他也就会再欢審》 

雎赛是沒有任何原因而怀恨在心, 

人們萇怎样才能够使轉他称心如童? 〔二 
沒有任何的理由而 ft 表現出粗暴的敌意, 

这样一个流氓坏蛋,有噶个人敢不怕惧? 

他那些恶楽的坏活就象是大蛇的毒气, 

• ■ 

令人忍受不了*他却是軀常把它放在嘴里。 〔 二七芄 〕 

在水他子里,反反复复地啄着星星的影子,摸来摸去, 
—只天鵝,夜里什么也看不見,就这样找寻着遘花的梗 
蒂; 

割了 白天, 它 耽不再啄食白遘花,因 为它怀 疑那是星星: 
那些被顧子顧过的人們,即使在誠实人面前也是戒愼恐 

惧 e ( 一七六〕 

哎呀 I 我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主子冰揭罗迦的地方呢?"达摩那迦 


98 



說遒:“朋 S 呀!国王們最赛欢毫无理由地去伤害別人,他們专 
在別人身上吹毛求疵。”它說遒,•正是这样。常言說樽好: 

旃*树上有蛇, 

連花餺魚都在水里住, 

坏人打死奸人—— 

沒有破坏不了的幸輻。 

在山頂上长不出蓮花, 

坏人身上不会有好东西, 

好人永远也不会倒霉, 

种 上大瓮 长不出大米, (二七 ; U 

好人們想到的不是犯葬,他捫想 M 的是別人給的思鵾 I 

这狴人类中最善良的人,不会冲破_个蕃良人的限 
制。 c =: 七九〕 

但是,我胀亊了一个坏鬅友,这#任我自己.常 首道, 

一 件不合时宜的举动,一种不妥当的交际, 

还有间坏朋友来往,这一切都荽想法 迺避。 

你猜看一下*—只睡在遘花林子里的烏吧1 
它給一支从弓上发射出来的箫射逢了身体 0 C 二人 o ) • 
达摩那迦說道 t “这鼉什么意思呢?时縛迦 

第十二个故事 

在某一个树林子里面,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池子。达里住着 
—只名字叫慠末达罗趣陀①的天鵜。它在这里费很长的 时閬用 


① Madarakta , 童思是 ** 为撕 析染- • 


99 



各种各样的方法寻欢取乐,时間也就消磨过去了。有一次,死神 
注定了要把它弄死,就变成了 1只猫头鹰,来郵它跟前。天鵝看 
到了它,說道:“你为什么到这样一个荒凉的树林芋里来呢? ”它 
說 道:“ 我听說你道德高尙,所以就来了。还有 t 

我漫游遍了大地的各个角落,我志在寻找一个道德高尙 

P 

的圣賢; 

沒有任何人在道德方面超过了你,所以我就来到了你的 

身边。〔二 八一〕 - 

我在这里一定要小心謹愼地全心全意同你結好友情; 

即使自己染上汚秽,我們也一定要到恒河里去洗淸。 

〔二 An 〕 一 

1 

同样《 

啾里手里的海螺千淨又純洁,虽然是骨头制造。 

同胸襟闊达的人来往,誰能受不到感染与提高? 

听过这些話后,天鵝說了一声:“好吧 I ”就笞应了它;接着又 
說道: “喂,好朋友呀!你就随意同我一块兒住在这大池子旁边容 
易飞进去的树林子吧 r 它們俩就这样相亲相爱地偸快地消磨着 
时光。有一天,猫头鹰說道:“我要回到我那叫做蓮花林的窝里 
去了。如果我对你有什么用处的話,如果你对我还保持友誼的 
話,你一定要到我那里去做客。”說完,它就回到自己窝里去了。 

时間过去了,天鵝想道:“我住在这个地方,年紀已經老了, 
我还沒有看一看別的地方呢。現在我要到我的好朋友猫头鷹那 
里去一趟。在那里,我会找到一个新的寻欢取的地方,吃到硬 
的和稀的食品。”这样想过以后,它就到猫头鷹那里去了。它在 
蓮花林里沒有看見它。它非常仔細地找了又找,它才看到那一 
个鑽到一个破职烂烂的涧里去的白天里看不見东西的家伙,,它 


100 





対嚷說潭 ••” 伙計呀 I * 过来,过寺 I . 我,,你的好朋本界轉费了。” 

那家伙听到这句話,說道:“我白天是不活动的。、太阳落下去以 

\ . T h 、 

r 

后 ^ 我再同你在一起吧。 ” 它听了以辱,、等了好久, ^[ 了夜里,它才 
同猫头鹰到了一起。它把自己的檯 & 等等 都談了 : 瞵,因‘旅行 

疲禮了,就睡在那里 》•_ V... , 

这时候正有一个大商队駐扎在池子旁边 & 天才細发亮的时 

候 , 肩队的队主就起来了,他讓人吹起号角,准备出发。在这时 

■ ■ -… * ■ 

候,猫头鹰听到了这不成声調的号角声,就飞到河旁边一个洞 

I 

聲 襻葶来 了。 . 天轉 呢, . 种留在那里。 ,那; 一个 _ 队队主看 P 1 这不 
祥的預兆①,心里惊惶起¥,就派去了一个 只听到 声音就能射 
中的弓箭手 ; 弓箭手举起了 那工支 M 硬的弓,上上箭,.用手 一 
直拉到耳朵旁边;那一个呆在猫头鹰窝附近的天鵝就給他射死 


因此,我說•.“一件不合时宜的举动,一种不妥当的交际。”等 

| i 

等③。 . 

: 珊时縛迦又說舉,“我們这个车子冰揭罗迦录初.的时彳矣說話 

■■ -F 

跟蜜一样甜;最后呢,它的心变得踉毒葯一样。到处都是这样: 

• • 年背卮的时候,就阴謀鴣乱;專面辱話的肘候_又、亲切和 
萬: 

■■ - ■ 

人們要迴避这样的朋友,正如一罐子毒藥表面上却是牛 

■*1 

,奶。‘〔二八四〕 . ? r . 

- ■ , 

■ 

这些事情我已經經驗过了,如同 t 

,从老远就杷手伸出去,眼睛里湿糊糊的,把自己的座位的 
一半讓出, 

① ♦大 槪指的是猫头懦从头頂上飞 , 

© 参看本卷第二八 0 首詩 • 

201 




* 



全心垒窠地把你来拥抱, K 諭老朋女的事,回答問題,絲 
毫也不含糊; 

內心里 Ht 藏着毒藥,外面比蜜还裏撤,驅人的法术真奠算 

* 

是 ift 明 t 

坏人們都要硏究学习这一套东西,这一套演員的技巧有 

什么用处?〔=人五〕 

在开头的时候,充滿了过分的礼貌、阿訣和恭敬的美飾和 
光輝 s 

到了中間,也2装飾着花言巧語耝成的伹是不結果实的 
花朵》 

到了最后,却为誅誘、祖暴和藐視所沾汚,令人看到躭討 
厌》 

呸!是誰想出了这种 W 小人来往的方式,它躭是坏人行 
为的 典供。 £二八六〕 

同样, , 

他進照礼节雎在地上碴头,他站起来迎接我們,陪着我們 
走, 

_ r 

他表示出对我异常地关切,滿腔热惰地把我們来擒, 
他說話联蜜一般甜,能抓住我捫的心,他贊美好人的道 

至于 他应該去傲的事锖呢,这样一个小人永远也不会动 

手. 〔二 八七〕 

哎呀,哎呀!我这个吃草的怎么会同一个吃肉的獅子来往起来 

/ - 

了呢?常言 R 得好,、 

如果两个人的財产相当,如杲两个人的門第家世相同, 
这样两个人才能箱蟠成者交朋友,一肥一瘦永不可能。 


102 



(二八八】 

常貫道 I 

当那象一团火焰似的太阳在那太阳升起的山頂上升想, 
蜜蜂为了想喝蓮花的花扮,就一头嫌到蓮花里去, 

它沒有想到,到了黄昏的时候,它就会裹在里面出 不来: 
一个人如果只想得到好处,他就忘記了里面还有危机。 

[二八九3 

它們放宑了蓮花的甜蜜,也不再把蓝色的遘花来吮吸, 

P 

I 

不再聞遘花天生的香气,不再去碰那香气浓郁的摩罗 
提 ① J 

这一些水上的蜜绛却挟命去喝大象太明穴上流出的汁 

水* 

人們也就这样丢掉容易到手的东西而去欣貧流氓地痞。 
C 二九0〕 

那一些蜜蜂滿心想去嗜一嚐那新鱒蜜汁的美味; 

I 

它«长久地停在野象的腮上,努力去吮吸上面的水; 
野象的耳朵一揍摆,吹 te 来的风就往它們#上打> 

它們倒在地上,心里还想到它們游戏在遣花摹內。〔二九一〕 
伹是,这都是美德的錯处,因为: 

自己結得果实太多了,林中的巨树就会压得枝干低垂 S 
孔雀的尾巴一开房,它們走起路来就显得累累赘赘; 

一匹蕃于奔 H 的千里馬人 W * 把它当做老牛来拉套: 
有道之士的那_套美德,常常就珙他自己形成敌对 0 

〔二九二〕 


① Malati , 举名是 Jasminum Grandlflorunu 


203 



—条蛇黑得象一堆膏藥一样,它鑽到迦林陀疴的水里去, 
这条河里的水受到砂岸上蓝宝石的反光也变成了黑漆漆 
的 i V 」 

如果它皮上沒有象星星一样閃光的珠子,人們怎样找到 
它? 

什么給有德之士带来荣誉,什么也就給他們带来坏运 

气。〔二九三〕 

絕大多数的国王都是彻头彻尾地射厌那些有德之士; 


世界上的荣华¥常常是喜欢去找那些坏人和傻子; 


要說是道德会带給人光荣体面,这只能算是一句瞎話: 


一般說起来,人們幷不是这样来估計世人的行事。 〔二 九 四〕 
獅子被关在籠子里,受了屈辱,愁容滿面,消瘦不堪; 


大象脸上凸起的地方給鉄絲棒①戳烂;毒蛇为咒語所禁 

管 i 

聪明人意志薄»,日 趋墮落;英雄們失掉了自己的幸緬: 

命运戏弄这些东西,把他們搖来搖去,就象戏弄自动玩偶 

■ ■■ 

―"般。〔二九五〕 


丢开了荷花池里正在盛幵的、里面沒有藏着任何危险的 
花朵, 


蜜蜂偏 要贪心 不足,想去吮吸大象在交尾期流出的汁液; 
这个傻子根本沒有估計到,它的耳朵会忽然擷了 过来: 

一 个貪得无饜的人从本性上就从不考虑 有什么 后果。 

c 二九六〕 

■ » 

无論如何,我旣然陷入小人的圈子里来,我的性命反正是完蛋 


①象奴通常用裝有一个鉄釘的棍子,辟在象脖子上,来指揮象* 
104 



—>1/. xxt* 

了。常目道: 1 

—大群小人,聪明又伶俐,全都是靠玩弄手段过活, 

4 

他們能够把非說成是,正如烏鴉和其他东西欺騙駱駝^ 

4 - 

(二九七〕” 

h 

达摩那迦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 ”它說道: 


' 第十三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有一个商人,名叫奖迦罗达多①。他用一 
百只駱駝馱了貴重的衣服,询着某一个方向 出发。 有一只駱粧, 
名叫毘迦吒② ,因 为馱的东西太重了,受不了那个苦,四肢无力, 

t 

就倒下去,木劫了 B 这个商人于是就把它馱的衣赧分馱在別的 
駱駝身上,心里想:“这里是人迹难到的树林子,在这个地方是不 
能停留的。”他把里迦吒丢下,躭走了。商队走了以后,毘迦吒就 
开始慢慢地到处漫游,吃草。就这样,过了几天,它就壮实起来 
了。在这个树林子里住着一只獅子,名叫摩度迦吒③。它的听差 
是一只豹子、一只烏鴉和一只豺狼。这些家伙在树林子里巡髂 
的时候,看到了商队丢下的那一只駱鴕。獅子看到这个它以前 
从来沒 i 見过的引人发笑的样子,就問道:“問一下这一个 树林, 
子里以前从来沒有过的东西,它是誰呀 r 于是了解实际 情况的 
烏棘就說道 •.“ 这是一只絡鴕,在世界上是大家都知道的。”于是 
獅子就問它道:“喂!你是从哪兒来的呀?”駱鴕就把它同商队分 


① Sigaradatta, 又云 1 " 海授*。 

© Vika #, 意思是•坏家伙\ 

<3) Madotkata , 意思是“驕傲 狂妄% 

705 



离的經过一五一十地都照实說了。獅子为了加恩于它,躭賜給 
它无畏。事情就是这样,有一次,獅子同一只大象打架,象牙把它 

—T 

的身体戳伤了,它留在洞里休养。五天过去了,这些家伙都因为 
沒有吃到东西眼看英陷入絕携了。 獅 子看麴它們亵與下去,說 

■ ■ s_ 

道《 “我因为受伤生病,不能够象以前那样給你 W 弄食品了。你 
們現在自己努力干一下吧丨”它們醗遒:“現在陛下这个样子,我 
們还保养什么呢? ”獅子脫道:“你为臣下的,这种举动是好的, 
你們对我的依恋也是好的。虽然 - 現在是这个#子,你 們把食 
品拿来吧! ”因为它們什么都不囬答,它又对它們說道:“喂丨不 
要这样羞羞答答的丨去找一只什么野兽吧 I 我虽然是这个样 
子,我仍然英給你們和我自己弄一些食品。” 

于是它 W 四个就开始游蕩起来了 • 当它們什么东西都看不 

V 

見 的时候,烏鴉和豺狼就商 量起 来。豺狼說道:“喂 ,烏 鴉呀!这 
榉乱跑有什么用处呢 f 里迦吒这个家伙同我們的主子搞得非黹 
亲密,我們把它杀掉,耽可以得到食品了。”烏 鸦說乳 “你說得很 
对;但是主子巳經賜給它无畏了。它也 jfr 是杀不得吧。”豺狼說 
道 〆 这是興的;伹是我英做到讓主 子同童 杀它。你先在这里等 
一会,我回家一趙,把主子的意見带囬籴。”它这样說过之后,就 
急急忙忙地到主子那里去了。它找到了獅子,对它說蒎 ,主子 
呀!我們巳經把整个树林子都走逼了,現在我們锇得速一步都 
走不动了。陛下也要吃一些东西的。因此,如果陛下下命令的 
話,今天就能用毘迦吒的肉制成食品。子听刹 a ® 忍的話以 
后,气呼呼地說道:“呸,呸!你这个 罪犯丨 如果你再这样說,我 

E 

立刻躭把你杀掉 0 因为我巳鼷把无畏賜給它了,我怎么能够自 
己再把它弄死呢?常言道: 

颺給一条母牛、一片土地, 


106 



还有食品,都沒有多大 意义。 

根据賢人們的說法, 、 

/ ' 

賜給无畏,最有关系 3 〔二 九 八〕 ” 

听了这話以后,豺狼說道,“主子呀 I 如果你已經賜給它无畏而 
又把它杀掉,这当然是你的罪过。伹是,如果它自己出于对陛下 
的爱戴而願意献出自己的性命,这就不是你的罪过了。因肫,如 
果它自己要求把它杀掉,你就 应該杀 掉它,不然的話,我們中間 
的一个就要被吃掉了。为什么呢?陛下要吃东西,如果沒有法 
子把餓止住的話,那你就要进入另一种 生活状 态①了 6我們不 
服事 主子,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如果陛下 遭遇到 什么不如意 
的事情的話,我們一定要随在你身后走到火里去。常言道: 
誰是家 庭單的 重要的人物, 

人們_努力把他来守护; 

他完了蛋,全家也就完蛋: 

輪榖坏了,輪輻也不能走路。 〔二 九九〕” 

摩度迦吒听了以后,說道•/如果是这样的話,那你願意怎样做, 
就怎样做吧1” 

它听了以后,赶快跑了去吿訴它們,說道•.“哎呀!主子的情 
况很有点不妙呀!生命的气息巳經到了鼻子尖上了。沒有了 
它,在这一个树林子里,誰是我們的保护者呢?因此,它已經餓 
得快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我們要到它那里去,把我們 f 己的身 
体献給它;这样一来,主子曾給了我們很多恩惠,我們也就报了 
恩了。常 言道: 

哪一个奴僕,当他的主人还活着的时候,能够眼睜睜地 

V 

①寒思就是死掉, 

107 



看着他的主人倒霉;这一个奴僕一定墜人地獄里去奪苦 

受难 0 〔三 oo 〕” 

于是它們都眼里噙着眼泪,到摩度迦吒那里去了,它們瞌过头, 
就坐下。 

摩度迦吒看到了它們,說道:“喂,喂!你們找到了或者看到 
了什么野兽嗎?”烏鸦回答道 :“主 子呀!我們到处都跑遍了;可 
是我們旣沒有找到,也沒有看到什么野兽。因此,現在就請主子 
把我吃掉維持自己的生命吧!这样一来,主子身体能够强壯起 
来,我呢,我也可以升天有分了。常言道: 

哪一个凡人能够献出自己的性命,为了依恋爱戴自己的 
主子, 

他就〜定会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那里沒有老,也浚有 

• 死。〔三 Q - 〕” 

豺狼听了以后,說道:“你的个兒太小了。主子把你吃掉,他 

•"I 

的性命也还是不能延长下去 ^ 此外,还会犯一次罪。因为,常言 

道: 

烏鴉肉,还有祭祀剩下的食品,这些都沒有力量,又极少; 
吃了这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呢?反正是不会吃飽。 

C 三 o 二〕 

因此,你已經表达了你对主子的依恋爱戴,你已經在两个世界中 
获得了名声。你現在就站开点,好讓我也来跟主子說儿句話。” 
这#作了以后,豺狼恭恭敬敬地磕过头,說道:“主子呀!你今天 
把我吃掉来維持你的生命吧!你讓我获得两个世界吧!常言 
道* 

因为奴僕的生命是用錢財来維持的,主人可以支配 J 


' 108 



斯以, 如果主人毀掉这生命,那也不算犯什么罪。 〔三 。三 〕 h 
听到这句以后,豹子开了腔:“喂!你說得眞对呀!可是你的个 
兒也不大呀,而且你还是同类,你也有爪子,你是吃不得的。常言 
道: 

聪明人不吃禁止吃的东西,即使他已經是奄奄一息; 

虽然只吃一点点,这样他也会把两个世界失去。〔5〔) 四〕 
你已經証实了,你是一个忠实的奴僕。常言說得好: 

为了这个原因,国王們要到名門豪族里面去挑选得力的 

人, 

在开头,在中間 ,一 直到最后,他們总不会改变自己的心。 

〔三 O 五〕 

因此,你也往后退一退,好讓我也跟主子說几句話,讓他高兴一 
下。”它这样作了;豹子磕过头,說道:“主子呀!你今天用我的生 
命維持你的生命吧!你給我在天上找一个永世不朽的住处,讓 
我的名声远播四海吧!因此,你在这里一点也用不着迟疑。常 
目道: 

那些馴順的奴僕,如果他們忠心耿耿地为自己的主子服 
务, 

他們的名声会传遍整个大地,他們在天上也会得到永恒 

住〔三◦六〕” 

听了这話以后,毘迦吒心里就琢磨 起来: “这些家伙都說了很漂 
亮的話,但是主子一个也沒有杀掉。我看这正是时候了,我也要 
說上几句,好讓这三个家伙把我的話也来反駁掉。它于是下定 
了决心,說道:“对呀!你說得眞不錯呀!不过呢,你也是一个有 
爪子的家伙,主子怎么能够把你吃掉呢?因为常言道: 

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同类怀有恶意,哪怕只是思想里如 


109 




此, 

两个世界就沒了他的分,他也会变成一条不洁的虫 

子。〔三 o 七〕 

因此,你也往后退一退吧,好讓我也来跟主子說上几句話! ”它这 
样 作了; 毘迦吒走上前去,磕过头,說道/“主子呀〖这些家伙你 
都吃不的,那么你就用我的生命来維持你的生命吧!这样我也 
可以获得两个世界。常言道: 

有一种境地,連祭祀的人和实行瑜伽①的人都不能够达 
到, 

奴僕反而可以达到,如果他們为主人把自己的性命栖牲 
掉 0 C 三 O 八〕” 

它这样說过以后,豹子和豺狼得到了獅子的同意,把它的肚子撕 
幵,烏鴉把它的眼睛啄出来,毘迦吒就死去了。它們这一群餓得 
要命,就把它吃掉了。’ 

因此,我說:“一大群小人,«明又佾俐/③珊时縛迦說完了 

这个故事以后,又对达摩那迦說道:“伙計呀!这一个給小人包 

■ . ■ • 

围了的国王給他的臣下带不来什么好处。宁願要一个周围有一 
群天鵝的禿鷲当国王,也不荽一个周围%—群禿鷲的天鵝当国 
王。如果周围有一群禿栽,那么主子的許多缺点就会暴露出来, 
这就足以使它們毁灭。所以在两者之中,要把第一个拥为国 
王。一个国王,如果听坏人的話办事,就不能够前进。人們講这 
件事: 

因为犲狼站在你旁边,烏鴉长着尖尖的嘴, 

t 

① Yoga , 原 k 是“控制%引伸义就是“靜坐沉思”。中国旧譯作•瑜伽'义譯 
•修习”。参閱《翮譯名义 大集》 一六四 o , 

② 参看本卷第二九七首詩* 

110 



斯以我就爬上树去,你的随从眞不美。 c ~0 iu ^ 
达摩那迦說道 t “这是什么意思呢?”珊肘縛迦講道: 


- 第十四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有一个制車的工人,名字叫提婆笈 多®。 
他常常带着粮食,跟他的老婆一块兒,到树林子里去砍找安闍 
那②树的大树干。在这个树林子里,住着一个獅子,名字叫做毘 
摩罗③。它有两个随从,都是吃肉的家伙,一个是豺狼,一个是 
烏?^有一次,獅子自个兒在树林子里游逛,它看到了那个制車 
的工人。制車的工人也看到了这一个非常可怕的獅子;也許他 
認为自己已經死了 9 也許他是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逃身的办 
法,他心 里想: “勇敢地冲上去是最好的办法。”于是他就其面对 
着獅子走上去,磕过头,說道 •. “过来,过来,朋友呀!今天你要来 
尝一尝我的飯,这是你兄弟媳妇拿来的。”它說道:“伙 計呀! 我 
幷不用煮好的飯食来維持生命,因为我是吃肉的,不过,为了对 
你表示亲热起見,我还是吃一点。这是些什么特別的食品呢?” 
獅子这样說了以后,制車的工人就用带糖和奶油的葡萄,用四种 
作料制成的点心、糖果、迦底耶迦 ® 等等各种各样的特殊的食品 
把獅子喂飽。獅子为了表示威謝,就賜給他无畏,讓他毫无阻碍 
地在林子里游逛。于是制車的工人就說道 :“朋 友呀!你以后荽 


① Devagnpta , 义云 “ 天护_。 

② Afijana , 一种樹名, 

③ Vimala, 义云•純浩”。 

® Khadyaka, 褰义是*可以吃的东酉”,是一种食物的名字, 



天天到我这里来;但是要一个人来,任何別的人也不許带到我娘 
前来! ”在他两个的相亲相爱中,时間就过去了。就这样,獅子天 
天吃这样的各种各#的食品吃得飽飽的,它根本沒有兴致去猎 
取別的动物了。豺狼和烏鴉是靠別人的恩惠为生的,它們锇得 
要命,于是就对獅子 說遨: “主子呀1你天天到哪里去呀?去了 
以后,总是兴高彩烈地回来。請你吿訴我們吧! ”它 說道: “我什 
么地方也沒有去。”它們俩又待別客气地追問,獅子才說道:“我 
的朋友每天到这个树林子里来。他的老婆作得一手好菜,我就 
天天在友爱的气氛中吃这些东西。”于是它两个又 說道: tf 我們俩 
要去把那个制車的工人杀掉,用他的血和肉痛痛快快地过一个 
时候。”獅子听了以后, 說遒: “哎呀1我已經賜給他无畏,即使是 
在心里,我怎么能够对他有这种坏念 头呢? 但是,我也要給你們 
两个弄一点那种待別精美的食品来。”它們俩词意了,于是它們 
就出发到制車的工人那里去。制車的工人从远处就看到了獅子 
带着它那凶恶的随从,他心里想:“这事对我有一些不妙。”他就 
赶快同他老婆爬上了一棵大树。獅子来到以卮,說道:“伙計呀! 

I. 

你为什么看到我来了就爬到树上去了呢?我是你的朋友,叫做 
捃摩罗的那一只獅子呀》不要害怕吧!”制車的工人沒有挪地 
方,他說道 :“因 为豺狼站在你旁边。”①等等。 - 

因此,我說: “一 个給小人包围了的国王給他的臣下带不来 
什么好处。”把故審講完以后,珊时縛迦又 說道: “有人挑拨我同 
冰揭罗迦的关系。还有 i 

即使是一个山根,如果挖上坑道, 

柔軟的水也可以把它冲得縮小; 


①参看本卷第三 O 九首詩 • 
112 



何况是人們的极其柔軟的心, 

哪能經得住善于煽惑的人絮絮叨叨? 〔 三一 0〕 

在这样的情况下,現在要做些什么好呢?或者是,除了战斗以 
外,还有什么呢?常言遒: 

举行許多祭祀,还要布施,再加上筈行, 

想上天的人才能把到那些世界去的路打通; 

英雄們在一剎那的时間就能达到这些世界, 

.. 7 ^ 

只要他們在战斗的时候牺牲掉0己的性命 。 E —一 〕 

同样: 

或者是陣亡了,达到天堂:或者是战胜敌人,得到幸輻: 

英雄們的这两种德行,实在說就是引导到幸輻去的道 

路。〔三一二〕 

同样: 

用宝石和金子装飾的妖妖嬈嬈的年輕女郞、 

象、馬、宝座、拂尘,还有那些輝煌的排場, 

再加上那一把鑲滿了月光宝石的遮阳伞: 

看到战斗就发抖的那一个娇生子不必梦想。 

听了这話以后,达摩那迦心里 想:“ 这一个长着尖尖的角养得胖 
胖的家 伙, 說不定会走运把主子戳伤。这样就不好。常言道: 
即使是孔武有力的巨人,在战斗中能不能胜利,也沒有把 

握; 

因此,聪明人总是先用那三种策略①,然后才公开开 

火!〔三—四〕 


① Upayatritaya 0 upaya 是,战胜敌人方法策略”。一般說来有 四种: 一, 
甜言蜜語 Csamrn ); n ,进行賄賂 CdSna ); 三,挑撥离間 Cbheda ); 四,出兵 
討伐 Cdanda ), 


113 



〆 


因此,我要利用我自己的智慧,使它不至于眞干起来 。”仓 于是就 
說道:“伙計呀!这不是个好办法。 因为: 

在了解了敌人的实力以前,誰要是冒冒失失地就蛮干, 
他一定会遭到失敗,就象那大海受到了白褪的暗 

算。 ( 三一五 〕” 

珊时縛迦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达摩那迦講道: 


第十五个故事 

* 

在一个充滿了卢舍①、摩迦罗②、烏龟、鰐魚、海豚、珠蚌、蝸 
牛,还有其他生物群的大海的岸上某一个地方,住着一对白篛。 
公白描名字叫做优陀那波陀③,母白鴒名字叫做波底婆罗多@。 
有一次,母白鵝在月經期間月信沭过以后,眼看就要生育了。它 
对公白摘說道:“你給我找一个生产的地方吧1”公白鵝說道 •/难 
道我們的祖先在这里得到的这个地方还不吉利嗎?你鉍在这里 
生吧 I ”母白撝說道:“不要再談这一个危险的地方了!就在身旁 
的大海說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它那从老远卷上来的潮水把我的 
孩子們都給冲走。”公白鵝說道:“亲爱的!它認識我优陀那波 
陀。大海不可能这样同我結下冤仇。你沒有听說过嗎? 

有誰敢到毒蛇的皮里去采取那光芒四射輝煌灿烂的宝 
珐? 


① Rusa, 意义不詳,也是海里的一种动物, 
③ Makara, — 种海怪。 

③ Uttanapada^ 

® PativraLa^ 


114 



那一个难于接近瞪一眼就能杀人的人,誰敢惹他发怒? 

I :三一六〕 

即使为夏天的炎阳所苦,在一个沒有树木等等的沙漠里, 

誰又敢到一只为春情弄瞎了眼睛的大象身躯的影子里去 
求蔭蔽? 〔 三一七 】 

还有: 

吹起了淸冷的晨风,里面还摻杂着一粒一粒的雹子, 

哪一个分淸楚好歹的人,会用凉水把这寒冷来防 

止? C 三一八〕 

獅子撕裂了春情发动的大象的前額,因疲倦而睡去, 

有誰想去窺探一下閻摩①的世界而敢把这一个死神的象 
征喚起?〔三一九〕 

有誰有这个胆量,敢毫不畏惧地走到閻王殿前去挑战: 

‘就請你把我的生命拿走吧,如果你有任何权力敢这# 

^Pl ? CHZIOJ 

* 

H 

成百的火舌遮蔽了天,只有烈焰沒有烟,看到就令人打冷 
战, 

有什么人脑筋极簡单,他竟敢自願地投入这榉的烈 
焰? c 三二一 3” 

这一个在天空里飞行的家伙这样說过以后,母_徭了解这 
家伙究竟有多大本領,于是就笑起来,說道:“这是对的,好多东 
西都是这样。 

你吹这样的牛皮有什么用?你将为全世界所嘲笑,鳥中 

① Yama , 死神。有时写作 Yamaraja , 意思是 ■ 閻 摩王% 音譯是 * 閻摩罗 
闍、中国习憤用法把第二字和第四字省去,于是就成了" 閻罗% 更进一步 
省作-閻王% 

4 

115 



之主! 

* 

那簡直是 怪事: 一个小小的兎子拉的屎霓想同大象- 
样 0 〔三二二〕 

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你为什么置不知道呢?常言道: 

最难的是自知,知道自己什么能作,什么又不能; 

誰要是有这样的自知之明,他就决不会陷入困境。 

‘一 定要这样做,才能成功;同时,我也有这样的才干。’ 

知道了这一点,再去行事,他的目的就一定能够实 

現。〔=四〕 

常言說得好: 

朋友們都是滿胳的热情】他們的思言誰要是不听, 

件 

他就象那一只徵烏龟一样,从木棍上掉半空。 

〔三亡 五〕” 

公白鵝說道 t “这是什么意思呢? ”母的 說道: 


第十六个故事 

在某一个池子里,有一个烏龟,名字叫做金部羯哩婆^ 
有两个朋友,是两个天鵝, 一 个叫做珊迦吒 © ,一个叫做迦 
吒③。时間过去了,来了一次大旱,有十二年沒有下雨。它們两 
个就琢磨 起来: “这个池子里的水已經千了。我們俩到另外 一 
个有水的地方去吧!不过呢,我們一定要跟我們相識很久的亲 

I 

① Kambugriva , 惡思是額子上有三个折的家伙 ' 

(5) Sam kata, 

③ Vikctta, 


116 





爱的朋友金部羯哩婆商量商量。”它們这样作了以后,烏龟說道: 


“为什么踉我商量呢?我是一个水里生的东西;‘在,在这里,只 
剩下一点点水了;而同你們俩分离,我心里又难过,我不久就完 
蛋了。如果你們俩对我眞正有什么威情的話,就請你們把我从 
这个死神的嘴里救出去吧你們俩在这一个水很少的池子里所 
缺少的,仅仅只是吃的东西,而我呢,却就要死在这里因此,你 
們請想一想吧,沒有吃的和沒有性命,究竟哪件事情严重呢? ”它 
們俩說 道:“ 我們俩沒有法子把你这样一个沒有翅膀的生在水里 
的东‘西带走呀丨”烏龟 說道: “有一个法子。你們拿一块木头棍子 


来! ”木头棍子拿来以后,烏龟用牙咬住棍子的中間, 說道: “你們 
俩用嘴牢牢地咬住棍子的两端,飞起来,在天空里平平稳稳地飞 
过去,一直到找到一个非常好的水池子。”它們俩于是說道 :“这 
个法子看起来很危险呀!如果你稍微說上那么一句話,你就会 
离幵棍子,从老高的地方掉下去,摔成碎片。”烏龟 說道: “ M 現在 
起,我就坚持沉默戒,在空中飞行多久,我就坚持多久事情就 

r 

这样作了,那两个天鵝好歹把烏龟从水池子里拖上去,当它們带 
着它飞过附近的一个城市的上空的时候,下面的人看到了烏龟, 
就从低处发出了一陣低低的呼 声:“ 这两只鳥在天空里拖的是一 


輛什么样的車子呀? ”烏龟听到了这呼声,它注定要死了,它竟輕 
率地說起話来 •• “这些人胡說一些什么呀?”刚一张嘴說話,这个 
傻瓜就从梘子上掉下去,落在地上就在这时候,那些想肉吃的 
人就用尖刀子把它撕成碎块。 


因此,我說道 : “朋友們都是滿隧 的热情 。”① 
它接着又 說道: 


①参看本卷第三二五首詩。 


117 


誰要是未雨網 繆, 想到未来的事情;誰要是战战兢兢,思 
想永不放松 S 

这两种人都会得到幸屜康宁;那些随随便便无所謂的家 
伙性命将会吿終。 〔三二 六 〕 ? 

公白鴒說道: •. w 这是什么意思呢? ”母的 講道: 


第十七个故事 

♦ 

\ 

在某一个大水池子里,有三条个兒极大的魚,它們就是•.阿 
那迦陀毘陀怛哩®、鉢罗底优底般南摩底®和耶陀跋毘湿耶③。 
有一次阿那迦陀毘陀怛哩听到了那些走过这池子旁边的漁父們 
的 淡話, 他 們說: “这池子里魚眞多呀!明天我們荽来捉魚。”听 
到了这話以后,阿那迦陀毘陀怛哩心里想道 t “事情有点不妙哇1 
这些家伙不是明天,准是后天一定会来。我要同鉢罗底优底般 
南摩底和耶陀跋毘涅耶找另外一个沒有用堤圈起来的水池子。” 
它于是把两个家伙喊过来,問它們。鉢罗底优底般南摩底 說道: 
“我們在这个池子里住了很久了,不能够一下子就把它丢开。如 

I 

果那些靠魚吃飯的家伙眞来的話,我能够随机应变想出一个法 
子,把自己救出去。”但是耶陀跋毘湿耶呢,它注定要死了,它說 
道:“还有其他的更大的水池子呢,誰知道他們来不来呢?因此, 
只是听了这么几句話,就要丢开自己生在这里的池子,那是不对 

s 

的。因为常 言道: 


① Ar . agatavidh & tt , 意思是“未雨網雄,想到未来的事情的\ 
© Pratyutpanuamati , 意思是战战兢兢,思想永不放松的' 
⑧ Yadbhav ; sya , 意思是“随随便便无所謂的% 


118 



毒蛇,还有坏人,都是靠着別人的缺点才能够活下去, 

他們的願望实現不了,这个世界才能够往前繼績。 

t 三二七〕 

因此,我是不走的:这就是我的决心。”阿那迦陀毘陀怛哩想到 
这两个家伙都很坚决,它就到另一个水池子里去了。到了它走 
后的第二天,漁父們带了許多帮手,把里面的水都挡起来,撤下 
网去,所有的魚都給捉住了6到了这个地步,鉢罗底优底般南 
摩底就在网里装出了死的样子。那些 人想: “这一条大魚自己死 
了,”就把它从网里拿出来,放在岸上。它又回到池子里 去了, 
.耶陀跋毘湿耶呢,它的脑袋鑽到一个网眼里去了,就这样露出水 
来,身上給一頓棍子打得稀烂,終于被打死了。 

因此,我說道:“誰要 i 未雨綢擦,想到未来的事情。”①公白 
槌說道•.“亲爱的 I 你認为我同耶陀跋毘翘耶一样嗎? 

馬与馬,象与象,金屬与金屬,木头与木头,石头与石头, 
衣服与衣服, 

女人与女人,男人与男人,水与水:其間有非常大的不同 
之处 。 〔二八〕 

因此,不要害怡!在我的胳臂的保护之下,有誰敢欺海你呢? ”母 
白插下了蛋以后,以前听到过它們的談話的大海,心里就琢磨起 
来,“哎呀,这話說得眞对呀! 

•r 

因为怕天会場下来,白镝睡覚的时候,总是把两足向上 

•jStx 

翅 o 

实在說,在哪一个人的內心里,不隐藏着一股子驕傲? 

(:三 二九〕 

因此,我現在就想看一看它究竟有多大本領。”过了一天,当两个 

, —— _ \ 

①参看本卷第三二六苜詩, 


119 


老白鵠出去找食物的时候,大海由于好奇,就用它那伸得特別长 
的、 波浪形 成的手把它們的蛋搶走了。母 tl 協回来,看到窝里空 
空的,就对丈夫說 道:“ 你看吧,我有多倒霉!今天,大海把蛋都 
搶走了 * 我跟你說过多次了,我們俩应該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可 
是呢,你就踉耶陀跋毘湿耶一样糊塗,怎么也不走。現在我失掉 
了兒女,我愁得要跳到火里去了。这就是我的决心。”公白镰說 
道:“亲爱的!你現在就看一看我的本領吧!我要用我自己的嘴 
把这个万恶的大海淘千! ”母白描說道•.“好人哪!你怎么能够同 
大海来打仗呢? 同样: 

旣不了解自己的力量,也不了解敌人的力 * ,脑袋 一热就 
往 前冲, 

誰耍是糊里糊塗地这样干,誰就是自取灭亡,象飞蛾投入 

火中。〔三三0〕” 

公 A 描說道•.“亲爱的 I 不要这样說! 

r 

太阳,即使是才 出来, 它那些光綫形成的脚也会踏上山 
頂; 

对那些带着光輝生到世界上来的人,年紀又有什么用? 

〔三三一〕 

因此,我就要用我的嘴 把所有 的水都淘干,把大海变成陆地0 ”母. 
〔1協說 道:“ 哎呀,亲爱的呀1恒河①和印度河容納了九乘九百 


① Jahn . vl , 指的是 til 河,字面的意思是 14 闍乞簌 ( Jahnu ) 的女兒这里面 
有一个 故事: 莰是印度古代砷話中的一个国王和仙人。有一次,另一个 
国王跋耆罗他 ( Bhagl : atha ) 把恒河从天上引下来,强迫它跟着他流过大 
地,琉入海中,从那里再流入下界去浇萨竭罗 ( Sagara ) 的兒子的骨灰。 
在流的过程中 ,它 冲了闍乞铰的祭埕,闍乞较把它的水全喝下去,由于跋蕃 
罗他的祷吿,他允許这些水 M 他自己耳朶里流出来,从此恒河就被称作闥 

r 

乞簌的女兒 • 


120 



条河的水,不舍昼夜地流个不停,而你的嘴只能容得下一滴水, 
你怎能把它淘干呢?这种根本不能相信的話有什么意思呢? ”公 
白褪說道: 

“幸福的根是完全有把提的:我的嘴簡直跟鉄一样牢, 
白天和黑夜都长而又长,难遨說火海竟干不了?〔三三二〕 

因为》 

如果一个男人不显示他的英雄气槪,他就很难树立权 


威; 

就連太阳也是先敢去冒险,然后才战胜了云堆0 ”〔三三三〕 
母白櫳說道 •. “如果你一定坚持要同大海为敌的話,那么你要先 
把那些鳥都喊了过来,然后再下手。因为常言道 

不管是怎样无足輕重,許多东西联起来就保証 胜利。 

用一些草就可以搓成繩子,用这繩子連大象也能捆起。 

■L 

〔三三四〕 

同样: 

有麻雀,也有啄木鳥,还有蒼蝇,再加上一群奸蟆 •. 

一只大象断送了性命,因为它同这一大堆东西打架。 

〔三三五〕” 

公白槌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母的說遒: 


第十八个故事 

在某一个树林子的深处,住着一对麻雀,它們的窝搭在一棵 
多摩罗树①的枝子上。时冏过去了,它們俩生了小雛。有一天, 

① TaraSla, 树名,学另是 Xanthochymus pictorius 。 


121 



有那么一只因春情发动而疯狂了的大条,热槔难过,就跑到陀摩 
罗树这里来,想找一点阴凉。春情使得它瞎了眼,它用自己的鼻 
子抓住那一对麻雀搭窝的那一个树枝子,把它折断。树枝子折 

断以后,麻雀卵也都打碎了。那一对麻雀因为命不該死,好歹逃 

> 

出了性命。母麻雀因为死了兒女,愁得不得了,就唠嵘叨叨地哀 

鳴不休。正在这时候, 一 只鳥,是琢木鳥,它最好的朋友,听到了 

» 

它的悲鳴,为它的遭遇而发愁,就飞了来,对它說道:“亲爱的! 

白白地这样悲鳴有什么意思呀!因为常言道: 

. 

已經丢掉的、已經死了的、已經过去的:聪明人不再悲 

k 

因为一个人是否是聪明人,还是傻子,这就是分別所 

* 

在 D (三三六〕 

同样: 

世界上的东西不値得悲悼,只有傻子才会这样干, 

他从旧的痛苦里引出了新的痛苦,两件坏事他都要承担。 

〔三 三七〕 

另外: 

亲屬們吐出来的唾沫,流出来的眼泪,祖先們都有一份; 
因此,人們不应該哭,而应該尽上自.己的力董去祭祀先 

人 0 f 三三八/ 

母麻雀 說道:“正是这样!可是,为什么这个杀千刀的大象 
因为春情发动而把我的孩子們都杀掉了呢?如果你眞是我的朋 
友的話,那就請你想出一个 办法来 ,把这一只大象杀掉!能作到 
这一步的話,那么我因为丧子而产生的痛苦,就可以消逝了。常 

吕道: 

誰要是在困危中給了他痛苦,誰要是在艰难中对他嘲笑 


122 



諷刺, 

如果对这两种人进行了报复,我才認 为他* 正是再生了 

一 * 次①。〔三三九〕” 

啄木鳥說道:“你說得 很对。 因为常言道: 

在患难中的朋友才眞是朋友,即使种姓不同也沒有关系; 
处在安乐中的时候,所有的人,誰不能跟誰称兄喚弟? 

C 三四0〕 

同样: 

在患难中的朋友才其是朋友,眞正的父亲能把人养活, 
能够信任才眞算得上是伙伴,能使人_福才算是老婆。 


〔三 四一〕 

因此,你要看到我的理智的力量!可是我也有一个朋友,是一只 
蒼蝇,名字叫做毘那罗婆②。我去把它叫了来,好使那个万恶的 
大象死掉。”于是它就同母麻雀一块兒到蒼纟通那里去1%它說道: 
“我的朋友,这一只母麻雀,受了一只可恶的大象的欺侮,它 
把它下的卵都給打碎了。因此,我想找一个办法把它杀掉,請 
你帮一下忙! ”蒼蝇說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要說什么呢? 
可是我也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是一个虾蟆,名字叫做弥伽杜 
陀③。我們也要把它叫了来,应該怎样办,再怎么办。因为常言 


道 


善心的人、正直的人、精逋經典的人、有聪明、有智慧 


①印度四大种胜的前三个种姓自称是再生族 ( dviia ^ ,因为除了父母生他 
們一次以外,他們又在宗敎中获得一次生命。第四个种姓首陀罗沒有权在 

宗敎中获得再生,所以被称作一生族 Cekajah 这里所謂再生一次,甩能 

1 

与这种說法有关。 - 

© Vlgarava, 意思是 " 琵 琶声% 

③ Meghadflta, 意思是 “ 云使 \ 


123 





这些人想出来的办法,在任何时候,永远也不会作废。 

C 三四二〕” 

于是3个家伙一块兒去了,把全部的事实都吿訴了弥伽社陀。这 
个家伙說道:“在这一些生了气的群众面前,那一只穷凶极恶的 
大象又算得了什么呢?那么, 蒼蝇 老兄,你先去,到那个欲火难 
忍的家伙耳朵旁边去嗡嗡几声,好讓它听到你的声音,心里一舒 
服,就把眼睛閉上。然后呢,啄木鳥就用嘴把它的眼睛挖出来; 
等它渴极了的时候,我就爬在一个陷坑边上叫,它听到我的声 

音,以为是水池子哩,就会走过来,到了陷坑边上,掉进去,把命 

■ 

送掉。”它們就这样作了,那一只春情发动的大象听到了蒼蝇嗡 

j 

嗡的歌声,心里一髙兴,眼睛就閉上了,啄木鳥把它的眼睛啄出 
来;到了中午的时候,它渴得要命,到处乱閬,听到奸膜的叫声, 
就寻了来,走到一个大陷坑的边上,掉下去,死掉了。 

因此, 我說道:“有麻雀,也有啄木鳥。”① 

公白鴿說道:“眞是这样子!同朋友联合起来,我就要把海 
淘干。”它这样下了决心以后,它就把所有的鳥都喊了来,把自己 
丢掉孩子的痛苦吿訴了它們。它們为了給它报这个痛苦的仇, 
就开始用翅膀来打大海。有一只鳥开了胳:“这样我們的願望是 
不能够实現的。伹是我們要用土块和砂粒来把大海塡滿。”它这 
样說过以后,它們就都用嘴来叼起一堆堆的土块和砂粒,开始来 
塡大海。另一只鳥又說道:“我們无論如何也不能同大海打仗。 
因此, 我想說 一下, 我們在这时候究竟应該做 什么。 有一只年浥 
的天鵝,就住在一棵无花果树上®。它会給我們出一些切合实 
际的主意的。因此,讓我們到它那里去問一下吧!常 言道: 

①参看 本卷第 三三五 首詩。 

© Nyagrodha , 中国旧譯“尼拘卢陀”,学名是 Ficus Indica 。 

124 



要听年老的人的話;誰要是多聞多見,誰就算是年老。 
一群在树林子里被逮住的天鵝,听了年老人的話,才又跑 

掉。〔三四三〕” 

这些鳥都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它說道: 


第十九个故事 


在一片树林子里,有一棵枝千粗大的无花果树;在这树上, 

I 

住着一家子天鵝。在这一棵无花果树的底下,长出了一樑叫做 
橋賞弥①的蔓藤。于是老天鵝 說道: “这一棵往树上爬的蔓藤, 
对我們是非常危险的。說不定什么时候会有人攀援着它爬上树 
来,把我們害死。当它还柔弱容易砍掉的时候,应該把它去掉! ” 
伹是它們却不听它的話,不把这一棵蔓藤砍掉。时間过去了,这 
一棵蔓藤就把树从四面八方围起来了,有一次,当这些天鶴都 

■ h 

出去找寻食物的时候,一个打猎的抓着蔓藤爬到这一棵无花果 
树 h 来,在天鵝的窝里放上絆索,就回家去了。当这些天鵝都吃 


得飽飽的在夜里飞回窝来的肘候,它們都給絆索捉住了。于是 
老天鵝就說道:“我們現在都倒了霉,都給絆索捉住了;就因为你 
們都不照着我的話办事。我們現在都完蛋了。”于是这一些天鵝 

h 

都对它說道:“可尊敬的先生呀!現在旣然到了这个地步,我們 
要怎么办呢?”它說道:“如果你們听我的話的話,那一个打猎的 
一来,你們就装死。打糖的心里会想:‘这些家伙都死了。’然后 


就把你們都擲在 地上。 当他往下爬的时候,你們就在同一个时 


① Kausambi, 


125 



* 


候一齐飞起来。”天一亮,打猎的就回来了,他看到,它們都象死 
了 一样;他心里絲毫也沒有怀疑,就把它們从絆索上解下来,一 
只一只地丢到地上去。当它們看到他正准备往卡爬的时候,就 
照着老天鶴出的_个主意,在同一个时候,一齐飞起来,飞走 
了。 

因此,我 說道: “要听年老的人的話。”① 

这个故事講完以后,这一些鳥都到那一只老天鵝那里去了, 
把失掉孩子的痛苦吿訴了它。于是老天鵝就說道:“我們所有的 
鳥的主子是金翅鳥。根据目前的情况,你們应該一齐高声大叫, 
讓金翅鳥大吃一惊。这样嘛,它就会消除一切灾难。”它 們考虑 
过以后,就到金翅鳥那里去了。金翅鳥正給世尊那罗耶那③叫 
了来,要同天神和阿脩罗③打仗。正在这个时候,这些鳥来向自 
己的主子,鳥王报吿那一件由大海造虡的、因搶走子女而产生別 
离痛苦的事件,它們說:“陛下呀!你是我們的領导人,我們这些 
家伙是嘴里能 ra 多少,就吃多少;但是大海却因为我們的食品撤 
不足道,凳欺侮我們,把我們的孩子都吞掉了。 听說: 

說实話,吃东西应該儉偷地吃,特別是穷人,更要这 

样。 

你看吧! 一只公羊給獅子杀死了,就因为它吃不髙明的 

食粮 三四四〕” 

金翅鳥問道:“这是什么意思呢?”老鳥 講道: 


① 参看本卷第三四三首詩* 

② 参看第67頁注①。 

③ Asura , 意思是恶鼸,丰国 旧赛- 阿修罗 ”• 

126 



第二十个故事 

在某一个树林子里,有一只从羊群里跑出来的公羊。它就 
带了它那一顇子长长的鬓毛、它的角和它那結实的身子,在树林 
子里东游西逛。有一次,在这个树林子里,它給一只獅子看見 
了,獅子前后左右都是野兽。獅子以前从来沒有看到过这样的 
动物:它身上的长毛向四下里竪着,身子究竟是什么样子,都看 
不淸楚;獅子看了以后,心里头直哆嗦,它害起怕来,心里想 :“这 

家伙二定比我的劲头还大1因此,它才敢大槙大样地在这里逛 

% 

来逛去。”它这样想过以后,就慢慢地离开这里了。过了一天,獅 
子看見公羊在林子里的空地上吃草,它想道:“怎么,这家伙吃草 
呀!那么,它的力气也应該是同草相当的。”这样想过以后,獅子 
立刻扑上去,把公羊杀死。 

因此,我 說道: “說实話,吃东西应該偸偸地吃。”①正当它們 
这样講着故事的时候,毘湿奴的使者又来了,他說道:“喂,金翅 
鳥呀!主子那罗耶那命令你,赶快到他那里去,好一同到庵摩罗 
婆底②去1”听了以后,金翅鳥盛气凌人地对他 說道: “喂,使者 
呀!象我这样的坏奴僕,对主人有什么用处呢?”使者說道:“喂, 
金翅鳥呀!什么时候世尊对你說过难听的話呀?你怎么能够对 
世尊摆出这样傲慢的态度来呢?”金翅鳥說道:“已經成了世尊的 
住处的大海,把我的奴僕白 鴣的蛋 都給搶走了。如果我不惩罰 
它一下, 我就不能再当世尊的奴僕。就請你把这个意見禀吿世 

① 参看本卷第三四四首詩。 

② Amaravati, 意思是•■不朽者的住处%指的是因陀罗的住处。 

127 





毘湿奴从使者的嘴里知道了,金翅鳥发了火,他心里想道 •. 

“哎呀!涅那陀①的兒子非常火了。因此,我必須亲自到它那里 

毋 

去,开导开导它,恭恭敬敬地把您請了来。常言道: 

不耍瞧不起这样一个奴僕:有本領,又忠誠,还是出自名 
門大族, 

应該把他当做自己的兒子一样撫育爱护,如果他想得到 
安乐幸福。(三四五〕 

还有: 

一个主子,即使对自己的奴僕滿意,对他們也只有敬重; 
他們受到了这样的敬重,也会为他服务,甚至送掉性命。 

C 三四六〕” 

m 

他这样想过之后,就赶快到金翅鳥那里去了。它看到自己的主 
子到自己的家里来了,心中有愧,抬不起头来,磕过头以后,說 
道 •. “此尊呀!你卷吧,那大海仗着是你的住处,趾高气揚,竟把 
我的奴僕下的蛋都給搶走,竟欺侮起我来了。我因为怕对不起 
世尊,才迟疑不决;不然的話,我今天就把它变成旱地 9 常言 
道 •• 

不管什么事情,如果伤損了主子的面子,把他的心刺痛, 
一 个出自名門的奴僕就不应該去做,即使丢掉了性命。 

C 三四七〕” 

它这样說过之后,世尊說道:“喂,毘那陀的兒子呀!你說得对。 
因为: 

如果一个主子不把那一个残暴而且恶劣的奴僕解雇, 

老实說,人們总就应該惩罰主人,为了奴僕有过失的緣 


①参看第70頁注① 9 

128 



\ 


, 故。 〔三四 八〕 • 

过来吧,我們好去从大海那里把鳥蛋要回来,安慰安慰白摘,然 

+ 

后就到庵摩罗婆底去同神仙們算賬!”它同意了;世尊威胁大海, 
把带火的箭上在弓上, 說道: “哏,你这个坏家伙呀!把白鶴下的 
逛送还給它!不然的話,我就要把你变成旱地! ”大海听了以后, 
所有它周围的随从都吓得打起哆嗦来,它自己也发起抖来,它拿 
了那些蛋,吿訴了世尊,把它們还給了白鵝 a 

因此,我說道:“在了解了敌人的实力以前。”① 

■_ ■- 

珊时縛迦了解了事情的眞象以后,又向 它道: “朋友呀!你 

說一說,它是怎样打架法?”它說道:“平常的时候 ,它 随随便便地 

把身子舒伸幵,躺在石头地上。如果它現在先把尾巴卷回来,把 

■ 

四只脚摆在一块兒,耳朵竪起来,从远此就瞪着眼看你的脸,那 
你就要 知道: 它对你不怀好意了。” 

这样說过以后,达靡那迦就到迦罗吒迦那里去了。迦罗吒迦 
說道:“你干了些什么事兒呀?”仓 說道: “我現在已經把它們俩挑 
拨离間了。”迦罗吒迦說道“眞的嗎?”达摩那迦說道:“你瞧到結 
果,你就知道了。”迦罗吒迦 說道: “还有什么不相信呢?常 言道: 
挑拨离間,如果应用得好,連意志坚强的人都可以挑翻, 
正象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能够把大石头堆成的山冲穿。 

(:三四九〕” 

达摩那迦說道:“干过一件挑拨离間的事兒以后,人們要用尽一 
切办法从中取利。常言道: 

誰要是把整部的經典都已經念完,也掌撞了它的本質内 


①参看本卷第三一五首詩 


129 


容; ' 

I 

J 

但是自己却沒有得到好处,这些經典只給人惹麻煩,有付 

么用? I :三五 o 〕” 

趨罗吒迦說道,实在說,沒有自己的好处。因为 s 

人的身体到最終也不过变成一堆虫子 、一 堆灰, 

誰就是用別人的痛苦来养肥它:这又算是什么智慧? 

〕” 

述摩那迦說道•.“你不懂得本性就是弯弯曲曲的、治国安邦的法 
术,它給大臣的家族带来报酬。在这里,人們說: 

心里要残忍无精,然而嘴上呢,却是要甜如甘蔗的鮮 
汁 。 

人們用不着犹疑,誰要是过去欺侮过他,就把誰杀死。 

r 三五二 ] 

此外,即使这一个珊时縛迦被杀掉,它对我們仍然会有好处的。 
因为: 

一个聪明人,如果他給別人苦头吃,自己却从中得利, 
就不能把他看做是头脑簡单,正如闍杜罗迦 ® 在树林子 

里。 c 三五三〕” 

迦罗吒迦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它說道: . 


第二十一个故事 


在某一个树林子里,有一个獅子,名字叫做婆闍罗檀湿特 


① Caturaka , 意思是 # 机灵鬼' 

130 



罗①,陪伴着它的大臣是迦罗弊耶牟伽 © ,一 只狼、闍社罗迦 ,一 
只豺狼和商矩伽哩那③,一只駱駝。有一次,它同一只春情发动, 
的大象打架,它的身子給大象的牙兴戳破了,因此必須躺在淸靜 

的地方休息。它罢了七天斋,身子都餓瘦了,它对自己那一些同 

» 

样也餓得要命的大臣說道:“不管怎么样,在树林子里找一头野 
兽吧,好讓我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把你們喂飽! ”它們接到 

命令,立刻就在树林子里巡游起来了;可是它們什么也找不到。 

*■ 

于是闍杜罗迦心里就琢磨起来:“如果把商矩伽哩那这家伙杀 
掉,我們都有几天好日子过了。但是主子却不会杀掉它的,因为 
它是它的朋友。我要利用我的智慧劝我的主子把它杀掉。同 

样: 

对那些聪明人来說,在世界上,沒有什么东西消灭不掉, 
沒有什么事情完不成,得不到3因此我要試一試我那一 

套。 C 三五四〕” 

它这样想过以后,就对商矩伽哩那說道:“喂,商矩伽哩那 
呀!主子因为沒有东西吃,餓得不成样子了。主子一死棹,我們 
也就都完蛋了。因此,为了你,也为了主子,我要跟你說几句話, 
諝你听着1 ”商矩伽哩那 說道: “喂,伙計呀!你赶快說吧,我好毫 
不迟疑地照着你的話办事!此外,只要做了一件事对主子有好 
处,就算是做了一百件好事。”闍杜罗迦 說道: “喂,伙計呀1为了 
加倍得到报酬,把你的身子献出来吧,这样你就好得到一个双重 
的身子,而主子也可以活下去!”听了这話以后,商矩伽哩那說 
道 :“伙 計呀!如果是这样的話,那对我自己也是有好处的。你就 


① Vajradaipstra , 意思是 4 *金刚齿”。 

③ Kxavyamukha , 意思是 8 嘴里有生肉*\ 
③ 5 aiikukai *9 a , 意思是 41 橛子耳染\ 


UI 



把这一件事吿訴主子吧,一定照办!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我要 
求法王@給我保証。” 

它們这样决定了以后,就都到獅子跟前去了^于是_杜罗 
迦 說道: “陛下呀!今天一 H 野兽也沒有促到, 太则 老爷爷也快 
到了落的时候了。”听了这話以后,獅子大为惊惶。_杜罗迦說 
道 :“陛 下呀!那一个商矩伽哩那这样 說过: ‘如果你讓法王来作 

〆■ 

証,述給我一个双重的身体,我就把我的身体放弃。’ ”獅子 說道: 

“伙計呀!这好极了。就这桦办吧! ”这#商議好以后,獅子用爪子 

+ _ 

把商矩伽哩那打倒,狼和豺狼把它的肚子撕幵,它就死掉了于 
是閣社罗迦又琢磨 开了: “我怎#能够自个兒把它独吞呢?,,当它 
在心里这样想的时候,它看到獅子身上全沾滿了血,它对它說 
道 t “請主子到河里去洗一洗,幷 ii 敬一下神吧!我同 迦罗弊 耶牟 

i 

伽一块兒站在这里看守着这食品。”獅子听了以后,就到河那里 
去了。獅 - f 走了以后,開杜沒迦就对迦巧_耶牟伽 說道: “喂,迦 
罗弊耶牟伽呀!你饿得够受了。在主子回来以前,你就先吃一 
点駱鸵肉吧。我会在主 -/ ■趿前#你开脫的。”听了它的話,迦 
耶牟伽就尝了那么一点肉,閻杜罗迦又开 了腔: “喂,迦罗弊耶牟 
伽呀!躱得远一点,主子回来了。”它这样作了,獅子走到驗蛇跟 
前,看到它的心已經被吃掉了,就怒气冲冲地 說道: “喂!誰把駱 
鸵弄成这样的吃剩的东西了?我也要把它杀掉! ”獅子这徉說了 
以后,迦罗弊耶牟伽瞪着眼看着闈杜罗迦的脸,仿佛 要說: “你說 
一 句話吧,好讓它平靜下来! ” 然而間杜罗迦却笑了,它說 道:: “喂! 
你自己吃掉了駱鸵的心,瞪着眼晴看我干嘛?”伽罗弊耶牟伽听 

了这話以后,怕丢掉性命,就逃跑了,跑到另一个地方去了。獅子 

-■ ■ — ■■ ■ - - - - >- 

① Dharmaraja , 蕙思是“正义 之王% 閻摩和欲底湿提罗 (Yudhi 妗 hira ) 都有 
这个称号。 


132 



追了一段,心里想:“我不該杀带爪子的动 : 物'就轉回头籴了。 

正在这时候,好象是命运注定了一样,在路上走来了一个馱 
着很重的貨物的駱駝商队,駱鴕脖子上挂着鈴鐺,走起路来,玎 
鈴鈴直响。獅子从老远就听到这鈴鐺的声音,它对豺狼 說道; “伙 
計呀!你去看一下,这一种可怕的声音究竟是什么?"听了这話 
以后,阑杜罗迦往树 林子里 走了一段,又赶快回来,惊惶失措地 
說遨•.“主子呀!走吧,走吧1如果你还能走的話!”它說道 :“伙 
計呀!你为什么这#吓唬我呢?你說一說,这是什么意思 I ”闕杜 
罗迦說道:“主子呀!法王生了你的气,他亲自来找 你了: ‘这家 
伙找了我作証,在不应該杀的时候,把我的駱鴕杀棹了,我現在 
要跟它要一千倍的駱鴕。’他这样下了决心,为着駱鸵生了很大 
的气,他想在你这里找到它的父亲和祖先們 5 他就跑了来了。”听 

了这話以后,獅子丢下死駱駝,害怕丧掉了性命,就逃跑了。闍 

* 

杜罗迦呢,它就一点一点地吃起駱駝的肉来,吃得 很久。 

因此,我說道:“一个聪明人,如果他給別人苦头吃。”① 

达摩那迦走了以后,珊时縛迦心里 11 商咕起来 : “我怎么办呢? 
如果我到別的地方去,那么另一个残忍的野兽会把我杀掉,因为. 
这个树林子是荒凉的。主子們一生气,逃是逃不掉的。因为常 

、 V/.-. 

目道: 

侮辱了別人,逃跑了,他还是不能安靜:‘我已經逃得很 
远,’ 

如果他一时不小心,聪明人的长胳臂还是能够仲到他跟 

前。〔三五5:〕 - 

因此,我还是到獅子那里去吧。說不定它会想到:这家伙是到我 


①参看本卷第三五三 酋詩, 



这里来求我保护的,因而把我放走/ 

它在心里这样决定以后,滿怀着紧张的情緒,慢慢地向前走 
去。它看到獅子,正象达摩那迦說的那个样子,它坐到一旁去, 
心里想道:“哎呀!主子們眞正是不容易对付呀1常言道: 

正象是一座房子,里面藏着蛇;又象是一个林子,里面滿 
是野兽; 、 

还象是一个水池子,里面幵滿了美丽的荷花,但也爬滿了 

4 - 

鰐魚: 

奴僕們总是战战棘棘地滿怀着鬼胎走进主子們这样的心 
灵里去, 

这个心灵永远为坏人、說瞎話的人和鄙卑的小人塗染上 

汚垢。(三五六〕” 

% 

冰揭罗迦呢,它也看到珊时縛迦的样子正象达摩那迦說的那样, 
于是立刻就扑上来。珊时縛迦的身子給獅子的金刚杵二般的爪 
子尖抓碎了,它也用自己的觭角在獅子的肚子上豁了一道口子 i 
它好容易掙扎出来,又站在那里,准备战斗,它想用自己的觭角 

把獅子戳死。 ' 

迦罗吒迦看到这两个家伙脸紅得象盛开的波罗姿花①一 

样,都想把对方杀死,就带着責备的口气对达摩那迦說道:“喂, 

1 

你这个脑筋簡单的家伙呀〖你挑拨得它两个起了冲突,这个亊 
兒办得不对呀1你这样一来,把整个树林子都搞得乱七八糟了。 
治国安邦的大道理的精华,你还不懂得哩。常 言道: 

有的事情要严厉地惩罰,有的費上大劲才能解决,有的还 
需要动武: 


(D PaiaSa , 花名,学名是 Butea Frondosa 。 


134 



揎: te 洽未的人能够用上理智,苒加上点仁慈, 来处理 ,他 
們眞有 大臣风 度* 

但是有些人违反一切常規把一些鷄毛蒜皮的事情也要用 
惩罰来解决, 

由于他們那些拙笨的举动,他們是把国王的安乐幸顆拿 

来当賭注, 〔三 五七 〕 

因此, 你达个 傻瓜呀1 

那些懂得什么事情应該作什么不应該的人們眞是慈悲为 

怀, 

只有怀着慈悲的心情完成的事情,永远也不会惹祸招 


灾。〔三五八〕 

因此,你这个傻子呀!你滿心想当上一个大臣,可是你連慈悲的 
名字都不 了解。 因此,你用惩罰想达到的那种願望就落了空。常 
言道 * 

甜言蜜語是第一,討伐是最末 :梵天①这样 对治术 作了解 
在四种方法③里,討伐最坏,因此人們就应該把討伐废 


止。〔三五九〕 


不是由于閃着光的宝石的力量,不是由于热,不是由于 


火, 

而是由于說好話,敌人放出来的那一团黑暗才能够解 

脫。〔三六0〕 


还有: 


① 这里用的是 Svayaipbhu , 直譯应作“自存物%是梵夭的尊号之一, 

② 参閿第113頁注①。 


1)5 



什么地方說好話能达到目的,那地方就不必再施用什么 
惩罰; 

如果糖能够使胆脏平靜下来,为什么还一定要用苦的黃 

瓜?〔三六一〕 ' 

另外: 

說好話、賄路,还有挑拨:这是开着的大門引向聪明智慧, 
至于那第四种方法呢,可尊敬的人把它叫做英雄行 

为。〔三六二〕 

聪叨智慧,然而缺少果断,这就只能算是婆婆媽媽; 

有勇气但不聪明机灵,毫无疑問,这只是兽性大发。 

叙 

〔三六三〕 

大象、毒蛇、獅子、火、水、风,还有太阳,看起来都很有力 
悬; 

如果一且拿出法子来抵御它們,它們的力量就沒有用武 

的地方。 〔 三六四 〕 - 

因此,如果你自己 以为: * 我是一个大厗的兒子’,而驕傲自滿,把 
事情干得过火,那么那也就是你倒霉的时候。常言道: 

如果沒有用滿腔热情来进行的、对威官的控制相輔而行, 
如果沒有同偷理道德結合在一起,又不能够忠順服从, 
世界上的人們只在一大堆空洞无物的碎句里看到了它, 
旣不能带給人沉着,又不能带来 柴誉: 这样知識有什么 

用?〔三 六五〕 

在这里,經書上面已經說过了,出主意可以分为五类,这就 
是:着手去进行工作的方法、爭取人和審物的方法、地点和时間 
的分配、对不幸事件的事先預防、和达到目的的方法。現在有一 
件大的危险在威胁着主子。如果你有能力的話,那么你就要想 


V6 



出一个事先防御不幸事件的方法来 1 把分裂的人拉在一起,可以 
考驗大臣們的聪明智慧。傻子呀!你不能够作这一件事情,你的 

聪明智慧就是錯誤的。常言道: 

一个小人只知道破坏別人的亊情,而不能帮助它成功到 

底。 

—只老鼠只能够推翻盛干•粮的藍子,而不能够把它扶 

Ifeo 、 

可是这也不能怪你,而应該怪主子,它寛:相信了你这个脑筋簡单 

的家伙的話。常言道 t 

那种能扫淸驕傲等等毛病的經書,在傻子們那里反而助 
长了他們的驕傲, 

JE 象是白日的光輝本来能喚醒眼睛来看东西,却使猫头 
* 什么也看不到。 〔三六七〕 

知識排除驕傲与自負,誰要是給知識冲昏了头脑,对他沒 
有任何医生; 

在他那里,連仙露都会变成了毒葯,又有什么法子能够治 
他的病?〔三六八〕” 

迦罗吒迦看到主子此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中,它就惊惶得不 
得了。“哎呀,哎呀1主子听了一些馊話,就碰到这样的不幸!常 
言說得好 t 

君主們只听信小人們的那些意見, 

聪明人指出了道路,他們却趦趄不前; 

这样他們就陷到不幸的籠子里去, 

里面有敌人迫害,出来比登天还难。 ( 三六九〕 

傻子呀1所有的人都要在周围有一群賢臣的主子趿前找一 
点事兒作;伹是通过 1 零这样一个象畜类一样只想到挑拨离間的 


137 



大臣,我們的主子怎榉能够享受到道德高尙的朋友之乐呢?常言 
道: 

一个国王,即使是道德高尙,值为奸臣所包围,人們不会、 
到他这里来, 

正象是一个有着淸而且甜的水但里面却藏着鰐魚的池 
塘,人«都要避开 ,二七 0〕 

但是你呢,你大槪是只想到自己的好处而希望有一个孤单寂寞 
的国王吧!你这个傻子呀!难道你不知道 : 

在群下的围护中,国王才能放光;如果光杆一个,他什么 
也不能放;^ 

那些想把国王孤立起来想使他成为光杆的人,是在跟他 

对抗。〔三七一〕 

还有: 

看到坏东西,应該找它好的方面;如果沒有这一面的話, 
那就是毒; 

t 

看到甜东西,应該找它的伪装;如果沒有伪装的話,那就 
是甘露。〔三七二〕 

此外,如果你看到別人的幸觴与成功而不偸快的話,那也是不好 
的:对那些你了解他們的本質的朋友們这样作是不应該的。因 

为 j 

用沩装来获得朋友,用欺驪来取得功果, 

用損害別人的办法来謀取个人的幸福快东, 

想不費力而获得知識,想用粗暴的办法找到 老婆: 

誰要是想这样干,那么他显然就 是大* 瓜一个。 f 三七三〕 

同样: 

奴僕們获得的那些幸福,实在說,也就是人君的光荣, 

m 



为眞珠所照耀的向上翻滾的波浪如果沒有大海有什么 

用?〔三七四〕 

同榉,誰要是受到了主子的恩宠,他就更应該謙虛为怀。常言 
道: 

一 个主子,愈是对自己的奴僕表示出仁慈和恩惠, 

他那謙虛 为杯的 秄径也就愈发放射出光輝。〔三七五〕 

你可是一个性格輕浮的家伙。常言道: 

一个大人物,即使是劫了起来,仍然是沉着稳重; 

大海3卩使是海岸場下来,它仍然不会渾浊不淸; 

- 

那些輕浮的家伙,由于小小一点原因,就大变特变; 

只要微风稍稍地一吹 i 那达梨薄①草就撸个不停。〔三七六〕 
当然,主子不想努力去完成人生的三种义务®,而只同你这样一 

ft * 

个专門以当大臣为借口来混飯吃的、站在六种治国安邦术③之 

I 

外的家伙来商 i 事情,他应該負完全責任。常言說得好 •/ 
有一些奴僕,嘴里面是花言巧語,却不努力把弓去拉; 


如果主子們喜欢这样的人,敌人們也就欣賞他这样的荣 

华 o C 三七七〕 

下面这个故事講秦眞好哇!詩曰: 

赤身露体的沙門給烧死了,那个君主也被迫低头認錯, 
个人的人格也被提高了,这一切都归功于大臣波罗婆多 

罗®。(:三七八〕 9 

① Darbha , 一种草名,学名是 Saccharum cylindricum 。 、 

③ Trivarga , 意 思是“ 三組”,涵义很多。在这里等于 Tdgapa : —, dharma , 意 
思是“法”;二, Kama , 意思是“爱、三, artha , 意思是为”。这就是人生 
的三种义务。 

③参看第7頁注③。 ^ 

® Balabhadra , 义云“力賢% 

' 蠡 

139 



* 


达摩那迦說道:“这是 什么意 思呢? ”迦罗吒迦講道: 

* 


第二十二个故事 

在懦薩罗国①里,有一座城市,名字叫做阿踰陀®。在这一 
座城市里,有一个国王,名字叫做須罗陀③,无数的奴僕和陪臣 
跪在他面 前磕头 ,他們头上的首飾碰着他的脚凳。有一次,一个 
看守树林子的人来到他这里,向他报吿 說道: “主子呀!所有的 
住在林区的国王都背叛了。在他們里面,那一个叫做頻底耶 
迦®的住在林中的家伙是头子。为了給他們一点敎訓,請陛下 
圣载!”国王听了这些話以后,就派人把叫做波罗婆多罗的大臣 
叫了来,派他出去,惩前他們。他出发以后,在暑季結束的时候, 
一 个赤身露体的游方沙門来到 了这个 城里。在几天之內,他就 
利用矛盾分析术⑤、算命天宮图、分辨鳥飞术、天文接触点、黃道 
的三分之一、九分之一、十二分之一、十三分之一、看影子的消 
逝、看手、看金屬、看植物的根来預言人的寿命、嘴里噙滿了水和 
豆子等等,还有其他的占相算命的方法,把全城的老百姓都爭取 
过来,就仿佛是他买了他們一样《有一天,国王从流言中听到了 
他的情况,由于好奇,就把他叫进宮来,讓他坐下,問他道:“大师 
眞正能了解別人的思想嗎?”他于是說 道:“ 你会从效果上認識到 
这一点的。”他就这样用自己說的故事把国主的好奇心煽动到极 

~① KcWa , 古代印度北部国名,約当以前的烏德省,現在的北方省的一部分。 

(2) Ayodhya 0 

@ Surat ha 。 

@ Vindhyaka ^ 

■ 

(D Pras navyakara ^ a . 

140 



点。有一次,他錯过了平常該来的时候,到了下午,他才来到王 
宮,說道:“喂,国王呀!我吿訴你一件非常好非常好的事情 * 今 
天早晨,我把我現在这个身子丢在小草棚里,換了另外一个同神 
仙世界相适应的身子,走到天上去,因为我想到:‘所有的神仙都 
很怀念 我。, 現在我又回来了。在那里的时候,神仙們都說道: 

‘請你替我們尚那一位君主問好1’国王听了平沿> 对这一件天大 
的奇事威到非常吃惊,他說道:“大师 I 你眞上天去了呀?”那一 
个說道:“大王呀1我毎天都上天嘛!,’这一位 国王, 一 时糊塗,竟 
然信了他的話,把所有的政府的計划和后宮里应該作的事情,都 
放松了,专心一志地搞那一件事。在这期問,波罗婆多罗巳經扫 
淸了林区的荆練,回到国王的脚下来了 ,他 看到大臣們都給丢开 
了,寂寞地站在一边;国王只同那一个赤身露体的沙門在一起, 
躱到僻靜的地方去,脸象是盛幵的荷花,在談論着什么东西,似 
乎是談論一个奇迹。他了解了事情的眞象以后,跪下磕过头,說 
道:“ 吾王万岁,为众神所宠爱的人万岁 ①!” 于是国王就向大臣 
問好,說道 * “ 你認識这个大师嗎?”他說道:“在众大师之中,他已 
經成为生主②,我怎能不'認識他呢?听說,这一位大师到神仙世 
界里去,这是眞的嗎?”国王 說道: “你所听到的,全是眞的/这一 
个游方沙門 說道: “如果你对于这一件事情戚到兴趣 的話, 那么 
你就請看吧! ”他这样說了以后,就走进了那个小草棚,用門閂把 
P 3 插上,留在里面。过了不大一会,大臣就說道:“陛下呀 I 什么 
时候他才回来呢?”国王說道:“你为什么这样急呢?他要把自己 
的身子放在这草棚里,用另一个神仙的身子再回到这里来。”大 

•k 

① Devanaip priyah , 印度国王的尊 号之一,参閱阿育王碑的 Devaaaqipiya 

Piyadasi , 有点象中国的 ** 奉天承 运皇帝”的味道。 

③ 参看第40 頁注这 里的意 思是/他已經成为众大师的輕首' 


141 



臣 說道: “如果眞是这样的話,讓人們拿一堆烧火的木头来,我好 
把这个草棚烧掉。”人主說道 I “为什么呢?”大臣說道:“陛下呀! 
为的是,这个身子烧坏了以后,他好用那一个在神仙世界里使用 
的身子站在你的身旁。听到人們講: 


第二十三个故事 ‘ 

在王舍城①有一个婆罗門,名叫提婆舍哩曼。他的老婆,因 
为自己沒有孩子,看到邻居的孩子,就痛哭起来。有一天,婆罗 
門說道:‘亲爱的!不要再难过了!你看呀,小媽媽,当我今天举 
行求子的祭祀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看不見的东西用淸淸楚楚的 

■S- 

声音吿訴我說 t “婆罗門呀!你会得到一个兒子,他比所有的人 
都漂亮,品格都高,运气都好。”’他老婆听了以后,心里面充滿了 
至高无上的快乐,她說道‘伹願他的話不会落空!’ 不久, 她就怀 
了孕,在生产的时候,她生了一条蛇。看到它以后,她周围的人 
毫无例外地都喊道:‘把它丢出去!’但是她不听那一套,把它留 
下了,給它洗澡,象爱自己的兒子一样爱它,把它放在一个寬綽 
干淨的柜子里,用奶和新鮮奶油把它的身子养得結結实实的,在 
几天之后,它就长大壮实起来了。有一次,婆罗門的老婆眼里充 
滿了眼泪,看着邻居的兒子在那里举行結婚典礼,她就对 1 自己的 
丈夫 說道: ‘你反正总是不把我放在心上,你也不想法給我的兒 
子找一个媳妇!’婆罗門听了以后,說道:‘好人哪!你难道讓我到 
下界蛇住的地方去問婆苏吉③嗎?儍子呀!有誰会把自己的女 

① Rajagtha , 古代北印度城名,在現在的巴特拿 ( Patna ) 附近 

② V asuki , 蛇王。 


142 



兒嫁給一条蛇呢?,他这榉說了以后,看到自己老婆的脸上有特 
別忧愁的表情;他考虑到这一点,因为他很爱自己的老婆,就带 
了許多千粮,到別的地方去漂泊去了5过了几个月,俾来到了一 
座远方的名字叫做矩矩吒那迦罗①的城里。在这里,他在一个 
亲戚的家里偸快地找到了托庇之所,他們彼此都了解对方的情 
感;他洗过澡,吃过东西,等等;这样被招待着,他就住在这里,过 
了夜;天刚一亮,他就吿訴那一个婆罗門,說他襄走了。郵一个 
人說道:‘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呢?你到什么地方去呀?’听了这 
話,他就說道:‘我到这里来是想給我的兒子找一个合适的老 
婆。,婆罗門听了以后,說道 •• ‘如果是这样的話,我有一个非常美 
丽的女兒,我唯命是听,你可以把她带給你的兒子! ’他这样說过 
•之后,另外那一个婆罗門也就眞带了他的女兒,带了随从,回到 
自己的家乡来了。人民大众看到她那不平常的完滿的美貌,无 
与偷比 的文雅 秀美, 惊人的风度,心里怀着爱怜之意,把眼睛睜 
得挺大,对她的随从說道: 4 你們怎么竟能够把这榉一个珍珠一 
般的女子嫁給一条蛇呢 r 听了这些話以后,她的那些侍从③心 
里都很惊惶激动,他們說道:‘把她从这个給恶魔霸占住的男孩 
子这里带走吧1,女孩子于是就說道:‘不耍再这样嘲駕了!你們 

請看一下: • 

只要是帝王們那么一說,只要是善良的人們那么一說, 

只要把女兒給了人家做老婆:在这三种情况下,就不能再 

动挪 。 C 三七九〕 

还有: 


① Kutku ^ anagara 。 

③原文作 Mahattama , 意思是“高貴的人%用在这里不大恰当 i 似应作 
Mahattara - 


143 


〆 


死神已經布 ft 好了的事情,事前已經决定了的事情: 
这些都沒有法变更,正象神仙們决定不了补沙钵戈①的 

运命。〔三八 o 〕’ 

于是他們都問道:‘誰是这一个补沙钵戈呢?’女孩子就講道 t 


' 第二十四个故事 

因陀罗 © 有一只鸚鵡,它精通无数的經典,它的智慧是无法 
摧折的,它是无比地美丽,文雅秀逸,品質高貴。有一次,它站在 
伟大的因陀罗的手掌上,嘴里念着各种各样的詩歌,•它的身体因 
为同他的手接触而咸到愉快;正在这时候,它看到了走来値勸的 
閻王爷,它就飞跑了。于是所有的神仙就都問它道:‘为什么你 
看到他就跑掉了呢?’鸚鵡說道:‘这个家伙实在是伤害一切生命 
的。为什么不应該看到他就逃跑呢?’他們听了这話以后,为了 
安慰它不讓它害怕起見,就一齐对閻王爷說道 t ‘你听我們的 
話,不要讓这一只鸚鵡死掉吧! ’閨王爷說道:‘这我也木知道。 
在这里,命运决定一切。’于是他們就带了那一只鸚鵡到命运 
那里去了,对它說了上面說过的話。于是命运說道:‘死神是知 
道这件事的。你們去跟他說吧!’他們这样作了,鸚鴻看到了死 
神,就到阴間里去了。他們看到了这件事情,心里都大吃一惊, 
对閻王爷說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于是閻王爷說道 :‘它 
看到了死神,也就#_死不行了。’听了这个,他們就都回家去 
了。 

■ - — ■,— iw ——-- … … — — 

① Puspaka 0 

② 参看第40頁注 ② a 1 


144 





因此,我說道: f 死神巳經布置好了的事情。’①此外,女兒受 


了顧,也不能怪我的父亲0 


就这样,她取得了賊 M 俩的同意,就同那一条蛇結了婚。随 
后,她充滿了温存体貼的心情,开始搞一些牛奶、水等等来服侍 

A 

那一条蛇。有一次,在夜里,那一条蛇从那一只放在寝室里的 
寬綽的柜子里爬了出来,爬到她的床上去。她对它說道:‘这一 

r 

I 

个有着人形的生人是誰呀?’她心里这样一想,爬起来,渾身都 
在发抖,幵了門,正要跑出去;那个人开了腔:‘亲爱的!站住 
不要跑!我是你的丈夫。’为了使她相價,他又纘到那一个放在 
柜子里面的身子里去,然后又从里面爬 W 来。他戴着高高的 一 
頂冠、耳环、手镯、臂鐲,还有別釺;她跪到他的脚下。然后他們 
俩享受了爱情的快乐。他的父亲,那个婆罗門看到这个以后,先 
爬起来,把那一张丢在拒子里的蛇皮拿起来,丢到火里去,心里 
m : ‘他不恶再鑽进去了。’天明了以后,他带着无限的兴奋愉快 
的心情,把自己的兒子指給所有的人看,他的兒子正专心一志地 
同他的老婆在一起卿卿我我地相亲相爱,.他看起来同一个大臣 
的兒子一样。” 

波罗婆多罗把这个例子說給国王以后,就把那一个赤身露 
体的沙 fg 呆在里面的茅棚点着了。 

因此,我說道 •• “赤身露体的沙門給烧死了。”②儍子呀 〖这才 
是大臣风度,不是象你这样子,只是以当大臣 为借口 而实际上是 
混飯吃,治国安邦的道理一点都不懂。通过你这一件糊塗事情, 


①参看本卷第三八0首詩。 
③参看本卷第三七八首詩。 


H 5 




已經充分說明了,你是一个坏大臣。你爸爸一定也就是这个榉 

▲ 

子;因为: 

爸爸的举动是什么样子,毫无疑問,兒子也就是什么样子; 
因为,吉陀吉树①反正是結不出摩沒罗吉③的果 

■T 

实。 〔三八―〕 

聪明人的本性就是深沉的 i 如果他們自己不把这种深沉丢开,把 
自己心灵中的一点缺点显示給人看的話,即使經过很长的时間, 
也我不到什么空子可鐄。 因为: 

即使是費上很大的劲,誰又能够看到孔雀的屁股③, 
如果这一群儍东西不是听到雷声而高兴得幵屛起 

舞?〔三八二〕. 

敎訓你这样一个卑鄙的家伙,有什么用处呢?常言道: 

弯不过来的木头也就不要再去弯,刀子不要到石头上去 

硬“敎那些不可敎的人带不来什么好处7正如苏質牟 

吉④一般。〔三八三〕 

达摩那迦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它說道: 

第二十五个故事 

在某一个大树林子里,有一群猴子。到了冬天的时候,它們 

① Ketaki, 学名是 Pandanus odorat ; ssimus 0 
© Xmalaki, #名是 Emblic Myrobalan, 就是山植。 

@ 原文是 AhSranirgamasthSnam , 意思是 “ 在西吃进去又拉出来的地方% 

© Suclmukhi, 意思 是“尖 嘴的家伙”, 

146 

■ ' 4. 



涂得够受的在夜色降临的时候,它們看到一个發火虫。看到 
这个以后,它們都想 •• “这是火”,于是就努力把它逮住,用干草和 
干树叶子把它盖起来,都把自己的胳臂、威、肚子、胸膛伸到上 
面,又抓又搔,仿佛眞正享受到了烤火的快乐似的。有一个猴 
子,冻得特別难受,它更是全神贯注地来烤火,不住地对着螢火 

虫吹了又吹。这时有一只鳥,名叫苏質牟吉,从树上飞下来;命 

* 

运注定了它要遭到杀身之祸,它对那个猴子 說道: “亲爱的!不 
要自寻苦恼了!这幷不是火,而是一个螢火虫,猴子根本不听 
它的話,照样吹下去^它虽然一再受到拒絕,但是它仍然唠叨不 
休。簡单一点說吧,它飞到猴子耳朵旁边,用力地去激动它,一直 
到猴 子把它 捉住,往石头上一摔,它就带着摔断了的嘴、眼、头和 
顇子,到阴間去了。' 

因此,我說道:“弯不过来的木头也就不要再去弯。”①也或 
者: 

用到卑鄙无耻的人身上的那一些聪明昝慧有什么用, 

正象是屋子里的一盞灯,却藏在封盖严密的瓮中? (三 八四 〕 
你一定是橫生的。常言道 •. 

精通經典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应該知道,兒子^■为四 

种: 

生下来的兒子、肯生的兒子、超生的兒子、还有一种叫做 

橫生。〔三八五〕 

德行同母亲一样的叫做生、同父亲相肖的叫做肖生, 

生下来超过父亲的叫做超生,在这一切之下的就叫做 

橫生。〔三八六〕 


①参看本卷第三八三首詩《 

147 



常言說得好 t 

誰要是通过自己的极端广泛的智慧、錢財和力量, 

爬到本族的最高的地位,他母亲算是有了一个好兒 

Mm 

郞。 C 三 A 七〕 

还有: 

一眼看上去,耀眼的美丽,什么地方找不到这样的东西? 
但是一个具有有始有終的智慧的人,却实在难于寻 

覓。 C 三八八〕 

常言也說得好: 

居心良善的和居心不良的 •.这 两个人我全都知道 j 

I 

利用他那超群出众的智慧,兒子用烟把老子杀 

掉。 〔三人九〕 

达摩那迦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它說道 * 


第二十六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面,有两个商人的兒子, 一 个叫做达磨菩 
提①,一个叫做突湿吒菩提 ©, 两个人是朋友。为了賺錢,他們俩 
到远方去旅行。叫做达磨菩提那一个,时来运轉,吉屋髙照,在 
一个罐子里面找到了一千个金市,这大槪是以前不知哪一个好 
人放在里面的\他就同突湿吒菩提商量起来 :“我 們的目的已經 
达到了,現在圃我們的故乡去吧! ”这样决定了以后,他們就回来 

① Dharmabuddhi, 意思是'居心良善的”。 

② Dustabuddhi , 葱思是 w 居心不良的” • 

148 





了。快到自己住的那一座城的时候,达磨菩提 說道: “伙 計呀! 
我把一半分給你,你拿走吧,等到回家以后,我們好在朋友和敌 
人面前光彩一下,炫箱一下! ”突湿吒菩提肚子里一肚子坏水,他 
只想多得一些,于是就 說道: “伙計呀!只要这些錢是我們_ 
同占有,我們俩的交情也就会坚固不致破裂^因此,我們每人只 
拿一百个金市,把剩下的埋到地里,就这样回家。等到我們的錢 
用完了的时候,那就再来試一下这些錢。”因为达磨菩提秉性忠 
厚正直,沒有发覚他的那一套阴謀詭計,同意了他的建議,两个 
人都拿了一点錢,把剰下的好好地埋在地里,就进城去了。突湿 
吒菩提胡花乱用,任着自己的性子去干,运气也給他搞得百疮千 

t 

孔,他的那一伢就花光了。他又同达磨菩提在一起,每个人分了 
一百个金币。这些錢在一年之內也花了个精光于是突湿吒菩 
提心里就盘算起来了: “如果我再同他在一起每人分上一百个金 
市的話,剩下的那四百个,即使我全拿走了,这么一点点錢又有 
什么用呢?因此,我索性把六百个金币都拿走。”他这样想过以 
后,就眞一个人把那些錢都拿走了,把地弄平了 a 只过了一个月 

的时間,他就亲自去找达磨菩提,对他 說道: “伙計呀!我們俩把 

+ 

剩下的那些錢平分了吧!”說完了以后,他就同达磨菩提一块兒 
到那个地方去,开始掘起来。把土掘起来以后,錢却是看不見 
了。突湿叱菩提竟然无耻到先用那个空罐子打自己的脑袋,又 
說道:“梵天的心跑到哪里去了? 一定是你,达磨菩提呀!把錢 
偸走了 9 你要把一半給我,不然的話,我就要到王宮里去吿你!” 
他說道:“喂,你这个坏家伙呀!不 fr 这样說丨我是居心良善 
的①,我不会干这些偸窃的事精。常 言道: 


①这里是双关 :一 歹面說出自己的名字,男一方澍也說明自己居心良善 e 

149 



那些居心良善的人們,看別人的老婆象看自己的母亲, 
看別人的財产象看土块,看所有的生物象看自己本 

身。〔三九 o 〕 ,, 

于是这两个家伙就吵吵閙閙地走到法官踉前,把錢財被偸的事 
情講了一遍。听完以后,法官們决定請天神来裁判。居心不良 
的那个家伙說道:“哎呀!这个判决看起来是不正确的 o 因为, 
常言道: 

有了爭論,先看書面的証明$沒有这种証明,再找証人; 

如果連証人也找不到,那么聪明的人們就請下天 

神。〔与九一〕 

在这个案子上,林中的神灵会当我的証人。她会吿訴你們,我們 
两个中,誰是好人,誰是坏人。”于是他們都說道:“你說得对。因 
为,常言道 •. 

即使是出身最为卑賤,如果在爭端中有了这样一个証人, 
那么天神裁判也就用不上,何况現在又是林中的女 
神? C 三九二〕 

¥ 

我們对于这一个案子很好奇,天明的时候,我們要1司你們俩一块 
兒到那个树林子里去。”于是这两个人都織下了保証品,就被放 
回家来了。突湿吒菩提一到家,就向他备爸請求說道:“爸爸呀! 
这些金币都在我手里;但是他們都希望听到你一句話。因此,今 

天夜里,我要神不知鬼不覚地把你送到那一棵舍弥树①的树洞 

■_ 

里去,我以前掘出錢来的那个地方就离这棵树不远。明天早晨, 
你就要在那些法官跟前作証。”父亲于是說道:“兒子呀!我們两 
个都要糟糕。因为,这是一个很坏的办法。常言說得好: 

① Sami , 学名是 Prosopis Spicigera, 也有人說是 Mimosa Suma 。 木質极 

■ 

硬,据印度人說,里面含着火。 


150 


聪明人要想到有利的一面,有害的那一而也要想到 •. 
在那只呆白鷺的眼前,埃及獴竟把白蠶們吃棹。 C 三九三〕 
突湿吒菩提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父亲講道: 


第二十七个故事 

% 

在某一个树林子里,有一棵无花果树,上面住着一群白鷺。 
在这裸树的树洞里,住着一条黑蛇0白鷺的小雛还沒有长出翅 
膀来的时候,它把它們呑掉,就这样过着日子。有一只白鷺,因 

为兒女都給蛇吃了,灰心丧气,跑到一个池子边上去,流了很多 

* 

眼泪,垂着头,站在那里。一只螃蟹看到它这样子,对它說道: 

“叔叔呀1你今天为什么这样痛哭呢?”白鷺說道:“亲 爱的! 我 

\ 

要怎么办呢,我这一个倒霉的家伙?我自己的兒女,还有我那些 
亲屬的兒女,都給住在这一棵尤花果树的树洞里的那一条蛇吃 
掉了。这些不幸的事情很使我伤心,我就哭起来了。因此,請你 
吿訴我,有沒有一个办法把它消灭掉呢?”听了这話以后,螃蟹就 
在心里琢磨起来:“这是我們这一族的天生的仇人。因此,我要 
吿訴給它一个又眞实又詭詐的方法,好讓其他的白鷺也都死掉。 
常言道: 

把自己的話弄得同新鮮奶油一样,把自己的心却弄得残 

#■ 

酷无情; 

« 

这样,敌人就会从梦中惊醒:他和自己的亲屬已鎔断送了 

性〔三九四〕” 

于是它說遒:“叔叔呀!如果是这样的話,你就把一块块的魚肉 
从埃及镰的窝門口一路丢起,一直丢到蛇洞那里;这样,那埃及 


757 


!■ 


獴就可以沿着这一条路走了来,把蛇吃掉。”这样作了以后,那只 
埃及镰果然踉着魚肉块追踪而来,它不但把那一条恶蛇吃掉,連 
在树上搭窝的白鷺也都一只一只地給它吃下^ 了。 

因此,我說道:“聪明人要想到有利的一面。”① 

佴是突 M 吒菩提幷不听他父亲的話,到了夜里,仍然是神不 
知鬼不覚地把他父亲藏到那一棵树洞里去了。天明了以后,那个 
居心不良的家伙洗了一个澡,披上一件洗好了的大衣,就同达磨 
菩提一 兒陪着法官們到那一棵舍弥树那里去了,他髙声說道 
“太阳和月亮、风和火、 

天、地、水、心和閻摩、 

日、夜、黎明和黃昏、 

还有法:都了解人的动作。 〔 三 九五〕 © 

至尊的树林女神呀!我們两个之中誰做了賊,請說出来吧! ”于 
是那个居心不良的家伙的父亲就 M 树洞里开了腔:“喂!达磨菩 
提把那錢偸走了。”国王派来的人听了以后,他們都吃惊得腊大 
了 I 艮膪5当他們正在按照經 典上所 規定的办法来惩箭达磨菩提 
的偸盗 行为的 时候,达磨菩提用引火的东西把那一棵舍弥树遮 
盖起来,用火把它点着了 e 当火烧得正旺的时候,居心不良的家 
伙的爸爸驀地从里面跳出来,身子烧坏了一半,眼睛都烧裂了, 
咬吱呀呀地乱叫。这些人都問他:“喂,这是怎么一回事呀?”他 
說道:“这些都是那个居心不良的家伙出的鬼主意。”于是国王派 
来的那些人就把突湿吒菩提吊在那4棵舍弥树的枝子上,贊美 

了一通达磨菩提,他幷且得到国王的奖賞等等 • 

+ 

① 参看 本锩第三九三 首詩。 

© 重出,畚看本卷第一四一首詩 • 


152 


S 此,我說道:“居心良善的和居心不良的。”①迦罗吒迦讅 
完了这个故審以后,又說道:“呸,你这个儍乎呀!你用你那超群 
出众的智慧把自己的家族都烧了!常言說得好: 

里面一有咸水,河就完蛋;奈屬的心一有妇女糾紛也栽会 
变; . 

—有叛变的人,秘密再也保不 住; 一出坏兒子,家庭也就 
会离散。 〔 三九六 〕 

还有: 如果一个人只有一张嘴,里面却有两个舌头,誰会相信他 
呢?常 言道: 

里面有两条舌头,专一制造紧张,残酷而永远倔强•/ 

i 

目的只是在伤眷別人,坏人的嘴同蛇的嘴完全一 

样。〔三九七〕 

因此,为了你这种举动,我也害怕起来了 。 为什么呢? 

千方不要相信那些坏人!我从前就艇識了这些坏蛋。 

i 

一条蛇反正是会咬人的,即使你把它养活了彳艮长时間。 

C 三九八〕 


还有: 

只要是火,它反正总就会燃烧,'即使烧的是栴檀; 
即使是出自名門望族,是坏蛋反正总 就是坏 蛋, 
但是,钚蛋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常 言道: 

善于列举別人的那些錯誤, 

一心一 意地講述自己的好处, 

他終归会受到命运的惩罰, 

这一个擅长毁坏一切的叛徒。 〔四 oo) 


①参看本卷第三八九首詩, 


155 



这个人,在他的嘴里一定有一条舌头硬得象金刚攒, ’ 
在列举別人的缺点的时候,才不致立刻碎成一百段。 

(:四 o —〕 

不幸不会降临到他身上,他专門为了別人的幸輻曹想, 

这个人中之獅,遇到別人的缺点,他就一声也不响。 

〔四 o 二〕 

因此,人們应該仔仔細細地考虑一番,然后才同別人来往。常言 
道* 

旣聪明又忠誠的人,应該寻覓;聪明而虡伪的人,应該警 
惕; 、 

愚蠢而忠誠的人,应該同情;愚蠢而虛伪的人,应該坚决 

丢弃。〔四 o 三〕 

A 

这样你不但毀灭了你自己的家族,而且連主子也毁灭了。是你 

■P ■ 

把主子带进这个狼狼的境地,对你来說,別的人簡直是就跟干草 
一样。常 言道: 

如果一只小小的老鼠竟然能够把一个千斤重的秤吃了下 

* 

去, 

那么一只廉也就可以 W 走大象*它卩71走一个小孩,又何足 

为奇?〔四 o 四〕” 

达摩那迦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迦罗吒迦 講道: 


第二十八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有一个商人的兒子,名字叫做那社伽①。 
当他的財产耗尽的时候,他就想到远方去。 因为: 


154 



在一个国家,或者在一个地方,他以前曾由于自己的能力 
而揮金如土; 

, 如果財产耗尽了,他仍然呆在那里,他就会成为最被人看 

不起的人物 ,四 O 五〕 

同样: 

在一个地方,自己曾趾高气揚,长时間地快系欢暢; 

如果穷了,而仍留在那里游蕩,別人就会拿他当做坏榜 

样。〔四 o 六〕 


在他家里,有一个 M 祖先手里传下来的用一千斤鉄打成的秤。他 
把它托付給大商人罗什曼那③,請他照管,就到 k 方去了 。他 
在远方随心 所欲地 游蕩了很长的时間,又回到那个城里来,对罗 
乞湿摩那大商主說道 :“喂 ,罗什鐵那呀!我托付給你的那一个 
稗請还給我吧 r 于是罗什曼那就說道•.“喂,那杜伽呀!你的 


那一个秤讓老鼠給吃掉了。”听了这話以后,那杜伽說道:“罗什 


曼那呀 I 你沒有什么錯,这是老鼠吃掉的嘛。生命本来就是这 
样子,沒有任何东西是一成不变的。但是,我想到河里去洗一个 
澡。請派你那个叫做蘗那提婆③的兒子跟我一同去,替我拿一拿 
洗澡的用具。”罗什曼那因为做賊心虛,就对他的兒子曇那提 
婆說道•.“兒子呀 I 你叔叔那杜伽想到河里去洗澡,你同他一块 
兒去吧,替他拿一拿洗澡的用具! ”哎呀,常言說得眞好呀! 

如果仅仅是出于爱情,任何一个人也不会作一件事情使 
人欢喜; 


他这样作,一定是出于恐惧,出于引誘,或者出于特別的 


① Naduka # 

③ Laksmaiifi 0 


③ Dhanadeva ^ 


155 


劫机 • 〔四 o 七5 

同样: . 

如果是沒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而凳过分地恭敬般勤, 

在这时候,人們就栗小心,只有这样才能保証安稳。 

〔四 O 八〕 

罗什曼那的兒子于是就拿了洗澡的用具,.心里面很高兴,跟着 
那杜伽到河边去了。那杜伽在河里洗完澡以后,把罗什曼那 
的兒子暴那提婆推到一个山洞里去,在口上堵上一块大石头,就 
回到罗什曼那家里去了。罗什 曼哪 問他道 :“喂 ,那杜伽呀! 
我 的兒子曇那提婆踉你一块兒出去,現在到什么地方去了呀?請 
你吿訴我吧! ”那杜伽說道•.“喂,罗什曼那呀! 一只老鹰把他 
从河边 上叼走了《 /罗 什/曼 •那 說道:“喂,那杜伽呀!你这个說 
読的瘃伙!暴那提婆那么大个个子,一只老鷹怎能把他叼走了 
呢?”那社伽說道 ,喂, 罗什曼那呀!难道老鼠能把一个鉄打 
的秤吃掉了嗎?如果你还想要兒子的話,就請把我的秤还給 
我!”就这样,他两个爭爭吵吵,走到了国王的門口。罗什曼那 
于是就高声 說道: “喂!出了蛮橫不講理的事情了!我那个名字 

叫暴那提婆的兒子給那杜伽搶走了! ”法官們于是就对那杜伽說 

■ 

道: “喂!把罗什曼那的兒子交出来! ”那杜伽說道:“我有什么 
办法呢? 一只老鹰就在我眼前把他从河边上叼走了。”他們說道: 
“喂,那杜伽呀!你說的不是实話。 一 只老麿难道說就能卩71走一 
个十五岁的孩子嗎?”那杜伽笑了笑,說道•/喂,請听一听我的 

話: 

i 

如果一只小小的老鼠竟然能够把一个千斤重的秤吃了下 

去, 

那么一只廉也就可以叼走 大象: 它叼走一个小孩,又何足 


15 ^ 


% 



为奇?〔四 o 九〕”① 

他們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于是那杜伽就把那一杆秤的故事 
吿訴了他們。他們听完了以后,都笑了起来,就把秤交还給一个 
人,把兒子交还給另一个人。 

因此,我說道:“如果一只小小的老鼠”等等迦罗吒迦又 
說道:“你这个傻子呀1因为你不能够容忍泳褐罗迦对珊时縛迦 
所表示的那一些恩惠,你就这#作了。人們說得 眞对: 

平常总是出身寒微的人們責駡出身高貴的,失恋的人責 
駡情种, 

吝啬者責駡慷¥好施的,奸詐的責罵正直的,懦弱汉責駡 
英雄, " 

长得难看的人們責駡长得漂亮的,处在不幸中的人們賣 
駡运气好的, 

傻子們永远在那里无尽无休地来責駡那个人把各种学問 
精通。 C 四一 ◦〕 

同#: 

聪明的人們为傻子們所惟恨,有錢的人們为穷人們所僧 

恨, ’ 

虔誠的人們为恶人們所憎恨,淫蕩的¥人总是恨貞靜的 

女人。〔四一一〕 - 

也或者 •. 

' ■ 

連聪明的人举动都是順随着自己的本性, 

一切生物都复归于 本性: 强迫有什么用? 〔 四- 二〕 

別人說一遍,他就能記住,对这样的人敎訓才有用;但是你呢,却 


① 重出,参看本卷第四 o 四首詩 

② 参看本卷第四 o 四首詩, 


157 



象一块石头一样全无心肝,无动于衷。敎訓你有什么用处呢? 
傻子呀!連跟你在一块兒都覚得別扭。說不定因为同你在一块 

t 

兒連我也倒了霉。常 言道: 

不管是同国、同村、同城,还是同室,只要是同儍子住在一 

. 起, 

那就应該看做是倒霉的事情,即使同他們根本沒有什么 
联系。〔0—3 

宁願掉到大海里、地獄里、火焰里,或者深洞里去, 

也不願同一个缺少理解能力的傻子住在 一起。 〔 四一四 〕 

同好人或者坏人接触,一个人就会沾染上賢德或恶习, 

正象风吹过各种不同的地方,也¥沾染上香气或臭气。 

〔四一五〕 

人們說 得好: • 

虽然是同一个父亲,又是同一个母亲,我和那一只鳥, 
我却給賢人們带到这里来,前它就給猎人們逮跑 〔四 一六 〕 
猎人們說什么,它就听什么。 

国王呀!我听的都是賢人所說。 

这情形你已經都亲眼看 到了: 

近恶者沾染恶习,近善者沾染美德。 〔四 - 七〕 ” • 

它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迦罗吒迦 講道: 

1 


第二十九个故事 


在山里面某一+地方,一只鸚鵡下了蛋,結果生出了两只鸚 
鵡。当母鸚鵡飞出去寻找食物的时候,这两只小鸚鵡給一个猎人 


158 


拿走了。有一只运气好,不知怎样就逃 跑了; 另一只却被放到籠 
子里去,他开始敎它說話。另外那一只瓣鴻給一个游行的仙人 
看到了。他把它捉住,带到自己的隐屛的地方去,用东西喂它。 
就这样9时間过去了。有某一个国王給自己的馬带得离开了軍 
队,来到了猫人們住的树林子里。籠子里的那一只鸚鴻看到国 
王来了,它立刻就发出了一种乱七八糟的声音:“畏,喂!我的主 
人呀!有一个人騎着馬跑来了。把他逮住,逮住!把他杀掉,杀 
掉! ”国王听到了鸚鵡的話,赶快把馬勒住,轉到另一个方向去 
了。当国王騎着馬走向一个比較远的树林子里的地方的时候, 
他看到了仙人們住的靜修所。在这里,籠子里也有一只鸚鵡,它 
說道:“来吧,来吧,国王呀!請休息一下吧!請吃一点凉水和甜 
果子吧!喂,喂,仙人們呀!在这凉凉快快的树底下,向他献洗 
脚水致敬吧!”国王听到这个以后,睜大了眼睛,心里非常吃惊, 
他 想道: “这是什么东西呀! ”他又問鹦 鶴道: “我在树林子里另一 
个地方,也看到一个同你相似的魏 ICI , 它的样子残酷可怕,它喊 
道‘逮住他,逮住他 i 打倒他,打倒他!’ ”鸚鵡听了国王的話以后, 
就把自己的历史吿訴了他。 、 

因此,我 說道: “近恶者沾染恶习,近善者沾染美德。”①因 
此,只是同你来往,就已經够倒霉的了。因为常 言道: 

宁願意要一个聪明的敌人,儍里儍气的朋友也不願意 
要。 , 

为了杀身救人,强盜死去了;那一个国王却給猴子杀掉。 

c 四—八〕 


①参 S 本卷第四一七首詩, 


159 



达摩那迦說道: ‘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迦罗吒迦講道: 


第三十个故事 

某一个国王有一个兒子,他同一个商人的兒子和一个学者 
的兒子成了朋友0他們天天在公共場所和花园里逛来逛去,寻 
欢取乐,游玩戏耍,过着幸福的生活 j 至于盘弓射箭,騎馬騎象, 
赶着馬和象拉車,打猎游戏,他却一天一天地沒有兴趣了。有一 
天,他父亲駡他說:“你討厌当国王的那一套学問了,”他子是就 
把伤了他的自尊心的这一件事惰吿訴了他的两个朋友。他們两 
个說道:“我們两个不願意干自己的正事,我們的父亲也对我們 
胡說了一呰蠢話。因为有了你的友誼,这些天以来,我們两个幷 
沒有威覚到这件不偸快的 事情; 現在呢,我們看到,你也为这一 
件不偸快的亊情所苦了,我們两个就更威到痛苦了。”国王的兒 
子于是就說道:“我們这些受了汚蓐的人苒留在这里就不适合 
了。我們都是为一件不偸怏的事情所苦,我們还棊到另外一个 

地方去吧! 因为: 

性格坚强的人、知識、功果、权力、品行,还有 驕傲: 

离开了自己的本土,艇过了考驗,这些东西的效果才能知 

道。〔四一 九〕” 

这样决定了以后,他們就考虑:“到什么地方去合适呢?”商人的 
兒子于是就說道 •. “如果沒有錢,到哪兒去也滿足不了願望。我 
們还是到卢呵那①山去吧 I 我們在那里会拣到許多宝石,会滿 


① Roha ^ ia , 山名,就是現在鉍连島的亚当峰 ( Adam’s Peak ). 


160 





足我們的一切願望。”这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大家都同意了,他 


們就到卢呵那山去了。在这里,因为他們运气好,每个人都拣到 
了一块无价的最好的宝石。于是他們就翻来复去地考虑•/当我. 
們走上这一条到处是危险的林子中的道路的时候,我們要怎样 
来保护这些宝石呢? ”学者的兒子于是就說道 5 “我不是枢密大臣 
的兒子嗎?現在讓我来想一个办法,那 就是: 我們每个人都把这 


宝石塡到我們肚子里去,把它們带走;这榉一来,商队的队員、强 
盜等等都对我們沒有办法了。”这样决定了以后,他們在吃飯的 
时候,嘴里塞滿了飯,把宝石放在里面,就呑下去了。正当他們 
作这一件事情的时候,有一个人藏在山坡上,在那里休息,他看 
見了他們,心里想 道:“ 哎呀!我到卢呵那山来寻宝石,已經跑了 


好多天了,因为运气不好,什么也沒有找到。因此,我要同他們 


一块兒走,等到在路上他們累得睡着了的时候,我就把他們的肚 
子割开,把三块宝石都拿走。”他这样决定了以后,就从山上走下 
来;他們已經走了,他就跟在他們后面,說道 :“喂 ,喂,先生們哪! 
我一个人沒有法子穿过这一片可怕的森林,走回家去。因此,我 
想同你們一块兒走。”他們願意多添一个旅伴,說了一声:“就这 
样吧1 ”于是他們就开始一块兒走路。 - 


在这个树林子里,在一座人迹罕到的荒山野岭上,靠近路, 
有一座卑罗人①的盖的小庄子。当他們走近这个小庄子的时候, 
在曾长家里为了消遺而养着的各种各样的鳥中,有一只站在籠 
子里的老鳥开了腔。这一个晉长懂得所有的鳥的声音 語言; 他 
琢磨这老鳥的声音有什么意义,心里高兴起來,就对自己的手下 
人說道 •• “这一只鳥說的話实际上 就是: ‘在那些在路上走着的旅 


① Bhilla , 住在文底耶山中的_种人。 


161 



客身上,有极可珍貴的宝石。因此,要逮住他們,逮住他們! >你 

I 

們把他們截住,带到我这里来! ”他們这样作了,虽然酋长亲自下 
手来搜査,伹是在这些人身上什么也沒有搜到。他們又被释放 
了 ,只 剩下腰里的一条裙子,勉强遮羞,他們又开始上路了。但 
是那一只鳥又照榉吵起来。酋长听到了以后,又把他們逮回来, 
特別認眞地把他們搜査了一遍,才又把他們放走;正在他們要走 

的时候,那一只鳥叫得声音更高了,會长又把他們喊回来,間道: 

* 

“这一只鳥向来是靠得住的,从来不說瞎話。旣然它說你們身上 

■-- 

有宝石,那宝石究竟在什么地方呢?”他們于是就 說道: “如果我 
們 I 上有宝石的話,那么你們已經用劲搜査过了,为什么又找不 
到呢?”倚长說道:“旣然这一只鳥再三地說,那么毫无疑問,宝石 

W 

就在你們的肚子里。現在才是黃昏,等到天明了以后,我一定荽 
为了宝石的緣故把你們的肚子豁开。”这样駡了一頓以后,就把 

他們丢到监獄里一間小屋子里去了。于是那个强盜就自己琢磨 

1 

起来了 : “明天早裊,这个酋长豁幵他們的肚子找到了宝石以后, 

这个貪得无饜的坏蛋也一定会把我的肚子豁开的。不管怎么榉 

% 4 

吧,我反正是非死不 行了。 我現在要:怎么办呢?常 言道: 

那些胸襟幵闊品質高貴的注定要死的人們 5 在临死的时 
候, ^ 

如果能够給其他的人做一 '件 有益的事情,那么他們的死 
就是不朽。〔四二0〕 

因此,我宁願把我的肚子先拿出来給他們豁,这榉来保护这几个 
人不被杀死,因为,那个坏东西把我的肚子豁开以后,无論搜寻 
得多么伃細,反正是什么东西也不会找到;在这时候,他就不会 
再怀疑肚子里有宝石了,即使是他再残酷无情,他也会产生一点 
怜憫之心,不再豁他們的肚子了。这榉作了以后,我救了他們的 


162 



命,又救了他們的財宝,在这个世界上,我就会得到救人助人的 


声誉;在另一个世界上,我还会托生到一个好的地方去。这才算 
是那么一个合乎时宜的聪明人的死法。”当黑夜过完黎明来到的 


时候,曾长正准备豁他們的肚子,强盜双手合十,对他說道 :“自 
己的兄弟肚子給人家豁开,我实在看不下去。因此,請你加恩給 


我,先把我的肚子豁开吧 r 會长动了怜憫之心,就同意了;虽然 
把他的肚子豁开了,伹是在里面什么宝石也沒有找到1于是这家 
'伙就大声悲叹起来 •. “苦哇,哎呀,苦哇!我貪心不足,再加上受 


了那一只鳥叫的媒恿,就犯下了这样大的罪。旣然在这个人的 


肚子里什么东西也找不到,那么_其佘的人的肚子里,我想,恐 
怕也就是这样子了。”說完了以后,就把他們三个人释放,沒有伤 
害他們的身体; 他們池 就迅速地穿过森林,来到了一座城市, 


因此,我說 道:“ 为了杀 身救人 ,强盜死去了。宁願意要一个 
聪明的敌人 


他們在这一座城市里,讓商人的兒子带头,把三块宝石都卖 
掉了。他带回来了大量的錢財,都放在国王的兒子的跟前。国王 
的兒子任命学者的兒子为大臣,考虑着要推翻当地国王的政府, 
又任命商人的兒子 为財政 总监。国王的兒子于是就出双倍工錢 
收买一大批有本領的象、馬和步兵,利用他那大臣的对于六种战 
略②的知識,开了仗,在战斗中把那国王杀掉,把政权抓过来,做 
了国王。他把国家的重担和焦虑的事情都完全托付給那两个朋 

r 

友,自己随心所欲,願意干什么就干什么,享受着快乐和幸福。有 


( P 参看本卷第四一八苜詩*这里与原詩稍有4、问。 
参1第7頁注③。 



一天,他呆在话宮里,为了解悶起見,他把附近一个馬圈里面的 
一只猴子牵了来,給自己做伴。因为鱗麟、遮古罗①、鴿子、公羊 
和猴子天性就容屜为国王所嬖爱。它吃了国王給它的各种各样 
的食物,就漸漸地长起来了;所有的国王周围的人 都很# 重它。 
国王对它过分地相信和宠爱,就把自己的宝剑交給它拿。在国 
王房子附近,有一座点綴着各神各榉树木的游系的树林子》当 

k 

• S 

春天来到的时候,国王看到,这一座树林子簡直是美极了,成群 
結队的蜜蜂嗡嗡地咏叹着爱神的丰富洋溢的光荣,許多鮮花的 
香气把这一片树林子弄得芬芳 扑鼻; 他給爱神逮住了,就同他的 
正宮娘娘到那里去了。伹是所有的随从都留在树林子的入口处。 
国王为好奇心所驅使,在树林子里漫游 T 一遍之后,疲倦了,不 
願意再看什么东西了,就对猴子說道 t “我想在这一座花房里躺 
下睡一会。如果有什么人想伤害我,那么你就要全神貫注地努 

力来保护我。”說完了这几旬話,国王就睡着了。有一只蜜蜂,聞 

■* 

到花的香气和麝香等等的香气,就飞了来,落在他的头上。猴子 
一 看到,就火了,它想道:“这一个倒霉的家伙怎么竟敢在我眼前 
来螫国王呢?”于是它就开始阻挡。伹是那一只蜜蜂,虽然被赶 
走了,又一再飞到国王身上来,猴子大怒,把宝剑抽出来,照着蜜 
蜂就砍下去。这一砍就把国王的脑袋給砍下来了。同国王睡在 
一起的正宮娘娘吓了一跳,爬起来。她看到了这一件錯誤的事 
情,大声喊起来••“哎呀,哎呀!你这个傻猴子呀!国王毫无戒备 
之意,你这却是干的什么事兒呀! ”猴子把事情的經过源源本本 
地說了一遍。它給聚集在那里的那些人駡了一頓,带走了。 

① Cakora, 烏名,英文叫作希腊鷓鴣 (The Greek Partridge), 学名是 Per 出 x 
nda。 这种烏据說吃月光为生,一看到有毒的貪品,眼睛就变成紅的.国 
壬喜欢它,就是因力它存这一种本領0 


164 



因此,人們 說:“ 儍里儍气的朋友不要交呀! ”①因为,国王 
就是給猴子杀死的。所以,我 說道: 

“宁願意要一个聪明的敌人,儍里傻气的朋友也不願意 
要, 

为了杀身救人,强盜死去了;那一个国王却給猴子杀掉。 

c 四二一〕© ” 

迦罗吒迦又說 道:’ 

“在背后揭鬼,是一把好手;友誼呢,却总是要去 破坏: 
什么地方象你这样的人得了势,那里就什么好省也干不 
出来。 〔四 二二〕 

r 同样: 

即使是处在最坏的境遇中,一个好人也不会想到法的 
行动; 

什么事情能使他的荣誉在世界上不被沾汚,他就做什么 

〔四二三〕 

问样 t 

即使是处在最坏的境遇中,一个聪明人因为天性淸白也 
不会把自己的德行消灭; , 

一个貝売,即使放在火里烧过再从火里拿出来,也决不会 
放弃掉自己的白色。〔四二四〕 

什么不許作,那就是不許作, 

一个聪明人不再枉加思索; 

即使是渴得要命又要命, 

①参看本卷第四一八首詩和第四二一首詩 • 

© 重出,参霜本卷第四一八首詩 • 

165 





也不能把流到路上的水来喝。 〔 四二五〕 

还有 - 

应該做的事情,就应該 去做; 即使是自己的生命已經到了 
顇子里; 

不应該做的事情,就不能做;即使是自己的生命已經到了 
頻子里。〔四二六〕” 

別人这样对它說过之后,达摩那迦,由于自己阴险成性,把这些 
話看得踉毒藥一般,就离开这 里了。 

在这期間,那两个家伙 •. 冰揭罗迦和珊时縛迦,都气得盲目 
发狂,又干起来了。浓揭罗迦把珊时縛迦杀死以后,气平了一控, 
它用沾滿了鮮血的爪子擦了擦眼,因为回忆起以前的交情,心里 
动了怜惜的念头,眼睛給泪沾湿了,它后悔起来, 說道: “哎呀,眞 
糟糕!我犯了 大罪; 因为我把我自己的第二个身体珊时縛迦杀 
死了,吃亏的就是我自己。 

常 言道: 

如果是失掉了一片国土,美丽 肥沃; 

或者是失掉了一个僕人,聪明能千; 

僕人失掉了,国王們也就难以活下去, 

囪土失棹,可以收复;僕人失掉,一去不返。〔四 二 七 〕 ” 

达摩那迦看到了冰揭罗迦那样心神不安的样子,就大畚胆 
子慢慢地磨蹭过来,說道:“主子呀!.你把仇敌已經杀死,自己却 
这样心神不安,这是什么原因呀!常 言道: 

不管他是自己的父亲,还是自己的兄弟;是自己的兒子, 
还是自己的朋友; 

只要他威胁到我們的性命,就要把他杀掉,如杲我們自己 
^ 不想吃苦头 • 〔四 二 八 〕 


166 



还有 




一个心慈面軟的闵王、一个什么东西都吃的婆穸們、 

一个滿肚子杯心眼的伴侶 、一 个淫蕩无耻的女人、 

一个調皮檇蛋的奴僕、一个疏忽大意不称职的公务員, 

还有不知道要千什么的家伙:所有这一些都不耍沾連 6 

〔四二九〕 

> 

你自己到远处去吧,如果在那里快乐幸福能够找到! 

你去問一个聪明人吧,即使他目前还很年少! 

如果有人向你乞求,你就把自己的身体送給他吧! 

如果你自己的胳臂不好,你也就可以把它砍掉!〔四三0〕 
对一般普通老百姓适用的那一些东西,对国王們来說就不是法 
律。常言遨: * 

按照一般普通老百姓的办法,决不能統治一个大的帝国; 
因为在一般人身上算是錯誤的东西,在国王身上就是美 

德。 〔四三一〕 

还有 

又是眞誠,又是虛伪;又是粗暴,說話又很和藹; 

又是残酷,又是慈悲 s 很喜欢要錢,布施又极慷慨; 

經常要幵支大量的錢,但是同时又有很多的 收入: 

—个围王的政策,正象一个妓女一榉,是丰富多采 《 〔四三 
二 

子是迦罗吒迦自己也走了来,坐在獅子踉前,对达摩那迦說 
道: “你根本不知道,一个大臣应該作些什么。因为在两个相亲 
相爱的朋友之間作一些阻挠破坏的工作,这叫做离閭这幷不 
是六运的 政策: 事情发生了,就用甜言蜜語、进行賄胳、挑拨离間 
来敷衍,使主子跟自己的奴僕相斗,因而陷入危险中。常言 




167 



道: 

布施錢財①、带着金刚杵 ②、 

风神、还有那大海之主3), 

一 打仗,他們的光柴就受影晌> 

誰打仗也会有胜有負。 (四三 三〕 . 

还有: • 

人們說,战爭与聪明的政策絲毫也沒有关連;. 

因为,下定决心从事战爭的只是那一些儍蛋《> 

聪叨的人們說,聪明的政策經書里可以找到; 

經書吿訴我們,要应用甜言蜜語和其他手段。@ 〔 四三四 〕 
因此,一个大臣有时候就不要劝自己的主子打仗《»因为常言道: 
国王們不为那些敌人所控制, 

在他們的家里住着一群 
忠实的、想做好事的、謙虛的、 

能够消灭敌人的、沒有貪心的人。 〔 四 三 五 〕 

所以: 

趙好事情,就应該常常提起,即使能够引起不愉快; 

什么好昕,就說 什么: 对侍候別人的人来說很不应 

該 。 〔四三六〕 

还有: 

不管国王問到还是沒有問到,如果大臣只拣好听的說, 
說的話又絲毫也沒有用处,固王的光柴 m 会收縮。 〔四 三七 〕 


① Dhanada, 可能是指的財神俱毘罗 ( Kubera )。 

② Vajrin , 很多神都有这样一个綽号,最乎常的是指 因陀% 

③ Jale ^ vara , 指的是大神婆楼那 ( Varuoa )。 

® 参眉第 13 D 頁注③, - 


168 



述有:主子一定要一个一个地詢問自己的大臣,在他們被詢問的 
时候,还要亲自检査,什么話是有用的,什么話沒有用,誰說的話 
比較好一些。因为,有时候由于一时的錯覚,一件事情看上去同 
它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合。常 言道: 

天空看上去象是一个平面,螢火虫看上去象是火焰一团; 
其实呢,天空里找不到什么平面,螢火虫身上更沒有火 

焰 6 〔四三八〕 

述有: 

不眞实的东西外表上同眞实的一样,眞实的又冏不眞实 
的相象: 

錯綜复杂的宇宙万有就是这个样子;因此必須仔細地分 

析端詳。 〔 四三九〕 

因此,为聪明所弃絕的那一个僕人所說的話,主子不能够立刻都 
相信; 因为, 一 个狡獨•的僕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会用种种的 
花言巧語,在主子跟前,歪曲事实的眞象。因此,一个主子要对 

t 

一 件事情伃細考虑过,然后再去实行。常言道: 

同自己的知心朋友再三再四地硏究考虑, 

自己也要在思想中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去分析, 

1 

然后才去做一件 事情: 誰这样做誰就是聪明, 

' 只有他才眞正能够享受快东幸福和荣誉。 rarao 〕 

因此,主子不应該听了別人的話而使自己的理智受到 限制; 在任 
何情况下也应該先考驗一下那些特殊的人物,分析一下有利的 
东西和有害的东西,說話和闾答,以及时問的限量;之后,聪明的 
主子就应該亲自下手去处理所有的事情/ 


叫做《朋友的决裂》的第一卷書到这里为止,它的第一首 


169 


詩是 


在树林子里獅子和公牛間日益亲密的友情, 

給那个非常貪婪奸詐的豺狼破坏得一干二淨。 M 0) 



■… - I - —… -^ 

①参看 本卷第 一苜詩 。 


170 


吉祥! 

在这里开始叫做 《朋友 的获得》的第二卷書,它的第一首詩 
是: 

沒有資料,又沒有錢財,有一些人們却是聪明而又多聞, 
他們迅速地把事情_处理好,象烏鴉、老鼠、鹿和烏龟这 一 
群•〔-〕 

王子們問道 t “这是什么意思呢?”毘湿奴舍哩曼講道: 

在南方有一座城市,名字叫做波罗摩陀嚕_耶①。离开这 
里不远,有一棵很高的无花果树,树干很粗,树枝很长,所有的生 
物都到这里来躱藏。.常言道: 

在它的蔭凉里,鹿在睡覚;成群的小鳥就藏在它的浓綠的 
叶子里; 

虫子塡滿了它的树洞;一群群的猴子在它的枝干上互相 
挑逗游戏; 

蜜蜂飞来泰然自若地咣吸着它的 鮮花: 这样一棵树眞値 

得縣 

它用自己的枝干給一大群生物带来喜悅,其他的树只把 
負担加給大地。〔二〕 

在这里,住着一只烏鴉,名字叫做邏求鉢陀那伽 ©。有 一次, 

_ —— - 一- - 1 —— 

① Pramadaropya 。 

© Laghup % tanaka , 意思是“快飞者% 



在早晨,它飞到城里去寻找食物。它看到一个住在这城里的猎 

«■ 

人,走出城去,想去 捉鳥; 他面貌凶恶,手和脚都裂了口子,腿肚 
子很粗壮,身体的顏色异常地粗獷,眼睛里面是紅的,带了一群 
狗,头发向上梳起,手里拿着网子和棍子;簡言之,他就象是手里 
拿着套索的第二个死神,象是罪恶的化身,象是非圣无法的核 
心,象是一切罪恶的說敎者,象是死神的朋友;他走近了这一棵 
大蚶。它看到他以后,心里就怀疑起来,想道:“这一个坏家伙到 
这里来想千什么呢?是我要倒霉呢?还是他另有別的打算?”由 
于好奇,它就跟在他后面,等在那兒看。这一个猎人在那里找到 
一个地方,把_网张起来,橄上許多谷粒,藏在不远的地方,等在那 
里。在那里的那一些鳥,給邏求痒陀那伽的話劝阻住,把那一些 
谷粒看得跟致人死命的毒药一样,它們也一声不响地等在那里。 
在这时候,有一个叫做質多罗揭梨婆①的鴿王,在成百的鴿 

J 

子的围拥下,正在到处找食吃,它从远处就已經看見那些谷粒, 
了。虽然邏求鉢陀那伽劝阻它,但是它的舌头馋得要命,它仍然 
向着大网飞过去,想去吃那些谷粒。正当它落下来的时候,它就 
同它的随从都給那兽筋做成的套素逮住了。实在是因为运气不 
好,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它一点錯沒有。常言道: 

罗波那把別人的老婆搶了来,怎么他竟会沒有一点錯 


誤?® 

®^ Cit 3^ riva , 意思是 “脖子上有斑点的”。 


© Ravana (罗波那)是印度古代长詩《罗摩衍那》里面的十头巨魔,他是楞伽 
島(現在的錫兰)的統治者。他的妹妹女妖首哩薄那迦(紐 rpagakhS ) 爱 
上了罗摩,罗摩把她让給自己的还沒有結婚的兄弟罗什曼那 ( Lak § ma - 


na ) 0 罗什曼那拒絕了她,把她的耳染和鼻子都割了下来。她逃往楞 
伽島,吿訴罗波那說,罗摩的老婆悉多 CSUa ) 如何如何美,慫恿他去搶。罗 

披那果然把^多搶了来/罗摩得神候之助,最后打敗了罗波那,夺回了自 
己的老婆* 


172 





那一只金鹿样子很不自然,为什么罗摩竟一点也沒有看 
出?① 

欲底湿提罗由于挪殺子竟倒了大霉,这又是怎么一回 

h 

事?® 

因为危难当前,人們平常总是精神錯乱,智慧也就到了日 
暮穷途。曰 

同样: 


如果是給死神的套索套住了,精神也給命运束榑住, 

就連那些伟大人物的理智也会走上歪曲的道路。 〔四〕 

于是那一个猎人就揮动着棍棒,兴高彩烈地跑了来。質多 
罗揭梨 婆和它 的随从,因为运气不好,給套索套住,急得要命,它 
看到他跑过来,念中生智,就对那些鴿子說道•.“啊哈,你們不要 
害怕1因为: 


即使是倒霉倒到了家,誰要是能够把理智保持住, 

他就会渡过这一些倒霉的事,而且达到蕞高的幸福。 C 却 
因此,我們大家都应該一条心, 一 下子飞起来,把网子带走。如 

屬 

果大家心不齐的話,我們就沒有法子把网子带走。因为人們要 
是心不齐,就会死亡。常 言道: 


只有一个胃,顇子却分成两个,它們互相帮助呑下食物, 


①罗波那为了搶雖多,先派手下一个小妖,化身为一头奇荞的金鹿,到林子 
里來引誘悉多。悉多請罗摩去捉这鹿,態跑憨远。只剩下悉多一个人,为 
芨波那 濾走。 ^ 

@这是印度古代史詩《摩诃袅罗多》里面的故事。欲底湿提罗 ( Yudhi 打 hira ) 
和他的从兄弟杜哩由陀那 ( Duryodhana ) Jjf 肢子。杜哩由陀那用不 1 H 当的 
手段 *1 了欲底湿提罗。欲底湿提罗把自己的財宝、国家和王位輸了个一干 
二淨,最后連自己的身体也輸掉了。杜哩由陀那把他和他的四个兄弟流放 
到森林里去住十二年然后又隐姓埋名一年。十三年滿后,欲底湿提岁带 
領軍队与杜哩由陀那大战。杜哩由陀那战死,他恢复了王位, 


173 



正如婆偷多①鳥,如果不是一条心,它就会亡故。 〔 六 3 ” 
鴿子們問道:“这是什么意思呢?”質多罗揭梨婆 講道: 


第一个故事 


在这里,在某一个池子旁边,住着一些叫做婆偷多的鳥。它 
們每一只只有一个胃,却有两个分开来的顇子 C » 它們中間的一只 

鳥,当它随意到处游菡的时候,用一个頻子在某一个地方找到了 

•* 

一些甘露。第二个頻子就說道:“給我一半1 ”第一个頻子沒有給 
它,第二个顇子一生气,就把它在不知什么地方找-的毒葯吞了 
下去;因为这一只鳥只有一个胃,它就死掉了。 


因此,我說道:“只有一个胃,頻子却分成两个。”②只有这样 


联合起来,才有力量。 

那些鴒子听了以后,都想活下去,它們于是就同心协力把网 
子带起来,只飞出去了一箭之地,然后就毫无所惧地飞向前去, 


象是在天空里搭起了一座天棚。猎人看到那一群鳥把自己的网 


子带跑了,心里很吃惊,脸往上抬着,想遒 


“这样的亊情以前 


从沒有見过! ”他念了一首詩: 


“这一群鳥,联合了起来,因此就能够把我的网子拖走; 
如果它們互相爭論不休,那么它們就会遭我的毒手。 〔七〕 ” 

他这样想过之后,就开始跟在后面跑起来。質多罗揭梨婆看到 

■ 

这个残酷的家伙在后面跟了来,幷且也了解到他的目的,心里一 
点也不慌也不忙,开始在那些髙山密林崎岖难行的土地上飞向 

■ I 

① Bhir 叩如 ,一 种鳥名 * 〜 

② 参看本铂第六首詩* 


274 





前去。通求鉢陀那伽对質多罗揭梨婆这样聪明的举动,对猪人 
那种瑪毒的心計,心里成到很吃惊,它一会兒向上看看,一会兒 
又向下看看,寻找食物的想头早鞞丢幵了,它滿怀着好奇心,跟 
在那一群鴒子的后面,心里想,“这一只伟大卓絕的镶子要千些 
什么事情呢?这一个坏东西猎人要干些什么事情呢?”那一个猎 
人看到那崎岖难行的殖路已綞把他同那一群鴒子分开了,他完 
全絕了望,就轉回头来了,他 說道: 

“不应該发生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应該发生的褰锖不用努 
力自然 会到, 

不应該你有的东西,即使是巳經落到你的手心里,它自己 
也会灌掉, 〔 心 

还有: 

如果人們在运气不好的时候得到了一 件什么 財宝, 

■ 1 ■ 

它就会象宝貝商掲①一样,連其余的东西都拐了逃 
跑。 〔九〕 

因此,想吃鳥肉的亊情就算了吧,速我那用来养活我一家人的网 
子都丢掉了。” 

在这期 W , 質多罗揭梨婆看到那个猎人絕望而归,就对那 一 
些鴿子說道:认喂,放下心往前飞吧!那个坏东西猎人巳經轉回 
头去了 * 我們最好是到波罗摩陀噜弊耶坡去,因为我有一个很 
好的朋友,一个叫做戶賴拏③的老鼠,就住在那里的东北角上。 
它一定会毫不迟疑地替我們把套索咬断。它能够把我們从这患 
难中解救出来。”它这样說了以后,它們都想去看尸賴拏老鼠,就 
来到它的洞穴堡垒,降落在地上 * 事情是这样的, 

① iankha, 財神俱里罗的財宝之 一. 

② Hira^ya, 章思是•金子 


17*5 



它 看到了未来的危险, 所有的 待人接物的学問它又精通, 
这一只老鼠住在那里,它挖了 一个声一百个 出口的 
洞 。 〔-0〕 

在这样的情况下,尸賴拏听到了_膀的打击声,心里吃了一惊, 
从自己的洞穴堡垒里只走出了猶走一步那么远,开始現察,究竟 
是怎么一回事質多罗 揭梨婆 就站在洞穴門口說道,亲爱的尸 
賴拏呀!赶快过来吧 I 你看看,我是什么榉子 I ” 

听到了这話以后,尸賴拏又縮到洞里去,說道 t “亲爱的,你 
是誰呀?你来干什么呀?你倒的是什么霉呀?請你吿訴我 〖”質 
,多罗揭梨婆听完了这話,就說道:“喂,我是你的朋友,叫做質多 

罗揭梨婆那一只鴿子。赶快过来吧它听了以后,身上的汗毛 

♦ 

都乐得竪起来了,心里非常高兴,赶快爬出来,說道: 

' “那一些有敎养的文質彬彬的人們 r 自己支持起一个家庭 
的局面, 

朋友就經常到他們家里来,带来友情,眼睛看到心內喜 
欢 。 〔 ——f 

它看到質多罗揭梨婆和它的随从都給套索捆住,說道:“亲爱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怎样发生的呀?說一說吧! ”它 說道: “亲爱 
的!你已經知道了,为什么还这样問我呢?常言道: 

为了什么、由于什么、怎样、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 
在多大范围內、在什么地方:我們做了好事情还是杯事 

, M< 

情; 

为了这个、由于这个、这样、在那时候、在那样情况下、 
在那样大范围內、在那个埤方:命运也就給我安排了报 
应* 〔一 二〕 

还有: 


176 



大神啾里①固然用一千只眼睛, 

象盛开的荷花一样着着这个世界; 

当死神在他的面前打呵欠的时候, 

他却象瞎子一样站在那里发呆。〔-三〕 

在一百二十五由旬③以外,一只鳥能够看到可口的食物; 
由于命运的安排,就在它身子旁边的套索它反而熟視无 
睹。〔一四〕 

还有 s 

月亮和太阳受到罗瞄®的折磨, 

i 

. 大象、长虫和鳥陷入了网罗, . 

我迹看到聪明人生活在貧困中, 

• 我就想 •. ‘啊!命每的力量大无穷!’ 〔一五) 

还有: 

那一些只是在天空里飞秄的鳥竟然也会陷到不幸里去;. 
灵巧的人們从沒有底的大海深处竟也能够捉到了魚; 
在这里什么是愚蠢和聪明的举动?得到位子有什么好 
处? 

死神®—时高兴就会伸出手来,从远处也可以逮住你。 

〔一六〕” 

質多罗揭梨婆这样对尸賴拏說了之后,尸賴拏就开始釆咬質多 

① Hari , 这里仍是指的毘湿 舭。. 

② Yojana, 印度古代长度名,有人說約等于四、五英里,有人說約等于九英 
里。 

③ 原文是 Graha , 意思是“捉人的东西%是恶魔罗餱 ( Rahu ) 的一个 別号; 因 
力罗喉能够把太阳和月亮捉注,讓它們发不出光來。这現象指的是 H 蝕和 
月蝕。 

© 原文是 Kala , 也有 41 时間”的意思。 


177 



罗揭梨婆的套索,但是質多罗揭梨婆却 止 住了它,說 道:“ 亲爱的 
呀1这样就不对了。你先不要来晈我的套索,而是应該先咬我 
的随从的。”尸賴拏听了这話以后,就生着气說道:“嗯!你說得 
不对呀!因为奴僕应該在主人之后,它 說道: “亲爱 的呀! 你不 
要这样說 I 所有这一些可怜的家伙甚至丢开了別人来侬靠我, 

我为什么就不能向它們表示仅仅这么一点敬意呢?常言道: 

— ■ 

一 个国王,如果經常地 向他的 僕人們表示充分的敬意, 

即使自己的財产丢光,他們仍然髙兴,不会把他丢弃。 

I 

C —七〕 


同样 


信賴就是幸藕的根源,得到信賴,一只鹿会成为一群之 

首多 


獅子虽然是群鹿之王,但是这一些鹿却不願意为它奔走。 

〔一八〕 


此外,当你晈断我身上的套索的时候,牙或者会痛起来>那一个 
坏东西猎人也可能赶了来;如果是达样的話,我一定会墜入地 
獄。常言迸: 

一 个国王,甚至当自己的忠实可靠的僕从陷久了因难, 

仍然逍遙自在,他就会墜入地獄,在今世和来生經受凤 
险。 〔一九 P 

听了这話以后,尸賴拏說道 :“喂 t 我认識主子之道。但是 
为了考驗你一下/我才說了那些話。我要把所有的套索都咬 
断。这样一来,你会得到很多的随从。因为常言道: 

如果經常对僕从們表示慈悲心腸,把財官同他們来分享, 

^― ■ 

这样一个国王就有能力甚至把三个世界都来保障。 〔 二00 

琴 

达样說过之后,尸賴拏就把所有的套索都咬断了,对質多罗揭梨 




178 



婆說道 :“朋 友呀!你現在回到你的住处去吧! ”質多罗揭 梨塾就 
带了自己的随从回到自己的住此去了。常言說得好: 

因为一个有朋友的人,难于完成的事情都可以做出; 

所以人們都要結交忠实的朋友,朋友就是个人的幸福。 
C 二 一 〕 

■ 

遽求鉢陀那伽看到了,質多罗揭梨婆怎样从套索里被解放 

1 

出来,它心里很吃惊, 想道: “这一个尸賴拏眞聪明呀 I 它眞有本 
領呀 r 这个堡垒修得眞完整呀 i 因此我也应当同尸賴祭結成朋 
友。虽然我自己天性反复无常,得不到任何人的信賴,任何人也 

不会跟在我后面走;但是我也应該交一个朋友呀。常言道: 

■■ 

即使他的財富已經很多,如果他想到自己的幸臛,他仍然 
要交朋友; 

大海虽然已經滿了又滿,它却仍然希望苏婆底$那里的 
水源源 奔流。 〔二 n 〕” 

它这#想过 只后, 就 M 树上飞了下来,走到那个洞穴的門口》它 

• r 

刚才已經听到尸賴拏的名字,它就喊着它的名字,說道:“朋犮尸 
賴拏呀1过来1” 

尸賴拏听到 以后, .心里就琢磨起来:“是不是还有那么一只 
鴿子套索述沒有咬断,因而在那里喊我呢? ”它說道:“喂,你是誰 
呀? ”烏鴉說道:“我是一只名字叫做暹求鉢陀那伽的烏鴉。”尸賴 
拏听到以后,自己严严密密地廉在洞里,回答道:“亲爱的,你离 
开这个地方吧!”它回答 道:“ 我有一#重要的事情,才到你这里 
来的;請你出来吧!”尸賴拏說道•.“我一点也不想同你会面。”它 

說道:“喂,你把質多罗揭梨婆从套索中解放出来,我巳經看到 

+ 


© Svati. 


179 



了,我因而覚得你非常可靠。說不定 我将来 也会給人用套索套 
住,必須請你解救呢。因此,同我結成朋友吧! ”尸 狼拏回 答道: 
“喂!你是吃我的,我是給你 吃的; 我怎么能够同你結成朋友呢? 
常言道 •• / 

f 

■ 

—个头脑簡单的傻子,同自己不相称的人把朋友来交, 

不管是比自己差,还是比自 己强, 他都为世人所嘲笑。 

\ 

(二三〕 

因此,你还是走幵吧! ”烏鴉 說道: “喂,我現在就呆在你的堡垒的 

i 

門口。如果你不同我交朋友的話,我就絕食。”尸賴拏說道•/喂, 
你是我的敌人嘛,我怎么能够同一个敌人結成朋友呢?常 言道: 
不应該同敌人結成联盟,不管这联盟是多么坚牢; 

水,不管它是多么热,反正总会把火焰灭掉。〔二四〕” 

烏鴉 說道: “喂!我們俩根本还沒有見过面哩,怎么能成为 
敌人呢?你是在那里胡說了一些什么呀?”尸賴拏說道:“喂!有 
两神敌人:一种是天生的, 一 神是偶然的,你是我們的天生的敌 
人。因为: 

偶然的人为的仇恨,只要采取些人为的办法,很伕地就可 
以 消溶; 

■ 1 

. 天生的仇恨呢,那就永远也消灭不掉,除非是丢掉了自己 

的性命。(:二五〕” 

烏鴉 說道: “喂!我願意听一听这两种仇恨的特点。”它說道•.“喂! 
偶然的人为的仇恨由于某一种原因而产生;只要作一件恰如其 
分討人欢喜的事情,它就消逝了。但是由事物的本性所决定 
的那一种仇恨是无論如何也不会消灭的。在埃及朦和蛇之間, 
在吃草的动物和有爪的动物之間,水和火之間,神仙和恶魔之 

I 

間,狗和野猫之間,一个男人的許多老婆之間,獅子和大象之間, 
180 - 





猎人和鹿之間,烏鸫和猫头廉之間,聪明人和傻子之間,忠实于 
丈夫的女人和淫蕩的女人之間,好人和坏人之間,存在着永恒的 
仇恨。即使他們之中如一个沒有把另外那一个杀死,他們却努 
力想去破坏另外那一个的性命。”烏骑說道:“这些話是沒有根据 
的。請听一听我的話! 

由于某一种原因,人們成了朋友;由于另一种原因,又成 
了敌人; 

因此,聪明的 A 們就应該尽上力量去建立友誼,而不应去 

結仇恨。〔二 六〕" 

I 

尸賴拏說道:“我怎么能够同你搞到一块兒呢?請听一听待人处 
世的大 道理: 

一个杯朋友,巳經閙翻过一次,誰要是想同他再恢复友 
情, 

他就会象那一只怀了胎的騾子一样,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c 二七〕 * 

一只獅子把文法規律的发現者波你尼①的宝貴的生命夺 
走, 

一 只大象把弥曼差②哲学的建立者耆米尼的身体踏 


① PSyini , 印度古代最伟大的文法学家。他所著的《文法規律八章 》 (Amdh 
yayi ) —直保存到現在,成为梵文文法学家的金科玉律。他的生存时代, 
同其他 印度卩 i 代的大入物一样,到現在还沒有 定論。 一 般的說法是,他生 
■在金元前三五 O 年左右。 

② Mimamsa , 印度古代六派哲學之一。婆罗門敎最初有哲理的探討,后来 
曰趋下流,专重祭祀,講求繁街的仪式。經年旣久,就产生了一和对抗的潮 
流,逐漸形成一宗。到了公元前二世紀,就产生了《弥屬差經》,专門注意理 
性的採討,經的作者相传就是耆米尼 CJaimini ). 


/ 


峰 


透, 

一只海怪在海边上杀死了詩歌艺术眞正的宝庫冰揭 
罗 CD , 

那些暴怒的野兽巳鼴失掉了理性,哪里管你有什么成就? 

〔二八〕” 

- f 

烏鴉說道:-“是这样子。伹是 請听: . 

一般人的友誼由于相互表示友好,兽和鳥的友誼由于某 
一些原因, 〜 

傻子們的友誼由于恐惧和貪婪,好人們的友誼由于一見 
傾心 • C 二九〕 

还有: 

一个坏人,就象是一个土瓶子,易于分裂,而难于联合 5 
一个好人,就象是一个金瓶子,易于联合,而难于分裂。 

C 三0】 

im 

处有 t 

正象吃甘蔗一样,从頂上一节一节地吃下去,愈往下惫 

■% 

甜; 

好人的友誼也正是这个样子,而坏人的友誼却恰恰相反。 

(:三 一 〕 

我完全是眞誠的,我可以賭咒发誓,讓你不害怕我。”尸賴拏說 
道:“我不僧你那一套賭咒发誓。常言道 v 

敌人,即使他賭咒发誓講了和,仍然不能够相信他; 


① Pingala , 相传是 《 M 陀經》 (Chandassiiti a ) t 的作者所謂闞陀,就是詩 
歃的节奏。这种学間在吠陀时代已裝其端。后来更加发展,遂被認为是六 
个吠陀分支 ( VedSnga ) 之 一 。有一种說法主张,冰掲罗就是《大注》 
( Mah & bha ? ya ) 的作者鉢隳伽利 ( PataSiaU ), 


1^2 



天帝释①严重地賭过咒发过誓,他却仍把宓力特罗②来 
杀。〔三二〕 


同样: 

如果得不到信任,連神仙們也沒有法子去战胜敌人; 

得到了底提③的信任,众神之王®就把她的眙兒打成碎 

粉。 C 三三] 

即使有极小的一点小孔,敌人也一定会来鑽这个空隙, 

然后慢慢把一切都搞跨,正象一股水流穿透了河堤,〔或3〕 

即使有很多的金銀財宝,誰要是凳把自己的敌人來依靠, 

又宠信沒有爱情的女人,他的性命就会岌岌难保。〔三五〕” 

► 

邏求鉢陀那伽听了这話以后,一时®无話可答,心里想道:“哎 


呀,在处世待人方面,它的意見是多么肯定多么有把捶呀丨正因 
为如此,我更想跟它交朋友了。”它說道 t 

“那些聪明的人們曾經 說过: ‘走出七步去,就可以把朋友 
交成。’ 

我是要用武力茼你交朋友的;因此,晴你把我說的話傾耳 


細听 • 〔三 六〕 , 

你現在就同我交朋友吧!不然的話,我就砣在現在这个地方。” 

I 

它这样說过之后,尸賴拏心里想道:“听了它的話,似乎沒有什么 
恶意。 


①知 kra , 就是因陀罗,參看第40頁注③, 

@ Vltra , 《梨俱吹陀》里面毒龙的名字。天将落雨的时候,它捉住云彩,不許 

雨往下降。因陀罗手持金刚杵,同它故斗,最后把它杀死。于是雨就沛然 

■ ■ 

下降 • 整个紳話是描写热带雨季暴雨前黑云密布雷电交加的 情况。 

③ Diti , 印度神話中女神的名字,风紳馬霣特 ( Marut ) 据說就是生在她胎 
里的胎兒,給因陀\麥打成碎片, 

④ Tridaiendra , 众龢乏王,働是因陀萝 • 


JB3 



誰要是不聪明,他就說不出好听的話;誰要是不鍾情,他 
就不爱打扮; 

誰要是沒有願望,他就不做官;誰要是說話直爽,他就不 
会欺顧 a ( 三七〕 

因此,我必須同他交成朋友。”它这样在心里考虑过以后,就对烏 

鴉說道••“亲爱的!你已經得到了我的信任。我刚才那样說,只是 

、 

想試一試你的心意。現在我把我的脑袋放在你的怀里,这样說 
了以后,它就准备走出去走了还不到一半,它又停住了。于是 
邏求鉢陀那伽就說道 s “你現在还有什么原因对我不信任,因而 
不从你的洞里走出来嗎?”•它 說道: “我巳 M 了解了你的心情,我 
幷不害怕你了;但是呢,我是这样怀着信賴的心情*說不定什么 

r 

时候你那些其他的伙伴会要我的命。”它說道 s 

“丢掉一个品格端正的朋友才能找到一个朋友,这个朋友 
应該丢弃; 

正好象是,人們无論如何也不应該看不起大米穗,而看得 

起小米(三八 

听了这話以后,它就赶快跑出来,两个客客气气地互相問候^过 
了一会,邏求鉢陀那伽对尸賴拏 說道: “你回到自 a 洞里去吧1 

•4 

我还要去找食吃呢。”这样說了以后,它就离开了它,往森林的深 
处飞了一段,看到了一只給老虎杀死的林子里的水牛,它就任意 
飽餐了一頓,拿了一块象矜輸伽①花一样的肉,飞到尸賴拏那 
里,喊 道:“ 过来,过来!亲爱的尸賴拏呀!把我拿来的这一块肉 
吃了吧!”那家伙也怀着友爱和敬意給它积存了一大堆小米粒, 
說道:“亲爱的!我尽上了我的力最也积存了一些米粒,蹐你吃 

① Kiiy ^ uka , 植物名,学名是 Butea frondosa ^ 开花很美丽,因此常見于詩 

中, 

184 





讀 


一点吧于是这两个家伙就交換着吃起来,虽然它俩都巳經吃 
飽了,現在吃只是为了向对方表示友誼。这就是友誼的神 % 子。常 
言道 t 

r 

給別人东西,也接凌別人的东西;对別人講私房話,也問 


別人的私事; 

在別人那里吃东西,也請別人吃东西 •. 这一些就是友誼的 
六神标志。〔三九〕 

不作一点讓他高兴的事情,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也不会表 

連天上的神仙也是在接到別人献給他的礼物以后才称心 
如意 0 C 四0〕 

在这个世界上,礼物能送多久,友誼也就会存在多久; 

1 

牛犢子看到奶水已經流尽,它自己就会离开母亲 

p 

走。 C 四一〕 

簡言之: 

这一只老鼠和这一只烏鴉,建立起来的交情非常深厚, 
它牢不可破,象是指甲和肉;它們全心全意結成了朋 

t L- ■- 

友 o C 四二〕 


就这样,这一只老鼠的心是这样陶醉于烏鴉的情意,它完全相信 
了它,甚至于爬到它的翅膀下面去,呆在那里。 

f _ 

有一天,烏鴉 te 睛里滿含着眼泪,跑了来,結結巴巴地說道: 
“亲爱的尸賴拏呀 I 我在这个地方已經住 厌了; 我因此想到別的 
地方去。”尸賴拏說道:“亲爱的!你为什么住厌了呢?”它 說道: 


亲爱的,你請听!現在这个地方大旱,所有的城里面的人都挨 
着餓,他們連一点供都上不起。此外,一座一座的房子上都张上 
了套索,准备捕捉鳥雀。我自己因为命不該死,还沒有墜到套索 


185 


里。因为我想到远处去,所以我就流了眼泪。我現在要到別的 

I: 

地方去了。”尸賴拏 說道: “你要到什么地方去呢?請你說一說 J ” 
它 說道: 

“在南方,在一片原始森林中,有一个大湖。在那里住着一 

* 

只烏龟,名字叫做曼陀罗迦①,是我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交 
情甚至比同你还深。它会給我一块容易消化的魚肉。我会同它 
在一块享受用很美的詞藻装飾起来的淡話的快乐,在幸顳中把 
曰子打发过去。因为我不能够眼看着鳥兒們都灭亡。因为常言 
道: 

亲爱的呀!那些幸籟的人們着不到国家的灭亡,家庭的 
分崩, 、 

看不到自己的老婆到了別人的手里,看不到朋友陷入不 

幸中。 C 四三〕” 

尸賴擊說道:“如果是这样的話,那么我也跟你一 "块 走。因为我也 
有很不幸的審情。它 說道: “什么不幸的事情呢?”尸賴拏說道, 
“哎呀!說起来話长。到了那里以后,我把一切都吿訴你。”烏鴻 
說道:“我是在空中飞行的 } 而你却是在地上跑的,那么你要怎 

样踉我一块走呢?”它說道:“如果你眞正有意救我的性命的話, 

1 

那么你就讓我爬到你的背上去,把我慢慢地带到那里去。”听了 

k 

这話以后,烏鴉髙兴起来了, 說道: “如果是这样的話,我眞幸菔 

•t 

极了。沒有再此我更幸顧的了。就这样作吧!因为我了解以共 
同飞行为首的八种飞行方式,我很容易就把你带去了。”尸賴拏 
說道 ,喂! 我想听一下这些飞狞方式的名字。”烏鴉 說道: 

“共同飞行,还有横貫飞行、大飞行,还有俯冲飞行, 


① Mantharaka 。 
186 



苑繞飞秄、傾斜飞籽,再加上高飞籽:这就是輕飞八 

种。 〔四四〕” 

听了这样說以后,尸賴#迦①就爬到它的背上去。它呢,就 
用共同飞行的方式起飞,慢慢地就到了那一个湖那里。 

在这时候,曼陀罗迦看到了烏鴉背上默着一个老鼠,它是了 
解地点和时間的,心里想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赶快溜到 
水里去了。遢求鉢陀那伽把尸賴拏放在岸边上一棵树的洞里, 
又飞到一枝树枝子的頂上,髙声喊道^ “喂,曼陀罗迦呀!出来 
吧!我是你的朋友,那一只烏鴉,我心里想你想得时間很久了, 
我現在来了。你出来拥抱我吧!常言道 s 

檀木和槔脑都有什么用处?淸冷的月光又有什么意义? 
这一切合起来,也抵不上一个朋友身体的十六分之 

— 。 C 四五 

曼陀罗迦听到了这些話以后,又仔伃細細地認了一下,身上的汗 

% 

毛都乐得竪起来了,眼睛里也充滿了快乐的眼泪,赶快从水里爬 

m 

出来,嘴里說着:“我竟沒有艇出你来哩,請你饒恕我的罪过吧I” 

走上去同从_树上飞下来的遜求鉢陀那伽拥抱。 

' 1 , 

它們俩这样拥抱过以后,快乐得身上的汗毛直竪,它們俩坐 
在树底下,互相傾訴自己的^些遭遇。尸賴拏向曼陀罗迦致过 

i . 

敬,也坐在那里。曼陀罗迦看到了它,就对邏求鉢陀那伽說,喂〗 
这一只老鼠是雒呀?它是你的食品,你怎么竟把它馱在背上带 
到这里来了呢?”邏求鉢陀那伽听了这詰, 說道: “喂!这一只老 
鼠名字叫做 P 賴拏,它是我的朋友,象我的第二个生命一样。为 
什么还要說这样多呢? 

_ f ■ I I 

①上面这名字都写作 # 尸皤拏”,这里忽然加了一个*迦,字 (Hir 屮 /aka)。 意 
思沒 有变. 


187 



正象那雨神洒下来的雨点,正象那天空里的星屋, 

又象那地球上面的砂粒:这些东西数也数不淸,〔四六〕 
这一位品質高貴的先生,它的优点也是数也数不淸; 
它今天来到你的跟前,全世界都不在他的意中。(四七〕” 

曼陀罗迦 說道: “它为什么这样厌世呢? ”烏鴉 說道: “我在那里曾 

經問过它;但是它 只說: ‘說起来話长,到了那里以后,我再吿訴 

■ 

你吧!’什么也沒有吿訴过。那么,亲爱的尸賴拏呀1現在就請 
你把厌世的原因吿訴我們俩吧! ”尸賴拏晴道: 


第二个故事 

在南方,有一座城市,名字叫做波罗摩陀 嚕弊耶 ①。离开这 
里不远,有一座大主 ® 疵。在这喏附近的一所修道院里,住着一 
个游方僧,名字叫做部吒伽哩那③。到了行乞的时候,他就把自 
己的行乞用的罐子塡滿了高貴的食品,食品里滿是砂搪、糖蜜和 
石榴子,还有液汁,看上去非常动人;他然后就从城里回到修道 
院里来,按照規定吃过飯以后,把剰下的飯都廉在一个行乞用的 
鉢里,挂在一个木头橛子上,留給第二天早晨来的僕人。我同我 
的伙伴呢,就以此为生。这样时間也就消磨过去了。不管他是 

J 

多么小心謹愼地把鉢挂在上面,我仍然能够吃到东西,这一位游 
方僧威到有点討厌了 s 因为害怕我,他就把鉢挂得一层一层地高 

上去。虽然如此,我仍然能够爬上去,吃到东西。有一次,一个 

+ 

① Pramada ^ opya , 义安* 乐置\ 

② 指的 是湿婆 。参 1 第 26頁 注①。 

③ But : ikarna 0 

188 



苦行者,名字叫做勿哩 呵藥毕 吉®到那里去作客。部吒伽哩那 
,月欢迎仪式和其他的仪式迎接了他,給他媒除了疲劳。在夜里, 
他們俩就躺在一张稿荐上陲覚,当他們俩正在开始講一个虔誠* 
的故事的时候,部吒伽哩那的心思专門用在防御老鼠上,他用一 
裉破竹竿子打那个乞食用的鉢;勿哩呵娑毕吉正在講着虔誠的 
故事,得到的只是一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于是这一位客人就大 

火而 it 火,对他說道:“喂,部吒伽哩那呀!我已經認透了你了, 

♦ 

你的友情一点也沒有了。因此‘才不高兴踉我談話。我今天夜 

I 

里就离开你这修道院,到別的地方去。因为常言道: 

‘来吧 I 走过来吧!請你在达里坐下吧!为什么好久沒 
有来? 

有什么新聞?你的面色不好呀!顧你一 切順和 j ! 看到你 
很痛快!, 

哪一些朋友要畢能够这禅客客气气地对新来的人問寒又 
問暖, , 

人們就永远会心情舒暢毫无顧虑地走进了他的邱 

宅。〔四八〕 

另外: 

来了客人,他的眼光不是向上看天空,就是往地下瞧;- 

* 

維奥是到他的家里来,誰就是一只牛,只是沒有角。 〔四九〕 
来了客人,不起立欢迎;不談話,不給人好的声音听; 

好的也不談,坏的也不說;沒有人会走进这样一个家 
庭。 C 五0〕 

只是因为你現在有了一所修道院,就神气起来了,把朋友的交情 
① Brhatsphijo 一 


189 


都不要了;但是你却不知道,你表面过的是修道院的生活,你榑 
到的却是地獄。因为常 言道: 

誰要是一心想入地獄,那么就讓他当家庭祭师当上一年, 
或者,不用再干別的事了,就讓他管理修道院管理三 

天。 〔五一〕 

因此,儍子呀丨你認为神气得不得了的事情,却正是値得悲哀的 
事情。”部吒伽哩那听了这些話以后,心里害怕起来了,他說道: 
“喂,尊者呀!不要这样說吧!除了你之外,我再沒有其他象你 
这样的朋友了。因此,請你听一下我在你談話时心不在焉的原 
因!有一只可恶的老鼠,不管我把鉢挂得多么高,它总能跳到那 
个乞食的鉢里去,把刺下的食品吃掉,如果沒有食品,僕人們就 
不再来打扫屋子以及干其他的活,©为他們无以为生。因此,我 
就拿了一根竹竿子不停地敲打那一只乞食用的鉢,好来吓晚老 
鼠。幷沒有其他的任何原因。此外,这一个坏东西也其讓人吃惊, 
它跳跃的本領使猫和猴子望尘莫及。”勿哩呵娑毕吉 說道: “你知 
道,它的洞在什么地方嗎?”部吒伽哩那說道:“喂,尊者呀1我不 


知道。”他說 道:“ 它的洞一定是在一个宝廉的上面。宝葳发出来 


的热力,使得它能跳这样快。常 言遒: 

从錢財里面发出来的热力,能够增强人們的生命力; 

更何况是享用这些錢財,把这些錢財来慷慨布施呢? 

C 五二〕 


同样: 

因为散底黎 ® 的母亲不会无緣无故地用剝了皮的芝麻 
去換沒有剝皮的芝麻,那么她就一定有她自己的想 



法。 C 五三) 


部吒伽哩那說道 t “这是什么意思呢? ”他說道: * 


第三个故事 

有一次,我在某一个城市里,請求某一个婆罗門允許我借住 
在他那里,等到出发游行的时間一到,我就离开。于是这一个婆 
罗門就給了我一个住处 i 我住在那里,供奉神仙,还作其他的事 
情。有一天,当我早鳥醒来的时候,我聚精会神地听这一个婆罗 
門和他的老婆吵嘴 • 憨罗門說道,老婆呀!天亮的时候,夏至 
就要到了,这一个时刻佘带来无限的幸运;因此我舉到另一个村 
子去迎接它,而你呢,就要为了对太阳表示敬意,尽上自己的力 
置,做一頓飯給任何一个婆罗門吃。”婆罗門的老婆听了这話以 

■I 

后,用很厉害的話罵他,說道:“你这个穷鬼从什么地方去弄东西 
給婆罗門吃呀?你这样說,就不害臊嗎?还有 t 

自从我抓过你的手指头尖①以后,我就沒有得到什么好 
处; 

好吃的东西也沒有吃过一回,还談到什么首飾和 衣物? 

〔五四 〕 w 

♦ 

婆罗 P 5 听了这話以后,害起怕来,镘慢地說道:"老婆呀!你不应 
該这样說。常言道: 

为什么就不能够給那些貧穷的人們一口飯,那怕是半口 

■■ 

飯? 


①指的是結磨, 



什么时候人們才能够有那样多的錢,他的願望一槪都能 

实現? C 五五〕 


同样: 

闊老爷們,布施很多的东西,才能够得到的那一点点功 
德, 

穷人只要出一个銅子兒,就可以得到:自古以来就这样 

說。〔五六〕 

云彩,虽然仅仅是洒那么一点点水,全世界的人都喜欢; 
即使是朋女,如果経常把手伸出来,人們連看都不敢 

C 五七〕 

明白了这一点,連那些穷人們也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向高貴的人 
們布施,那怕是少之又少呢。因为常言道: 

一个高貴的接受者、虔誠的信念、恰如其时恰如其分的布 
施: 

在这禅懵'況下,那些聪明睿智的人們所給的东西将长存 

万世。〔五八〕 

还有的 人說: 

过分的貪得无鏨是不应該的;但是貪心也不能完全沒有。 
一个非常貪得无鏨的人,在他的头頂上长出了头发一 

緻 。〔五 九〕” 

_ I 

婆罗門老婆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婆罗門 講道: 


①这一句詩是双关。 Mitra 这个字意思是“朗友",也是“ 尤阳、 Kara 的意思 
是 4 ^手”,也是光綫%所以这句詩又可以譯 为:“ 即使是太阳,如果經常放射 
着强光,人們連看也不敢看, 

192 


第四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方,有一个部邻陀①。他出去打猎。正当他向 
前走的时候,他碰到了一只猪,样子就象是摩杭聞那山®的頂 
峰。看到了它以后,他把弓拉滿,一直拉到耳朵边,念了下面这 
一 首詩: 

“沒有看到我的弓,沒有看到我上箭, 

这一只大猪 E 經吓得渾身打战。 

看到了它这个样子,我心里躭想: 

一 定是閻王爷把它送到了我的跟前。〔六 o 〕” 

于是他就用尖銳的箭射中了它。那一只猪大为发火,用它那象 

I 

新月一样发亮的獠牙把他的肚子豁开,这一个部邻陀就倒在地 
上,沒了气了。野猪把猎人杀死以后,它自己也因为受了箭伤, 
痛死了。正在这时候,有一只豺狼,也是死到胳头了,东逛一逛, 
西逛一逛,晃里晃 b 地走到这个地方来。它看到了那一只野猪 
和那一个部邻陀,两个家伙_了,它心里高兴起来,想道 :“我 
的运气不钚呀1它給我带来了这一些沒有想到的食品。人們說 
得好: 

即使人們一点也不努力,佛前生作下的事是各种各 

样; * 

善有善报,恶又有恶报,命运早巳經安排得妥妥当当 p 

* 

〔六一〕 

■ _ »• __ _ _ _ _ 

① Pulinda , 印度一种部落的名字,住在山上。 

(2) Mahaiijana , 山名# 


I 


193 



同样 t 


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他那时候是多大年龄; 

他作的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一切都要得到报应。〔六二〕 
因此,我現在耍这样安排吃这些肉,使得我儿天之內都有肉吃。 
我現在先吃弓尖上的这一些筋,我先用两个蹄子 馒慢地 把它抓 
起来。常言道 t 

辛辛苦苦积 聚砝来 的財产 r 享受起来应該慢而又慢! 

正象聪明的人們吃甘露仙丹,决不能一 口气就吃完。 

〔六三 〕 W 

它这样想过之后,就把弓的尖放在自己的嘴里,开始吃那•^些 
筋。弓弦咬断了,弓的尖端穿透了它的上顎,就象是一裕头发一 
样,从头頂上鑽了出来。它也就痛死了。 . 

因此,我說道 •. “过分的貪得无类是不应該的。”①他又說道 I 
"老婆呀!你沒有听說嗎? 

活多久、作什么事情、有多少錢財、多少智慧、什么时候死 
亡* 

上面这五件事情,在伸走出母胎以前,早都巳經安排妥 

当。〔六四〕” 

婆罗門的老婆恍然大悟,回 答道: “如果是这样的話,那么,在我 
家里,有一点芝麻 • 我荽把这些芝麻磨掉,用芝麻面来招待一个 
婆罗門。”听了她的話以后,婆罗門就到另一个材子去了。她在 
热水里把芝麻硏碎,把皮剝下来,晒在太阳里。正当她忙着处理 
家务的时候,一条狗在那些芝麻上撤了一泡尿。她看到这一件 
事惰,心里想到:“哎呀1你看看哪,这坏运气有多么鬼呀 I 它钯 


①参看本齡 S 五九首時. 
194 


这一些芝麻搞得不能吃了。我荽拿了这些芝麻,到別人家里去, 
用剝了皮的去換沒有剝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的人都会 
換給我的。”她于是就把芝麻放在一个簸箕里,从一家走到另一 
家,說遨,“喂1有沒有人用沒有别皮的芝麻来換剝了皮的呢?” 
我到一家去乞食,她也带了那些芝麻到这一家来了,嘴里說着上 
面那一句話 • 这家的主妇心里很高兴,就用沒有剝皮的芝麻換 
了那些剝了皮这件事情刚作完,她的丈夫就走过来,对她說 
道 •• “亲爱的!这是什么?”她睛道 •. “我得到了一些很便宜的芝 
麻,用沒有剝皮的換剝了皮的。”他起了疑心,說道:“这些汔麻是 
从誰那兒換来的呀?”他的兒子伽滿陀吉①說道:“是从散底黎的 
母亲那里•”他說道 * “亲爱的!她这个人异常聪明而且老于世 
故。因此,必須把这些芝麻丢掉。因为散底黎的母亲不会无緣无 
故地用剝了皮的芝麻去換沒有剝皮的芝麻。”⑦ 

因它能够这样跳,一定是財宝的热力促成的。 

这样說过之后,他又接着說下去:“知道它走的路嗎?”部 
吒伽哩那說道••“尊者呀1知迸,因为它幷不是单身来,而是带来 
一大群。”勿哩呵娑毕吉說道••“好吧,那么有沒有一把锄头呢广 
他說道:“当然有 • 这是一把宪全用鉄作成的锄头 9 ”客人說道: 
“那么明天早晨你要同我一块醒着,我們俩好在那給它們的脚弄 
脏了的地上順着它們走过的脚迹追上去。”我听了这个坏蛋的金 
刚忤一般的話以后,心里想 撤: “哎呀!我完蛋了! ”因为他的話 
听起来很坚决 • 正如他找到那些財宝一样,他也会把我的堡垒找 
出来 • 从他諛到的目的中我可以了解到这一点 * 因为常言道: 

(fi Kamandakio 

® 参看本卷第五三首詩 • 





虽然只見过一个人一次面,聪明人就知道,有些什么好处 
在他身上; 

灵巧的人用手当數子,只一脱就可以知道,一个鉢罗有 
多大重量。 〔六 五 〕 

同样: 

只要念头那么一动,就 B 經預示出 
前生的善行和恶行将要发生作用。 

孔雀的雛兒还沒有一点长尾巴的迹象, 

人們却已經看出,它将来会緩步碎行。 〔六六〕 

■■ 

因此,我心里怕得奥命,我就避开那一条逋到我的堡垒去的道 
路,开始带了我郵一群随走另外一条路。 

一只大猶看到了我們这一群迎面走来,它一跳就跳到我們 
中間来。于是那一些幸免于难的老鼠就把我駡了一頓,說我走 
錯了路,它們回到堡垒里去,流的血弄湿了地上的土。常言說得 
好 t 

一只鹿冲断了套索,甩开了网罗,用力景撕破了圈套; 

那一片树林子四周团团地給閃閃的火光围住,它远远地 
逃掉; 

它还用极灵巧的身段躲过了猎人的箭能够射到的地区; 
它終于墜入 陷阱: 人們的努力有什么用处,如果运气不 

好?〔力七〕 

于是我独自个兒就到別的地方去了。剩下的那一些老鼠糊塗到 
家,还留在那一个堡垒里。那一个游方僧看到一滴滴的血染紅 
了的土地,就順着这一条路找到了那一个堡垒0他就用鍬开始 ’ 
挖地。他挖着挖着,就把那宝藏挖出来了,我就在那上面筑了我 
的窝,也就借了它的热力,連很难爬到的地方都能爬到 o 于是客 

196 


人就滿怀偸快:地說道:“喂,部吒伽哩那呀!你現在就无忧无虑 
地睡吧! '由于它的那一神热力,那一只老鼠总把你惊醒。”他这 
样說过以后,就拿了那些財宝,到修道院里去了。 


当我回到那个地方去的时候,那种不好看引起人僧恶的样 
子,我簡直看不下去。我就想,哎呀!我怎么办呢?我到哪兒 


去呢?我的心怎样能够平靜下采呢? ”这样想来想去,这一天就 
在极端痛苦中度过去了。 


在有一千条光綫的太阳落下去以后,我心怀不安, 一 点干劲 
都沒有,就带了我的随从,到那个修道院去了。部吒伽哩那听到 
了我那些随从的声音,就开始不断地用那一根破竹竿敲打着那 


一只乞食用的鉢。那个客人于是就說道 :“朋 友呀!你現在为什 
么不躺下无忧无虑地睡覚呢?”他 說道: “#者呀 | 一定是那一只 
可恶的老鼠又带了它盼随从来了。 因为害怕 它們,我才这样 

k 

作。”客人于是就笑了,說道:“朋友呀!不要害怕丨財宝丢掉/它 
們跳跃的本領也就丢掉了。对所有的生物,都是这样。常言道: 


一个人之所以永远是劲头挺大,一个人之所以把別人压 

下, 


一个人之所以說一些盛气凌人 的話: 这都是錢財支使得 

■ T 

他。〔六八〕” / 

我听了这話以后,气得要命,就特別加倍用劲,冲着那一个 
乞食用的鉢跳上去;伹是沒有能够跳到,就掉到地上去了。我的 
敌人看到了我,就对部吒伽哩那 說道: “朋友呀!你看哪,你看一 
看这一个怪事呀1因为常言道: 

有了錢,人們就变得聪明;有了錢,人們也就有了力量。 

你看娜!这一只老鼠因为丢掉了錢就变得同它的同类一 
模一样。〔六九〕 


197 



人們說得好: 

正如一条毒蛇 S 掉了牙齿,正如一只大象沒有了交尾期 
的液汁; 

如果一个人沒有了錢財,那么他也躭只剩下人这一个名 

字 0 c 七 o〕” 

我听到这話以后,心里就想道 t “哎呀!我的敌人舱的是实話,因 
为我現在建跳一指头高的能力都沒有了 9 呸!沒有錢的人們的 
生命!常言道: 

一个人,如果他的聪明智慧有琅,又沒有什么財物, 

他所作的一切事情就象一条小河一样,到了夏天就干 
涸。〔七-〕 

正象那些所謂老鷗麦①,正象那些野芝麻生在山林; 

名虽如此,实則不然:沒有錢的人也只有名字是人七二〕 

穷人們的那一些好处,即使是明明存在,也不会显得突 
出 J 

正象是太阳照某了生物,錢財也照亮了那一些好 

处。 C 七三〕 

—个天生来沒有錢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忍受的苦痛, 

赶不土那个原来是有錢的人,后来却又把錢都丢 

r 

浄“ 七四〕 

那些貧穷的人們的願望,經常是增涨了又再增涨, 

它們白白地落到心头上,正象寡妇的妨子一样。(七五〕 

* 

雎要是經常地为貧困的影子所遮蔽®,即使他是在光天 

① KSkayava , 一种植物的名字 I 虽然名之曰麦,实际上是什么也不結> 

© 原文是 daurgatyatamasSvitaife ,是具格复数;似应作 daurgatyatama - 
sSvftab , 体格单数 • 


198 


化日之下, 

即使」他站在人們的眼前,即使他再 发亮, 人們反正是看不 

見他。〔七六〕” 

我就这样声撕力竭地抱怨了 一陣;我看到,我的那些財宝巳經給 
他当了枕头,垫在他的腮下,我的一切努力都沒有用此,到了早 
晨,我就回到我的堡垒里去了。 

k 

我的那一群奴僕都来了,它們相互交賧, 說道: “哎呀!这家 
伙巳經沒有本領把我們的肚皮塡滿了。如果我們踉在它背后,我 
們能够得到的只是一些倒霉的事情,象碰上猫等等。它还能給 
我們一些什么好处呢?.因为常言道《 

j 

从一个主人那里得不到什么好处,得到的只是一些倒霉 
的事.情, 

这样一个主人应該躱得远远的,特別是那些人以制逭武 
器为生。 t 七七〕” 

我在路上听到了它們的这一些話,就走进了堡垒。因为我沒有 
錢了,我的那些随从沒有一个跟我进来的;我就琢磨起来了 t “哎 
呀!呸,这种穷困!人們說得好: 

一个人如果穷了,連他的亲墀們也再不听他的指揮; 
他的羈气就要收縮,他那冷月般的溫柔也就要消退 i 
朋 友們也都棹头而去,倒霉的事 精接二 連三地增加; 
罪恶的事情,还有別入应該負責的事 情都往 他头上 

推。〔七人〕 

当一个人为死神所徘挤打#, 

失掉了幸鼷,陷入痛苦的境地; 

这时候,他的朋友都忘掉友誼, 

連多年来对他傾心的人都把他丢弃。〔七九〕 




199 



同榉 


沒有子女的人咸到房手空,沒有好朋友的人成到心里滏, 
儍子們威到四面八方塞,穷人們就威到所有的」切都是 

空。 C 八 o 〕 

因为: 

健全的五官一点也沒有变,自己的名字也沒有变易, 
淸明的神志仍然照旧,自己說的話同以前也沒有差异; 
只是驀地为金錢的热力所 遺弃: 这样一个人就会 
完 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样 的事情 实在幷不稀奇 。〔八一〕 

錢旣然有这样的效果,象我这样的家伙要錢还有什么用呢?因 
此,象我这样一个沒有了錢的家伙最好还是到树林子里去住吧1 
常言道: 

人們要住一座能够带来荣誉的房子,不荣誉的地方不要 
去; 

連同神仙們在一起坐在神仙的車上都不干,如果沒有荣 

■ 

誉。 C 八二〕 

* 

那些坚持荣誉的人們,宁願意一步一步都遭遇到困苦覌 

■ 

难, 

也不肯去享用那些丰富的財富,它巳經給无耻的汚秽所 
沾染。〔 A 三〕” 

接着我自己又在心里琢磨下去:“行乞討飯那种滋味也同死了差 
不多。因为: 

一 棵树生长在碱地上,长得又弯又矬,虫子已經把它咬得 
七零八落,. 

树皮也已經給炎热的天气撕破 •_ 这榉一棵树的生命此穷 
人还要快乐。〔八四〕 


200 



伹是 


痛苦不幸的邸宅、人性理智的被劫夺、虛楽幻想的住处、 
死神的同义語、忧伤悲哀的托庇所、恐怖的最丰富的仓 
庫、 

藐視的化身、困苦艰难的总汇、傲骨的光焰的被消灭: 

, 对聪明人来說,这些都是叫化子行径,同地獄的差別看不 

出 。〔八五〕 ① 

同 # t 

誰要是沒有錢,誰就受到侮蓐;飽受侮辱的人就光采暗 
淡; 

誰要是沒有光采,誰就受到挫折;受到挫折,就耍把人世 
来厌; 

厌世的人忍受痛苦;在痛苦的压抑之下,他就失掉理智; 
失掉理智的人一定要毁灭 •. 啊!沒有錢就是一切不幸的 

根源。〔八六) 

另外: 〆 

宁願意把自己的双手伸到滿肚子怒气的毒蛇的嘴 里去; 
宁願意吞下极毒的葯汁;宁願意睡在死神的官中; 

宁願意从髙山的悬崖絕壁上跳下去把身体摔成一千段; 
也不肯从坏人那里接受錢財,而自己还高高兴兴。〔八七〕 
还有, , 

宁願意讓一个沒有錢的人用自己的生命去喂飽 火焰; 
也不能讓一个穷人到一个不肯帮助人的吝啬鬼那里去要 

錢。〔八八〕 


①这首詩詞藻非常堆砌。如果意譯,当然比較容县了解!但又难以保留原詩 
风格。所以我还是直譯了 • 


201 



宁願意与禽兽为伍在坎坷崎呕的大山頂上东游西 ®, 

也不肯說出那一个令人丧气的可怜的 字眼: ‘請赏一 

賞! ,〔八 九〕 ' 

褰精旣然是这榉了,我用什么方法来維持生活呢?难道說荽去 
偸嗎?这比接受別人的布施还要糟糕。 因为: 

宁願意絨默不言,也不肯說出一旬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話; 
宁願意失掉男性的作用,也不肯把別人的老婆去勾搭; 
宁願意丢掉了性命,也不肯听到誹謗的話而兴高彩烈 s 
宁願意托鉢去行乞,也不肯打主意拿別人的錢来 
花。〔九0〕 

难道我眞要用別人的飯来养活自己嗎?这也是很悲惨的事,啊, 
眞悲惨呀!这也就是第二道通往死亡去的門。常 言道: 

誰有病,誰长期住在外地,誰吃別人的飯 s 誰睡在別人的 
房子里, , 

h 

对他来說,活着就等于死了,而眞正的死亡却可以算是休 

息 。〔九 一〕 

因此,在任何情况下,我也要把勿哩呵娑毕吉搶走了錢据为己 
有。我看到,在那两个坏蛋的枕头旁边有一个錢包,如果我丢 
拿那些錢因而死掉的話,那也是好的。因为: 

看到自己的錢財被搶走竟一动也不动的那个胆小鬼,. 
連他的祖先們也不願意去接受他献上来的那些水 。犰二 〕” 
我这样琢磨过之后,到了夜里,我就到那里去了;那家伙正在睡 
覚,我在他的錢包上咬了一个洞。那个苦行者忽然醒了,他用那 
一根破竹竿子在我的头上打丫一下,因为我命不該死,好歹沒有 
給他打死。实 在說: 

“应該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 



連一个神仙也不能从中咀挠, 

因此我旣不发愁,也不吃惊 •. 

是我們的东西,別人搶不了。〔九三〕” 

烏鴉和烏龟問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尸賴拏迦 講道: 


第五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芾里,有一个商人,.名字叫做萨竭罗提多①。他 
的兒子花了一百卢比,买了一本書。在書里面怎着: 

“应該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 


萨竭罗提多看到这一本書以后,就向他的兒子 道:“ 兒啊!你买 
这一本書花了多少錢呀? ”他說道:“花了一百卢比。”听了这話以 


后,萨竭罗提多說道:“陆,你 这个糊 塗虫!你花一百卢比买一本 
里面写着一行詩的書,你这样的脑袋瓜怎样能够賺錢呢?从今 
天起,你不許再到我的房子里来! ”他就这样把他痛駡了一頓,又 
把他从房子里赶出去。 

他走投无路,就到很远的远方去了;他好容易来到了 一座城 
市,就留在那里。过了几天,有一个本城的居民問他 道:“ 你是从 
什么地方来的呀?你的名字叫什么?”他說道: 

i 

“应該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 

另外有一个人問他,他仍然是說这一句話。就这样,不管是什么 
人問他,他总是这样回笞。于是人們就給他起了一个渾名 :“应 
該得到的东西”,这个渾名就传开了。 


① Sagaradatta , 义云“海 授”。 

■ _ 


203 



有一天,国王的那一个正当妙龄的容貌美丽的女兒,名字叫 
做战达罗末底①,带了一个女朋友,走出来逛街。正在这时候, 
有一个国王的兒子,仪表非常漂亮,看了令人动心,好象受了命 


运的播弄,不知怎么一来就来到了她能够看到的地方。她看到 
他以后,立刻就給专門射出花朵箭的弓箭手的箭射中了②,她对 
女友 說道: “亲爱的!你現在得想办法讓我同他能够到一块广女 


友听了她的話以后,赶快走到他跟前,說道•/战达罗末底派我到 
你这里来,讓我吿訴你,看到了你以后,爱神把我折磨得好苦 

h 

呀1如果你不赶快到我这里来的話,我就洁不成了。’ ”他听了这 


話以后,說道:“如果我非到她那里去不行的話,那么請吿 訴我, 
我怎样才能去呢? ”女友于是就說道:“你要在夜里攀着那一根从 


王宮屋頂上放下来的粗壮的繩子爬到上面去。”他 說道: “如果这 
就是你的决定的話,我只好这样作了。”他这样决定之后,女友就 
回到战达罗末底跟前去了。夜色来临的时候,王子就在自己心 
里琢磨起来: 


“誰要是把老师的女兒、朋友的妻子、主人或奴隶 的老婆 

E 

来勾引, ^ 

在这个世界上,人們就把这一种人称做杀窖婆罗門的 


人。〔九四〕 


还有: 

作一件事情而名誉扫地,作一件事情而往地獄里墜落, 

作一件事犢而破坏了自己的事业,这一件事情就不应該 

!■ 

作。〔九五〕” 


① Candramati 3 

② 意思 就是: 为爱神的箭 所中* 在印隧神話里,爱神的箭上是有花朶的。参 
看第65頁注②。 


204 







他这样正确地考虑过之后,就不到她那里去了。那一个“应該得 
到的东西”呢,夜里走出来閑逛,他看到从王宮頂上放下來的那 
一根繩子,心里奇怪得要命, 就丨 犋着繩子爬上去了。国王的女兒 
心 M 面覚得十分有把擐, 她想: “就是他,”于是就讓他洗澡,請他 
吃喝, 給他衣服,等等,这样向他表示敬意,然后同他一块兒上 

床,她的身体同他的身体一接触,痛快得汗毛直竪,她說道 :“我 

# 

看了你一眼,就爱上 了你, 把我自己交給你了。我連想莉;沒有想 
过,我还要另外一个丈夫你知道了这一切,为什么不跟我說話 
呢? ”他說道; 

“应該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 

她听了这話以后,心里凉了半截,赶快讓他攀着繩子爬下去。他 
就走到一个破0里睡覚去了。有一个看守人同一个蕩妇約好了 

r 

要幽会,走到这里来,看到先来的这个家伙在那里陲覚;为了想 
保守自己的秘密,他就对他說道:“你是誰呀? ”他說道, 

“应該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 

看守人听了这話以后, 說道: “这座街里空空的,你到我的錦上去 
睡覚好了 r 他同意了,伹是他領会錯了意思,跑到另一个人的鋪 
上去睡了。那一个看守人有一个长大了的女兒,名字叫傲毘奈 
耶婆底①,容貌美丽,正当妙龄。她爱上了某一个男人,同他約 
定幽会,来到这里,、就睡在这一个鋪上。現在她看到他走过来, 
在黑魅魅的夜里看不淸是誰,她心里想:“这就是我的爱人了”, 
就用乾闥婆式③跟他結了婚,同他一块兒躺在鋪上,她眉开眼 

笑,美丽得象一朵盛开的荷花®,她对他說道:“你为什么現在还 

■. 

① VinayavaC., 

③参看第70頁注②。 、 

③原文是 Vikasitanayanavadanakamc ^ a , 直譯应 該是: * 她那眼睛的荷花、 
脸的荷花盛开了。”这样的比喩在印度詩中是很常見的, . 


205 



不踉我談几句心腹話呢?”他說道 i 

“应該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 

她听了这話以后,心里想:“不仔細考虑冒冒失失地作一件事情, 
就会得到这样的結果 

这样想过以后,就滿怀着厌恶的心佾,把他駡了一頓,赶了 

■- / 

出来。他正在街上走的时候,有一个住在別的地方的新郞,名字 


叫做婆罗吉哩底①,在大鑼大鼓之下,走了来。“应該得到的东 


西”就开始跟着他們走起来。吉时一到 ,一* 个商人的女兒就穿上 
了結婚用的吉服,站在一个大商主的在大街旁边的房子門口,在 


一个搭起来的神坛上,正在这时候,一只因春情发动发了狂的大 


象, 把象奴杀死,逃掉了,人們都吓得慊成一团,在众人的惊呼声 
中,它跑到这个地方来。 W # 郞来的那一些人看到大象来了,.就 
跟新郞一块兒逃走了,他們向四面八方逃。正在这时候,“应該 


得到的东西”看到那个女孩孤零零一个人站在那里,吓得眼睛珠 


子直轉,他躭亲亲热热地安慰她,說“不要害怕1我躭是你的 


保护者。”他抓住她的右手,敢起了最大的勇气,用极其恶毒的 
話,把那只大象痛駡了一頓。也許是命該如此,那大象竟掉头走 


了 J 于是婆罗吉哩底就带了他那一群亲戚朋友走回来,可是吉时 
巳过,那女子站在那里,另一个男人捶着她的手。看到以后,婆 
罗吉哩底就說道••“喂,岳父呀!你这就不对了,你巳經把女兒肸 
給我,現在又送給別人。”他 說道: “哎呀!我也是因为害怕这一 
只大象逃跑了的,才同你們一块兒回来,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 
回事。”說完以后,他就开始問他的女 兒道: “孩子呀!你干的这 


一件事不妙呀。你請講一講,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呀! ”她說道: 


① Varaklrti . 


206 





“我的性命受到威胁,是他把我救出来的。因此,这一辈子,除 t 
他以外,誰也不許抓我的手。”随了这一件怪事的进展,天也就亮 

T 。 

到了 早晨, 因为有一大堆人聚集在那里,国王的女兒听到了 
这一件怪事,走到这地方来。看守人的女兒从道路传聞听到这 
件事,也走了来。听到有一群人聚集在那里,国王也亲自到这里 
来了,他对“应該得到的东西”說道:“你放下心,講一講,这是怎 
么一回事 I ”他說道: 

“应該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 

国王的女兒回忆了一下, 說道: 

“ 連一个神仙也不能从中阻描 
于是看守人的女兒也說道: 

“因此我旣不发愁,也不吃惊。” 

听了这一些以后,商人的女兒說道: 

“是我們的东西,別人搶不了。” 

于是国王賜所有的人无畏①,把达件事惰的前因后果了解了一 
个透透彻彻,把亊情的眞象也弄了个明白,又一次把自己的女 
兒在极隆重的仪式之下嫁給他,陪嫁了一千个庄子;他又-到: 
“我沒有兒子呀,”于是就把他立为皇太子。他于是就跟自己的 
家屬在一起,痛痛快快地过下去,享受着多神多样的快乐幸 

•gg 

^rBo 

因此,我 說道: “应該得到的东西,总会得到”等等©。尸賴拏 
迦接着又說下去: “ 我这样考虑过以后,我就不再財迷了。常言 


①原文是 abhayapradanain dattva 0 
③参看本卷第九三首詩 • 


207 


* 



說得好: 

知識是眞眼睛,囱眼不是;品德不生于名門大家,而是由 
于出身高貴; 

知足常乐才是興正的財寳;不为非作歹,这才是眞正的聪 
明智慧。 〔 九 六〕 

誰要是在內心里眞正是知足常乐,他就能获得一切幸福。 
雅要是脚上穿着拖鞋,对他来說,地球难道不是用皮子来 

鋪?〔九七〕 

誰要是貪得无饜,对他来說,一百由旬①也不算远; 

誰要是知足常乐,到了他手里的东西他也不問不管 
貪欲女神呀!我在你脚下匍匐;你把謹愼小心一槪淸除。 
毘搜紐虽然是三界的主人,你却把他化成了一个侏 


儒©。〔九九〕 

你这輕蔑藐視的主妇!你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1 

連那些老成持重的人物,貪欲呀1你都 讓他們 嗜个痛 

快。〔一 00〕 

不能忍受的事情,我忍受了;我也曾說过不好听的話; 
我曾在陌生人的門前站过 •• 貪欲呀!你不要再搗乱 


①参看第177頁注③, 

③侏隱是大神毘湿奴化身之一。据印度神話,有一次,毘湿奴生为迦叶 ( K + 
yapa ) 和阿底港 ( Aditi ) 的兒子,因陀罗的弟弟,生来就是一个侏譜。有一 
个叫作婆离 ( Bali ) 的阿脩罗慕夺了因陀罗的統治权。生为侏龎的毘湿奴就 
走到婆离面前,只向他乞求三步能跨到的地方 • 他答应了。毘湿奴于是立 
刻变为一个頂天立地的巨人,把痗离赶走。参閱 A , A _ Macdonell , Ve - 
die Mythology , Strassburg 1897, p . 39 及 E * Washburn Hopkins , 

Epic Mythology , Strassburg 1915, p . 211, 


20S 



还有 


P 巴! C 一 O —〕 


我曾喝过臭水;我也曾在俱舍草編成的席子上睡覚过; 

我曾忍受了跟爱人离別,怕自己肚子痛对別人把难听的 
話来說; 


我曾步行走路;我曾渡过大洋;我也曾担負过破碎了的 

鍋; 

貪欲呀!如果还有什么事情要做的話,請赶快吿訴 
我。〔一 O 二〕 

穷人說的話,即使是有条有理,有証有据,也沒有人肯听; 


當人的話总有人注意,即使它沒有优点,沒有內容,又生 

硬。〔一 O 三〕 

一个富人,即使是出身寒微,在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人槔 


場; 

厂 

沒有錢的人却会遭到人的白眼,即使他的世系 m 月亮一 
样。〔一 o 四〕 

即使是流光早过,只要是有錢的人,別人就說他們年輕; 
沒有錢的人,即使是正当妙龄,別人也把他們看成老 

I. I 

翁。 〔- Q 乓〕 

沒有錢的人,朋友們就离开他走; 

兒子、老婆和亲戚也不会留; 

他一有錢,他們就又都回 来了: 

在这个世界上錢才是眞正的朋友。 〔 -0乂 〕 ” 

我这样琢磨过以后,就回到我的窝里去了。正在这个时候,邏求 
鉢陀那伽来到我踉前,問我,願不願意到这里来。于是我就跟他 
一 块兒到你这里来了。我現在已經把我厌世的原因吿訴了你。 


209 



常言說得好: 

“在这里,在三个世界中,連同那些小鹿、毒蛇和大象, 
再加上神仙、恶魔和人类,到了中午,就都拿飯来尝。 

c - o 七〕 


即使巳經把全世界都征服,即使陷入了不幸的境地; 

t 

到了时候,想要吃飯,人們总得有一定量的大米。 〔 一0 八〕 

如果作一 件値得 賫备的事情,而得到可悲的 后果, 

- 

哪一个有理智的聪明人还会把这样的事情去作? t 一 0舶” 
听了这話以后,曼陀罗迦开始安思:它* “亲爱的 I 你不要因为离 
开了你的家乡而悲覌失望呀!你那样聪明,为什么竞糊塗起来 
干这神不应該干的專情呢?还有, 

有的人念一肚子書,仍然是一个糊塗虫; 

眞正肯千的人,他才算得上叫做 聪明。 

- _ 

一神根据自己的幻想胡乱想出来的葯, 

难道它只憑一个簡单的名字就能眞治了病? 〔 一一 0〕 

对一个坚决的人、聪明的人来說,什么算是故乡?什么算 

■ 

是异域? 

他走到什么地方,他就用他的鉄腕的力量把这个地方来 
夺取 P 

一只獅子用自己的尾巴、爪子和牙齿好容易纘进了一片 
树林子, 

它就在这一片树林子里用大象之王的鮮血把自己的渴来 
止。〔-3 

因此,亲爱的呀 I 那些努力不懈的人們經常要想到:錢从什么地 
方来呢?享受从什么地方来呢?因为 I 

m 

210 



芷象脊眭往水沟里眺,正象鳥兒往滿了水的池子里飞 * 
雒要是努力不懈,朋友和金錢自然就会往他那里堆 • 

C … 二〕 

实在是: 

誰荽是意志坚强;誰作事情不带水拖泥》 

雒苌是精通业务^誰菓是沒有命染坏风恶习 * 

誰要是英勇、威恩;誰要是一个忠誠的朋友> 

幸运女神自己就会到他那里去,住在那里。 〔 一一 3 

实在是: 

一个人快乐知足、忠誠、奉行瑜伽①不垂头丧气、聪明又 

勇敢 I 

如果幸运女神不去找达样一个人,那么幸运女神就算是 
受了欺驪。卜一即 

还有: 

正象一个年輕 的老婆 不願意摟抱那 年老的丈夫, 

« 

幸运女神②也不摟抱那迟疑不决、懶惰、相信命运的懦 

夫。〔 - 五〕 

一 个胆小得什么事情都不敢作的人, 

滿腹®綸对他一点也沒有用处* 

即使把一盞明灯放在他的手上, 

—个路子难道能看到一件事物?〔 一一 六〕 

① Yoga , 参看第110頁注① * 

② ••幸 运女跡%在上 一酋詩 '里是 6 ri , 在第一一三首和这一首里是 
在印度神話里,会 ri 和 Lakstni 有的时候是两个人,有时候叉是一个人, 
在后期的神話里,两者多半是一个人,是毘涅奴的老婆*当天紳 和恶鼸 攪海 
找寻甘囂的时候,她从白色的泡沬里跳出来,手里托蒲一技蓮花 • 参明 E . 
Washburn Hopkins,Epic Mythology , p _ 208— 209, 


211 



到了走坏运的时候,一个本来布施人的人会出去討飯, 

一 个杀人的人会为弱者 M 杀, 一 个討飯的人会洗手不 

干。〔•<_<一七 J 

你不应該这样想: 、 

如果牙齿、头发、指甲和人換了地方,就不再漂亮。 

因为这是沒有出息的人的信条: 

不要丢掉自己的地方。 〔-一八〕 ① 

对有力量的人来說,故乡和异域沒有什么区別。因此人們常說: 

% 

英雄們、有学問 ㈤ 学者、还有女子們生得风流漂亮; 

他們到什么地方去都好,那里总会給他們准备好住 
房 。〔 — 九〕 

一个人有力 Jt , 又有聪明, 

在获利方面永远会占上风 ^ 

那个跟祈祷主一样聪明的人, 

他的力量絕对不会不中用。〔—二0〕 

那么,即使你缺少錢,你总还有理智和精力,你跟普通人总还不 
一 '样。 因为: 

即使是沒有錢,一个勇敢的人仍然会受到尊敬,有威望; 

- 即使是堆滿了錢,一个儒夫仍然会成为輕視的对象。 
獅子的光彩是天然生成的,許多优点汇集起来发出了光 

I r 

ltd* 

耀, 

h 

―只狗,即使是带上金項圈,它无論如何反正是赶不上。 

t 

〔一二一 j 

还有: 


①原書是这样排列的 # 


212 



誰要是活象一堆毅力和勇气,再加上果敢与灵巧, 

誰要是把汪洋大海看得跟牛蹄水洼那样低浅渺小, 

誰要是把众山之王看得跟媽蚁的土垤的頂一样地高, 
幸运女神自己就会到他那里去,她决不会把懦夫去找。 
C 一二二〕 

还有: 

地獄的深处不算太深,須弥山①的山巔不算太高, 

汪洋的大海不算太广:只要坚决勇敢,就能达到。〔-二三〕 
实在是: 

你为什么覚得自己有了錢就驕傲?为什么沒有錢又垂头 
丧气? 

人世間的升沉变幻,就象是手里玩的球那样一会髙又一 
会低。 〔一二四〕 

因此,靑春和財富完完全全就象水上的泡沫一样不能持久。因 

■一 

为: - • 

云彩的阴影、坏人的友證、庄稼的嫩穗,还有妇女, 

再加上靑春和錢財,所有这一些人們只能享受瞬息。 

C 一二五〕 - 

因此,当一个聪明人得到那神轉动不停的錢財的时候,他就要把 

* 

它拿来布施,或花掉享乐,总要得到好处才花。常 言道: 

費上九牛二虎的力量才得来的錢財,比生命还要紧 i 

这些錢只能有一个 用途: 那就是布施,其他全会带来不 
幸 0 C —二六〕 

还有: 

I ■■ ■■ ■■■■ ■_ 

①参看第73頁注③。 

213 



t 


一个人有了錢,不肯化,也不肯 享受; 对他說,这錢等于沒 
有; 

正好象是一个女中之宝,虽然住在他的家里,却只供別人 
享受 • 〔一二 

同样: 

' 一个人有了錢,还拚命去积攒,这就是为他人作_衣裳; 

有些人努力去收集蜂蜜,有些人却坐在那里等着去嚐。 

〔一二八〕 

这一切都是命运决定的。常言道: 

如果你呆在战場上,兵器随时在成胁着你; 

或者呆在火烧的房子中,呆在山洞和大海里; 

也或; 者同蛇群呆在一块,它們都把头高商昂起: 

■ 

不应該发生的事情不会发生,該发生的是避免不了的。 

S 

C 一二九〕 

因此,你身体健康,析神偷快,这躭是最髙的收获。常言 道:* 

即使身为七洲①的主宰,貪欲仍辕是离不开他的身, 

人們应賅把他当努人来看待 t 快乐知足才是最高的主人。 
C—0) 

W 有 t 

沒有別的宝貝能比得上慷慨好施; 

难道还有什么財富跟知足常乐比得上? 

什么地方能够找到同湿罗②相此的装飾品? 


① Saptadvipa , 古代印度人相信,整个地球是七个大島 組成飾 所諝七洲躭是 
指的全世界 * 这种想法在古代印度极为流行,《摩诗袅罗多》、《古事記》 
CPu — ia ) 等瞽中都有这样的 看法, 

② 心: a , 义云“戒律” • 


214 





在地球上沒有什么收获能比得上健康。〔一三 一 〕 

你不要想:‘我的財产巳經丟光了,我怎样生活呢?’因为財产就 
是流榑无常的,人类的事业才是常住不坏。常言道: 

一个正人君子跌倒,只跌倒一次,象是一个皮球落地; 
但是一个小人跌倒,却象是一块泥土,跌倒就再爬不起。 


为什么这榉罗嗦呢?你就諝听事实的奠象吧!在这里,有一些 
人享受財富所給的快乐,而另外一些人只是守財奴。常 言道: 
他已經获得了財富,但是他幷不能够得到什么享受; • 
正象那一个傻瓜苏弥罗迦①走到山林里去的时候。 

h 

〔—三三〕” 

i 

戶賴拏 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曼陀罗迦講道: 

M 


第六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有一个織工,名字叫做苏弥罗迦。他經常 
独出心栽,.織成备种样式的漂亮衣服,配得上給那些国王的臣下 
穿。但是他无譎如何也掙不到那样許多錢,吃飯穿衣之外,还能 
余下儿个。其余的那一些嫌工呢,織些粗糙的东'西,倒发了大 
財。看到这些人以后,他就对自己的老婆說道:“亲爱的!你看 
哪!这些家伙虽然只織一些粗糙的东西,却嫌了不少錢。因此, 
我不想 ft 在这一个城市里呆下去了,我想到別的地方去。”他的 
老婆說道:“喂,亲爱的呀!到別的地方去,就能发財,这只是妄 


<2) Somiktka , 


225 


想。常言道: 

不应該有的东西总不会有;应該有的东西不努力也会得 
到。 

什么东西不該有,即使它巳經在你手里,反正也会跑掉。 

i 

C 一三四〕 

还有: 

好比是在一千头母牛里面 , 牛犢子也能够找到自己的母 
亲; 

同样,前生所作的一切业①都会跟在作者的后边,永不离 

身。 C 一三五〕 

但是: 

正如阴影和光綫永远是联在一起, 

同样,业和人也是互相分不幵的。〔一三六〕 

因此,你就好好地呆在这里干你的活吧! ”他說道:“亲爱的呀!你 
說得不对。如果不努力的話,亚也不会产生果实。常言道: 

好比是一只手,无論如何也拍不出响声, 

人如果不努力,命运也帮助他不成。 〔 一三七 〕 

同样: 

你看吧1当你吃飯的时候,命运給你送来一些吃的东西; 
如果你連手都不抬一下,它无論如何也到不了你的嘴里。 

C 一 三八〕 


还有 * 

只有努力,才能把事情办成;空想一点都沒有用; 

獅子躺在那里睡 大覚, 鹿自己反正不会往它嘴 里送。 


①梵語曰“羯磨” CKarman ), 中文譯作"业",就是人們所作所为的一切事情。 


216 



(一三九 ) 

还有 《 

一个人尽上力干自己的活,如果仍然不能够成功, 

那就不能責备这个人,因为命运不讓他施展本領。 ( 一 四0 〕 
因此,我一定要到別的地方去。”他这样說过之后,就到婆哩陀摩 
那这一座城里来了。他在这里呆了三年,賺了三百个金币,又动 

身闾到自己的家去。 

在半路上,他穿过一片大森林,太阳老爷爷①巳經快落山 
了;他很为自己祖心,他就爬到一棵无花果树的坚硬的枝上去, 
在 那里睡 着了。半夜里,他在睡梦中,听到两个因为生气而紅了 
眼的人在那里談話。其中的一个說道:“喂,創造者③呀!巳經 
警吿过你多次了:这一个苏弥罗迦,除了吃飯和穿衣之外,不許 
再有任何財产 * 因此你在任何时候也不許再給他什么东西。但 
是你为什么竟給了他三百个金市呢?”他說道••“喂,命运呀!勤 
勉努力的人我一定要給他們同他 W 的努力相当的报酬®至于給 
了以后又怎么样,那由你决定。你就把这些錢拿走吧!”他听了 

这些話》后,就醒来了;他看了一下那一个包着金币的小包,里 

* - 

面 E 經空了,他想道:“哎呀!我好容易辛辛苦苦地賺到手的一 

点錢現在一下子全完蛋了。我白干了活,現在什么东西都沒有 

、 - 

了,我有什么脸去見自己的老婆和朋友們呢? ”他这样想过之后, 
又回到婆哩陀摩那那一座城市里去。他在这里只呆了一年,就 
賺了五百个金币;他于是又动身回家去,这一次选了另-条路。 


①原文是 bhagavin , 汉語音譯薄伽梵”,意譯“尊貴的,神圣的、山东某 一 

些地区的农民把太阳叫作 “老谷 爷”,今借用。 

③ Kartr , 指的是世界的創造者,有时候是毘 湿奴的 別号,有时候是梵天的別 
* 


217 



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又走到那一棵无花杲树跟 ItN 
“異倒霉,哎呀,眞倒霉!我这个走背运的家伙是干了些什么呀! 


我又到这一个化成一棵无花果树的罗刹①跟前来了 1 ”他这样想 
过之后,就爬到树枝上去,想睡覚了;他看剌那两个人。其中的 
一个說道•.“創造者呀!你为什么又給了这个苏弥罗迦五百个金 
币呢?你难道不知道,他除了吃飯穿衣之外,什么东西都不許有 
嗎?”他說道:“喂,命运呀!動勉努力的人我一定要給他們东西。 
至于給了以后又怎么样,那由你决定。你为什么这样責备我 
呢?”听了这些話以后,苏弥罗迦又找他那一个小包;他看到,里 


面又空了。他灰心丧气到了板点,他想道 •. “哎呀!我这一个沒 
有錢的家伙还活下去千嘛呢?我現在就在这一棵无花果树上把 
自己吊死吧!” 


他这样决定之后,觥用达梨薄草®律了一条嫌子,把鐮套套 
在脖子上,走到一个树枝那/里,把嫌子拴到上面,正想縱身往下 
眺的时候,一个人站在空中,对他說 道:“ 喂,苏弥罗迦呀1不要 
干这件冒失事!我就是搶你的錢的那个人,除了吃飯穿衣以外, 
我不 fr 你多有一个瑪瑙貝③。你就回家去吧!伹是我不能讓你 
白看到我,那么你喜欢什么,你就請求吧! ”苏弥罗迦說道:“如果 
是这样的話,就請你給一大堆錢吧 r 他說道:“亲爱的呀!不拿 
来享受,不拿来布施的錢,你栗它干_呀?因为你的享受也超不 
过吃飯和穿衣。”苏弥罗迦說道 t “即使我不能够享受,我仍然想 
要錢。常言道: 

連丑陋不堪的人、出身寒擻的人,如果他有一大堆錢的 

W 

①梵文是 rakps 或 dkpsa , 这是音譯,意思是“恶魔\ 

© Darbha 。 

⑤当貨帀用。 


218 




話, 

那一些在精神上依裳布施的人們仍然都会来巴結他。 

C — 四 一 〕 

同样: 

亲爱的呀1这两个又松又軟但却是检得铤結实的睪丸, 
它們俩是否会掉下来呢?我已經硏究了十年加上五 
年 。 C 一四二〕” 

那个 人說: “这是什么意思呢? ”他說道: 


第七个故事 


在某一座城市里,住着一只公牛,名字叫傲波罗篮婆毘梨 


沙那①。在交尾期中,它色欲冲动得太厉害了,竟离开了牛群,到 
一座森林里去住,用自己的角去掘河•堤,随着自己的心意嚼二些^ 
象綠宝石一样的草尖。在那里,在一座树林子里,住着一只豺狼, 


名字叫做波罗路毕迦有一回,它同自己的老婆兴高彩烈地 
坐在沙滩上。在这时候,公牛波罗蓝婆毘梨沙那也走到沙滩上 
来喝水。母豺狼看到了它那两个垂着的睪丸,就对豺狼 說道: 


“夫主呀!你看哪,这一只公半有两团肉块垂在那里。这两团肉 
一轉眼或者在几小时之內就会掉下 来的。 明白了这一点,你就 
跟着它走吧! ”豺狼說道 * “亲爱的呀〖就是不知遺:,这两个玩意 
兒是不是輿会掉下来呢。你 为什么 赶着我去千这种徒劳无功的 
事情呢?我还是呆在这里,跟你一块吃那一些下去喝水的老鼠 


① Pralambavr$s Oa , 意思是“垂着睾丸的”。 

* 

② Pralobhika # 


219 


PE , 因为它們 反正是奥走这一条 路的。 如果我去跟着那家伙跑, 
会有別的东西来占据这个地方。那样干,是不妥当的。常言道 •. 
誰要是把有把撞的东西丢开,而把沒有把撞的东西苦苦 
寻找, 

那么他就会失去有把握的东西,而沒有把撞的东西早就 

丢掉。〔一四三 ) n 

她 說道: “喂,你是一个沒有出息的家伙,你得到那么一点东西, 
就心滿意足了。达是不 对的, 一个人永远要特別地努力。常言 
道1 

哪里精勤努力坚持不懈,哪里不懶懶散散糊里糊塗, 
哪里智慧和勇气同时出現,在那里就会有完滿的幸 

IS。c 一四四〕 

同样: 

不要放弃自己的努力,而想到:‘一切都由命运去安排’; 
如果不努力的話,連芝麻粒也压榨不出香油来。(一四五 〕 
你說,那两个东西也可能掉下来,也可能不掉,这也是不对的。常 
目道 t 

当机立断的人是应該贊美的,高不可维却十分不妥; 

遮陀迦①是多么可怜的家伙呀,因陀罗却带給它水喝。 

C 一 1 四六〕 

此外,我吃老鼠肉 ,实在 也眞吃厌了。看起来,那两个肉 团子大 
槪也就 快掉下 来了。因此,你不許苒作別的打算了。”听了这話 
以后,它就离开那个能逮住老鼠的地方,跟在波罗蓝婆毘梨沙那 
屁股后面。常言說得好 I • 


① C 5 taka , 烏名,学名是 Cucculus melanolencus , 据說畢吃雨点 为生, 


220 



只要不譲女人那一套釣子似的話强制着把自己的耳朵来 
堵, 

那么,人們在这里,在所有的事务上,都可以自己做 

主。〔一四七〕 

同样: . 

一个男人会把不能作的事情当做能作,如果他专听老婆 
的指使, 

他会把办不到的事情当做办得到,把不能吃的东西当做 
能吃。〔二四八〕 

■ 

就这样,它和它老婆跟在那家伙后面游来游去,过了很长的时 

間。伹是那两个东西总掉不下来。在第十五个年头上,它在失 
望之佘对自己的老婆說道 s 

“亲爱的呀!这两个又松又軟但却是拴得挺結实的睪丸, 
它們俩是否会掉下来呢?我已經硏究了十年加上五年。 

〔一四九〕 0) 

以后那两个东西也不会掉下来的。所以我們俩还是去找那老鼠 
走的路吧 I ” 

因此,我說 道:“ 这两个又松又軟但却是拴得挺結实輛东西。” 
就这样,所有的有錢的人都为人所羨慕 0 你还是給我許多錢吧1 

P 

那个人說道:“如果是这样的話,那么你就再回到婆哩陀摩 
那那座城里去 PB ! 那里住着两个商人的兒子, 一 个叫做檀那笈 
多 ( D , —个叫做部乞多檀那你把他們两个的脾气摸淸了以 

一 _ ■ — 琴 ■ 一 . -V * _ . 、 、 

r 

①重出,参看本卷第一四二首詩。 
d ) Dhanagupta , 意思是 * 把錢藏起来的人”。 

③ Bhuktadhana , 意思是享受金錢的人\ 

221 


后,你就可以从中选择一个說完了以后,就看不見他了。苏弥 
罗迦心里大吃一惊,又回到婆哩陀摩那那一座城里。 

到了晚上,他精疲力尽,打听檀那笈多的家,好容為祛到了, 
走进去。他給那个人的老婆、兒子等等人駡了一頓,走到天井 
里,坐在那里。到了吃飯的时候,在輕蔑中吃了点东西,就睡在 
那里,在半夜里,他一看,就看到那两个人在那里賧話。其中的一 
个說道:“喂,創造者呀 I 你为什么讓檀那笈多花这样多錢給苏 
弥罗迦飯吃呢?你作的这一件事不对,第二个人 說道: “%命 
运呀1这不是我的 过錯。 我要讓人賺錢,也«[人花錢。至于結 
果怎样,那由你来决定。”他起来的时候,檀那笈多因为得了虎烈 
拉,在第二天要封斋。 

于是苏弥罗迦就离开了他的家,到部乞多*那家里去了。这 
个人起身相迎,把食品、衣服等等献給他,向他表示敬意,他然后 
就睡在一个舒舒服服的鋪上 a 在半夜里,他一看 s 就看到那两个 
人在那里賧析。其中的一个說邋:“嗓,剑逍者呀丨今天这个部 
乞多檀那招待了苏弥罗迦 ,花了 很多錢,他怎样来还倩呢?所有 
的錢他都是从一个鋪子里借来的。”他說道:“喂,命运呀!这是 

I ■■- 

我干的事,至于后果怎样,那却由你决定,”第二天早晨,有那么 
—个王太子,带了国王恩賜的錢来了,把它全都送給了部乞多檀 

看到了以后,苏弥罗迦想道 •. “这个部乞多檀那虽然一点錢 
都沒有•,但是他却此那个吝奋小气的檀那笈多好。常言道 s 
吠陀的目 的在于火祭 i 天启 ①的目的 在于善良和忠厚; 
老婆的目的在于享受爱情生孩子;金錢的目的在于布施 

①原文是叫1,意©是“神仙所启示的知識”。与之相对的是 sm | ti , 意思 
是 1 ■传承 •• 


122 


和享受 0 〔 一五0〕 

因此,恳猜神圣的創造主把我制成一个又能布施又能享受金錢 
的人①,把金錢藏起来③那一种事,我不想千。”他这样說过以 
后,創造主就把他造成了那样一个人。 

因此,我 說道: “他巳經获得了財富。”③亲爱的尸賴拏呀!鼴 
戳到这一点以后,在錢財方面,你不应該不滿意了,常言道: 
在幸籟安乐的时候,大人物的心就跟蓮花一样地輕柔; 
在困苦艰难的时候,它坚硬得就粂一座大山的石 

头 • (■— 五 一 J 

还有: 

由于命运的力景,一个人应該得到什么样的东西, 

他終究会得到的,即使他躺在鋪上,一动也不动。 

虽然世界上的万有群生用上很大的力量去努力爭取, 

* 

不該发生的事情不会发生,应該发生的也不会落 

空 。 C 一五二〕 

还有: I 

怀着那么多忧虑干嘛?心里装上那么多痛苦有什么用? 
命运給你写在前額上的亊情,无論如何也会发生。〔一五三〕 

同样 •. 

如果命运对我們垂靑的話,我們想荽的东西都可以到手, 
即使是从另一个大洲,从海洋的深处,从大地的尽 

头, C — 五四〕 

还有 s 

①原文是 Dattabhuktadhana , 里面隐含猜部乞多檀那这一个人名字, 

© 原文是 DhanaguptatL 里面隐含 JIT 檀那笈多”这一个人名字。 

③参看本卷第一三三首詩, 

22 } 



y 


不联系的东西,它联系起来;联系得很好的东西,它把它 
分开; 

人們連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只有命运才能够把它联系起 

来。 C 一五五】 

同样: 

正如在这里,人們陷入不幸,自己幷不是甘心情願; 

我想,获得幸福也是这样,思虑和忧愁有什么相 

千? C — 五六〕 

还有 t 1 

坚强的人,利用孕育在經典里的智慧,来追求_財; 
以前的命运却給他另外一种安排,仿佛它就是主 

宰。〔一五七〕 

那一个神灵把天鴻塗成白色,又把热媒塗成綠的, 

还把孔雀塗得彩色絢烂,他会供給我們生計,〔一五八〕 

常言說得好 s 

—条蛇把身子盘曲在一只藍子里,沒有了希望,餓得发 
昏; 

在夜里,有一只老鼠在籃子上咬了一个洞,掉在它嘴里讓 
它吞; 

它于是就飽飽地吃了一頓,赶快順着老鼠咬开的洞爬了 
出来。 

鼓起勇气来吧!因为謓你們兴盛或者毁灭的只有命 

运 O (:—五九〕 

这样想过之后,你就应該想到更大的幸籟。因为常言道: 

每天都应該尽上誓約和斋戒的責任, 

V 

不管这些責任是多么不重要多么小。 


224 



命运随时都会向生命无情地撺击, 

生物費上多么大的力量也挡不了。 〔 —六 

因此,知足就能 常乐: 

那一控心情淡泊的人們,能够飽喝知足常乐的甘露, 

另一些为錢財而东奔西跑的人們怎能享受到它的好 
处? c 一六一 J 

还有: 

沒有一种苦行能比得上忍耐;沒有一种幸福能比得上乐 
天知命; 

沒有一种布施能比得上友誼;沒有一种达磨能比得上慈 
悲同情9〔一六二 j 

抱怨这樺多有什么用呢?达就是你的房子。你要平心靜气,无 
忧无虑,跟我在一块痛痛快快地过日子吧1 

邏求鉢陀那伽听了曼陀罗迦这一些与經書內容相符合的話 
以后,脸上閃出了光輝,兴高彩烈地說道:“亲爱的曼陀罗迦呀! 
你是一个認其循規蹈矩的人,因为你这样帮了尸賴拏的忙,在我 
心里就产生了至高无上的快乐。常言道: 

高髙兴兴的同高兴的人在一起,痛痛快快的同朋友在一 

起, 

亲亲热热的同亲爱的人在一起,使自己旣快乐又欢喜; 
这样的人才眞正能够享受到快系的精华,幸福的甘露, 
这样的人才眞正能够永远作为善良的人生活在那 

里。〔一六三〕 

还有》 

即使是权势煊赫,努力也是白搭①, 

225 



最好的东西只是一条命,还給自己 剩下。 

利欲熏心,想到的只是金錢貨利, 

他得不到一个朋友,来点辍他的富貴荣华 。 C 一六四) 

他已經掉到痛苦的洪流里去,是你用許多很有益处的格言把他 

琴 

从里面拉了出来。这是对的: 

对善良的人們来說,善良的人永远会使他們心情舒暢。 
如果大象掉到泥坑里面去,把它們拉出来的也就是大 

象. c 一六五) 

另外* 

在地球上,在人群中,只有他値得称贊, 

他 II 正履行了一个好人应該有的誓言; 

沒有錢的人們,或者寻求保护的人們, 

不会因为失望而从他那里掉头走散 • 〔一六六〕 

黹言說得好玄 

如果不用来保护被压迫的人們,勇敢还有什么用处? 

如果不用来周济沒有錢的人們,何必又要什么金錢? 
如果一点好处也带不来,又何必去举行什么祭祀? 

如果不能使自己名揚四海,活着又 有什么 値得留 

恋? C — 六七〕” 


正当它們这样賧输的 时候, 一只叫質多楞伽®的鹿跑到这 
个地方来,猎人的箭在飞駛,吓得它心惊肉跳,它也渴得要命。 
它們看到它跑过来,邏隶鉢陀那伽飞到树上去,尸賴拏爬到葦子 

丛里去,曼陀罗迦就鑽到水里去。質多楞伽慌里炼张地站在河 

\ _ 

① 山东一带土話,意思是 M 沒有用\ 

② Citranga , 籯思是“身上有花紋的\ 


226 



边上。 暹求鉢陀那伽飞起来,往上飞了一由旬,現察了一下大 
地,又飞回到树上来,它向曼陀罗迦 喊道: “亲爱的曼陀罗迦呀! 
过来,过来!这里对你一点危险也沒有。我巳經把这一片树林 
子仔細視察过了,这一只鹿也只是想到这里来喝水的。”听了这 
話以后,三个家伙又跑到一块来了 # 曼陀罗迦对客人友爱关切, 
它对鹿說道 t 44 亲爱的 I 喝水吧!洗一个澡吧!这水好板了,凉 
极了。”听了这話以后,質多楞伽想道 •.“ 从这些家伙那里,对我連 
一点成胁都不 会有。 为什么呢?烏龟只有在水里才有劲,老鼠 
和烏鴉呢,只吃死东西。因此,我跟它們去搞在一块吧!”这样想 
过之后,它就跟它們到一块去了。曼陀罗迦对它表示了欢迎,幷 
且用其他仪式对它表示了敏意,然后对質多楞伽說道 •. “你好不 
好?請吿訴我們,你怎么跑到这个丛林里面来了呢?”它于是說 
道 :“我 到处跑来跑去,幷不是甘心情願的,我有点够了。四面八 
方給騎馬的人、狗和猎人包围起来,吓得要命;因为自己跑得快, 
才逃了出来,跑到这里来,想喝一点水。我很想跟大家交成朋 
友。”曼陀罗迦听了它的話以后,說道:“我們的个兒都很小$你同 
我們交朋友,不合适。因为,同能够报答你的人交朋友,才是对 
的。”質多楞伽听了这話以焓,說道: 

“我宁願意到地獄里面去,同有知識的人們住在一起, 

■■V 

也不肯同小人接触,即使是在神仙的宮中我也不願 

意。 C 一六八〕 

什么个兒小,个兒不小,这一句話里面就有自貶的意思,說这个 
干嘛呢?实在說,好人們才配得上說这样的話*因此,你們現在 
一 定要跟我結成朋友。人們这 样說: 

不管肴力量,还是沒有力董,朋友反正总是要結交; 

因为一群大象被捆在树林子里,是老鼠把它們放 


227 



掉。〔一六九〕” 

曼陀罗迦 問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質多楞伽 講道: 


第八个故事 

4 

有那么一个地方,在这里沒有居民,沒有房子,也沒有^宇。 
在这里,从很早的时候起,就住着一些老鼠,它們同自己的兒子 
們、孙子孙女們、外孙外孙女們,在地下的那一些洞里搭了窝,大 
窝接小窝,連綿不断。它們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在結婚的时候, 
有吃有喝,享受着最髙的幸顆,就把时間打发过去。正在这时 
候,有一只象王 V 在成千的大象前呼后拥之下,領着象群,到一个 
水池子里去喝水,这里的水它以前注意到过。正当象王在老鼠 
窝中間向前走的时候,哪一些老鼠碰巧在它的脚下,哪一些就被 

飞 

踏得脸歪、眼斜、头破、頸断。剰下的那一些就商量起来:“这一 
些混蛋的大象在这里一走,就把我們踏死了 # 如果它們再来一 
次的話,我們就剰不下多少,連传留神子都不 行了。还有: 

只要一碰它,大象就能杀人;只要一吐气,棄蛇就能把人 
来伤; 

帝王笑一笑,也就能 杀人; 坏人杀人,只須把你来恭維一 

c ~~■■七0〕 

現在总应該想出一个办法来。”在它們想出了一个办法之后,有 
几只老鼠就走到水池子那里去,給象王磕过头,恭恭敬敬地說 
道:“陛下呀1离开这里不远,就是我們的住宅,这是好几辈子传 
下来的。我們的子子孙孙就在那里繁荣滋长;你們跑过去想去 
喝水,我們成千的老鼠就給你踏死了,如果你們再走一次这 一 


228 



/ 


条路,我們就剩不下多少,連传佘接代,都不秄了。如果你锕可 
怜我們的話,那么就請你們走另外一条路。因为,就連象我們这 
样的小东西,,說不定什么时候对于你們也会有一咎好处的。”听 
了这話以后,群象之王就自己在心里琢磨起来:“旣然这些老鼠 

这样說,那就是这样子,沒有別的办法了。”它同意了它們的請 

+ . 

求。过了一些时候,有那么一个国王命令捕捉大象的人們,捕捉 
大象 0 他們把那一块捉象的地区封鲼起来,把象王和那一群大 
象都捉住了;三天以后,用縄子等等把它們从那里牵出来,梆在 
一片树林子里枝干粗壮的树上。捕捉大象的人走了以后,它就 
琢磨起来:“用什么方法,或者借助于什么东西,我才能逃走呢? 
除了我才想起来的那一些老鼠以外,沒有什么其他的逃跑的方 
法了。”于是象王就譲它的侍从中的一只母象把自己被捉起来的 
情况 一五一 十地去吿訴老鼠們,这一只母象是站在大象被检的 
地区外面的,它从前就知道老鼠住的地方,老鼠們听了以后,就 
成千地聚集起来,走到象群那里,来报答它們的恩 W 。 它锕看到 
了象王和象群都被&在那里,哪里有縄索,它們就在哪 里咬; 它 
們还爬上树干,把那些拴在树千上的大練子咬断,把象群都放开 

- 7 . 


因此,我轉: 41 朋友反正总是要結交”等等①。曼陀罗迦听了 
这話以后,說道 r “亲爱的!就是这样子了。不必害怕!这座房 
子就是你的了,你就芊心靜气地住下来吧,你願意怎样就怎样。” 
于是它們萆按照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出去寻找食物,当它們在中 
午在树木的浓蔭里碰在一块的时候,它們彼此之間友爱和諧,它 
們談論着各种各样的法論、事論等等,来消磨时光。人們說得 


①鑫餐本卷第一六九首詩, 


229 


% 



好: 

♦ 

聪明的人們,欣賞着宮廷 詩和鱷 眷, 躭把日 子来过; 

但是傻子 m 却用不良的嗜好、睡覚或者吵薄来把时光消 

磨。 C 一七一】 

还有》 

聪明的人們欣賞着美丽的詞藻,身上因快乐而 K 起的汗 
毛成了甲鐙; 

_ 人 — 

他們也同样能够享受到快乐幸顆,即使他們不跟女人們 

C 一七二〕 

r T _ 

有一次,到了約定的时候,而質多歸伽竟然沒有来。它們看 

不見它,心里面为眼前发生的一些征兆嘀咕起来,猜想它遭通了 
什么不幸,徘徊犹豫,不知怎样好。于是曼陀罗迦和尸賴拏就对 
邏求鉢陀那伽說道: “ 亲爱的 I 我們俩走得太慢了,我捫沒有法 
子去寻找我們亲爱的朋友。因此,还是你去寻找一下吧,你去了 
解一下,它是給獅子吃掉了呢,还是給林中的大火呑掉,或是遠 
了猪人的毒手1人們这样說 * 

即使朋友只是到花园里去游逛,人們就巳經担心怕发生 
意外; 

何况他現在是在一片大森林中,里面有无数的危阪和障 

碍?〔- * 七三〕 

因此,你无論如何也要走一趙,看一看質多梅伽究凳发生了什么 
事情,赶快回来 r 邏求鉢陀那伽听 T 以后,就飞出去;飞了还沒 
有多远,就在一个小水池子旁边,看到了質多楞伽,它落到一个 , 
拴在怯底罗①木头釘上的牢固的套索里面 去了; 看到以后,大为 

j » 

① Khadira , 树名,举名是 Acacia Catechu , 

230 


吃惊,說道:“亲爱的!你怎么倒了这棒的霉呀?”它拥 :道: “朋友 
呀1現在时間不容我們迟疑了。猜听我的話: 

当生命遭到危險的时候,如果能够看到自己的 同伙; 

这給两者都带来好处,活着的那一个和死去的那一 
个《 C — 七四〕 

因此,如果我在談話的时候,一时忍不住,发了火,說了一些什 

I 

么,請原諒我吧!請把我这个意思也轉达給尸賴拏和曼陀 罗迦: 
不管是无意 ,还是 有意,如果我說过什么难听的話, 

躭請你們俩慈悲为怀,看从前的交惰,饒恕了我 

吧! 〔一七五〕” 

通求鉢陀那伽听了这話以后,說道:“亲爱的 | 只裏象我們这样 
的朋友还在,你躭不要害怕吧!我要去把尸賴拏带了来,讓它把 
你的索子咬断,我很快就回来。”这样說完了以后,它就怀着沉痛 
的心情,到曼陀罗迦和尸賴拏那里去了,把質多楞伽被捆的情况 
吿訴了它們俩,用嘴把尸賴擎卩刀起来,又回到質多楞伽那里去。 
尸賴»看到它那样子,心里很难过, mk : “亲爱的!你心里面总 
是疑神疑鬼怕这怕那的,你用成覚当你的眼睛;你怎么薰会这样 
倒霉被捆起来了呢?”它說道:“朋友呀丨你問这个干嘛呢?命运 
是有力量的。常言道, 

命运是不幸的海洋;在它統治的地方, 

連一个异常聪明的人又能搞出什么花样? 

不管黑夜和白天,它总无影无踪地进攻。 

哪一个人又能够抵挡这样一神力董?〔一七六〕 

那么,好小子呀!你慊得命运是反复无常的,在残酷的猎人来到 
以前,你就赶快把索子咬断吧! ”尸賴拏說道 :“只 要我站在你身 
旁,你就別害怕吧!不过,我心里实在是很难过;請你說一說,你 


231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就可以高兴了。你是用威覚当眼睛的, 
你怎么会跑到这一个套索里面去呢?”它說道:“如果你具是非要 
P 斤不行的話,那么你就請听吧,虽然我以前已經嗜过被捆的滋 
味,但是命运作怪,我又被捆住了。”它 說道: “你說一說,你以前 
是怎样被捆住的吧 I 我願意伃伃細細地听一听全部的过程。”質 
多愣伽說道》 


第九个故事 


从前,我才六个月大的时候,年幼无知,胆大妄为,我总是跑 
在所有的鹿的前面;为了覚得好玩,我总是跑出很远,去等大群 
的鹿 D 我們有两种跑的方式:跳跃和直跑。在两者之中,我只懂 
得直跑,而不懂得跳跃。有一回,正当我四处乱跑的时候,我看 
不見鹿群了;我心里头立刻害起怕来。“它們跑到哪兒去了呢?” 
我这样想,向四下里看,看到它們站在前面。它們用跳跃的方式 
跳过了一个网子以后,都站在那前面,瞅着我。因为我不懂得跳 
跃的方式,我就給猎人张的那一面网捆 住了。 正当我猙扎着拽 


'/ 


那一张网想回到鹿群里去'的时候,我就給猎人从四面八方捆了 
起来,一头栽到地下。那一群鹿看到沒有法子救我了,就逃走 
了。猜人走过来,想道:“这是一只年幼的家伙,只能拿去玩,”他 
于是心軟了,就沒有弄死我。他 小心謹 愼地把我带回家去,把我 
送給国王的兒子,当做 玩具。 国王的兒子看到了我,非常高兴, 
貨給猎人一些錢;又用軟脅、按摩、沐浴、食品、香、香膏、爱撫等 
等,再加上一些爽人心神的食物,来使我滿足。我在后宮的女人 
中間,在好奇的王子中間,給他們用手扯来扯去,我的顇子上、眼 


232 



里、前脚上、后脚上、耳朵上,都扯伤了。有一囬,我在国王兒子 

k 

的臥鋪下休息,这时候正是兩季来赂的时候,我听到了閃电和浓 
云中的雷声,心里面浮起了一些想望,回忆到自己的鹿群,我就 
說道: 

“那鹿群正在給狂风暴雨驅使着向前逃窜, 

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得到机会跑在它們后面?〔-七七〕” 
那个国王的兒子想道 •. “这是誰在說話呢? ”他心里发抖了,他向 
四下里看,看到了我。看到我以后,他 想道: “这不是人說話,而 
是这一只鹿。这眞是一件怪事。无論怎样,我是完蛋了 1”仿佛 
給妖怪捉住一样,国王的兒子衣服凌乱,就从屋子里跑了出去。 
他自己以为着了魔,出了很多錢,找了一些会法术的、会念咒的 
等等的人,对他椚說道: “ 誰要是能給我治好这个病,我会賞給他 
不少的荣誉。”我呢,却就給那些毫无顧忌的家伙用木头块、砖头 
和棍子揍起来了。我命不該死, 一 个好人說道, “ 打死这头野兽 
有什么用呢? ”于是就救了我。他从我的成情中了解了事情的眞 
象以后,他对国王的兒子說道:“亲爱的!这家伙在雨季来临的 
时候滿怀想望之情,回忆起自己的鹿群来,因而 說道: 

那鹿群正在給狂风暴雨騙使着向前逃窜, 

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得到机会跑在它們后面?(:一七八〕 
你为什么竟无緣无故地发起烧来了呢?”国王的兒子听了以后, 
烧立刻就退了;他恢复了以前的状态;他对自己的手下人說道: 

“多用一点水浇在鹿头上,把它放走,讓它回到树林子里去吧1” 
他們这样作了。 

就这样,虽然我以前已經被捉住过一次,由于命运作祟,現 

/ 

在我又給捉住了, 


233 



在这时候,曼陀罗迦心里面为对朋友的爱所驅使,也追了 
它們来,它踏着水边灌木丛里的俱舍草①,走到它們 m 前。它 
們看到它爬了来,心里大吃一惊 > 尸'賴拏对曼陀罗迦說道 •. “亲爱 
的!你千的这一件亊不大妙呀,你竟离开你的堡垒到这里来了。 
因为你不能够逃开猎人的毒手,对我們他却是无可奈何。因为, 
当索子咬断锥人来到的时候,質多楞伽就会跑掉,邏求鉢陀那伽 
也会飞上树去,而我呢,因为我的个兒小,就爬到一个洞 里去; 
可是你要是給他看見,怎么办呢?曼陀罗迦听了这話以后,說 

f 

道,你不要这样說吧!因 为:. 

* 

离开自己的亲人,丟掉自己的財产,这湛味誰能够承当, 
如果他不和自己那个象灵葯一样的朋友柑处一 

堂? 〔一七九〕 

同样: 

不断地同聪明人和亲爱的人来往,这样度过的那一些日 

子, 

同生命的大沙漠中其余的日子比起来,这些都象是节 

日。〔一八0〕 

誰荽向志同道合的朋友、貞靜的淑女和了解別人痛苦的 
主人 

把自己的艰难困苦都傾訴一番,他的心也就会安靜平 
稳。〔一八一3 ‘ 

因此,亲爱的呀1 

眼光流轉不息,里面充滿了渴望; 、 

心里面上下翻騰,总是凄凄惶惶, 

① Kuia, 梵霤平常称之为 darbha, 学名是 Poacynosuroides, 是一种印度 
人認为神圣的草。 


2)4 



誰要是給道德高尙的人,还有 

贜俏眞摯的人所抛弈,誰就会这样。 〔 — A ^ 3 

还有: 

宁願意丢掉了自己的性命,也不願意同象你这样的人分 
手; 

再托生一次,性命就能够获得;象你这禅的人却不会再 

有 0 〔一八三〕” 

正在这个时候,猎人手里拿着弓,来了。尸賴拏就在他眼前 
把那根索咬断,然后就溜到它刚才說到的那一个洞里去了;邏求 
鉢陀那伽飞到天空鬼去了;而質 多楞! 加也赶快跑棹。猎人看到 

拴鹿的索子巳經咬断了,心 里大吃 一惊, 說道: “无論如何鹿电不 

会咬 W 索子呀!难道說鹿咬断了索子,是命运这样安排嗎?”他 

■■ 

一下 f 看到那一只爬到 if ] 自己不相称的地方去的烏龟,同別人 
一榉,他也 想道: “虽然由于命运作祟,那一只鹿咬断了索子跑 
了,我現在却又找到了这一只烏龟。常言道, 

即使人們在大地上跨步,即使人們在天空里飞行, 

即使人們跑遍全世界,不应該发生的事情不会发 

生 o 〔一 八四〕” 

猎 人这#考虑过以后,就用/!、刀割了 一些俱舍草,擰了一条結实 
的繩子厂把烏龟的脚拉迅来,捆好,把繩子挂在弓的尖上,他怎么 
来的,又怎么走了。尸賴拏看到烏龟給带走了,大吃一惊,說道: 
“倒霉斧,啊,倒霉呀! 

第一个灾难我还沒有跨过, 

上 I :跨到大洋的对岸达难; 

第二个已經临到我的 头上; 

只耍有空子,坏事就会来鑽/- r 、五」 


23 '> 



—个人受了伤,身上挨打更痛苦; 

肚子沒有食物,飢火就点燃; 

遇到了灾难,仇敌就趁火打劫 i 
只要有空子,坏事就会来鑽。 〔 —八 六〕 

只要不跌跟斗,他就可以在平坦的道路上偸快向前; 

但是一旦摔倒了,路就变得坎坷不平步步有困难一八 U 

还有《 

能够弯曲,弦也不鍺,遇到困难不会断,藤杆很好; 

这样的弓、这样的朋友、这榉的女人实在是很难 

找 0 〔一八八〕① 

因为在这里碰巧了才能得到一个朋友,朋友沒有天生的 J 
那么得到一个天生的朋友,只有靠着自己的运气。 〔 一八 九〕 
对自己的 每亲, 对自己的老婆,对自己的兄弟姊妹和兒 

女, 

也沒有象对自己的亲密的朋友那样,推心黌腹,深信不 

疑 0 〔一九0〕 

人們吃他,他也不会减少;坏人也不能够把他来破坏; 

只 t 死亡才能够把他搶走:朋友实在是非常可爱 J 一九一 〕 
为什么命运总是这样不停地打击我呢?最初是丢掉了自己的財 
产,由于貧穷受到了自己亲屬的嘲弄虐待,自己走投无路离开了 
家乡;現在呢,命运又作祟,讓我失掉了自己的朋友。常言道: 

說实話,我虽然丢掉了錢財,我心里却幷不很难过, 


①这一首詩的涵 X 又是双关的。如果指的是弓,就应該这样譯。如果指的是 
明友和女人,就应該翻譯如下, 

能够服从,品質也不錯,遇到困难不低头,出身很好, 

这样的弓,这样的朋友,这样的女 A 实在是很 难找, 



囡为在命运反复无常的变幻中,我述可以得到錢財; 

但是,如果一个好人原来有錢,而現在却把錢丟光, 

朋友們因而就对他輕慢起来:这一件事却伤我的心 

怀。(:一九二;》 

另外 * 

自己的所作所为連績不断, 

■ 

是好是坏,都带到另一个世界去; 

人們生死輪迴,永不停息 •_ 

这些事情我磽在都巳經看在眼里。〔—九三〕 

常言說.得好 t 

■P 

危险随时在威胁着人的身体,不幸总是随在幸福的脚踉 
后, : 

会合亂別离联系在一起,一切存在的东西都不能永存不 

朽 0 〔一九四〕 

哎呀,眞倒霉呀1同朋友一离別,我就活不下去了,只剩下自己 
的亲屬还有什么意味呢?常 言道: 

朋友是抵&忧愁、不偷快和恐惧的保卫者,是友爱与價賴 
的罐子, 

是誰創造出来了这一个字:‘弥多罗’,这两个音节①,这 

一块宝石。〔一九五〕 

还有1 

同善良的人們的光明磊落的会合, 

带来了連綿不•断的幸顆和愉快; 

友爱象一条繩子一样在这里防御着, 

①梵文 mitra , 蕙思是•朋友 w , 中譯要用三个字,而按照梵文的規則 > 这个字只 
有两个音节: mi 和 tr 〜 


237 



只有 那难以忍受的死亡才能把它 破坏。 〔 一 九六〕 

<1 

同样: 

亲密无間的联系和会合 ,动人 心魄的快东和幸福, 

聪明人的互相敌視:死亡在一瞬間就 町以 消除。 

同样 •. 

如果沒有生,沒有老,也沒有死; 

如果用不着害怕同心爱的东西分离; 

如果一切东西都不是轉瞬即逝; 

誰不在这里兴致勃勃地生活下去? 〔 一九八 〕 ” 

当尸賴拏这样說着痛苦又伤心的話的时候,質多楞伽和邏求鉢 
陀那伽大声喊着跑了过来,同它碰在一起。 于是尸賴拏就对 
仑两个說道:“只要我們的眼睛还能够看到这个曼陀罗迦,那么 
我們就有可能救出它来。因此,質多楞伽呀!你跑过去,跑到那 
个猎人的眼前,在靠近水的地方倒下来,装着死去了。邏求鉢 
陀那伽呀!你把你的两只脚放在質多楞伽两只角中間的天灵盖 
上,装出奥挖它的眼睛的样子。那个倒霉的猎人一定会想:‘这 
一只鹿死了,’他貪得无鏖,会把烏龟丢到地上,向那里跑。我 
呢,等那家伙一跑走,只用一会兒的工夫,就把曼陀罗迦的繩子 
咬断,把它放开,•讓它爬到附近的水中堡垒里去,我也就爬到葦 
子丛里去。此外,1那一个猎人走近的时候,質多楞伽必須立刻 
逃走。”它們就这样作了。猎人看到一只样子象是死了的鹿躺在 
水边上,一只烏鴉在那里啄它的肉;他心花怒放,把烏龟往地上 

一丢,就揮舞着棍子,跑了过去。就在这时候,質多楞伽从脚步 

■ 

的声音上,知道猎人走到身边来了,就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树丛 
里面去了。.暹求鉢陀那伽也飞到树上去。給尸賴拏咬断了縄子 
的烏龟镇到水里去,尸賴拏也爬到葦子丛里去。猎人以为这一 

238 



切 S 5 是幻未,心 里想: “这是怎么一回事 1 牙!”就垂头丧气地回到 
放烏龟的地方去;在这里,他看到那条繩子已經給咬成了 一百段 
一指头长的碎片了;他也看到,烏龟也象一个魔术家一样无影无 
踪了 i 他自己疑虑 重重, 心里七上 八下, 赶快离开那树林子,向四 
下里看了看,就回家去了。于是,这四个善良的家伙就又跑到一 
块来,相亲相爱 ,以 为自己是再生了一次,愉快地生活下去 6 所 
以: 

連这些兽类的互助合作都受到世人的贊美崇拜, 

有理智的人們能够做到这样,这又有什么奇怪? 〔 一九九 〕 

叫做 《朋友的获得》的第二卷書到这里为止,它的第一首詩 
是: 

沒有資料,又沒有錢財,有一些人們却是聪明而又多聞, 
他們迅速地把事 Itfc 理奸,象烏鴉、老鼠、鹿和 烏龟这 

一群。匕 J ① 


① 与本卷第一首詩同。 


# 





吉祥! 

在这里开始叫做《烏鴉和猫头龐从事于和平与战爭等等》的 
第三卷書^它的第一首詩是: 

以前是仇敌,后来变成了朋友, 

跟这样的人千万不荽推心置腹I 
請看那个挤滿了猫头鷹的洞, 

竟給烏鴉带来的火烧得一場糊塗〖 ( 一 〕 

国王的兒子們間道 * “这是#么意思呢?”忠湿奴舍哩曼講道: 
在南方有一座城市,叫做鉢里体尾波罗底湿 W 那①。在它附 
近,有一棵有很多枝干的大无花果树。这里住着一个烏鴉王,名 
字叫做弥伽婆 P 里那③,它身边有很多烏鴉0它在这里搭了窝,就 
过起日子来。此外,这里还有一只大猶头鹰,名字叫做阿哩摩哩 
陀那③,有无数的猫头鹰围繞着它/它住在山洞里面的一个堡垒 
里。由于它 W —向有仇,猫头鹰王到处巡行的时候,遇到哪一只 
烏鴉,就把哪一只杀死;杀死以后,它才离开。就这样,因为它經 
常往无花果树上飞,那些烏鴉就給它从四面八方杀死了。但是 
事情也会这样发生。因为常言道: 

自己的仇敌和疾病,出其不意地偸偸地向身卑袭来, 

那个懶懶散散的人沒有注意到,他就会嗚呼哀哉。 〔 二 

① P | thviprati $ thana a 

② Meghavar ^ a , 义云•云色 ’• 

③ Arimardana . 

240 



于是有一天,弥伽婆哩那就把所有的大臣都叫了来,說道:“喂1 
我們这一个凶恶的敌人,劲头挺大,又懂得时机,它总是在黃昏 
的时候来,它把我們这一伙快消灭光了。有什么法子可以对付 
它呢?我們在夜里什么也看不見,白天里又找不到它的堡垒,沒 
有办法去同它战斗。那么,在六种战 术中: 和平、战爭、进軍、駐 
扎、联盟或者騎墙覌望,我們究竟采取哪一神呢?”它們于是就說 
遨:“主子提出这个問題来,是正确的。常言道 •. 

即使主子沒有問到他, 一 个大臣也应該說这又說那; 
問到的时候,他更应該把实話来說,啊,世界之主呀1 〔三 〕 
如果一个大臣,一个能說会道的人,主子問到,却不說实 
話, 

說的詰也带不来什么快乐和幸顦,人們只能当敌人来看 

他。〔四〕 

因此,最好現在就到一个僻猙的地方去,在那里举行一个会議。” 

于是弥伽婆哩那就开始一个一个地問它那五个亲信大臣: 
优耆頻①、三耆頻®、阿奴省頻③、波罗耆頻⑤和吉罗耆頻⑤。它 
首先問优耆頻道:“伙計呀〖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覚得应該怎样 
办呢?”它說道:“陛下呀1同有力量的家伙不能硬对硬地蛮干。 
那家伙有劲,又知遨什么时候下手。因此,我們应該同它訂一个 
和約。常言道: 

有些人在比自己强的敌人面前低了头,虽然他們的力;!: 
也会逐漸雄厚; 

① Ujjivin . 

② Saqa jivin fl 

③ Anujivin * 

④ Prajivin 。 


⑤ Cirajivin ^ 


241 



快系和幸福会永远离开他們,正如河里的水决不会苒回 
头倒流 。㈤ 

同样 t 

如果敌人行为正直、循規蹈矩、富有錢財、兄弟和睦、力大 
无穷, 

如果他已經胜利了很多次;同这样一个敌人,就应該建立 
联盟。(六〕 • 

甚至跟一个卑鄙小人也可以联盟,只要覚得自己生命有 
了危险; 

如果生命能够保得住的話,那么整个的王国也就可以得 
到保全。(七〕 

誰要是跟一个在許多战役中都获得了胜利的人訂立联 
盟, 

因为他有了力量,其佘的敌人很快就会向他繳梂投誠。 

C 八〕 


甚至跟一个势均力敌的敌人也要联盟,因为在战爭中胜 
利沒有把撞; 

而且祈祷主①也敎导过我們 :犹疑 两可的事情,千万不要 
去作。〔九〕 

甚至跟一个势均力敌的敌人在战場上交鋒,胜利也沒有 
把提; 

因此, 人們在走上战場之前,必須先把那三种方法都使用 
过。〔一。〕 , 


①参看第12頁注 


242 



同榉 


如果一个人盲目地驕傲,他就象是一只沒有烧好的罐子, 
只要給別的罐子用力一碰,它就会破碎不能把原形保持7 


,土地、盟友和金子,这三种东西是战爭带来的 果实; 

如果一楛也得不到的話,人們就不要发动什么战4:。 

卜二〕 

如果一只獅子去挖老鼠洞,里而塡滿了一块块的石头, 
它不是折断了自己的爪子,就是逮住一只老鼠咬上 一口。 

〔一三〕 

因此,如果一点好处都得不到,只惹起一場凶恶的战爭, 

这样的事情在任何情况之下自己都术要去贊助鼓劲。 
r — 四〕 ’ 

一个人被比自己强的人所攻击,如果他希望幸福 K : 久保 
持, 

他就 应該学习蘆葦的办法暫时弯一下, 子 万不要学蛇的 
样子。①〔一五〕 

誰要是学习蘆葦的办法,他就会一步一步地繁茅 滋长; 

誰要是学习蛇的样子,他所能够得到的只有死亡。 〔 -六〕 

. — ■ 

一 个聪明 人应該象烏龟一样縮起来,甚至忍耐着挨楱; 
他有 的时候 也会象 一条黑 蛇一样 猛然直 起了身抬起了 

头。〔一七 3 

同样: 

跟一个有力量的人去战斗,这根本不是我的主张, 


①蛇只能直綫前迸,身子不容易轉弯 


2: 3 



* 


一片云彩在任何时候也决不会頂着风飘浮飞翔。〔一八〕” 
它听了这些話以后,就対三耆頻說道:“伙計呀!我也想听 
一下你的意見。”它說道,陛下呀!这种办法我不了解,因为那 
家伙是残暴的,貪婪而又缺德的。因此,你决不可以同它联盟。 
常言道: 

在任何时候 p 也不能同一个缺乏道德缺乏眞理的人去把 1 
盟联; 

即使你同他联了盟,但是由于他恶性难改,不久就会同你 

翻脸。卜九〕 

因此,我的想法是,我們必須跟它干。常 言道: 

如果一个敌人残暴、貪婪、懶惰、虛伪、无忧无 _ 虑、令人害 
怕, '' 

再加上反复无常、糊里糊塗、不尊重战士,人們就容易消 
灭他。〔二0〕 ,, ^ 

此外,我們还受了它的虐待^如果你們談到同它訂立什么联盟 
的話,它一定会非常生气,它还会干出更多的坏事来。常言道, 
敌人应察用第四种方法去制服①,使用和平手段就是胡 
閙$ 

患便秘的人要讓他出汗,哪一个聪明人会用水把他去浇。 
C 二一 ] 

对一个发了火的人来說,撫慰的办漣等于是火上加油, 
好比是烧热了的奶油,水滴滴上,更使它沸騰不休。 〔 二二 〕 
說那个家伙是一个强有力的敌人,也沒有什么根据。 

如果有意志,有能力,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也可以杀死强 

①古代印度人主张,战胜敌人是四种策硌,第四种是使用武力。参看第113頁 
注① • 

244 



敌, 

正如獅子杀死大象,它就得到了至髙无上的統治权力。 

C 二三] 

其次 t 

自己的力量打不倒敌人,使一些手段,就可以把他們打 
倒; 

正如毘摩装出了女人的样子,結果就把吉質迦杀掉 

* (:二四 〕V 

同样 t 、 

如果一个国王跟死神一样,惩罰严疠,敌人們就拜服在他 
的脚下; 

如果他心怀慈悲柔弱不堪,他們这一伙人就都想来杀掉 

他。〔二五〕 

生了一个兒子,如果他的光輝給有光輝的人所遮隐, 

这个兒子白生了,他有什么用?他搶走了母亲的靑春。 

[ 二六〕 一 

如果幸运女神的身体还沒有給敌人的鮮血的浓紅所塗 

t 

抹, % 

即使她美艳动人,却不能給聪明人的心带来滿足快乐。 

〔二七〕 

如果一个国王的国土上沒有洒滿了敌人老婆的眼泪, 

沒有洒滿敌人的鮮血,他的生命还有什么铖得贊美。 

〔二八〕” 


①这是史詩《搴诃婆罗多》里面的故事。吉質迦 ( Kicaka ) 是国王毘罗吒 ( Vi - 
rata ) 的大将之一,为毘搴羡那 ( Bhlma - sena ) 所敗〖見《摩坷婆罗多》 I , 
328 j IV , 376 ff ^ 




245 





听了这些話以后,它又問阿奴耆頦道,伙計呀 I 你也把你 
的意見說一說吧 r 它說 道:“ 陛下呀 I 那家伙是一个坏蛋,非常 
有劲, 穷凶极恶。因此,旣不能同它联盟,也不能同它打仗。我 
們只能行軍躲开它。常 言道: 

跟一个在力量上超过自己的家伙,跟一个坏家伙,穷凶 
极恶的家伙, 

旣不能訂立联盟,也不能进行战爭, A 有行軍躲开是値得 
贊美的策略。 〔二九〕 

一共有两种 行軍: 一种是遇到了危险,想救自己的生命* 
另外一种是处心积虑想战胜敌人,才带領大軍去出征。 

〔三0〕 

自己的力量超过了敌人,想进箪到敌人国土內去征服他 

們, 

只有在迦剌底迦月①,或者制咀邏月®,而不能在其他的 
月份。〔三 — 〕 

4 

如果敌人遭遇到艰难困苦,因而暴露蘇点,有机可乘, 
那么,出兵向他們攻击,在任何时候都可以 进行/ 三二〕 
先讓勇敢的、有本領的、有力鼉的人把自己的国土保守 

■ _ ■ | [ T [— |~ ■ 

① Khttika , 玄奘 <伏唐西域記》卷第二,印度总說四,历日季候,譯作 • 迦剌底 
迦月 '《翮 譯名乂大集》作“羯栗底迦月 ”(8269), 是秋三月的第三个月,据 
玄奘的意見,秋三月“当此从七月十六日至十月十五日%那么迦剌底迦月 
也就約略相当于旧历的九月十六日至十月十五日,公历十月到十一月,以 
前的所謂仲秋 a 詳細說明参看立足喜六的唐西域記乏硏究》上卷,頁一 
二四至—二八。 

③ Caitra , 玄奘饮唐西域記》譯作《制咀邏月》,《翻譯名义大集》同。是春三 
月的第三个月,据玄奘的意見,春三月当此从正月十六日至四月十五日、 
那么制咀邏月也就約略相当于旧历的正月十六日牽二月十五曰,公历的二 
月到三月, 


246 



住, 


然后就派遺間諜到敌国里去探听,跟着自己率兵深入。 


因此,主子呀!你現在就应該把第二种进軍的方法来使 

用, T 

: ■- 

同有力量的人和坏人,旣不能打仗,也不能訂立什么联 

盟 j 三四〕 

此外,政治学也規定了,考虑到某一狴原因,人們是可以撤退的。 

* 

常言道: 

公羊往后退了几步,伹是目的却为的是再向前猛欖; 
群兽之王暴躁如雷,把身子伏下,好猛力踊身向上; 

聪明的人們暗暗地有所图謀,却把敌意隐藏在心里; 

他們表面上逆来順受,却偸偸地在那里筹却 I 商量。 (:三五」 
其次: ~ 

誰要是看到了强大的敌人,就抛弃了自己的家国。 

只要他活着,他就能够把国土收复,象欲 底湿堤罗①。 

〔三六〕 


同#: 

如臬一个弱者竟跟一个强者战斗,只因对自己估計錯誤, 
那么,他就会滿足了敌人的願望,而自己則亡囿灭族。 

〔三七〕 

因此,如果强敌来进攻,那就是撤退的好时候,不应該訂立联盟, 
也不应該打仗。” 

听了这話以后,它対波罗耆頻說道:“伙計呀!你也說一說 

# 


^关于欲底湿提罗的故事,参閱第173頁注③。 


247 



自己的意見吧 I ”它說道:“陛下呀!联盟、战爭、行軍三者我都覚 
得不十分妥当;特別是行軍,我更是覚得不妥当。因为: 

如果鰐魚呆在自己的地方,它連象王都能够扯走; 

如果它离开了那里,它甚至于抵挡不住一条狗。 〔 三八〕 

其次: 

邱果有强大的敌人来攻,他就应該努力退到堡垒里去, 
在那里把自己的朋友都喊过来,譲他們解救自己。〔三九〕 
誰要是一听到敌兵压境,心里就吓得张皇失措,惴惴不 
安, 

因此就拋弃了自己的国土,不許这榉一个人重返家园。 

c 四 6) 

站在自己的地方,一个人就能把一百个强敌来抵挡; 

因此呢,一个人无論如何也不应該放弃自己的地方。 

〔四一〕 

因此,你应該把粮食和盟友都聚集在一起,建筑一个坚固 
的堡垒, 

还要給这个堡垒装上机械, 礆上 城墙,掘上濠沟,里面放 
滿了水。〔四二〕 

I 

誰要是永远据守在里面,沉着坚决,准备随时应战; 

当他活着的时候,他获得荣誉;死后,又能够升天。 〔四 三 〕 

' 

常 g 道: 

即使是弱者,强大的敌人也无可奈何,只要他們团結起来; 
正如挤在一块兒的蔓藤,連狂风也沒有法子把它們吹坏。 

〔四四〕 

即使是一棵巨大的树,而且向四面八方根都扎得很+, 

\ 

如果它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大风就能用暴力連根拔 


24 $ 


掉。〔四主〕 

但是站在一块兒的树木,向四面八方根都扎得很牟, 

因为它們站在一块兒,狂风就沒有法子把它們吹倒。〔四六〕 


敌人也是这样 想的: 一个人,不管他是多么勇敢, 

他們反正能够把他杀掉,如果他只是一个人单干。〔四七〕” 


这一个的意見它也听到了,它对吉罗耆頻說道:“伙計呀!你 
也把你的意見說一下吧! ”它說 道:“ 陛下呀1在六种策略之中, 
我認为联盟最好。因此_,我們就应該同它訂立联盟。常 言道: 
一个沒有伙伴的人,即使是有本領有权力,又能作些什 


么? 

-仓自己就会熄灭掉,那一堆在沒有风的时候点起来的 

火 oC 四八〕 

因此,你住在这个地方,必須依附上那么一个有力量的家伙,他 
可以对敌人报仇。如果你放弃了你的地方,从这里出走,那么, 
連說一句話帮你的忙的人,你都不会找到。常言道: 

' 对于呑噬森林的大火来說,风助火势,火的伙伴是风; 

但是微风一起,油灯就被扑灭:誰能对弱者表示尊 

敬? C 四九〕 

而且也幷不是說,非依賴一个强者不行。同一个弱者联盟,也同 
样可以得到 保护。 常言道: 

正象是一丛竹子,紧紧地挤在一起,周围也全都是竹子, 
沒有什么东西能够把它們拔出来,一个軟弱的国王也是 
如此〔五0〕 

如果是必須同一个优秀的人物訂立联盟的話,还說这些废話干 
嘛呢? 常言道》 ' 

同一个伟大的人物接触,有什么人会不被他提高? 


249 



在蓮花叶上的一滴水珠,閃放出珍珠的光鴆。 f 五一 】 

因此,陛下呀!除了联盟以外,再沒有什么报仇的好方法。所以, 
我的意見就是,訂立联盟吧!” - 

听了这一些話以后,弥伽婆哩那就給他父亲的一个老大臣, 
叫做斯提罗耆頻①的、眼光远大、精通各神待人接物的經書的那 
个老人磕了一个头, 說道: “父亲呀!为了考驗它們,我已 經在你 
踉前把它們都問过了,好讓你听过以后,能够吿訴我,究竟应該 
怎样办。現在就請'你吿訴我怎么办吧【”它說道 s “孩 子呀! 待人 
接物的經書中所有的东西,它們都已經說过了。这些說法,在适 
当的时候,都是正确的 • 但是,就現在說起来,应該耍两面派的 
手段。常言道: 

在一个凶恶又强大的敌人面前,人們永远要保持着怀疑 
的作风, 

I 

耍耍两面派的手法,別人看,他們旣准备和平,也准备战 
爭。(五二〕 

这样一来,那些自己抱着怀疑态度貪得无颳的人們就可以使得 
敌人毫无戒‘,輕而易举地把敌人消灭掉。常 言道: 

即使 是非消灭不可的敌人,聪明人有时候竟讓他扩张势 

力5 

因为,只有吃溏讓嘴里的唾沫增多,然后才其正能使:唾床 

平息。〔五三) 


如果对女人、敌人、坏朋友,特別是可以用錢买的女人, 

胸怀坦白,举动幼稚,这样一个人就决不能够生存。(五四 〕 
神仙們的、婆罗門的、自己的以至于老师的事情, 


250 


应該坦白 虞誠 地去作,其佘的事情就应該模模凌棱。 啦、 
对精神已經淨化了的苦行者来說 ,单 純眞誠永远耍贊揚; 
伹是对追求幸福的人們,特別是对帝王来說,就不 

应当。(五六〕 \ 

因此: 

如果尔楔棱两可,你就会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由于你貪得无靨,死神很快地就会把敌人媒逐光。 

此外,如果它那里有什么空子可缵,而你也看到了这空子,你就 
会把它杀死。”弥伽®哩那說道:“父亲呀!我不了解它窝里的情 
況,我怎么能够发現什么空子呢?”斯提罗耆頻說道:“孩子呀!不 
仅是它的兔,連那空子, 我都能 通过密探了解淸楚。 因为: 

母牛用嗅覚来看东西,婆罗門看东西有吠陀可用, 

国王們用 f 探來看东 西, 普通人看东西就用眼晴。 

关于这一点,有一神說法 •. 

一个国王,如果通过密探来了解自己这一方面的亲信人 

jtj 

物, 

H 

也了解玫人方面的亲信人物,他就不会走入末路穷 

途。〔五九〕” 

弥伽妒哩那 說道: “父亲呀!这些亲價人物是誰呢?有多少位呢? 
那些密探又是什么样子呢?这一 切都淸 吿訴我吧! ”它說道•,当 
欲底湿提罗①在这个情况下問到这問題的时候,那罗陀②說道: 
在故人方面,有十八个亲信人物;在自己方面,有十五个;每一方 
面用三 个密探,就可以把他們的情况了解淸楚,通过他 fj , 可以 
使得自己方面和敌人方面都恭順服从。常 言道: 

①参 13第173 頁注 ② a . 

(D r ^ fada , 参看第30頁注①。 - 


251 



在敌人方面的十八个亲信人物,在自己方面的十五个; 

每一方面用上三个鼯不出来的密探,你就可以把情况来 
摸 。 〔六03 

* 亲信人物’这个字,在这里指的是国王的官吏。如果他們受到 

\ 

譴責,主子就倒霉;如果‘他們受到贊揚,主子就百事順利。这些人 
物是:大臣、国师、总司令、皇太子、司闇人、后宮侍臣、指揮者①、 
征收者、保管者、大法官、司馬官、会計官、管理大象的官、陪审 
官、軍队盟督官、奥塞司令、首席侍从、森林管理官等,是在敌人 
方面的。如果能够离間他們与主子之間的关系,敌人就会被征 
服。在自己方面是:皇后、皇太后、宫女、編花坏的人、管理臥鋪 
的人、密探头子、占星人、医生、管水的人、管檳御的人、师傅、保 
鐮、管理臥室的人、杜遮阳伞的人、姨太太等。由于他們,自己这 
方面可以 垮台。 因为: 

在自己这一方面,如果把占星人和师傅都雇了来当做密 
探; 

在故人方面,如果把咒蛇师和疯子当做密探,什么事情都 
难隐_。〔六一〕” 

弥伽婆哩那說'道:“父亲呀!在烏鴉和猫头鹰之間,为什么有这 
样大的死仇呢?”它說道:“請听吧!” 


第一个故事 

在古时候,有一回,一群群的鳥••天鵝、印度鶴 © 、印度杜 

① Pr £ 茲; t ?, 祭官的一种。 

(2) Saqsa , 学名是 Ardea Slbirica 。 



_ 




鵠 $ 、孔雀、遮陀迦②、猫头鹰、鴒子、婆罗波陀③、鷓鴣、迦罗意 
迦、兀鷹、云雀、小鶴、社鵾 © 、啄木鳥等等,聚集在一起,开始商 
議 事情: “此那陀的兒子⑤是我們的主子,但是它全心全意地給 
那罗耶那⑧服务,根本想不到我們了。我們随时都有給索子捆 

住等等的危险,它不能保护我 ff ?, 我們要这样沒有用的主子干嘛 

1- 

呢?常言道: 

誰要是使已經精疲力尽的东西 一一 恢复生气,正如太阳 
对月亮, 

即使只有一个这样的人,也不管他是誰,都要給他把奴才 
去当。 〔六二〕 

其他的主子只是徙有虛名,正如人們所說的: 

如果不能保护那搜战栗恐惧、永远为 敌乂所 威胁的臣民, 
这样一个君主,只有名义上是君主,实际上他就是死 

神。 C 六三〕 

同#: 

有六种人应該避幵,就好象是在海上不乘漏水的船: 
一个不敎誊的先生、一个僧 倡不知 道修习經典。 〔六四〕 
一个不知道保护人民的君主、一个說話不和气的女人、 

一个喜欢住在材子里的牧童、一个理发师流連山 

林。〔六五〕 

因此,我們必須另外想出那么一个群鳥之王来/它們看到了猫 

(D Kokila, 

② 参看第220頁注①办 

③ Fatapata, 一种鵠子。 

⑤即金翅鳥,参看第70頁注①, 

© 指的是毘湿奴。参看第67頁注①。 




25 } 



头饜,摆出一副和和气气的®孔,于是都說道:“这个猶头鹰就当 
我們的王吧!把所有的一个国王举行加冕礼所需耍的东西都逸 
最好的拿来吧! ”于是它們就从圣池里拿来了圣水,凑齐了一百 
零八神植物 的根: 斫迦郞吉多①、娑呵樾毘②等等植物的根;把 
室座安好;把装飾着七大洲③、大洋、高山的圓土堆扫干淨;鋪幵 
了一张虎皮;用五神树技子、花,和沒有去皮的粮食把金瓶塡 
把賞賜的东商准备好;領头唱贊歌的人唱起来了;擅长誦讀四吠 
陀@的婆罗門朗誦起来了;那--群年靑女子唱起音調和諧的吉 
祥贊歌来了;那一只装着沒有去皮的粮食的乱七八糟地搀杂上 
一些白芥末、烤糊了的粮食、沒有去皮的谷粒、牛胆石、扎好的 
花、貝売等等的罐子事前安置好了;把洗滌等等的器具都安排 
好;奏起了行日的音乐;正当猫头鹰装植作#准备登 h 摆在装飾 
着大麦和阿罗迦⑤的祭坛中央的宝座的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 
飞来了一只烏魄嘶哑地叫着“克倫克倫”⑥,报吿給人們它来 
了,它飞到了这开会的地方,心里想道 •. “哎呀!这一些鳥都聚集 
在这里干嘛呀?这是一个什么大节日呀? ”这一些鳥看到它以后, 
就互相說道:“在鳥里面,这家伙算是頂机灵的。因此,我們也要 
同它搭上話。常言道: 

p 

在人里面,理发师就是滑头;在鳥里面,烏鴉是滑头; 

在四条腿的动物里面,是豺桩;在苦行者里面,是白衣比 

① CakrSlnkjta^ 

③ Sahadcvip - 

③参看第214頁注①, 

® 古代印度的四部 圣典: 《梨俱吠陀》、《沙醑吠 陀》、 《夜柔吠 陀》、 《阿闥迄吠 
陀》。 这四部書在印度的地位有点象中国的五經四書。 

⑤ Arakr, 植物名 7 学名是 Blyxa Octandia 或 Gardenia Enneandra, 

⑥ KreA, 形容烏鴉叫的声背。 


254 



丘 P 。(六六〕 

另外 t 

聪明的人們想出来的那一些办法,参加考虑的人很多, 
經过反来复去的推敲琢磨,这些办法决不会带来灾 
祸。〔六七〕” . 

那一些鳥这样想过以后,就对烏鴉說道:“喂!鳥連任何一个国 ■ 
王都沒有了。因此,全体的鳥就决定,給这一个猫头廉加冕,讓 
它 成为众鳥之王。你也发表一点意見吧!你来得正是时候 。”它 
笑起来了,說道•/哎呀1这是不妥当的。有这样一些优秀 的鳥: 
天稱、孔雀、印度社鵠、遮古罗、斫迦罗婆迦 ® 、鵠子、印度鶴等等 
在場, 薰給 这样十个白日瞎子面孔生得可怕的家伙加冕,这不是 
我的主张。因为: 

鼻子是弯的,眼睛是斜的,面孔生得阴森可怕,不討人欢 
喜 t 

猫头麿不生气的时候,面孔就是这样,它生气的时候又怎 

样呢? C 六八 〕 

同榉: 

天生来阴森可怕、残暴、粗魯、叫起来簡直令人呕吐; 

把这样一个猫头鹰搞成国王,我們究竟能#到什么好 

处?(六九】 

此外,比那陀的兒子已艇是我們的主子,我們要这个家伙干嘛 
呢?即使有另外一只鳥道德高尙,只要那一个还在,就不能推荐 
它做鳥王。常言道: 


①穿白色衣服的乞丐,善于騙 A 。 

③ CakravSka , 一种鴨子,与中国的爲鸯相似, 


255 



如果一个有力的帝王独自个兒統治,他会使国家富强; 

•# 

許多君主反而会带来灾害,正象世界尽头出現几个太 
阳。〔七 o 〕 

因此,只是为了它这个名宇,別的鳥也会躲开你們。因为常言道 
当主子还在位的时候,人們只需要在那些坏蛋 IR 的跟前 
把这些可尊敬的人物的名字提上一提,立刻就 国桊民 
安。〔七一〕 

常言道 •• 

事情会順利成功,如果抬出了大人物的招牌; 

兎子抬出了月亮,它們就因而生活得痛痛快快。 〔 七二” 

那些鳥都問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烏鴉講道: 


第二个故事 

在某一个森林地带,住着,只敫王,名字叫做柘斗憚多①, 
有很多象追随在它的周围。它保护着象群,就把时光度过去了。 
有一回, 一 連十二年沒有下雨,水池子、湖、水坑、水塘都千涸了。 
所有的象都向象王說道:“陛下呀!有一些小象已經渴得快要死 
了,另外一些已經死了。因此,請想一个法子来止渴吧!”于是它 
就 派出去了許多快腿的僕人,到四面八方去寻水。那些到东方 
去的僕人,在路上,在一群圣人跟前,找到了一个湖,名字叫做旃 
荼罗娑罗婆®,里面点綴着天鵝、印度鶴、魚鹰、鴨子、斫迦罗婆 
迦、鶴、水生动物;这里有各种各样树木的給花朵压弯了的树枝 

① Caturdanta , 义云 “ 四牙”。 

© Candr asaras , 义云 “ 月池 • • 

256 



和钿枝 条; 两岸都 装飾着树木;凤乍起,吹动了淸彻的水波,激成 
了的浪花拍打着湖岸;象王的太阳穴里流出了春情发动的香汁, 
蜜蜂飞在上面吮吸,象王鑽到水里去,蜜蜂飞走了,湖水就給这 
香汁染得发出芳香 i 生长在岸边上的树木的枝叶形成了成百的 
遮阳伞,把太阳的炎热給挡住了;补邻陀①的靑年女子在里面沐 
浴,水波打击着她們那肥壮的腰、屁股和乳房,形成了一团团的 
波浪,发出了低沉的声音;里面充滿了澄淸的水;中間开滿了荷 
花,象一个森林,更增加湖的美艳^—总之,这一个湖簡直就是 
—片天堂。 © 它們看到了以后,赶快:跑回去,报吿了象王。 

柘斗陀娑那 ® 听了以后,就同它們一块慢慢地来到了旃荼 
罗娑罗娑湖的边上。 当它們 从四面八方走到这一 个容易 达到的 
湖里去的时候,成千的兎子們就給它們踏得头碎,脖子歪,前脚 
断,后脚碎,这些兎子自古以来就把窝搭在湖边上。喝过了水, 
鑽到水里去泡过以后,象王就带了它的随从,回到它那搭在林子 
里面的窝里来。那些好歹逃掉一条命的兎子就非常慌张 起来: 
“我們現在要怎么办呢?它們已經找到了路,它們会天天来的。 
在它們回来之前,必須想出一个抵挡它們的方法。”有一只名字 
叫做毘遮耶^的兎子,看到它們都怕得要命,它們的兒女、老盤 
和亲眷都給蹯碎了,因而很发愁,它可怜它們,就說道 t “ 你們都 
不必害怕!我向你們保証,它們不会再来了;因为,一切事件的 


① Pulinda , 一种山地民某,在 《摩 钶婆罗多》里面,巳經有这个名字。 

② 从文体方面来看,上面这一段描写可以說是跟•宮廷体”很接近,同其余的 
部分是不很調和的。这种現象在梵文散文里不是稀見的。参看第65頁注 
①。 

③ 上面說象王的名字是柘斗惲多> 这里忽然又改成柘斗陀娑那 ( Caturda ^ a - 
na ) ,两个字的意思都是 14 四牙\ 

④ Vijaya , 义云 •胜 利%、 


257 



兑証人①曾加恩于我。”名字叫做尸利目迦②的兎王,听 T 这詒 
以后,就对毘遮耶說道:“伙計呀!这是毫无疑問的,原 因是: 

毘遮耶精通經書的实質和內容,也知道怎样把地点和时 
間安排妥当; 

不管是把它派到什么地方去,它所获得的成功沒有人能 
够比得上。 〔七 三 〕 

还有: 

誰要是說話說得于人有益,說得有分才,說得漂亮,还不 

■ 

說废話, 

把辞句琢磨好,然后再說!誰就是一个一切都能如願的演 
說家。〔七四〕 

一个国王我还沒有看到过,当他派了使.臣或者送了信来, 
我一看到这使臣和信,我就知道,他是聪明,还是痴呆。 

(:七五 J 

常言道: 

# 

使臣可以促成团結,使臣也可以使团結起来的人們内哄, 
那种使敌人俯首听命的事情,使臣都能哆完成。 〔 七 六〕 
你到那里去,就和我亲自到那里去一样;原因是: 

那些合乎語法規律的东酉,那呰为好人們所承認的东 
这一切,受了委托的人都可以說:这就是我們的言語。 〔 七 

七〕 

还有: 

h. 

簡短一点說,这就是一个使臣的 任务: 說話不能离开本 


① Karmafak^in, 指的是太阳神,因为太阳天天照莊大地 ; 人类所作所为,它 

都能看到。 

③ ^aimukha g 



題, 

V 

行动也要为了达到来的目的;此外他还能够說些什么呢? 

(七八〕 

因此,伙計呀!你就去吧 I 但願这一个成为你的行动的第二个見 
証人!” 

于是毘遮耶就去了,它看到那一只象王給成千的領导象群 
的用大耳朵搨着风的大象围繞着,向着那个湖走来;这一 JR 象王 
全身給那些长在开着繁花的迦哩甩伽罗花①枝子尖端的苞蕾撤 
出来的細粉染黃了;它看上去象是一片飽 含着水 分閃着电光的 
云彩;它发出了低沉粗獷的吼声,象是雨季里一堆巨大的飞駛的 
电光互相橙缶的声音;它的皮肤象是一堆純洁的蓝荷花的扦子; 
它的鼻子銮了起来,样子象是最高貴的 蛇王; 它尊严高貴得象繭 
罗婆 多®; 它的两支大牙顏色象蜂蜜,长得很好,很光滑,很有 
劲!它的面孔看上去令人窖悅,它的太阳穴里流出了春情发动期 
的汁水,汁水的香气吸引来了成群的蜜蜂,嗡嗡乱飞一它看到 
了象王以后,心里想道:“象我們这一号的家伙是不能够岗它到 
一 块去的 5 原因是 t 

只要一碰它,大象就能杀人③。 

人們就是这样說的 9 因此,我一定要找一个它无法伤害我的地 
方去同它見面,它这样想过以后,就爬到一堆崎呕不卒的高樂 
的石头堆上, 說道: “象王呀!你好嗎?”象王听到以后,机警地覌 
察了一下, 說道: “你是誰呀?”兎子 說道: “我是一个使臣。”它說 
道: “什么人派你来的?”使臣說道 •. “薄 : 姐梵月神派我来的。”象王 

① Karpikara , 学名是 Pterospermum acerifolium 。 

© Airavata , 天帝因陀罗的坐騎一只大象的名字。 

③参看第二卷第一七 O 首詩, 





問道: “你說一說,有什么事呀? ”兎子 講道: “你知道,使臣就是要 
把事情的原委都說明白,你不能惩罰他;因为使臣就是国王的嘴 
巴。常 言道: 

即使刀釗已經出了鞘,即使亲屬們巳經成群地被杀掉, 
虽然悚臣們說得話不好听,国王們也应該把他們寬饒。 

C 七九〕 


我就是受了月神的委派来踉你說話的。一个人沒有估董自已的 
和別人的力量,他怎么能够伤害別人呢?常言道: 

誰要是对別人的力量和缺点,对自己的力量和缺点不加 
以估量, 

而竟糊里糊塗冒冒失失地去干事,他就一定会遭到灾殃。 

I 

〔八0〕 


那一个月湖是因我們的名字而出名的,你却无根无据地把它蹯 
践了;那些兎子跟那一个做为我們的影象而为人所爱戴的兎 
王①是亲屬,我們应該保护它們的,你却把它們踏死了。这都是 
不对的。此外,难道你就不知道,在世人中間,我的名字叫做‘有 
兎子影象的’②嗎?为什么还說这些废話呢?如果你不停止你这 
种胡作非为,那你就会从我們这里吃到很大的苦头。如果你从 
今天起就不干那种坏事了,你就会得到很大的好处;也就是說, 
你可以在这一片树林子里任意地痛痛快快地游逛,你的身子浸 

浴在我們洒出来的光輝中。不然的話,只要我們把我們洒出去 

■ 

的光輝一收回,你的身子就会給炎热烧焦,你就会同你那些随从 
一 齐完蛋。”象王听了以后,它的心非常剧烈地跳动起来,它想了 
好半天,才說道:“伙計呀!我的确作了对不起薄迦梵月神的事 

①同中国人一样,印度人也相信,月亮里面的黑影是一只兎子9 


260 



情。我現在不願意同它冲突。因此,請你赶快把路指給我,我好 

' M - 

到那里去安慰薄迦梵月神。”兎子說道 s “你独自个兒踉我来,我 
好把路指給你。”这样說过以后,它就走到月湖那里,在夜里,把 
月亮指給它,明亮的月輪光芒四射,淸光令人怡神悅目,周围围 
繞着一 群星: 大熊星的七顆星、行星,这些屋都在遙远的天空里 
閃耀,全部月輪都是丰滿充盈,把倒影投在氷里。那家伙看了以 
后,說道: 44 我要滿怀虔誠,向神仙致敬,”于是就把它那一个两个 
人用胳臂才能搶过来的鼻子伸到水里去。这禅一来,水波就跃 
动起来,而那一个月亮也象踏上輪子似地左右摆动,于是它就看 
到了 一千个月亮。毘遮耶心里激动万分,它轉回身來,对象王說 
道•.“陛下呀1 II 糟糕,眞糟糕1你惹得月亮加倍生气了。、”它說 
道:“薄迦梵月神为什么这样生我的气呢? ”鬼遮 耶說道•.“因为你 
碰了这水。”象毛听了这話以后,把耳朵垂下来,把脑袋碰到地 
上,跪下去,向薄迦梵月#請罪,它又对毘遮耶这榉說道,伙計 
呀!在所有的情况下,都請你在薄迦梵月神踉前替我說几句好 
話,我不会再到这里来了。”說了这几句話以后,它怎么来的,就 
怎么走了。 • 

因此,我說 道:“ #情会順利成功,如果抬出了大人物的招牌” 

争 

等等①。此外,这家伙残暴,心眼极坏,脑袋里全是坏主意,它不 

能够保护臣民。因此,它愈不保护我們就愈好,免得我們怕它。 
常言道:, 

如果找到一个残暴的法官,爭論的双方怎么能够幸福? 

—只猫搗了鬼,两个家伙都被吃掉 t 那个兎子和鷓 

矯。 〔八一〕 


①参看本卷第七二首詩 s 


261 



那一些鳥都說道:“你講一講,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烏鴉說道: 

第三个故事 


我从前在某一棵树上搭了窝。就在这一棵树的下面,住着 
一只鷓鴣。因为住在一块兒的緣故,在我們俩中間产生了一神 
不可分割的友誼。每天,到了晚上,当我 W 吃过了飯游'戏过了的 
时候,我們就用各种各样的美丽的格言、从古事記①罅等睿籍里 
选出来的故事,以及互相提問題、出謎語,这样来消磨时光。有一 
冋,鷓鴣同其他的鳥飞到某一个地方去寻找食物,这里的大米都 
成熟了;到了时候,它却沒有回来。我和它离別,非常难过,于是 
我就想道•.“哎呀!为什么今天我的朋友鷓鴣不回来了?难道說 
它是給一个网索套住了,或者給人杀死了嗎?”就这榉,我心里忧 
虑重重,几天过去了。有一天,在太阳落山的时候,一只名字叫 
做尸揭罗迦③的兎子爬到那树洞里去。我因为不敢再希望鷓鴣 
能够回来了,我就沒有阻拦它。第二天,那…只鷓鴣吃大米吃 
相胖 胖的,忽然又想到自己的窝,于是就回来了。下面这話是 

S 

对的: 

在故乡,在家里,在自己的城市里,即使貧困,也能自在 
逍遙; , 

这样的幸顆,即使到了天堂上,人們也决不能够得 
到。〔八二〕 


① Pu . ao -, 印度古代一类書籍的名称,內容是祌話与史实相間杂 a 


262 



当它看到那一只鑽到它的窝里来的兎子的时候,它就用責备的 
口吻向兎子說道:“喂,喂!兎子呀 I 你鑽到我的窝里来,这一件 
事你干得不妙呀。因此,你赶快离开这里吧 r 它說 道:“ 儍子呀! 
你难道不知道,只耍一踏进来,就可以利用一个窝嗎?”鷓鴣說 
道 :“如 果是这样的話,那么就問一下邻居吧!在法律書上 写道: 
如果长方形的池塘、井、圆池塘,还有房子和花园,惹起了 
爭端, 

那么左邻右舍的供詞就可以把它解决:摩奴就是这样的 
意見。〔八三〕 

1 

同样: 

如果房子和田地惹起了爭端,花园和土 icohs 了爭論, 
在这样的情况下,左邻右舍的供詞就足以排 难解紛^ 

〔八四〕” 


于是兎子說道•.“儍子呀 I 难道你就沒有听到,在传承①里有这 
样的說法嗎? 

如果一片田地,或者其他的东西,眞正已經給人使用了十 

Apr 

年;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决定的不是字母,也不是証人的发 
言。⑽〕 

此外,你难道沒有听到那罗陀③的意見嗎? 

对人来說,只要他們使用一件东西十年,他們就有了所有 
权; 

对禽兽来說,它們使用一件东西多久,多久就归它們所 

妒 _ 

有。 〔八六 J 


① 参看第222頁注①。 

② Narada , 参看^ 30頁注①, 


2J3 



因此,即使这一个窝原来是屬于你的,但是我搬进来的时候,仑 
是空的,它現在就是我的了。”暖鴣說道: 41 好吧,如果你引經据典 
談到什么传承的話,那么你就跟我来吧!我們俩去問一下那些 
懂得传承的人。他們町能把窝給你,也可能玲我。”它們同意了, 
就出发去找人来裁决它們的爭端。我因为好奇,也跟在它捫后 
面,我想看一看,会出什么事。它們走了不多远,兎子就問鷓鴣 
道:“伙計呀!誰能够处理我們的爭端呢?”它說道:“是不是就找 
那一个名字叫做达底迦罗那①的猫呢?它对一切生物都慈悲为 
怀,它实行苦行,控制威宫,履行誓約,学习瑜伽,它就住在神圣 
的恒河边上,强烈的风吹动了波浪,波浪冲击破碎,河水就发出 
了低咽的吼声。”兎子一看到那一个猫,心里面就害怕得发慌,它 
又 說道: “讓这个残酷的家伙滾开吧1常言道: 

那种穿着虛伪的外衣实行苦行的坏人,千万不能够相信; 
在圣池里,总会看到一些只是为了自己的肚皮而苦行的 

人。〔八七〕” 


听了这話以后,达底迦罗那伪裝出生活得滿偸快的样子, 为了謳 
它俩相信,它就揚起脸来,对着太阳,把两只前爪举起来,坐在两 
只后腿上,閉上眼睛,装出滿怀善意,来欺騮它俩,說出了一篇大 
道理:“哎呀!这神生死輪迴是虛无縹 渺的; 生命一轉瞬間就可 
以、破碎;同相亲相爱的人們聚会,就象是一場梦 } 家庭就象是一 


个幻象;因此,除了修德以外,沒有別的路可走。常言道 




誰要是一件好事也不干,成天价晃来晃去,这样把日子来 


过, 


虽然他还呼吸,但巳跟鉄匠的风箱一样,他自己幷沒有活 


① Dadhikar oa , 意思是 k 奶耳” 。 

264 


着。 rAA ) 

同样: 

光有学問而沒有德行,这样的学問就跟狗尾巴一样沒有 

用, 

它旣不能遮住屁股眼,也不能用来赶走蚊子和馬蝿。(八九 〕 

其次: 

誰要是作事情而不拿德行做标准,他就象是粮食里面的 
稗子, 

他就象是有翅膀的动物中的白蚁,他就象是生物中的蚊 

子。〔九0〕 

鮮花同果子比树要好,奶油也被認为是比酸牛奶强, 
芝麻香油赛过了油煎的餅,道德总是在人之上。 〔 九一〕 
在一切行为之中,精通为人之道的哲士們贊美坚毅; 

如果在道德的路上放上許多障碍,道德的步伐会更加 
急。 〔九二〕 

法律的条文簡短扼要,你們这些人为什么罗哩罗嗦? 

+ 

/ 帮助別人会得到功果,折磨別人就会带来罪恶。 

兎子听了这一篇大道理,說道:“喂,鷉鴣呀!在河边上站着那个 
知理明法的苦行者,我們俩就去問問它吧!”鷓鴣回 答道: “它不 
天生就是我們的仇人嗎? S 此,我們俩还是站在远处,問它一下 
吧 I ”于是这两个家伙就开始問它了: “喂,苦彳 f 者和知理明法的 
师傅呀 M 我們俩有一个爭論。請你根据法典給我們判断一下吧! 
我們俩誰要是說了瞎話,你就把誰吃掉。”它 說道: “伙計們呀!不 
要說这样的話吧!把伤生害命引向地獄里去的路指給別人,我 
現在巳箱厌倦了,不再干这种事了。常 言道: 

德'行的标准就是不传生害命,蔚是关心 一 切生物的福寿 

2^5 



康宁, 

因此,連風子、臭虫、螫人的虫子等等,也应該保护它們的 
生命。〔九四〕 

誰耍是伤害了有害的动物,他也算是沒有慈悲心腸; 

他将墜入阴惨的 a 獄;更何况把有益的动物来損伤? (九知 
連那些在祭 E 的时候杀害牲畜的人,也都是傻子,他們不懂天启 
圣典①的奧义。如果有什么 人說: 《应当用 aja (公山羊)亦祭 
祀,’那么,这里所謂咖就是指的存了七年的大米粒,因乂,根 
据符合实际情况的字源学, aja 就是 na jayante (不再生长了)的 
意思。②常言道: 

砍倒了大树,杀掉了牲畜,用血液把地上的泥土染汚; 

如果这样的人能够入天堂的話,那么又有誰把地獄 
入彳〔九六〕 

因此,我誰都不吃掉。伹是呢,我年紀大了,你們俩从远处說話, 
我听不十分淸楚,我怎么能够决定你們誰胜誰敗呢? 了解到这 
一点,就請你們俩走近一点,祀你 們趴案愤斤 訴我,我知 道了案 
情再来判决,到了阴間,我就不至于受罪了。常言道: 

■b- 

不管是由 nm 由吁貪婪,由于憤怒,还是由于恐恨, 
如杲一个人歪曲了鎊 w, 卞錯了 判夬,.他就要墜人地獄。 

〔九七〕 


同徉: ^ 

在有关牲畜的③ f 牛中作了伪証,就会死掉五个亲眷鍥伴 


①参筇第222頁洼①。 

© 这也可以說是一种通俗字源学。注往声音相同或类似,就牵强附会, 
倉糙出一种字源的解释,实际上是不符合实际情況的,这玩艺兒中国也不 
少,象“妻者齐也% “好者服也”等等都是。汉臑注疏特別喜欢这一_。 



牵涉到母牛,就会死掉十个亲眷; 

在有关女孩子的案件中作了伪証,亲眷死掉一百;案件牵 
-涉到男人,亲眷死掉一千。 〔 九八 y 

因此,你們俩要相信我,到我耳朵边上来淸淸楚楚地吿訴我! ”簡 
而言之,这个坏蛋編取了它們的信任,它們走到它跟前去了。它 
于是伸出了爪子,抓住了一个;同时又用锯齿般的利齿咬住了第 
二个。就这样,两个动物都給它吃掉了。 

因此,我說道:“如果找到一个残暴的法官”等等①。如果你 
們把这一个白日瞎的坏东西选成主子,你們就会走那一只兎子 
和那一只鷓鴣的老路,因为你們在夜里是瞎子。你們要考虑一 
下,然后再应該千什么,就干什么。 

» 

听了它的話以后,这一些鳥就說道:“它說得对呀!”大家一 
哄而散,怎#飞来的,又怎样飞走了,嘴里还說:“为了逸一个主 
子,我們还要再碰一次头,大家商量商量。”只有那一只猫头鹰还 
跟俱利迦里迦③在一块兒,坐在宝座上,.等着給它加冕。它說 
道: “誰在跟前了?喂,为什么老不举行加冕的典礼呀 r 听了这 
話以后,俱利迦里迦 說道: “伙計呀!那一只烏鴉把你的加冕典 
礼給弄吹了;那一群鳥都四面八方地願意往哪里飞就往哪里飞 
了;只有这一只烏鴉还由于某一神原因留在这里。因此,你赶 
快站起来吧,我好把你带到你的'窝里去1”猫头鹰听了这話,非 
常厌恶地說道:“喂,你这一个坏东西呀!我有什么事对 不起佟 
呀,你竟来破坏我的加冕典礼。从今天起,我們俩就是仇人。常 

①参看本卷第八一首詩。 

(D K ^ kSUka , 一种烏的名字 


267 



給箭射伤了,可以結成疤;斧子砍伤了树林子,还会往上 
长; 

Jr 

話說得不好听,令人討厌 > 說話戳伤了人,疤永远也結不 

上。〔九九〕” 

当它跟俱利迦里迦一块回到窝里去的时候,烏鴉想道:“哎呀!我 
設了这一些話^无緣无故地結下了一个仇人。常言道 s 

誰要是无緣无故地把一些不好听的話来胡說乱道, 

k 

地方和时間都不对头,产生的后果缉然也就不太妙, 

还給說話的人本身也带来一些不愉快,譲人看不起, 
那么〗这巳經不是什么人說的話,而簡直 m 是毒 

葯。〔一⑴〕 

同样: 

一个有理智的人,不管本領多么高妙^ 

自己 M 来也不許跟別人硬把怨仇去制造; 

哪一个聪明人会这样想:‘我反正有医生’, 

这榉想过之后就无緣无故地去吃毒葯。 〔 一0- 〕 

在群众集会的地方,一个聪明人无論如何也不要說別人 
的坏話, ' 

即使是实話,如果別人听了不 愉快, 那么也就不要去說 
它。〔一 O 二〕 

还有: 

誰要是想着手去作一件什么事, 

先同內行的朋友反来复去地商量措施, 

再用上自己的理智去把这件事伃細考虑, 

他才是聪明人,他才是幸福和荣誉的罐子①。 〔 一03” 

① '意思是他这个人掙得許多幸福和荣誉,象是一个塡滿了这些东酉的罐子。 


268 


烏鴉这样想过之璋,就离开那个地方了。 

因此,孩子呀1我們就同猫头鹰結下了寃仇。 

弥伽婆哩那說道:“父亲呀1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們要怎么 
办呢?”它說道:“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还有一条在六种策 

略①之外的妙計。我要使用这一条妙 if , 自己去压服那个家伙。 

* 

我要耍一些手段,把这一些敌 人全都 消灭掉。常言道: 

那一些有很多心眼子又能正确判断事物的人,有这样的 
力量, 

把比他們本領大的人来玩弄,正如那些流氓騙了婆罗 
門的山羊。 〔— o 四〕” 

弥伽婆哩那說 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它說道1: 

* 


第四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往着一个婆罗門,名字叫 败密多 罗舍哩 
曼②,他的全部精力都用来举行火祭。有一回,在磨&月③里, 

# I 

当和风吹动,天上布滿了云彩,雨神正慢慢地往下洒着雨点的时 
候,他 # 走到某一个衬庄里去,想乞討一只祭祀用的牲畜,他向一 
个祭^人諝求道:“喂,祭祀人呀!在下一个新月初升的夜里,我 
要举行一个祭祀,請你給我一头牲畜吧!”金个人也就眞給了他 
—头肥胖的正象經典上所描述的那样的牲畜。当他看到它是一 

~①参看第7頁注③ • 

© Mitra^arman.1 

③ M 5 gha , 玄奘《大_西域記》譯为 ■•磨 舷月%是冬三月之一,約当中国旧历十 
—月十六日至十二月十五日。 


269 



只强壮的活蹦乱跳的牲畜的时候,他就赶快把它扛到肩上,起身 
往家里走。走在路上,他碰上了三个流氓,这三个家伙的顇子都 
餓得溜細溜細的。他們看到他肩膀上杠着的那一头肥胖的牲畜, 
就互相說道,哎呀,如果把这一头牲畜吞下去,今天天下雪,也 
对我們无可奈何。因此,我們要騮他一下,把那一头牲畜驅过来, 
好吃了御寒,于是他們之中的一个就伪装起来,从一条別的路 

J W 

上迎面走来,对这一个事火的婆罗門說道 :“喂 ,喂,事火的婆罗 
門呀1你为什么千这样的讓人們发笑的事情呀,你竟把一只肺 
脏的狗打到肩膀上。因为常言道: 

摸狗、摸雄鷄、摸 W 荼罗①,大家都認为是同样地汚浊, 

’特別是摸驴子和 駱鸵; 因此,人們就不应該把它們去 
摸。〔—0五〕,’ 

这个人就发火了,对他 說道: “你竟把一头供祭祀用的牲畜当做 

* 

了狗,你难道瞎了眼嗎?”他 說道: “婆罗門呀 | 你不要发火呀!你 
还是願意怎样走就怎样走你的路吧1 ”当他又走了一段路的时 
候,第二个流氓又迎面走来, 說道: “哎呀,哎呀,薄迦梵呀!即使 
你喜欢这一只死了的小牛,把它扛到肩膀上,也不大妙呀!因为 
常言道: 

誰要是去摸死产,他就是傻子,不管死的是人,还是畜类, 
耍用五种母牛身上出的东西®或者用月髙忏悔③,才能 
洗滕汚秽 。〔一 O 六〕” , 

他生着气說道 s “哎呀,你把一头供祭祀用的牲畜称做小牛,你难 

①参看第37頁注②, • 

v 

® PaScagavya , 指的是牛奶、凝固的牛奶或者酸牛奶、奶油、尿和粪。 

③ 《麽奴 法典》十一,二一七說:“如果一个人在黑暗的那半个月里,毎天少吃 
一口飯 t 而在明亮的那半个月里,毎天多吃 一 毎天在早、午、0免三次奠酒 
时沐浴,这就叫作月亮忏侮, 


270 


道_ 了眼了嗎?”他 說道: “薄迦梵呀!不要生气吧!因为我不知 
道,我才这样說的。請你随心所欲地走你的路吧〖”他走进了树 
林子,走了一段路,那第三个流氓,又迎面走来了,他說道:“喂! 
你把一,匹驴子杠在肩膀上,这办法不对呀丨常言道: 

一个人,不管是有盍,还是无意,如果他摸了驴子的身体, 
按規矩,他就应該穿着衣服洗一个澡,才能祓除这样的不 
吉利 。〔一 ◦七〕 

因此,你把它丢开吧,省得給別的什么人看到。”于是这个人就認 
为那一只山羊是一个罗刹,把它摔到地上,吓得里慌张地,跑 
回自己的家里去了。这三个家伙会在一块,拿了那一头牲畜,按 
照他們原来想出的那个办法把它处理了, 

因此,我說道:“那一些有很多心眼子”等等①。常言說 得好: 
新来的僕人举止有礼,客人来了报吿消息,妓女的眼泪流 
个不已, 

滑头的家伙說話一說一 大堆: 在这里,有什么人不为这些 
东西所迷? [- OA 〕 

-■ 

还有,即使是弱者,如果他們人多,不要同他們发生战爭。常言 

道: • 

同数目多的东西不要发生冲突,因为一大堆东西无法战 

■ 

胜; 

一条蛇王,不管它怎样左蜷右曲,終于还是給媽蚁吃到肚 

中 o 〔 一 o 九〕 




弥伽婆哩那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呀? ”斯提罗耆頻講遨 


①参看本送第一 o 四苜詩。 




271 


第五个故事 


在某一个蚁®那里,有一条又粗又大的黑蛇,名字叫做阿底 
达梨薄①。有一回,它离开了那一条通向它的洞穴的遒路,想从 


另外一条小道里爬出来。在爬的时候,由于它的身子太粗,而且 
命运也在作祟,还由于这一条小道太窄,結果它身上受了伤。有 
一群螞蚁,嗅到了伤口里流出来的血的气味,就从四面八方把它 
了起来,把它搞得很窘。它杀死了几匹螞蚁,又伤了 几匹; 伹 
是它們数目太多了,它渾身都起了大片的伤痕,阿底达梨薄終于 



化为五神原 素了③ 


o 


因此,我說道•/同数目多的东西不要发生冲突”等等③。此 
外,陛下呀!我还要說几句話,請你听一听,幷且遵秄1 

疇 

弥伽婆嗤那說道:“父亲呀,你心里有什么話,就請說吧1”斯 
提罗耆頻 說道: “孩子呀!你請听 t 不要再管那些甜言蜜語等等 
的策略,我說的第五条計策是:把我看成是一个敌人,用非常刻 

k 

毒的話駡我,为了讓敌人派来的那一些密探相信,不管从什么地 
方弄一些血来,塗到我身上,把我丢在这一棵无花果树下面,你 
就到哩.,舍牟迦山 ® 去。你带了你的随从住在那里, 一 直等我 

施用妙計,讓所有的敌人都相信我,我把它們窝里面的情况都弄 

_ - - | -- - -- 

① Atidarpa , 意思是 11 极端覼傲 w 。 . 

② 意思就是死了。古代印度哲学家有的主张宇宙根海是五种原系 t 地、水 、火、 
风和 以太。 4死后,就分解为五种原素。 

③ 参看本卷第一 O 九 首詩。 

© R^yamuka^ 


272 



淸楚,最后把这一群白日瞎子都杀死。根据推断,我知道,它們 
的窝是沒有 出口的 ,簡直就是一个监獄0常 言道: 

只有那一种有一个出口的堡垒,政治家才用堡垒把它来 
叫; 

如果沒有出口的話,那只是一个监獄,虛有堡垒的外表。 


( ―-— O) 

你不要可怜我。常言道: 

即使爱僕从象爱自己的性命,保护他們,把他們宠过 J 
但是一旦打起仗来,就要.把他們看成象是一堆干柴火《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不要拦阻我。因为 t 

人們要象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僕从,象喂养身体一 
样喂养他們 } 

m 

这一切都只是为的将来会有那么一天,他同 k 們来共同 
打击敌人。[一一二〕” 

說完了这些話以后,它就装出了跟它爭吵的#子。其他的那一 
些僕 从看到 斯提罗耆頻这样放肆地狂妄地辱罵国王,就一涌上 
去,想把它杀掉。弥伽婆哩那对它們 說道: “喂,你們站到一边 

〆 

去!讓我亲手来惩治这'-个敌人的奸細,这个坏蛋。”这样說过 

♦ 

以后,就冲向它去,用嘴輕輕地咬它,用从別的地方弄来的血往 
它身上塗,然后就照着它說的办法,带了随 M , 到哩舍牟迦山 
去了 。 

就在这时候, 敌 人派来的奸細俱利迦里迦到了猫头鹰的主 
子那里,把弥伽婆哩那和它的大臣发生冲突的事情都报吿了。猫 
头鹰的主子听了以后,在太阳薄:山的时候,就带了它的随从,出 
发去舞那些烏鴉,幷且說道•.“哎呀〖快一点吧,快一点吧!敌人 


V 


273 





害了怕了,要逃跑了,我們現在要靠我們的德行把它們捉住 T 常 

- - * 

敌人一想逃跑,或者一想托庇于別人,他就讓人有机可 

乘; 


他一旦张皇失措,閩王的奴僕們就能修把他来操縱。 




这样說过以后,它們就一哄而上,冲着那一棵无花果树飞了去。 
可是它們只烏鴉也沒有看見;子是阿哩摩哩陀那就坐在一个 


树枝子上,心情偸快,听着宮廷詩人唱着贊頌它的詩,說道 :“哎 

* 

呀!有人知遨它們飞的方向,知道它們是从哪一条路飞走的嗎? 


在它們还沒有达到一座堡垒之前,我要追上它們,把它們杀掉。” 
就在这个时候,斯提罗耆頻自己心里琢磨起来了 i 4 如果这 


一些敌人来到这里,而竟沒有听到关于我的故事,怎么来的,又 
怎么走了,那就等于,我#么事情也沒有干。常 言道: 


不管什么事情都不着手做,这是智慧的第一个标志; 


已經着手做的能够做到底,智慧的第二个标志就是如此。 


( —四〕 

因此,宁願什么事情都不着手去做,也不能巳經着手了又半途而 
废。谕以,我現在要先发出声昔,然后再露面。”它这样琢磨过以 
后,就发出了 一种极其微弱的声賓。那些猫头鹰听到了以后,就 
准备把它杀掉。于是斯提罗耆頻就說道:“哎呀!我是弥伽婆哩 
那的大臣,名字叫做斯提罗耆頻,就是弥伽婆哩那那家伙把我搞 
成这个样子的。請把这情况报吿我們的主子,我有許多話要同 
它說。”听了它們的报吿,猫头鼴王吃了一惊,.就亲自到它这里 
来了,它身上滿羞伤痕,猫头鷹王說道:“喂!你怎么搞成这个样 
子了?你說一說! ”斯提罗耆頻說道:“陛下呀,你請听!昨天,当 
274 


龜 




1 


那个坏蚕弥.伽婆哩那看到猞你們杀死的那一些烏鸫的时候,仓 

又气又恼,想立刻进攻你們的堡垒。于是我就說道:‘你去进攻 

堡垒是不妥当的,因为它們的却大,而我們的劲小。常言道: 

4个沒有劲的人,如果他眞正是为自己的幸福着想, 

* 

他就不能同一个强者冲突,連在心里这样想都不应当; 

因为一个有无限的力量的人,是不会被消灭掉的; 

誰要是象蛾子那#魯莽乱擂,他就一定会自取灭亡。 

♦ 

〔——五〕 

因此,最好是送一点礼物給它,同它訂立同盟。’它听了我的話以 

后,受了那一群坏蛋的慫恿,疑心我是你派来的奸細,就把我搞 

成現在这个样子。因此,我才投靠到你的脚下来,請求保护。簡 

而言之,我将来一能飞,我就把你領到它的窝里去,把所有的烏 

鴉都杀死。” * 

_■ 

阿哩摩哩陀那听了以后,就同那登从它的父亲和祖父手里 
繼承过来的大臣們商議;它共有五个大臣:罗多剃①、迦嚕罗 
刹③、地鋪多刹③、 i 迦罗那婆④和波罗迦罗迦哩那⑤。 

它首先問罗多刹道 :“伙 計呀!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們应該 
怎么办呢?”它說遨 ,陛 下呀!这还 有什么 要考虑的呢?絲毫也 
不必犹疑,立刻把它杀掉。 因为: 

—个軟弱的敌人,在他还沒有强大以前,应該立刻杀死; 
到后来,等他一旦有了勇气和力量,就不容易控削 。(:一 六〕 

① Raktaksa 0 
(D Kruraksao 
③ Dipt 氐 ksq 。 

® VaknoiSsa 。 




⑤ Piiikatakarna 0 


275 


还有:‘自己跑来的幸薄是会组咒人的’,俗語这样說。常言道: 
对一个渴望良机来到的人来說,良机只能够来一回; 
对一个願薏作事的人来說,良机很难有来第二次的机会。 

C —— 七〕 1 

人們听說: 

請看一看这一堆燃烧着的劈柴,_一看我这裂开的头 

顱: 

如果友誼一且破坏了,連爱情也不能够再使它恢复。 

〔 —- 八〕” 

呵哩摩哩陀那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罗多剎講道: 


第六个故事 

在某一座城市里,有那么一个婆罗門。他自己 神地, 总是毫 
无收获,时光白白浪費过去。有一天,当炎热的季候已經快要过 
去的时候,这一个婆罗門干活累了,就躺在自己的田地中間树蔭 
里,睡了一覚。在离开这里不远的一个蚁坯上,他看到了一条可 
怕的蛇,它那大脑袋向上伸着,他想道:“这一定就是田地里的神 
仙,我还沒有向它致过敬哩,这大槪就是我的庄稼长不好的原因 
了。因此,我現在要向它表示敬意。”他这样想过之后,从什么地 
方要了一点牛奶来,把它盛在一个碗里,,走到蚁斑那里,說道: 
“喂,田地的保护者呀1这么长久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你就往在 
这里。因此也沒有供养你。現在請你原諏我吧! ”这样說了以 
后,献上牛奶,就回家去了。第二天早晨,他又来了,当他四下里 f 
看的时候,他看到碗里有一个金 m 。 就这样,他天天一个人到那 


276 



里去,带給它牛奶,得到一个金市。有一天,这个婆罗門到衬子 
里去了,他委托自己的兒子把牛奶送到蚁理 那里。 他兒子把牛 
奶送到那里,摆上,就回家去了。第二天,他又去了,看到了一个 
金市,他想道:“这一个蚁垤一定是塡滿了金币。我現在要把这 
一条蛇杀掉,把所有的金币都拿走/婆罗門的兒子这样想过以 
后,第二:天,当他送上牛奶的时候,就用一根棍子,打蛇的头。大 
槪是因为它命不該死,在大怒之佘,它用它那尖銳的毒牙晈了 
他,他立刻就化成主种元素了札他的亲屬在离开田地不远的地 
方用一堆木头把他火葬了。第二天,他父亲回来了,从他的亲屬 
那里听到了自己的兒子死的原因,沉思了一会,說道: 

“_英是不帮助那些生物,不讓它們到自己跟前来逃 
換, 

他就会丧失一切 II 理,正象那一些荷花林里的天鵝。 

C 一一九〕” 

那些人們都說道:“这是 什么意 思呀? ”婆罗 h 講遒: 


第七个故事 

在某一座城市里,有一个国王,名字叫做質多罗罗陀②。他 
有一个湖,叫做波头摩娑罗奖③,自己的兵士严密地防卫着它, 
在这里,有肸多金天鹅。每隔六个月,它們就从尾巴上掉一根毛。 
有一只很大的金鳥来到这个湖上。它們对它說道:“你不能够住 


①参看第272頁注② * 
③ Citraratha ® 

③ Padmasaras , 


277 


在我們中間,原因是,我們每隔六个月要付出一根羽毛才占有了 
这一 个湖。 ”就这样簡短地說一下吧,它們成了仇敌。它到茵王那 


里去,希望国王給它撑膜,說 道: “陛下呀!这些鳥这榉說 〆 那个 
国王对我們又能怎样呢?我們誰也不讓住 r 我說道:‘你們这样 
說不好。我要到国王那里去报吿他。’事情的經过就是这样子, 

h 

請陛下圣裁! ”于是国王就对他的侍从 說道: “喂,你們到那里去! 
把那些鳥都給我杀掉,$后赶快把它們带到这里来1 ”他們立刻 
就遵照国王的命令走了。有一只老鳥看到了国王的人手里都拿 
着棍子,它說道:“喂,亲屬們呀!事情有点不妙亍。我們赶快一 


起飞走吧! ”它們就这样作了。 

睿 

因此,我說道:“誰蓮是不帮助那些生物”等等①。那个婆罗 
門这样說过以后,在黎明的时候,又带了牛奶,到那地方去了,为 
的是向那一条蛇請罪,他 說道: “我的兒子自作自受,巳經化为五 
种元素了。”于是那一条蛇 說道: “請看一看这一堆燃烧着的劈 
柴”等等®。 


.因此,把这家伙杀死以后,不費力气你就可以把你的王国里 

的荆棘淸除。 


/ 听了它的話以后,阿哩摩哩陀那就向迦嚕罗刹道:“伙計 

呀!你的意見怎#呢?”它說道:“陛下呀!这家伙說的話太残酷 
了,因为不許杀掉要求保护的人。下面这一个传說实在是非常 
好的 •. • 

人們确实听說过•.一个敌人到鴿子那里去請它保护, 


① _本雈第一一九 首詩。 

② 参看本卷第一一八首詩. 


278 



鴿子按照礼节向它致敬,幷且用自己的囱讓它果腹 

卜二 o 〕” 

阿哩摩哩陀那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呀?”迦嚕罗刹講道 : 


第八个故事 

有那么一个残酷的捕鳥人, 

他的行为粗暴又凶狠; 

对生物来說他就是死神, 

有一天他走进了一片大森林。 t 一二一) 

他沒有結交什么朋友, 

‘ 他也沒有什么亲人; 

他們都离开了他, 

■ 

他干的这一行太有点残忍。[—二二〕 
实在是: . / 

那一些坏人心里不怀好意, 

他們毁掉了生物的性命; 

对这一些生物雜, 〜 

他們就是可怕的长虫。〔一二三3 
他手里提着一个鳥籠子, 

还带了親索和木棒; 

他在林子里逛来逛去, 

想把所肴的生物杀伤。〔一二四〕 

当他留在树林子里的时候, ^ 

黑 fe 的云采忽然遮滿了四方; 


279 


一陣剧烈的暴风雨扫下来, 

好象是到了世界的末日一样。〔一二五 〕 
他心里慌成了 一团, 

身上不停地抖战; 

他想找一个躱避的地方, 

来到一棵大树跟前〔一二六〕 

他坐在大树旁边, 

天空里亮起了星星; 

他在心里对自己說道 •. 

“我要皈依神灵1”卜二 七〕 

正巧有一只小鴿子, 

就住在树干上的洞里; 

看到了分別根久的老婆①, _ 

发出了悲痛的叹息。 〔 一 二八 〕 ^ 

“下起了大雨,刮起了大风, 

我的爱人沒有回到家中; 

我今天同她分了手, 

屋子里显得冷冷淸淸。 

房子不能叫做房子, 

眞正的房子是主妇; 

主妇离开了房子, 

房子就是一片荒〔一三 o ] 

L 

忠于丈夫,把丈夫看得跟自己的性命一般, 
只要丈夫喜欢,对丈夫有利的,她也就喜欢 * 

①母鴿子給达一个捕鳥人逮住了,就关在篛子里律 


280 



啷一个人要是能够有上这榉一个老婆, 
他在这个地球上就算是幸福美滿。”〔一三一〕 
母鴿子在籠子里站, 

听到了丈夫的悲叹; 

她心里兴高采烈, 

对着丈夫开了言。 r 一三二〕 

“如果不能够使丈夫快活, 

她就不配称做老婆; 

如果丈夫審欢自己的妻子, 

所有的神灵就都快乐 a (—三三〕 

丈夫不喜欢自己的妻子, 

她就应該变成灰烬 | 

正象墓藤开着成束的花朵, , 

为林中的大火所焚。〔一三四〕” 

她接着^道 t 

W 可爱的人兒請細听端詳, 

.■# 

我說的話会锥給你富貴吉祥。 

你一定要保护那一个来投靠的人, 

宁可把自己的生命牺牲上。〔一三五〕 

那一个捕鳥的人, 

来到了你的屋中; 

他为飢寒所苦, 

你应該向他致敬 D 〔-三六〕 

人們听說: 

晚上来了一个客人 S 
如果不努力招待, 



他就会把善业赉老, 

时把坏的留下来。〔一三七) 
不要对他怀恨在心, 

因为他捉了你的爱人5 

■j- 

我前世作了坏事, 

今生才为他所困。 (一 三八) 

因为 S 

貧穷、疾病和灾难、 

坐监獄和困苦顚躀, 

这都是在自己罪恶的树上 

栲成 的一砦果实。 〔—三九〕 

因此,你不要对他怀恨, 

只因我为他所擒; - 

你的心应該想到达磨①, 

遵照礼节,对他殷勤/〔一四0〕 

男鴿子听了这一番話, 

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合情合理; 

它大着肌子去向那个猎人, 

v 

对他說出了自己的 心意: 〔一四 — 〕 
“伙計呀!我現在欢迎你。 

請吿訴我,我能做什么东西! * 

你不必发愁,不必难过, 

你現在就是在自己家里。” (: 一四二〕 
捕鳥人听了这一番話, 


① Dharma , 参看第料頁注①及本文 


282 


謂 


钕迪忙地把話来笞: 

“鴿子呀!我实在有点冷, 

請你想一个御寒的办法!”〔一四三3 
它于是就去拿来了柴火, 

看上去就跟煤炭差不多。 、 

它又找来了一堆干树叶, 

很快地就把火来点着。 , C — 四四) 

\ ^ 

“你就請暖一暖你的手脚, 

不必忧虑,也不必够嗦; 

我实在探有任何財产, 

可划 ■除你的飢餓 o r — 四 2D 
有的人有一千个金? 

有的有一百,有的有十个; 

我沒有干什么挣錢的事, 

連我自己都很难养活 e 〔一四六〕 

如果連一个客人, 

都不能把飯来管; 

住在房子里有什么意味? 

它只带来許多困苦艰难。 〔一四七〕 

因此,我就自己琢磨, 

想这样来处置这不幸的身体; 

等以后再有穷人到这里来, 

不致再說:我是什么都沒有的。”〔一四八〕 
它只是这样責备自己, 

却不把那个猫人来駡。 

它說:“我会滿足你的, 


靖你先等上 一 刹那《>〔一四九〕 

这一 只鴿子好德行, 

它心里面高高兴兴; 

它围着火繞了几个圈子, 

就象回家一'样跳入火中。〔一五 Q 〕 

* 

那一个打猎的人, 

〆 

看到鴿子火里焚身; 

說出了下面的話, 

滿怀着怜悄之心 : C 一五一 3 
“一个做坏事的人, 

决不会 以浪己 为貴, 

因为他做了坏事, 

自己正在尝那滋味。 C 一5二〕 
我心里滿是坏心眼; 

做坏事,我就欢喜; 

我会墜人最? T 怕的地獄: 

这絲毫也无可怀疑。〔一五三〕 
这-只高貴的鴿子, 

把一面鏡子摆在我眼前; 

它用自己的肉来喂养 
我这样一个坏心肝。(一五四) 

我就奧从今天起 
不給身体吃任何东西, 

象夏天的小水法一样, 

讓它慢慢地干下去。〔一五五〕 
忍受寒冷、大风和酷热, 


284 



我身体瘦削,又汚浊; 

我用各种各样的方式, 

实行至高无上的达磨叭”〔一五六〕 

• 于是他折断了棍子和棒子, 

&碎了网子和籠子; 

这一个猎人释放了 
那一只可怜的鴿子。〔一五七 J 
猶人释放了的那一只鴿子, 

看到丈夫已經跳入火里, 

它滿怀悲痛,哀鳴不巳, 

心里面忧忧戚戚。〔一五八〕 

P 

“夫主呀1現在沒有你在身边, 

我的生命还有什么値得留恋? 

一个失掉了丈夫的可怜女子, 

在生命里还有什么好事可盼? C — 五九〕 
光荣、墉墩,和自我陶醉、 • 

在亲戚中間夸耀門楣、 

对奴隶和僕从施用衩威: . 

对 i 妇来說,这一切一去不回/ [一六 o 〕 
这一只忠于丈夫的锒子, 

就这样哀号悲痛; 

它深深忧愁苦悶, 

縱身就跳入火中6 C — 六一〕 

这一只镳子穿上了天衣, 


①参看第 282 頁注①, 


285 



戴 k 了天上的首^ 

它看到了自己的丈夫, 

坐在一輛汕車上奔馳。〔一六二) 

丈夫的样子变成了神仙, 、 

它恰如其分地开 了言: ( 

“啊!美人兒呀丨你作得对, 

你追随在我的后边 。”〔一 六三 j 
人身上的汗毛, 

-鮮三午五百万; 

* 

舍身殉夫的貞妇, 

就在天上过这些年。〔一六四〕 

* 

于是它心里非常高兴,把母鴿子拉上仙車,拥抱它,痛痛快快地 
活下去。猎人深深地痛悔,跑进了一座大森林,去等死去了。 
在那里,他看到了林中的大火; 

他澄思凝虑,胸怀淡泊; ' 

把心中的汚垢都 一一 除掉,- 
他就到天堂去享受神仙的快乐。〔一六五〕 

因此,我說:“人們确实听說过,一个敌人到鴿子那里去”等 
等① 6 

阿哩摩哩陀那听了以后,就問地鋪多 刹道: “在这样的情况 
下,你的意見怎样呢? ”它 說道: 

“有一个老是討厌我的女人,現在維竟然把我来摟抱, 

,視福你,施恩者呀!只要是我的东•西,你全可以拿 

. _ _ A 

①参 看本卷第一二 o 首詩, 

286 * 



掉。〔一六六〕 

賊說道:, 

我看不到你有什么东西可拿;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拿走, 
我还会再回到你这里来,只要这个女子不把你来 

摟。〔一六七〕” 

阿哩摩哩陀那問道:“哪一个女人不願意樓抱呢?这个賊又是誰 
呢?我願意仔仔細細地听一下。”地鋪多刹 講道: 


. 第九个故事 

I- 

在某一个域市里,有一个老商人,名字叫做迦摩杜罗①。他 
死了老婆,但是心里面的爱火幷沒有媳灭,于是就花了一大笔 
錢,娶了〜个商人的女兒。她愁得不得了,速看都小想看达一个 
老商人。常言說 得对: 

今 

在头頂上,头发中問,澪'出了白犮茎茎, 

对男人來說,他們从此就再受不到尊敬 I 
• 年輕的女孩子們远远地躲并了他們, 

就象躲开一口插着骨头做标志的旃荼罗③的井。 

同样: 

身体早已萎縮起来,步履有些蹣跚,牙齿已經掉光; 

眼睛昏花,风姿早就消逝干淨,嘴里的唾沫收也收不住> 
他那一羣亲腾也不再听他的話,老婆也不再服从他: 

呀呀呸!連自己的兒子都看不起上了年紀的那个老糊 

① Kamatura 0 
© 参看第37頁注②。 


2?7 



塗。 〔一六九〕 

有一回,她跟他睡在一张鋪上,她把脸轉过去,躺在那里 6 正在 
这时候,一个賊纘到屋子里来 i 她看到 了那一 个賊,害怕起来, 
回身就樓住了她的丈夫,那一个老家伙。他呢,就受宠若惊,东 
得渾身的汗毛都竪了起来,他心 里想: “哎呀 I 她为什么樓起我 
来了? ”他仔細一瞧,才看到那一个賊站在屋子里的一个角落里, 
他就想道 •• “她二定是害怕那个賊才樓住我的。/他想到这一点, 
就对那一个賊 說道: 

“有—个老是討厌我的女人,現在她竟然把我来摟抱。①” 
那个賊听了这話以后,說道 5 

“我看不到你有什么东西可拿。® ” • 

因此,如果傲了什么好審,就速一个賊也要得到一点好处, 
何况是一个到这里来請求保护的呢?而且这家伙受了它們的虐 
待,說不定对我們会有一些用处,把的窝指給我由于这 
个原因,是不能把它杀死的。 


阿哩摩哩陀那听了这話以后,就問另一个大臣婆迦罗那娑: 

+ 

“伙計呀1現在在这样的情况* T , 应該怎么办呢?”它說道:“陛下 
呀!不能把它杀掉。因为: 

就連敌人也会带給我們好处,如果他們內部互相 爭斗; 
一个賊救了一个人 的命, 一个罗刹还救了两条牛。 

i 

(-七 o 〕” 

PP 里摩哩陀那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呀? ”婆迦罗那娑 講道: 

* 


① 参看本卷第一六六首詩。 

② 参看本卷第一六七 首詩。 


m 



第十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住着一个穷婆罗門;他的財产都是別人布 
施的,他經常觖之好衣服、軟膏、香、花环、装飾晶、擯榔等等的享 
受,头发、鬍子、指甲和汗毛都长得挺长,他的身体給寒冷、酷热 
和雨折磨得削瘦不堪。有什么人可怜他,送給了他两条小母牛 w 
这个婆罗門就用乞討得来的奶油、芝麻油、草等等把它們 M 小喂 
大,喂得挺胖挺胖的。有那么一个賊看到了它們,心里想道•.“我 
要把这一个婆罗 ra 的两条小牛像走。”他这样想过之后,莉了夜 
里,拿了一条捆东西用的繩子,就上了路。走在半路上,他看見 
了一个人,有一排稀奇古怪的尖牙齿,鼻子象葷子一样直竪起来, 
眼晴一高一低,身上全是鼓起来的筋肉,两腮干癘,身体、头发和 
鬍子就象正式的祭祀中的祭火一样地紅。这个賊看到这个家伙 
以后,害怕得要命,說道:“你是誰呀? ”它 說遒: “我是梵罗刹,名字 
叫做薩提耶婆遮那①。你也說一下你的身份吧 r 他說道,我是一 
个专作恶事的賊,我現在是去偷一个穷婆罗門的两条小母牛。” 

于是罗剎就放了心,說道:“伙計呀 I 我是每隔六頓飯才吃 
一頓的,今天我正要去/吃那一个婆罗門。这太好了,我們俩的目 - 
的一样。”于是他們俩就走了去,姑在一个僻靜的 地方, 等候适当 
的时机。那一个婆罗門睡下以后,賊看到罗刹就要去吃他,于是 
就說道 •.“ 伙計呀1这样千不行!你等我把那一对小牛犢偸走以 
后,再去吃他吧! ”它 說道: “說不定什么时候,这个婆罗門就会听 

① Satyavacana, 薄思是 # 实話 \ 〆 

289 



■ 4 - 


到回声而惊醒,那么我的拿也就干不成了/賊說道 :“如 果你在 
吃那一个婆罗 門的捋 候,碰到了什么阻碍,那我也就儉未成那一 
对小牛犢了。因此,你应該先讓我去偸那一对小牛犢,然后你再 
去吃那一个婆罗門。”他們俩都想搶着先下手,于是就这样爭論 
起来了,婆罗門給吵醒了。于是那一个賊就对他說 道:“ 婆罗門 
呀!这一个罗刹是想来吃你的。”那一个罗刹也說遨:“婆罗門 

•m 

呀!这一个賊是想来偸你那一对小牛犢的。”婆罗門听了以后, 
起来,小心翼翼地,澄心滌虑,歎祷自己酏保护神,这样来保护自 

k 

己,赶走罗刹;又用一根长棍子,把賊赶走,来保护那一对牛犢。 

因此,我 說道: “就連故人也会带給我們好处:”①。 

还有: 

我們听 說:为 了积德修顆,古代那一个伟大的尸毘王, 
把自己的肉給鷹吃,为+使一只鴿子免于死亡。 ② C 一 七 一 3 

因此,把一个講求保护的人杀掉,是不对的。 ' 

■%- 

+ 

Iff 

r 

把它的話考虑过以后,它又問波罗迦罗迦哩那道 ,“ 你說一 
說,你的意見怎#呢?”它說道:“陛下呀!它是杀不得的^因为, 
如果你保护了它,說不定什么时彳矣,你們就会互相喜爱,痛痛快 
快地过日子。常 言道: 

那些人們,如果他們彼此不把自己身上的弱点来瞞住, 
他們就会象蚁垤上的聊些蛇一样,走入末路穷途。 

〔一七二〕,, 

阿哩摩哩陀那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 ”波罗迦罗迦哩那 講道: 


① 参看本卷第一七 O 首詩。 

② 尸毘王 (Sibi) 的故事見于《摩呵婆罗多炙中譲佛典里也有許多关于尸爲 
王割肉貿錄的故事 • 


290 


噂 





第十一个故事 

在某一座城市里,有一个国王,名字叫做提婆嫌枳底① c 有 

> 

一条蛇就把他兒子的肚子当做了蚁在里面住起来,他的肢体 
就天天消瘦下去。这一位太子厌恶透了,就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在某一个城市里,他出去要完了飯,就在一座大喏里消磨时間。 

在这一个城市里,有一个国王,名字叫做巴利©,他有两个年輕 

' , ! 

的女兒。其中的一个天天走到她父亲脚边,說道:“願你胜利,大 
王呀 I ”第二个却說,“应該享要的,就享受吧 I 大王呀!”听了这 
話以后 ,国王 生气了,說道:“喂,大臣呀!把这一个說难听的話 
的女兒随便給一个外路人吧,讓她去享受一下她应該享受的1” 
“是,是!”大臣答应着,就把这一个公主給了那一个住在庙里的 
太 子了, 只給了她极少的随从。 

她心里痛痛快快地接受了这个丈夫,象对待一个神仙一般, 
同他一块,_另外一个地方去了。在一个僻远的城市的某一个 
地方,在一个湖边上,她把太子留在家里看家,她自己带了随从 
出去买奶油、香油、盐、大米等等.当她买完了东西回来的时候, 

太子把头靠在一个蚁垤上,睡着了0从他嘴里探出了蛇头来,呼 

* 

吸空气。在 k 里,从那一个蚁垤里,也爬出来了另外一条蛇,也 
在千同样的事。它俩彼此看到了,眼睛都气紅了,那一条住在蚁 
垤里的蛇說道•.“喂,坏家伙呀!你 为什么 这样折磨这一个五官 
四肢都生得挺漂亮的太子呢?”嘴里的那一条蛇說道:“你这个坏 

① Deva6akti_ 

© Bali * 

291 



东西为什么把这一对装滿了金子的罐子弄坏了呢①?”于是两个 
家伙就拼命揭露 对方的觖点。 住在蚁垤里的那一条蛇又 說道: 
“喂,坏家伙呀!喝下罗質迦③去,就能够把你治死,这个藥方难 
道就沒有人知道嗎? ”住在肚子里的那一条蛇說道•.“用热水就能 

- 〆 

够把你燙死,这个方子难道也沒有人知道嗎? ”就这样,公主站在 
树丛的后面,把它俩互相揭发的那一些話都听到了,于是就如法 
泡制。她这样作了以后 ,丈夫 恢复了健康,又得到了最丰 富的財 
宝,就回轉故乡去了。父亲、母荥和象屬对她敬重如初,她 
又享受到应該享 受的, 痛痛快快地活 下去。 

因此,我說道:“那些人們,如果他們彼此不把自己身上的弱 
点来瞞住”聲等®。 


阿哩摩嗤陀那听了这話以后,就那样做了决定。罗多刹看 
到这样作,心里不禁晴暗发笑,它又說道:“可惜呀,可惜呀!我們 
的主子就坏在你們这些家伙手里,坏在你們的愚 蠢上。常言道 •. 
在什么地方,不应該尊重的人受到尊重,应該尊重的人得 
不到敬意, 

. 在那地方,一定就会发 生三件 事情:灾荒、死亡、还有危 

机。(一七三〕 

同样: 

即使在他眼前千坏事,只要說几句好話,儍子也就会滿意; 


③蚁垤里埋箫金子 i 蛇 就是守 护这金子的。 如 果有人 铪蛇东 西吃, 它也会把 
金子拿出来逸人,两蛇对_,互相揭对方的 短处。 嘴 里的那一条蛇說的就 

是这件事。 - 

② Rajika, 学名是 Sinapis Ramosa, 

③ 参看本卷第一七二首詩 c 
292 



一个車匠竟然把自己的老婆和她的情夫放在头上萵高頂 

起。 C 一七四〕” 

大臣們都說:“这是什么意思呢? ”罗多刹講道 t 


第十二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方,有一个車匠。他的老婆跟在男人屁股后面 
跑,在人民里面,名声很不好。他想考驗她一下,就想道:“我怎 
样才能考驗她一下呢?因为常言道: 

火焰能变冷, 

昂光能变热, 

- ' ■■ 

坏人能变好, , 

女子才貞节。、 

我从人 們的嘴里知道,她是不忠实的。常言道: 

. 在吠陀里面,在經書里面, 

沒有看到、沒有听到的东西: 

只有它在宇宙間发生, 

I 

这一切人們都会摸底。〔一七六〕” 

* 

他这样考虑过之后,就对自己的老婆說道:“亲爱的!明天早晨, 
我要到別的'村庄去了;我要在那里呆几天。因此,請你給我預备 
一些合适的路上吃的食品。”听了他的話以后,她滿心高兴,滿怀 
希望,把所有的活都放在一边,給他預备了一些非常可口的食 
品,里面放上了許多奶油和糖。常言說得好, 

天气很坏,夜色模糊, 

城里有难以通行的道路, 


293 



自己的丈夫出 P 1 在外: . 

对蕩妇来說,这都是最高幸輻。〔一七七1 
天一亮,他就起来了,他走出了自己的家門。她看到他走了,就 
滿脸堆下笑来,装飾打扮自己的身体,好歹把这一天打发过去。 
她走到一个她以前就熟識的花花公子家里,对他說 道:“ 那个坏 
蛋,我的丈夫,到別的村庄去了。等別人睡着了的时候,你一定 
要到我家里去。”正在他們这#約会的时候,那一个車匠,在树林 
子里躲了一天之后,在黃昏时候,从矣外一个大門走回自己的 
家,藏在床底下,一动也不动地呆在那里。正在这时候,那一个 

r ■ 

提婆达多①走来了,就坐在床上。車匠看到他,心里气呼呼的, 
自己想道:“我現在是不是要站起来,把这家伙杀死呢?还是等 
他們俩睡下以后,把他們一齐杀掉呢?或者看他們千什么,听他 
們說什么呢? ”就在这时候,她已經关好屋門,往床上爬 I 。 

正当她往上爬的肘候,她的脚碰到了車匠的身子,她心里 
想:“达一定就是那个坏蛋車匠,他想試我哩。我現在要露一手 
給他看,让他看看女人們干事有多么机灵。”正当她这样想的时 
候,那一位提 婆达多 已經忍不住,摸了她一下。她于是就双手合 
十,对他說道:“喂,髙貴的人呀!.你不許摸我的身子 r 他 說道: 
K 如果是达样的話,你为什么又叫我来呢 r 她說 道: “喂!今天早 
晨,我到旃提迦③谢庙里去,想去拜神。半空中忽然发出了一个 
声音:‘女兒呀!我怎么办昵?你皈依了我,但是,命运已經注定 
了,你在六个月之內就会变成寡妇。’我于是就說道:‘神灵呀!你 
旣然知道我要倒霉;你也就一定知道預防^方法。有沒有一个 


① Devadatta 。 

② Cay 糾参看第 26 頁注 ③ • 


294 



方法,讓我的丈夫活上一百年呢?’她說道:‘方法是有的。預防 
,的方法就全靠你。’听了这話以后,我就說道:‘女神呀〖即使 
是把我的命送上,請你說吧,我一定会照办1 ’女神就說道,‘如果 
你同另外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你們互相摟抱,那么,給你的 
丈夫注定了的暴亡就轉到这一个男人身上去,而你的丈夫就能 
够活一百年。’因此,我才把你叫了来。你現在心里想干什么,就 
干什么吧!神仙的話决不会說了不算数。”他心里直想笑,脸上 
光彩煥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了。 

那一个傻瓜車匠呢,听了她的話以后,乐得身上的汗毛都竪 
起来了; 他从床 底下爬出来,、說道:“好极了,你这个與于丈夫的 
女人呀丨好极了,你这个带給全家快乐的女人呀〖我听了坏人 
的話,心里就怀疑起你来;为 了 想試你一下,我就說要到別的村 
庄去,实际上却藏在这床底下,一动也不动地呆在这里 Z 你过 
来 r 摟我吧! ”这样說过之后,他就把她樓起来,把她扛在肩膀上, 
又对提婆达多說道:“喂,你这髙貴的人呀!由于我积了德,你才 
来到这里。由于你加恩于我,我才得到了一百年的寿限。因此, 
你也到我的肩膀上来吧 r 虽然这一个幷不顧意,他用强力把他 
拖到自己的肩膀上 * 他就这样又跳又舞,到所有的自己的家屬的 
大門口未。 

因此,我說道•.“即使在他眼前干坏事”等等① P 无論怎样, 
我們是連根被拔掉了,我們要倒霉了。下面的話說得实 在好: 
嘴里說的話很好听, 

千的事情却是坏事, 

聪明的人們就 認为: 

这就是故人装出期犮的样子。〔一七八〕 

~~ ① 参看本卷第 一七四 首詩, * 

295 



同样: 

有一些东西,即使巳鼴存在, 

如果愚蠢的大臣不管地点和时間, 

这些东西到了他們手里也会消逝, 

茁如太 阳初升时候的黑暗。 〔 一 七九〕 

但是,它的話幷沒有人肯听,大家一起把斯提萝耆頻抬起 
来,开始把它运到自己的堡垒里去。那一个被抬着的斯提罗耆 
頻 說道: “陛下呀!現在我的情况是这样子,你把我收容下来,有 
什么用处呢?因此,我願意跳到燃烧着的烈焰里去。請加恩于 
我,把火施舍給我吧! ”罗多 刹看達了它內心里的想法,就 說道: 
“你为什么要跳到火里去呢?”它說道:“为了你們的緣故,弥伽婆 
哩那才讓我吃了这样的苦头。因此,为了报仇雪恨,我願意成为 
一只猫头麿。”听了这話以后,那一个精通治术的罗多刹就 說道: 

4 

“伙計呀!你是一个滑头,善于說謙話。即使你变成了一只猫头 
鹰,你仍然会霍覼你那烏鴉的本源。人們談过下面的一个故事: 
有那么一只小小的老鼠, 

不願意做太阳、雨、风和山; ‘ 

它又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跳出自己的族类,实在很难 。 C 一八 O 〕” 

它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罗多刹講道: 


第十三个故事 

. W 


在恒河的边上,有一座淨修院;河里的水撞到崎呕不平的石 


296 


头上,撞击的声音惊动了游魚,游魚的窜眺叉激起了白色的泡 
沫,使浪花变幻 不定; 淨修院里住滿了苦行者,他們全神貫注,默 
誦祈祷詞,履行誓願,实行苦行,努力誦讀,封斋,祭祀,举行宗敎 
活动;他們希 望取到 濟淸的有定最 的水; 他們的身体因为只吃球 
状的根、根、桌子和世婆罗①都消瘦下去了;他們的衣服就只有 
一 件遮蔽下体的树皮制成的短裙子。在这里,住着一个族长,名 
字叫做耶若婆基耶®当他在間那谋河③里沐浴的时候,他正准 
备擦洗,有一只小'老鼠 M 應嘴里掉下来,正落在他的手掌土。他 
看到了它,把它放在一个无花果树的叶子上,又去洗澡,把自己 
洗干淨,做过了贖罪等等宗敎仪式,利用自己苦行的力量,把它 
变成一个女孩子,带了她,走回净修院去,对自己的沒有孩子的 
老婆說道 :“亲 爱的呀1你把她收下吧!你收了一个女兒,好好 
地养活她吧1 ”她于是就喂养她,撫爱她, 一 直到她长到十二岁。 
她看到她 a 經可以結婚了,就对自己的丈夫說道 :“喂 ,丈夫呀! 
你自己的女兒的結婚年龄已經过了,你 为什么 竟沒有注意到 
呢? ”他說道:“亲爱的呀!你說得对。常 言道: 

女人們应該先同神仙結婚: 

苏摩、干闥婆,还有火神;‘ 

然居男人才同她們成为配偁, 

这样,灾狹就会离开她們。〔一八一〕 

苏摩带給她們純洁, 

千闥婆給她們熟練的声音, 

火神使她們淸净无瑕, 


① 4aivala, 一神永草的名字,学名是 Blyxa Octandra^ 
③ YajKavalkya 。 

③ Jahnavi, 指的是恒河,参看第 120 頁注①, 


297 



i 




因此洗掉汚秽的就是女人。〔-八二】 

还沒有月艇的叫做瞿利®, 

月經已經来了的叫敝罗醢尼 
沒有成年标志的叫做甘甩耶③, 

諾健尼迦®就是沒有奶子的。卜八三〕 

长出了成年的标志, 

苏摩就可以同她結婚; ^ 

有了奶子,乾闥婆就来娶; % 

月經里面,就住着火神。 (一 人四] 

因此,当她还沒有月經的时候, 

就把自己的女孩子嫁掉吧! 

人們都贊美这一件事情, . 

八岁就譲自己的女兒出嫁。〔一 A 2 L 〕 

成年的标志伤害一个祖先, 

一双乳房伤害一个子孙, 

爱的狂欢伤害想得到的世界, 

有了月經,伤害自己的父亲, C - 八六〕⑤ 

女孩子一有了月經, 

I- 

自己备可以把丈夫来#找; 

因此,应該把諾健那⑧嫁出去: 

{ 

@ Garni 。 > 

© Roh ni 0 〆 

③ KanySi 
© NagnikSj 

⑤由于与候的关罘,印度女孩发育較快。因此,早婚的风耸自古以来就比較 
淹行。以上这几首詩就說明这情彤。此外,这爸詩里面还有一些远古时代 
酹蛮的风俗和迷信的残余。 

(S Nagi 就是 NagiiiU, 





,摩奴梵天的兒子①就这样敎导。 C 一. 八七〕 

一 t 女孩子在父亲的房子里, 

沒^結婚而見到了 月儅; 

她就被看做是下賤的女子, 

沒有什么人会同她結婚。〔一- 
女兒到了結婚的年龄, 

父亲就要給她找一个 丈夫: 

門第相当,或高,或低, 

j- 

他都不会犯什么錯誤。〔一八九〕 

因此,我想把她許給一个門第相当的人。常 言道: 

两个人的門第相当, 

两个人的財富相等, 

这样才能結婚作朋友, 

一个吃飽一个挨餓就不行。〔一九0〕 

同样: 

門第、脾气,和保护人, 

知識、財产、相貌,和 年龄: 

聪明人嫁女兒別的都不管, 

r , 

他們就应該考虑以上七种。〔一九 

如果她願意的話,我就要把薄迦梵太阳神喊过来,把她許給他。” 
她說道:“这有什么杯处呢?你耽这样作吧 r 于是这一位隐士就 
把娑毘怛利②喊了来。在一刹那的时間內,他就来到了,說道: 
“尊者呀!你把我喊了 来有什 么事情呀?”他 說道: “站在这兒的 
就是我的女兒,你娶了她吧! ”这样說过之后,他又对自己的女兒 

① Svayaipbhuva, 

③ Savitr , 就是 太阳神。 


299 



說 道:“ 这一位大神是三界的明灯,你喜欢不喜欢他呢?”女見說 
道:“ 爸爸呀1他太热了,我不想要他。你再喊一个比他好的来 
吧!”隐士听了她的話以后,就对太阳神說 道:“ 糞者呀1还有比 
你强的嗎?”太阳神 說道: “云彩就比我强,他一遮住我,別人就看 
不見我了。”隐士于是就把云彩喊了来,对自己的女兒_道:“女 
兒呀1我想把你給他。”她說道:“这家伙是黑的,又有点呆头 
呆脑。不要把我嫁給他,嫁給另外一个比他强的吧 I ”于是隐士 
就問云彩道: 41 喂,云彩呀!有比你还强的沒有哇?”云彩說道: 
“风就此我强。”于是他就把风喊了来:“女兒呀!我要把你嫁給 
他。”她說道/爸爸呀!这家伙太審欢流 动了。 蹐你再找一个抡 
他强的来吧隐士說道:“喂,风呀!有比你还强的沒有哇?”风 
說道:“山就比我强。”于是隐士又把山喊 了来, 对女兒說道:“女 


兒呀!我要把你嫁給他。”她载:道:“爸爸呀!这家伙太硬了,而 
且还不能移动。把我嫁給另一个吧! ”隐士問山道,喂,山王呀! 
有比你还强的沒有哇?”山說道:“老鼠就比我强。”于是隐士就喊 
来了一只老鼠,把它指給她看)說道:“女兒呀!你甚欢这一只老 


鼠嗎?”她一看到它,心里就想到:“这是我的同类”,渾身乐得直 

打顫,說道 :“爸 爸呀!你把我变成一只老鼠,嫁給它吧,我好去 

* 


給他管理我們这一类特有的家务1 ”他就用他那苦行的神力把她 


化成一只老鼠,嫁給了它。 

因此,我說道:“有那么一只小小的老鼠,不願意做太阳、雨、 
H 和山”等等①。 


它們不听罗多刹的話,自取灭亡,把烏鴉抬到自己的堡垒里 

+ 


③参看本卷第一八 o 首詩。 


^00 


\ 





去。在 被抬着 的时候,斯提罗#頻心里睹暗地发笑,它.想道 t 

“它說:‘把它杀掉吧 I ’ 

,它为了主子的幸福而說話: 

在所有的猫头縻里面, 

只有它懂得政治学的精华。〔一九二 J 
如果这一些家伙按照它的話办事的話,它們就一点亏也不会吃 
的。”阿哩摩哩陀那到了僅垒的門口,說道 :“喂,喂! 这一个斯提 
罗耆頻是一个好心眼的家伙,它願意要什么样的住处,就給它什 
么样的!”斯提罗耆頻听了这話以后,心里想 t “我現在要想一个 
办法,把它們都杀掉。我住在里面,就不能用这个方法。它們会 
硏究我的态度等等,而警煤起来。因此,我最好就住在堡垒門 
口,把我想千的事干完。”它这样决定了以后,就对猫头鷹的头子 
說道:“陛下呀 I 主子說的完全正确。但是我也是懂政治学的, 
我知道,什么是应該作的。即使住在堡垒里面又痛快又干净,但 
是我却 不配/ 因此,我就住在这堡垒的門口吧,陛下蓮花脚上 
的尘土每天可以使我的身体洁净,我就这样供职。”这样作了以 
后,猫头鹰王的那 一些以 僕們,每天任意地吃飽了飯,就_了猫 
头臛王的命令,把很好的肉食送給斯提罗耆頻。过了不几天,它 

就象一只孔雀那样結实有力了。罗多刹看到斯提罗耆頻胖了起 

* 

来,心里很.吃惊,就对大臣們初国王說 道:“ 哎呀,这些大臣都是 
傻瓜,你也是。我就是这#想的。常言道 t 
我首先就是一个俚瓜, 

其次就是那个捕鳥人, 

国王和大臣們也都是 : 

总而言之,傻瓜一群。〔一九三〕” 

它們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罗多刹講道, 


# 


301 





第十四个故事 


在某一个山地,有一棵大树。有那么一种鳥住在那里,它拉 

、 

的粪里面有金子。有一回,一个锴人到这个地方来了。这个鳥 
就把屎拉在他眼前。这一个猎人看到,这些屎在 往下落 的时候 
就变成了金子,吃了一惊:“哎呀〖从我当小孩的时候起,我就千 
捉鳥这一合,到現在八十年了;我从来还沒有看 到过, 鳥拉的屎 
会变成金子。”他这样想过以后,就在那一裸树上张上了一张网。 
那一只儍瓜鳥跟从前一样泰然自若地落下来,就在这一刹那,它 
就給网住了。这一个猎人把它从靱子里放出来,把它放进一只 


籠子,带回家去, t 想道:“我怎样对付这一个惹事生非的家伙呢? 


如果有什么人看到它有这样的特点,他会报吿国王的;这样我的 
性命也就难保了。我还不如自己去把这一只鳥的事情报吿国王 


P 里。”他这样想过之后,就这样作了。国王看到了这个鳥,他的蓮 
花眼睜得大大的,痛快得不能再痛快了,說道•.“喂,喂!侍卫們 
呀1你們要好好地把这一只鳥給我看守住!它願意吃什么喝什 
么,就給它什么!”大臣于是赛道你只是根据那一个不可靠的 
稭人的几句話,就把这一只鳥留卞,我們怎么办呢?.有人曾經 
从鳥粪里找出金子来的嗎?你还是把这一只鳥从籠子里放出来 
吧!”国王听了大臣的話,就把它放 "7; 这一只鳥就站在 W 框上, 
拉了一泡金屎,念了一首詩:“我首先就是一个傻瓜”①,飞入空 
中,願意飞到什么地方,就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①参看本卷第一九三首詩。 


^02 



因此,我 Ift 道:“我首先就是一个儍瓜”等等①。因为它們命 
該倒霉,虽然罗多刹說的都是好話,也沒有人听了;它們仍然用 

各种各样的食品、肉等等,来喂养它。 

- ■ 

罗多刹子是就把自己那一党的猫头臛召集在一起,偸偷地 
說道:“哎呀 I 我們主子的好运和它的優垒也差不多快完了。一 
个祖祖輩輩当大臣的人应該說的話,我也說过了。我們还是到 
山里面另一个堡垒里去吧!常言道: 

誰要是未雨網繆, 

,誰就会吉星高照; 

誰要是只顧眼前, 

誰的事就会不妙。 . 

住在山林里面, . 

年紀已經这样大, 

+ 

但是我从沒有听說, 

, 山洞竟然会說話 。 C 一九 ㈣ 〕” 

它們說造:“这是什么意思呢?”罗多剎講道: 


第十五个故事 

在某一座森林里,有一个獅子,名字叫概迦罗那迦罗②。有 
一回,它脖子餓得細长細长的,东游西蕩,連一头野兽都沒有碰 
到。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它看到了 一个大山洞,走进去,心里 

① 参看本卷第一九三首詩, 

② Kharanakhara* t 

30 } 


想道:“夜里的时候,一定会有那么一头野兽到这里面来;因此, 
我就在这里一动也不动地等一下 ,这个 山洞的主人,一个名字 
叫做陀提牟迦©的豺狼,走到門口,就喊起来:“哎呀,山洞呀〖哎 
呀,山洞呀! ”喊完了,又一声不晌地停下来,然后說道,喂!你 
难道忘記了嗎,我曾跟你約好 s 我从外面一回来,就跟你說話,你 
也就往里請我?如果你今天不往里喊我的話,我就到另一个山 
洞里去了,它会喊我进去的。”獅子听了^爸話,心里想道:“只要 
它一来,这一个山洞总会蹐它进来的> 伹是今天它因为害怕我, 
什么話也不說了。常言說得好: 

吓得心里发抖的人, ' 

手脚都失去了作用; 

他們話也說不出了, 

渾身抖个不停。〔-九五〕. 

W 

因此,我要喊它进来,它要是一答应,走进来,我就把它吃掉。”獅 
子这样想过之后,就喊它进来。獅羊一吼,山洞就把回声传播到 
四面八方去,住在远处山林里的那些野兽也怕起来了,財狼逃 
跑了,念了一首詩:“誰要是未雨綢縷,誰就会吉屋高照”等等©。 
你們这样一考虑,就会跟我一块兒走的。 

它們这样考虑完了,罗多刹的奴僕和随从就跟着它飞到一 
个僻远的地方去了。 

罗多刹一走,斯提罗耆頻心里就非常高兴,它想道•.“好哇 i 

罗多刹一走,我們的事情就妙了;因为,它是眼光远大的,而这些 

* 

家伙呢,都是傻瓜。我很容易把它們消灭掉。常言道1 


(X) Dadhimukha 0 
②参看本卷第一九四昏詩》 


304 





如果是一个国王, 

沒有眼光远大的大臣 I 
他的事情一定会完蛋, 

不久他也就会倒运。 C - 九六〕 

下面的話說得实在很对: 

把好的政策放弃, 

专去搞那些坏的, 

聪明人应該把这样的入 
看做是穿着大臣伪装的仇敌一九七广 
它这样想过之后,就每天从树林子里 W —块木头到它的窝里来, 
为的是烧掉这一个山洞。那一些傻瓜撕头鏖幷不知道,它扩大 
自己的窝就是为了烧死它們。下面的話說得实在很好: 

誰要是把敌人当成朋友, 

对朋友却又仇恨,又杀伤, 

他就会丢掉了朋友們, 

敌人他是早巳經丢光。 〔一九八〕 

从表面上看,是为了扩大鳥窝,一大堆木头就在堡垒門口堆起来 
了,在这时候,太限刚升起,猫头廉什么都看不見了,斯提罗耆頻 
赶快飞到弥伽婆哩那那里,說道:“主子呀!我巳經准备好,敌人 
的洞穴就可以烧掉了你带了随从来吧,每一只烏鴉都要从树 
林子里拣一块 ® 烧着的木块带了来,丢到洞穴門口我的窝上;这 
样一来,所有的敌人就都会象在軍毘鉢迦地獄①里那样,統銃会 
給折磨死。”弥伽婆哩那听了以后,非常高兴,說道“爹爹呀!你 
吿訴我,你怎么样?我好歹又看見你了。”它說道 :“孩 子呀!現 


① Kumbhipaka, 


305 



在还不是談話的时候。說不定有那么一个敌人的奸細会去报 
吿,說我到停这里来了。这瞎家伙一知道,就会磁到另外一个地 
方去。因此,耍赶快下手,赶快下手 I 常言道: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 

■S 

应該快干他却擭吞吞; 

那么他的事一定 会杯, ' 

因为他激怒了神仙們 。〔一 九九〕 、 

同样1 

—件事情沒有完成, 

流出的汁水‘时間’就去喝; 

特別是那已經結了果的, ’ 

‘时間’更是不会放过。〔二 oo 〕® 

等你把敌人杀掉,我再回到家来以后,我会从 M 容容地把前前后 
后的情况都吿訴你 

听完了它的話,它就带了随从,每一只烏鴉都用自己的嘴从 
树林子里叼了一块燃烧着的木头,飞到洞穴的門口,丢到斯提罗 
者頻的窝里去。这一群白天里瞎眼的家伙就崮忆起罗多刹的話 

来,它們現在就象到了軍里鉢迦地獄里一样了。弥伽婆哩那这 

■ 

样把敌人一下子消灭光以后,又回到无花果树上那个堡垒里来。 

于是它坐到宝座上,在大厅中間,痛怀偷快的心情, N 向斯提 
罗耆頻道:“爹爹呀!你在敌人窝子里,时間怎么消磨过去的呢? 
因为: • ‘ 

那些品質高貴的人們 
宁願意往燃烧着的火 里跳/ 

①意思是,做事情必須趁热打鉄,一气呵成。中間稍有掙頓,拖延时間,就会 
培台。 


306 



/ 




也不願意同敌人来往, 

即使是一分、一秒。(二 0—3” 

斯提罗耆頻听了以后,說道:“伙計呀! 

任何道路,不管是高貴,还是低賤,只要能带来好处, 

那些受到危险威胁的人們,都会神志淸明地去走这条路; 
阿罗順那①的双臂跟象鼻子一样,上面印着弓弦的痕迹, 
他就象女人一样,臂上带上了人工制成的釧子来把胳臂 
保护 0 (:二 O 二〕 

一个有心計的待机而动的人,大王呀!即使他有很大力量, 
也会同渺小的卑劣的說話专伤人的小人們同居一堂; 
那力大无穷的毘摩不是也在麻磋的宮中当了厨师傅, 

手里拿着勺子,盛这盛那,給烟熏得又黑又脏? 〔二 O 三〕③ 
无 論什么 事情,不管它是好是坏,是否邊遇到困难, 

—个待机而劲的聪明人,只要心里有这一粧事,就要去 
干; 

那一个因为經常摩挲健低婆③的重弦手都变 k 了的阿罗 
順那, 

不是也围上 了一条 女人的膜带,装出跳舞的禅子,金光閃 

閃? 〔二 o 四〕© 


① Arjuna, 史詩《摩 [婆 罗多》里面般荼家的第三个兒子,是窖中英雎之一 。 
这首詩講的故事見于这部史詩,般荼家的兒子們被放逐后,在森林里过了 
十二年 * 根据协定,他們要伪裝起来濂过第十三年。他們就决定到麻蹉王 
宮中去。阿罗順那取了一个女子的名字,伪装成一个太监^ 

② 毘摩 (Bhiraa) 也是史詩 《摩 甸荽罗多》中英雄之 一 ,是般荼家的第二个兒 
子。他在_嗟王宮廷中伪装成一个厨师。参看注①。 

③ Gan(Jiva, 阿罗顒那的弓的名字, 

W 

® 参看注①* 


307 



一 个有心針的人,如果想得到成功,必須把自己的火压制 
住; 

即使有很大的勇气,他也要靜靜地覌察一下命运的脚步; 
虽然有許多兄弟围繞着他,一个个都象天老爷,象財神閣 
王爷, 

欲底湿提罗①不也是扛着一支討飯的棍子忍受看痛苦? 

〔二 o 五〕② 

軍底&的两个兒子, 

漂亮又英勇, 

成了毘罗吒④的奴隶, 

給他看牛当牧童。〔二 O 六〕 ’ 

有无此的美丽,洋溢着靑春的活力,出自名門大族, 
可爱得跟美丽的女神一样,堕罗鉢底⑤不是終于走入穷 
途? 


那些年輥的女人捫,麟傲地、輕蔑地,命令她干这干那, 

她不是也在麻蹉的大王的宮中磨着檀香木? 〔二 0七 〕 ” 


弥伽婆哩那說道 t “爹爹呀!据我看,踉敌人住在一块兒,就跟发 
誓站在刀刃上一样困难。”它說道:“是这样子,是这样子。我其 
是从来沒有看到过这样子的一个糊塗蛋集团,除了那一个有大 
智慧的精通許多經書的罗多刹以外,沒有一个明白人;因为,这 
一个家伙完完全全看透了我的打算。至于其佘的那一些大臣 


① Yudh ^ thira , 史詩《搴坷婆罗多》中英雄之一,殷荼家最大的兒子 9 

② 上面几首詩講到的故事都見于史詩《摩河装罗多》。 

.③ Kunti , 般荼的老婆,欲底湿提罗,毘摩和阿罗頤那的母亲 • 

@ VkSta , 国王名。般荼王子在流浪中曾在他的宮廷里住过,見《摩何婆罗多》 
第四卷 Virataparvan 0 

⑤ Draupadi , 是般荼家五个兒子共有的老婆,見《摩坷婆罗多》。 


308 




V 


/ 


呢,它們都是大糊塗蛋,它們只靠大臣这个称号吃飯,至于大臣 

■ 

的異正本質,它們却是不硏究的,它們也不餛識。 

敌人那里跑过来的奴僕, 

滿怀恶意,跟敌人联系; 

虽然他們离得远,是一丘之絡, 

他綞常譲我們紧张,是坏东西。 

无論是坐着、躺着、走路, 

.-i n 

还是喝水、吃东西、作事; ^ 

只要他們稍一疏忽懈怠, 

看得見看不見的敌人就鑽空子 d (二 o 九〕 

因此,一个聪明人 

t 

奥誌眞努力保护自身; 

自身就是三部类①的住处, 一 

稍一懈怠,就会堕落沉淪。〔二一 o 〕 

人們說得好 I 

有了坏大臣, 

碓不犯焱治过錯, 

吃了难消化的东西, 

誰不給疾病 折磨? 

誰不为幸屬冲昏头脑? 

雎能把死亡逃过? 

誰不会成到痛苦, 

如果追求*官享乐?〔二一一〕 

貪婪的人失掉荣誊, 

, III I— ■■■■ ■■■■ 

P 

① Trivfirga, 可能指的是 Triga^a: dharma (法) ,kSma (爱)和 artha (.利)。 


参看第139頁注 (2^ 


309 





坏心腸的人失掉友情, 

U 

千坏事的人失掉自己的家, 

喜欢錢的人失掉德行, 

有恶习的人失掉知識杲实, 

吝啬的人失掉幸福, - 

周围有粗心大意的大臣, 

这榉的国王就失掉国土。(二一二〕 

因此,国王呀 t 你說,我跟敌人住在一块兒,就跟发誓站在刀刃 
上一榉,这一点我自己是亲身尝过了。常言道 t 

到了必要的时候, . 

聪明人把敌人往肩上扛; 

> 

一条很大的黑蛇, 

把許多虾蟆杀伤。 〔 二一三〕” 

弥伽婆哩那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斯提罗耆頻講道: 


第十六个故事 


V 


在声一个地方,有一条黑蛇,名字叫做曼陀毘沙①,它岁数 

不小了。它自己在心里琢磨:“我怎么才能够过得輕松偸快呢?” 

J \ 

于是它就爬到一个有許多虾蟆的水池子那里,装出一神惶恐不 
安的样子。正当它这样呆在那里的时候,一只虾蟆跳到水边上 
来,問它道:“叔叔呀 I 你今天为什么不象以前那样到处爬着寻 
找食物呢?”它說道:“伙計呀!我这一个倒霉的家 1* 还有什么兴 


① Mandavisa. 


310 






致吃东西呢? 因为, 今天晚上,我正爬出来寻找食物,我看見了 
一只虾嫫0我正准备把它逮住,它看到了我,吓得要命 ,一 眺就 
跳到那一群正在专心一志地誦讀吠陀的婆罗門里去,我一时龛 
不知道,它逃到什么地方去了。某一个婆罗門的兒子,正把大拇 
脚趾头伸到池,子边上的水里去,因为同虾嫫很相似,我就糊塗 
了,上去咬了一口。他立刻就化为五 神原素 ,死掉了。他的父亲 
很痛苦,就詛咒 我擘: ‘你这个坏东西呀!我的兒子沒有罪,你竟 
咬了伸。你犯了这个罪,你就当虾嫫的坐騎来馱虾蟆。它們加 
恩賞給你东西吃,你就这样活下去因此,我就到这里来,当你 
們的坐騎。” 

这一只虾嫫把这消息吿訴了所有的虾嫫。它們心里都很高 
兴,走去报吿虾嫫王闍罗鉢多①。它心里想道:“这是十分出奇 
的事%于是就带了一群大臣,左右围繞,迅速地从池子里跳出 
'来,爬到曼陀里沙的头上;其余的那一些虾嫫, 一 直到最小的, 
都爬到它的背上去 /簡而 言之,、那一些在上面找不到位子的虾 
蟆就跟在它脚后面跑。曼陀毘沙为了自己开心,显示了各种各 
样的爬行的姿式。闍罗鉢多享受了接触它的身体的快乐,对它 
說道:. 

“騎在大象的背上, 

坐車子或者騎馬, 

坐人抬的轎子 I 

都不如騎曼陀毘沙。 t 二一四〕” 

有一天,曼陀毘沙故意爬得极慢。看到这情况以后,閑罗鉢多就 
說道: tt 亲爱的曼陀毘沙呀!你为什么今天不象以前那样馱得带 


(J) Jalapada. 


}11 


鳞 


* 


劲了呢?”曼陀毘沙說道•,陛下呀1今天我沒有吃东西,馱不动 
了。”于是它就說道:“伙計呀!你吃儿个小虾嫫咕!”听了这話, 
_曼陀毘沙渾身都乐起来了,它立刻 說道: “那—个婆罗門的詛咒 
制住了我。你命令的話太使我高兴了。”于屢它就不停地 吃起虾 
嫫来,过了几天,它就壮起来了。它高兴,心里暗贈地发笑,說了 

4 

这些話 t 

“这各种各样的奸嫫, . 

被我用欺顧的手段愚弄; 

我現在不断地吃了又吃, 

它們在多久的时間內不至灭神? 【二一五” 

闍罗鉢多信了它那一套花言巧語,它的心給它弄糊塗了, 一点也 
沒有看出其中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在这时候,有另外一条个 
兒极大的黑蛇爬到这地方来。它看到它霓然給虾嫫騎,大吃一 
惊,說道:“朋友呀!虾蟆不过是我們的食物,你怎么奪覿它們騎 
起来了?这完全不对头!”曼陀毘沙說道* 

«我不应該給虾嫫騎, 

这一切我都知道; 

我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奶油讓婆罗門的眼睛瞎掉。(二一六 〕 ” 

它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呀?”曼陀毘沙 講道: 


第十七个故事 

t 

在某一座城市里,有一个婆罗門,名字叫做耶若达多①。他 
的老婆老追男人,把心总是放在別的男人身上她經常給自己 

312 



的情夫敵一些有糖有奶油的点心,背着丈夫偸偸地送給他。有 
一天,給丈夫看見了,他說道:“亲爱的!你在那兒烤的是什么 


呀?你老是把这些东西帯到什么地方去呀?你說实話!”她临时 
灵机一动,就对丈夫說了一篇謊話 I “离这里不远,有一座供养薄 
餓縛底帝毘②的庙 P 我罢过斋以后,就把一些供品和一些最特 
別最不平常的食品带到那里去。”于是她就在他眼前拿了东西, 


走向女神庙去了。因为她心里想道:“我把这东西献給女神,我 


的丈夫就会这样想,我的老婆經常把最特別的食品带給 薄锇縛 
底③,她到了女神庙,想沐浴一下,就到水池子里去,在里面洗 
起来 # 就在这时候,她的丈夫从另一条路走了来,廉在女神后 


面,不禳人瞧見。婆罗門的老婆洗完了澡,走到女神庙里,作完 
了沐浴、瘇油、烧香、奉献供品等等的仪式,就跪在女神面前,說 
道 : “薄锇縛底呀1用什么方法可以讓我的丈夫瞎眼呢?”站在女 


神背后的婆罗門听了这話以后,就用假嗓說道 * “如果你經常不 
断地給他奶油、奶油点心等等的东西吃,他很快就会瞎了。”这一 
个女人的心給这一套假話蒹蔽了,就眞地經常給婆罗門这些东 


西吃。有一天,婆罗門說遨 t “亲爱的呀〖我看不太淸楚了。”于 
是她就想道:“这是女神的恩惠。”她那心爱的人、她的情夫,心里 
想:“这一个婆罗門巳經瞎了,他对我有什么办法呢?”就放心大 
胆地天天到她这里来。有一天,婆罗門看到这家伙走进来,走到 
跋前来了,就抓住他的头发,用棍子在他的背上揍起来,一直揍 
得他化为五神原素,死掉了;他又把那一个坏老婆的鼻子割下 
来,把她赶 出去。 


① YajSadatta* 

③ Bhagavati Devi , 就是女紳难近母 
③就是薄譲縛底帝毘。 



因此,我說道:“我不应該給虾嫫騎,这一切我都知道”等 

i 

等①。曼陀毘沙心里又暗暗地发笑,說道 : “这各种各样的虾 


蟆”②。听了这話以后,関罗鉢多心里大大地吃了 一惊,想道: 
“这家伙說的是什么呀?”就問道1 “伙計呀!你說了一句 什么不 
对头的話呀 r 为了掩盖 自己的眞象, 它就 說道: “什么 也沒有 
說。”闍罗鉢多的心給谆一些謊話迷惑住了,沒有看穿它的坏主 


意。簡而言之,它們都給那家伙吃掉了,連一个传宗接代的虾嫫 


都沒有留下。 


因此,我說道:“到了必要的时候,聪明人把敌人往肩上 
紅 0 ” ③大王呀!正象曼陀毘沙利用自己的智慧的力量把虾嫫杀 
死,我杀 了所有 的敌人 c •人們 說得好《 

林子里起了大火, 

■ 烧掉树木,根却烧不到; 

一 股柔軟淸冷的流水, 

却能把树根拔掉。 〔 二一七〕 


弥伽婆哩那說道,正是这样。而且 t 
即使遇到了不幸的灾难, 

已經开始了的事情决 if 放弃; 
有人生智慧的伟大人物,_ 

他們的伟大就在这里。〔二一八 3 , 1 
它說道•.“正是这样。常言道, 

还脹要还完,烧火要烧淨, 


① 参看本卷第二一六首詩。 

② 参看本卷第二一五苜詩》 

③ 参看本卷第二一三首詩* 

314 



杀敌要杀光,治病要治清; 

把这四种东西都扫尽, 

聪明人就不会遭到不幸。〔二一九〕 

陛下呀!你着手作的事情都成功了,你眞是幸运。不仅是勇气 
可以使事业成功,而且只要用智慧去作事,事情也一定会成功。 
常 言道: 

使用武器杀敌人, ^ 

敌人沒有眞杀了》 

使用智慧杀敌人, 

这才眞正杀得好。 

如果使用武器杀, 

只能杀伤人身体 i . 

如果使用智慧杀, 

灭掉 i 庭、权力和荥誊。〔二二0〕 

因此 ,一 Y 有勇又有謀的人不用費劲,就可以成功。 因为: 

/ ■ 

如果一个人眞想干点什么, 

他的思想中先有一个輪廓; 

他的回钇也集中在这上面, 

錢財貨利自己会来干活。 

建議劝吿都不会落空, 

收功見效的討論也会出現3 

■ 

他的精神 得或了 提高; 

作了好事,心里喜欢。〔二二一〕 

这样,只有那一个勇敢、慷慨好施、通达事理人情的人才配得上 
当皇帝。常言道: 

■s. 

裏欢同慷慨好施的人、有勇气的人、 

〆 


315 



聪明的人来往,这祥的人会做出成績; 

有了成績就有錢,有了錢就有地位, 

有了地位就有权威,有了权威当皇帝 C 二二二〕” 

弥伽婆哩那說道:“你一接近它們,就把阿哩摩哩陀那和它的随 
从都消灭掉了,这一定是統治論这样快地发揮了作用,因为你是 
按照統治論办事的。”斯提罗耆頻 說道: 

. “想作一件事情, 

本来应該猛千; 

但在开头的时候, 

方法也要和緩。 

森林中的王子, 

大树髙参青天, 

不先向它致敬, 

就不能把它来砍。 (二 二三 〕 * 

說实話,主子呀!說了話不能立刻見于行动,不能带給人幸顧, 
这样的話有什么用处呢?人們說 得好: 

有些人迟疑不决, 

〆 

有些人怕风怕浪, 

有些人走上一步, 

就看到一百个不順当; 

这些人說的話, 

只是譏笑的对象; 

它不会引向成功, 

而是引向灭亡。〔二二四〕 

即使是一些无足輕重的事,聪明人也决不应該粗心大意。因为: 
‘这样一件小事情, 


316 



我干起來不費力 i 
«■ 

为什么述要敎我, 

*■ 

特別謹愼又仔 細?, 

有4些人这#想, 

于是就粗心大 1 
等到恶运来赂头, 

只有追悔和叹气。〔二 二$ 〕 

因此,今天我的主子已經把敌人打倒了,希望他能睡得象以前那 

样好。人們这样說 t 

房子里沒有蛇,或者把蛇捉住, 

人們在这里面才能睡得香甜》 / 

如果看到了蛇,或嗅到了蛇, 

在这里面睡覚,就非常困难。 〔 二 二六 〕 

同#: 、 

V 

拚命爭取荣誊和权力, 

想做一些伟大的事情 J 
只有积极又努力, 

这些事情才能做成 I 
这些事情做成以前, 

他們怎样得到幸靥宁靜? 

亲人們也为他們親顆, 

麵他們早日成功 。〔二二七〕 

因此,我全始全終地干一件事情,心里就平靜。現在就請你努力 
保护老百姓,长久地享受这一个巳經扫淸了荆疎的国土吧,你 
在子子孙孙的围繞中,遮阳伞和宝座的荣华富貴不会动搖。而 


317 



不管哪一个国王, - 

如果不把保护百姓放在心上, — ’ 

他的 統治就 根本沒有用, 

就象是母羊頚子上长出乳房①。 [ 二/ ' 

但是: 

一个国王爱德行, 

沒有恶习坏毛病, 

行为端正他喜欢, 

能够长久統治享光荣> 

就象一个貴妇入, 

驅蝇拂尘执手中; 

身上穿着絲衣服, 

还有白色遮阳伞一頂。 〔 二二九] 

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想:‘我已經成了皇帝了’,因而就給富貴荣华 
冲昏了头脑,麻痹了自己;因为国王們的富貴荣华是靠不住的; 
国王的地位就踉爬葦子杼一样地难于爬上; 一 轉眼,它就能崩潰 
毁灭,即使用上一百分的努力来保护它,它仍然是难于保护;即 

■ I 

使小心翼翼地 g 关心它,最終仍然是 i 場幻影;就象猴子一样, 
它的念头多得很;就象是荷花叶子上的水珠,永远流不到一块 

f 

去;就象是风在飞駛,它是飘忽不定的;諕象同坏人在一起一样, 

* 

它是靠不住购;就象是一条毒蛇,它非常难对付;就象是黎明或 
黃昏时分的成条的云彩,它只紅一陣;就象是一串串的水泡,它 

I 

P 

天生就容易破灭;就象是在梦中得到的財宝,刚才看到,一轉瞬 

T 

間又消逝了。而旦: 

①长出了乳房,而不能出乳 ,一 点用处也沒有 4 

31S , 



举行了灌頂典 礼,- 

登上了国王宝座; 

" 立刻就要注意, 

会发生什么差錯。 

因为国王登极, 

必須用水浇灌; 

罐子里浇出了水, 

同时也浇出灾难。 ( 二 三 0〕 

% 

沒有任何人有把撞,不受到灾难。常 言道: 
罗摩①被別人流放了, 

婆离③被制,般荼們在林 中住, 

毘梨尸尼 (3) 失敗,那罗®譲位, 
阿罗順那当了敎师敎跳舞, 

楞伽島⑤上的主人被推翻: 


① Rama 是印度古代大史詩《罗摩衍那》里面的主人公。他是国王达食罗陀 
(Ddaratha) 的太子。因讒被流放。他带了自己的老婆悉多 ( Sita ) 到森林 
里去过放逐生活。 

② Bali , —个阿修罗的名字。他統治三界,趾高气揚。毘囑奴化为一个矮子, 
向他諝求三步能跨过的土地》他答应了。于是毘湿奴立刻化为一个頂天立 
地的旦人,两步就跨过了天和地,只把地下的那一个世界留給他。参看第 
63頁注③和第2、08頁注②。 

③ Vxs ^ u 古代印度的一个部落。它被消灭的故 拿昆于 《摩坷婆罗多》第四 

® Nak , 是 d 詩《摩诃婆罗多》里面一个插曲那罗与多摩 _.( D amayan ti ) 的 
恋爱故事的男主角。 

⑤ La © ka , 就是現在的錫兰,所謂楞伽島上的主人是指十头恶魔 Ravapa 
(罗波那),它搶走了箩摩的爱人悉多。罗摩寻了来^仗詹神候咱奴曼 (Ha- 
nrnnant) 的帮助,灭了 罗波孤 ,夺回了悉多 • 史詩 《罗摩衍 齡〉 講的就是这 
个故事。 



这些事情应該在心中記牢固 * 
这样就能够逆来順受, 


否則誰又能把誰来帮助? 〔 二三一〕 
达舍罗陀到哪里去了? 

他在天上是因陀罗的朋友。① 

国王薩竭罗到哪直去了? 

他曾把大海的堤岸来修。® 

毘尼掌上生的兒子到啷里去了?③ 


太阳的兒子摩奴又到了什么地方 

I 

难道不是死神把他們捆起来, 


又把他們的眼睛閉上? 〔 二三二 〕 


而且: 


三界的征服者曼陀特哩⑤到哪里去了? 
国王藤提耶沒罗多到了何方 
众神之王那护沙®到哪里去了? 
精通奥义的計娑婆⑧又怎么样? 

这些人都登上了天帝释的宝座, 

他們有战車,也有最好的大象。 


① 

② 


达舍罗陀曾帮助因陀罗杀死恶魔商彼罗 ( hmbareO , 

Sagara, 古代阿除陀 (Ayodhy&) 国王。他修海堤的故事見于 《摩 诃婆罗多》 
第一卷。 


③ Vai»ya, Vepa 的見子。据說婆罗門摩擦了他的胳臂,就生了这个兒子, 
© M 咖,据說是八类的 始朗。 

⑤ Mandhatr, 古代一个国王的名字。 - 

⑥ Satyavrata , 1 占代一个国王的名字,据說是沒有死,就上了夭。 

⑦ Nahu^a, 古代_个国王的名字,曾夺过因陀罗的宝座。因为騷傲自大,又 

被涵氬’ 

⑧ KeSava, 古代一个作家的名字, 


320 




伟大的命运創造他 m , 又消灭他們: 

我是不是就应該这样来想? 〔 二三三〕 

而且: 

达个国王和他的大臣、 

这些妇女、 树木祐 园林、 

他和他們、达些和 那些: 

只要死神看一眼就一命归防。 〔 二三四〕 

你就这样循規蹈矩地享受国王的富貴荣华吧,它就象是春情发 
动的大象的耳朵,榣摆不定1” 


叫做 《烏 鴉和貓头麿从事于战爭与和平等六种策略 > 的第三 

卷書到此为止《它的第一首詩是: 

以前是仇敌,后来变成了朋友, 

t 

跟这样的人千万不襄推心置腹丨 

請看那个挤滿了猫头鷹的洞, , 

竟姶烏鴉带来的火娆得一場糊 塗/三 〕 ① 


①与本^第一首 詩同。 



吉祥 I * 

■r 

在这里开始了叫做《已鍵 得到的 东西的丧失》的第四卷睿, 
它的第一首詩是: 

东西已經拿在 手里, 

听了几句好話就丟弃, 

傻子就是这样受人愚弄, 

■- 

正如海怪为猴子所欺。〔一〕 

国王的兒芋們問道:“这是什么意思呢?”毘湿奴舍哩曼講道: 
在大海的附近,有一棵閻浮树®,永远結着果_子。这 S 住着 
一个猴子,名字叫做罗多牟迦®。有一天,一个叫毘迦罗罗牟 
迦③的海怪从海水里爬上来,爬到树下面,就在那布滿了非常柔 
軟的砂子的海岸上躺了下来。罗多牟迦对它說道•.“你是我的客 
人,請你吃我送給你的这些跟甘露一样的閻浮桌吧1常言道; 

不 管他是朋友,还是 敌人, 

不管他呆头呆脑,还是滿腹文章, - 

只要他在一切神之日®来到, 

这个客人就是上天的桥梁 。〔二 〕 

举行过祭一切神的典礼以后, 

V 

① JambU , 学名是 Eugenia Jamboiana * 

(?) Raktamukha 。 

③ Vikaralamukha 。 

© 磨祛 ( M 5 g ha ) 月第二半第八天, * 

322 



在祭祀祖先的典礼上,: 胃 

来了客人不問家世、学业和原籍, 

摩奴就是这样地主张 o 〔三〕 

I 

同样: 4 

客人从远处来,走路走得疲倦, 

祭一切神典礼举行后来到 跟前; 

誰要是向这样的客人致敬, 

他就会走上最高的路,走上天。(四 J 

另外 t 

一个客人从誰的房子里走出来, 

长吁短叹,沒有受到尊敬和款待 i 
那么誰的祖先就会同神仙們一起 
怒气冲冲地离开这一个住宅。 〔五广 

这样說过以后,就把間浮果递給它。它吃完了,痛痛快快地說了 
挺长时間的話,然后才回到自己家里去。就这样,猴子和海怪它 

們俩經常呆在閻浮树的树蔭里,談着各种各样的美妙的閑話,来 

■ ■■ 

消磨时間,偷快地过下去。但是那一个海怪回到家里以后,把吃 
剩的閻浮果給了自己的老婆。有一天,老婆問它道:“夫主呀! 
这些含着甘露的果子你是从什么地方拿到的呢?”它說道:“亲爱 

參 

的!我有一个非常要存的朋友,名字叫傲罗多牟迦,是一只猴 
子。是它这#好心好意地給了我这些果子。”老婆說道:“誰要是 
常吃# 神甘露果子,他的心里面一定也有甘露。如果你認为我, 
你的;婆,还有什么用处的話,那就請你把它的心带給我,我吃 
了以后,再不至衰老等等,好跟你痛痛快快地玩要。”它說道 •/亲 
爱的1 一方面,它已經成了我們的弟兄;另一方面,它又給了我 
們果子:它是杀不得的。不要这样毫无意义地固执了!常言道: 



是誰給 J [己生了兄弟?’ … 

一个是母亲,一个是語言。① 

人們說,語言产生的那一个, 

甚至比同胞兄弟还要 在#。 〔六〕 ” 

它說道:“我說的話你从来还沒有不听的。現在呢,一定是那只 
母猴子使你着了途,你才天天往那里跑,而且不再滿足我的願 
望。由于这个緣故,当你在夜里跟我一块寻欢取乐的时候,你也 
是經常长吁短叹,叹出的气跟火一般热,懶洋洋的不願意摟我, 
亲我 P 你的£、里一定是有了另一个女人。”它于是就愁容滿面地 
对自己的老婆說道: 

“我虽然跪在你的脚下, 

虽然是你的奴僕; 

. 但是你这可爱的爱生气的人, 

总要无緣无故地发怒。 〔 七 〕 ” 

听了它的話以后,它就泪流滿面地說道: 

“流«呀1你的那个情人, 

装棋作样,忸饼怩戚 
她带了一百多个心願, 

就住在你的心里。 

对我来說,那里面 
沒有留下什么余地; 

因此,你跪在地上, 

也只能是逢場作戏。(人〕 

此外,如果它不是你的情人的話,为什么我这样說了以后你还不 

①意思是,两个人談話,情投意合,因而結成了兄弟般的友誼 • 

324 




肯把它糸掉呢?它是一只猴子,你怎样能同它結成朋友呢?簡 


单地說吧,如果我吃不到它的心,为了你的緣故,我就要絕食死 


去。 

它看到了老婆这样竖决,心里眞是七上八下,它說道 ,哎 
呀,人們說得好: 

胶泥、儍子,还有女人, - * 

螃蟹、魚、蓝靛和醇酒: 

它們一抓住什么东西, 

就决不会再放手。〔九〕 

那么我怎么办呢?我怎样杀掉它呢?”它想着想着,就到了猴子 
那里猴子看到它来得这样晚,又是滿怀心事,說道 t “喂,朋友 
呀1为什么今天这样晚才来呢?你为什么不高高兴兴地說話, 
不說一些格言藤語等等呢?”它說道 :“朋 友呀丨你兄弟媳妇今天 
跟我說了一些很粗暴的話,它說:‘喂,你这个忘恩負义的家伙 
呀!你不要再讓 我看到 你那一副嘴脸1你天天吃你的朋友,你霓 
不想报答,你連自己家里的大門都不指給它看一下。你这个罪 
是沒有法子賊的。常言道: ' 

杀了婆穸門,喝了烧酒, 

偷了东西,破坏了誓言; 


好人們都規定了贖罪办法, 

忘恩負义的人却罪无可逭。 c - o ) 

因此,你要把我的大伯哥带到家来,好向它道謝。不然的話,我 
到阴間里才能同你会面了,它这样跟我說过以后,我就到你这 
里来了。为了你的緣故,我同它爭吵,所以就費了这样多时間。 
你現在就到我家里去吧!你兄弟媳妇巳經在天井里布置好了一 
个四方形的迎接客人的地方,自己穿上好衣服,戴上宝石、紅宝 


325 



M 


石等等装飾品,在門口挂上了欢迎客人的花环,芷在那里望眼欲 


穿地等你哩。”猴子說道 ,唉 ,朋友呀!我弟妹說对了。因为常 
言道: • . 


給人东西,也接受人家的东西,_ 

談一談問一問各人的秘密, ' 

4別人的飯,請別人吃飯: 

这六种标志就叫做友誼。3 

可是,我們是住在械林子里的,你的家却在水里,我怎样到你那 
里去呢?因此,你把弟妹带到这里来吧,我好向它致敬,幷且接 
受它的祝福! ”它說道:“朋友呀1我們的房子是在海里面一个美 
丽的小島上。因此,你爬在我背上,舒舒腺服地,一点不用害怕, 
到那里去吧1”听了这話,它偷快地說道 :“伙 計呀!如果是这样 
的話,那就快一点吧!还耽誤这样多时間千嘛呢?我已經爬到 
你背上来了。”这样:作了以后,猴子看到海搔在沒有底的大海里 


浮过去,心里吓得直打够,嗦,对海怪 說道/ 兄弟呀1你走馒一 
点!我身上巳經給波浪打湿了。”听了这話,海怪就在心里琢磨 
起来:“如果这家伙从我背上滑下去,海水这样深,它連一个芝麻 
粒远也游不了,它現在是在我支配之下了。因此,我就要把我的 
打算吿訴它,好讓它有时間祈祷自己的保护神。”于是它就說道: 
“伙計呀!我听了老婆的話,騸得你相信了,把你弄了来,是想杀 

M 

你的。你現在就祈祷你的保护神吧!”它說道•.“兄弟_呀!我作了 


什么对不起它或你的事情,你才想法子把我杀掉呢? ”海怪 說道: 
“啊,它想吃你的心,你总是吃充滿了甘露一般的果汁的果子,你 
那心^定很好吃。因此,我才干了这一手。”于是猴子心生一計, 
說道:“伙計呀!旣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在那里就吿訴我呢? 
好讓我把我那放在閻浮树树洞里非常好吃的心一块兒拿了来。 


326 



你現在沒有讓我把那美味的心带来就把我这一个沒有心的家伙 
糊里糊塗地弄来了。”听了这話,海怪高兴地說道:“伙計呀 I 旣 
然是这样,你就把那个心給我吧/我那坏老婆吃了以后,就不再 
絕食了。我把你送到那一棵阀浮树那里去。” 

說完了,它就回轉身子,浮到那厂棵閻浮树底下。那一只猴 
子,早就对自己的保护神祷吿了一百瘍,还沒有到岸,它从老远 
老远的地方一跳,就跳到那一棵間浮树上去,心里想道:“哎呀! 
我这一条命算是有了救了 I 人們說得实在很对: 

不能相信不相信我們的人, 

相信我們的人也不能相信 •. 

从窗目相信中产生的危除, 

这样一来就可以連根拔尽。〔一二〕 

今天又成了我的生日。”海怪說道喂,朋友呀1把那个心給我 
P 巴,你兄弟媳妇吃了,好停止絕食!”猴子大笑起来 ,顧諷 它道: 
“呸 5 你这个糊塗蛋!你这个沒有良心的家伙有 什么人 有两个 
心嗎?你快滾回你那窝子里去吧,你不要再到这一棵閻浮树下 
来了!常言道 t 

同一个朋友閙翻了, 

* 

如果再想講和, 

他就会遭到死亡, 一 

象那一匹母騍。〔一三 〕 ” 

听了这話,海怪覚得很难为情,心里 想遒: “哎呀!我这个糊塗蛋 

— 

怎么 竟把我的想法吿訴它了呢?因此,如果 有什么 办法再讓它相 

信我的話,我就要譲它相信我^ ”这样想过以后,說道 :“朋 友呀! 

你的心对它一点用处都沒有。我只是想試一試你的心,所以才 

这样跟你开了一个玩笑。你还是到我家里做客去吧!你兄弟媳 

■ 


327 

4 



t 


妇正在那里迫不及待地等着你哩。 ” 猴子 說道: “喂,你这个混蛋 

呀1快滾蛋吧!我不去了。 因为: 

肚子餓的人什么坏事干不成? 

/ 

在苦难里面的人不懂什么同情。 

好人哪1你吿訴毕哩耶达梨舍那①吧 : 

恒迦多陀③不会再囬到井中。〔一四〕” 

海怪說:“这是什么意思呢? ”它說道: 


第 **■** 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方的一口井里,有一个虾蟆王,名叫恒迦多陀。 
有一回,它受到亲屬的排挤,就爬到_轤上的一个水罐子里去, 
慢慢地从井里走 出来。 它于是就想道:“我怎样才侖对这些亲屬 
报仇呢?常言道: 

在患难中一个人对他投井下石, 

在逆境中 一 个人对他譏笑諷刺: 

,誰要是对这两种人进秄报复, 

我就認为他是重新出世。 〔 一1 〕 ” 

它这样想过以后,看到一条黑蛇,名字叫做毕哩耶达梨舍那,正 
向洞里鑽。看到以后,它又想道:“我要把这一条黑蛇引到井里 
去,然后把所有的亲屬都消灭掉<> 因为常言道: 

自己的敌人如果是穷凶极恶, 

聪明人就用另一个凶恶敌人去鏟除; 

II u — ■■—^― ■■国 

* 

① Priyardarsana 0 

② Gangadatta Q 

328 



手上扎进了荆棘要用荆棘去挑, 

( 

r 

目的躭是为了减輕自己的痛苦。〔一 六] ” 

它这样想过以后,就爬到洞門口,对着它喊起来:“出来,出来1 


毕哩耶达梨舍那,出来1 ”蛇听到喊声,心里 想道: “喊我的这个家 


伙不是我的一家,它的声音也不是蛇的声音。在有生有死的动 

物的世界上,我同任何动物也沒有什么友好的联系。因此,我要 

在这里等一会,我要 知道: 这究竟是誰。常言道 * 

如果不知道他的脾气, 

不知道他的家世和力量, 

就不应該同他結成朋友: 

新祷主就是这样講。〔一七) 

說不定是一个会念咒的人,或者是一个精逋藥草的人,他喊我一 

矗 

声,是想把我捆起来。也許是一个人跟別人有仇,喊我去給他报 

仇。”它說道:“你是誰呀?”它說道:“我是虾嫫的头子,名字叫做 

_ ■■ 

恒迦多陀。我到你这兒来,是想跟你交朋友的。”听了这話,蛇就 

說道:“哎呀1这是令人难以相信的,草和火怎能恋爱呢?常言道: 
—下生就注定了为誰所杀, 

一个 A 即使是在梦里, 

再也不敢往他跟前走。 


你在那里胡說些什么东西? 卜八 〕 ” 

恒迦多陀說道:“喂,这是对的。你是我們天生的仇敌;但是,我 


受了虐待,就到你这里来了。因为常言道: 
如果全部財产都要丢掉, 

甚至連性命都有了危险; 


那么就在敌人面前屈膝, 

好来保护自己的性命和財产。〔一九〕 


329 



蛇說道:“誰虐待了你呢? ”它 說道: “我的亲屬。”蛇 說道: “你住在 

I 

什么地方呢?是在湖里,井里,池子里,还是在潭里?”它 說道: 
“我住在一个井里。”蛇說道 : “那么,我是沒有法子到那里去的; 


就算我到了那里,我也找不到地方把你的亲屬吃掉。你还是走 
吧!常言道: 


只要是能够吃的东西 


只要吃了能够消化, 


只要消化了覚得舒服, 

想健康的人就去吃吧! ( 二0 〕 


恒迦多陀 說道: “你来吧!我会讓你、舒舒服服地到了那里;而且 


在那里面,在水边上,还有一个妙透了的洞。你可以呆在那里面, 
象游戏一般,就把我那些亲屬收拾了。”听了这話以后,蛇就想 


道 :“我 現在也老了。有时候費上很大劲,才逮住那么一个老鼠, 
有时候連一个也逮不住。人們說 得对: 

誰的生命快要結束, ' 

% 

' 誰孤身一人沒有朋友, 

如果他是聪明的話, . 

应該找簡便方法糊口。〔=一 〕 ” 

它这样想过以后,就对它說道 :“喂 ,恒迦多陀呀1旣然这样,你 
就在前面带路吧,我們俩一块去1 ”恒迦多陀 說道: “喂,毕哩耶达 
梨舍那呀!我用一个簡便的方法把你带到那里,把那地方指給 
你。可是,你一定要保护我的那一些随从;我把誰指給你,你就 
只准吃誰。”蛇 說道: “伙計呀!你現在是我的朋友了,.你不必害 


怕!你願意怎样,我就怎样办。”这样說过之后,它就 M 洞里爬出 
来,拥抱了它,然后跟它一块上路。到了井边上的时候,蛇就跟 

穿一块从轆轤上的那一个罐子里到了它的窝里。于是恒迦多陀 


330 



就把这一条黑蛇带到那个洞里,把那些亲屬指給它。它慢慢地 
把它們都吃掉了。等到一个也不剩的时候,它又鬼鬼祟祟地把 
它的八个随从顧到手,吃掉了。这一条蛇然后說道♦.“伙計呀!你 
的敌人都給我吃光了。你給我弄一点吃的东西吧!是你把我弄 
到这里来的呀1”恒迦多陀說道•.“伙計呀!你已經疼上做朋友的 
貴任了。你現在从这一个罐子里走掉吧! ”蛇說道:“喂,恒迦多 
陀呀!你說得不对头呀!我怎么能再回去呢?我的那一座洞穴 
堡垒已經給別的东西堵住了。我还是留在这里吧,你一次只需 
要給我一只虾蟆,即使是拥护你的也可以!不然的話,我就把所 
有的都吃掉。”恒迦多陀听了这話,心里悚了起来, 想道: “哎呀! 
我自己干的好事,我竟把它弄到这里来了。如果我拒絕的話,它 
就会把所有的都'吃掉。人們說得实在对: 

誰要是把敌人当成朋友, 

因为他比自己有力气; : 

他自作自受吃了毒葯, 

这絲毫也无可怀疑。〔二二 

H 

因此,我就只好每天送給它一只虾蟆,即使是我的朋友,也沒有 
法子了 0 常言道: 

敌人有力量夺走全部財产, 

聪明人就得把方法来琢磨: 

給他一点点东西把他安撫, 

正如海洋安撫地中的烈火①。〔二三) 

同样: 

如果有全部丢掉的危险, 

①印度神話里常常提到,海洋的深处有一团烈火是出自一个叫牝馬嘴的洞穴 
中,在南极的海洋下面, 





聪明人就自动放弃一半, 

用剩下的那一半来办事: 

全部都丢掉实在难以承担。〔二四〕 

同样 S 

他决不会弃多取少, 

如果他眞正聪明能干; 

能够以少取多, - 

正是聪明的表現。〔二五 〕 ” 

它这样下定了决心以后,就經常把一只虾蟆指給蛇。蛇吃掉了, 
还偸偸摸摸地吃另外一只。人們說得实在 很对: 

无論哪里都敢坐, - 

只要穿上脏衣服; 

干的事眼前要失敗, 

千下去更不在乎。〔二六〕 

有一天,那一条蛇在吃虾蟆的时候,連恒迦多陀的兒子,一只叫 
做閻牟那多陀①的虾蟆,也吃掉了。恒迦多陀看到这事情,高声 
悲鳴,它的老婆 說道: 

“你叫喚什么?你这个白叫喚的家伙1 
你这家伙把你的随从都断送! 

你的随 M —个个消灭掉以后, 

有什么人再替你前呼后拥? 〔 二七 〕 

因此,你自己今天也要想一想,怎样能逃掉,或者把它杀死。”时 
間过去了,所有的虾嫫都給蛇吃掉了,只剩了恒迦多陀一个。毕 

哩耶达梨舍那說道:“亲爱的恒迦多陀呀1我锇了,所有的虾膜 

■- 


① Yamunadatta 。 


}32 



都完了。你給我点什么东西吃吧!是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的/它 
說道,“喂,伙計呀!只要我还活着,你就用不着为这一森事操 
心。如果你派我去的話,我就到別的井里去,把所有的虾嫫都騙 
到这里来。”它說道:“因为你是我的兄弟,我不能吃你。你要是 
这样作的話,你現在就是我的爸爸了。”它想出了这个法子以后, 
就从那一 口井里爬出来 i 而毕哩耶达梨舍那呢,却呆在那里面望 


眼欲穿地等候恒迦多陀回来。等了很久以后,毕哩耶达梨舍那 


就对住在这口井里面另一个洞里的蜥蜴說道》“伙計呀〖請你替 


我作—件事 # 因为你同恒迦#陀早就熟識了請你到随便哪一 

个池子里把它找到,把我的話吿訴它:‘如果其他的虾嫫不一块 

* 

来的話,即使你单 身 一个 ,也請 赶快回来吧!沒有你,我在这里住 
不下去了。如果我作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的話,那么我这一 
辈子干的好事就都算是你的。’ ”听了它的話,蜥蜴立刻就找到了 
恒迦多陀,对它說道:“伙計呀!你的好朋友毕哩耶达梨舍那呆 
在那里,眼睛望着你走来的路《你赶快回去吧1此外,如果它作 


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的話,它把一辈子作的好事都送給你。 
你不必担心,同我一块囬去吧 I ”恒迦多陀听了这話以后,說道: 
“肚子餓的人什么坏事干不成? 

在苦难里的人們不慊什么同情。 


好人哪!你吿訴毕哩耶达梨舍那吧 s 
恒迦多陀不会再回到井中。(:二八〕①” 

这样說过以后,就把它送走了。 

因此,你这个水里生长的坏东西呀 I 我同恒迦多陀一样,无 
論如何也不再回到你的家里去了。 


①参看本卷第一四首詩。 


333 



海盔听 了以后,說道 : w 喂,朋友呀!这样作是不对的。无論 
如何請你到我家去一趟,把我这个忘恩負义的罪名拿掉吧!不 
然的話,为了你的緣故,我就要絕食而死了。”猴子說道 ♦. “傻子 
呀!难道我竟象那一条叫做滥婆迦哩拿①的驢子一样,明明看 
到了危险,自己还是到那里去,結果死掉嗎?”海怪說道:“这一个 
滥婆迦哩拿是誰呢?它旣然看出了危险,为什么还是死掉了呢? 
請你給我講一講吧! ”猴子說遨: 


第二个故事 

在某一个森林地带里,有一只獅子,名字叫做迦罗罗計娑_ 
罗©。它有一个僕役,是一只名字叫做杜娑罗迦③的豺狼,經常 
跟在它身后。有一回,獅子同一只大象打架,身上被戳的伤是这 
样厉害,它連一步都迈不幵了。因为它不能动了,所以社娑罗迦 

餓得頦子細长細长的,身体虛弱。有一天,它說道:“主子呀!我 

> 

餓得要命,我連脚都抬不起来了。我怎样还能听你的命令呢? ”獅 
子說道•.“喂,杜娑罗迦呀!你去随便找一个动物吧,找到以后, 
即使我現在是这样子,我也要把它杀死。”听了这話,豺狼就寻找 
起来了;它走到附近的一个村子里,看到了一条名字叫做滥婆迦 
哩拿的驢子,在一个池塘边上,吃力地晴着少得可怜的豆哩婆草 
茎。它走到它跟前,說道 •/舅 舅呀!請你接受我的敬意!我們好 

_b 

① LambakeutUa,, 

© Ka'alakesara 0 
③ Dhftsaraka 。 


334 



久沒有見面了,你的身体怎么这样不好呀? ”滥婆迦哩拿說道 : 
“喂,外甥呀!我有什 么‘办 法呢?那一个染匠一点好心眼都沒 


有,他拚命讓我多干活,这样来折磨我,給我吃的东西却連一把 
都不够。因为我只能在这里吃这些搀杂了一些尘土的豆哩婆草 
茎,我的身子决不会壮起来的。”豺狼說道:“舅舅呀!如果是这 
样的話,那么,有一个很可爱的 地方, 那里全 是象翡 翠一样的草, 
一 条小河从中間流过;你到那里去吧,你可以住在那里,跟我一 


块 說着美 丽动人的詞句来享受友誼的快乐。”滥婆迦哩拿說道: 
“喂,外甥呀丨你說得对。伹是家畜是林子里野兽的牺牲品;那 


一个好地方又有什么用处呢?”豺狼說“不要这样說!我的胳 
臂形成了一座栅栏,把这个地方保护住了;因此什么人也不能到 


那地方去。伹是,那地方却有三条沒有丈夫的母轤,它們跟你一 


样給染匠折磨得不成样子。它們身体壮了,渾身充滿了靑春的 


活力,它們对我說道:‘喂,舅舅呀!你不管到哪一个材庄里去給 
我們带回一个年貌相当的丈夫来吧1 ’因此,我就到这里来,把你 
带去。”滥婆迦哩拿听了豺狼的話以后,全身都为爱欲所苦,它說 
道:“伙計呀1如果是这样的話,你在前面带路,我們俩赶快到那 
里去吧1人們說得好: 

除了美丽活泼的女人以外, 

沒有什么甘露,沒有什么毒葯; 

' ■ 

跟她在一起就能够活下去, 

沒有了她,就会死掉 。〔二 九〕” 


它跟豺狼一块走到獅子那里去。獅子看到那一条驢呆头呆脑地 
来到了它一跳就能达到的地方,高兴得要命,縱身一跳,就扑上 
去;伹是却跳得太远了,摔倒在地上。那一条鼸子以为打下来的 

〆 

是金刚杵,心 里想: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因为运气好,身上一点 


335 



/ 


浚有受伤。它向四下里一看,就看到那一个凶恶的眼睛紅紅的 

b 

讓人看了就害怕的 以前从 来沒有見过的野兽,吓得要命,赶快跑 
进城去了。 

豺狼就对獅子說 道:“ 喂,你是怎么一回事呀?我現在看到 
你的本領了。”獅子大吃一惊,說道 :“喂 1我跳的时候沒有作好 
准备 I 我現在怎么办呢?如果我能扑到它的話,一只大象难道能 
逃掉嗎?”豺狼說道:“現在你就呆在这兒,作好跳跃的准备!我 
再去把它带到你踉前来。”獅子說道 •.“ 伙計呀〖巳經看到我吓得 
逃走了,它怎肯再回到这里来呢?你还是另外找一匹野兽带来 
吧1 ”豺狼說道 t “你操这个心干嘛?这是我应賅注意的事#。”豺 
狼說完了,就順着鼸子走过的路走去,那一条驢字述在原来那地 
方晃来晃去哩。鼸子看到了豺狼,就說道:“喂,外甥呀 I 你带我 
去的其是一个好地方!因为我运气好,我才幸免于死。你吿訴 
我,那一西异常凶恶的我在它的爪下幸而逃出来的野兽是什么 
东西呀! ”豺狼听了这話,笑了一笑^說道 t “舅舅呀 I 那是一匹怀 
春的母驢,它看到你以后,爱你爱得荽命,站起来想拥抱你;伹是 
你因为旭小,就逃掉了。这里面根本沒有什么別的花样。来吧! 
它已經下了决心,为了你的緣故絕食砣掉,它說,‘如果游婆迦哩 
拿不当我的丈夫,我就要跳入火內 5 或者投水,或者服毒。跟它 
分离,我受不了这痛筈。’因此,你可怜可怜它,就轉回去吧 I 不 
然的話,你就会犯謀杀妻子的罪行,爱神会生你的气。常言道 * 
爱神手里那一顆女人之印①, 

可以栩致胜利,滿足一切願望; 

有人想求得 解脫, 求得升天, 

①意思是,爱神手里有一件法宝,那就是女人。誰要是爱女人,誰就会得到备 
种 好处。 誰要是不爱,誰就会变成苦行僧人<» 




336 



然而竞把这一顆印丢在一旁。 

犯了这样的錯誤,很快变成和尙, 

赤身露体,剃光了头,到处游逛; 

或者身上披上紅顏色的裝裟, 

头发梳成綹,死人头盖带在身上 。〔三 o ]” 

听了它的話以后,它放了心,又同它一块走回来。常言說得好: 
由于命运作祟, 

一个人才明知故犯: 

在这一个世界上, 

r 

誰喜欢把坏事去干?£三-〕 

在这时候,这一条驢子給那一百神花言巧語蒙蔽住了,又走到獅 


子跟前来;这一回獅子巳經作好跳跃姿势,一扑 就把轤 子杀死 
了。杀死«子以后,它就派豺狼在那里看守着,自己到河里去洗 


澡。獅子离开以后,豺狼饞得要命,就把驢子的耳朵和心都吃掉 
了。獅子洗完了澡,按照常規办完了一切应該办的事情,就回来 
了,它看到驪子的耳朵和心都沒有了,勃然大怒,对豺狼說道 •. 

“哈,你这个坏蛋呀 1 你为什么干这种坏事呢?你把驢子的耳朵 

& 

和心都吃掉了,堪子就成了残羹剩飯。”豺狼恭恭敬敬地說道: 
“主子呀 I 不荽这样說吧!这家伙根本沒有耳朵和心呀!不然 


的話,它自己巳經来过一次,看到了你因而吓得逃跑了,怎么竟 
会再轉回来呢?常言道: 

看到了你那可怕的样子, 

它到了这里,又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竟然又再轉回来, 

它是一个沒有耳朵和心的傻东西。〔三二 

% 

听了豺狼的話,獅子心平气和了,就把驢子分开来,心安理得地 


337 



■r 


吃掉了。 


因此,我說道:“我不是那一条驢子滥婆迦哩拿。”儍子呀!你 
設下了一个騙局,但是眞象一暴露,就会象欲底湿提罗的騙局給 
人揭露一样被揭露。人們說 得好: 

—个笨騙子不顧自己的利益, 

p 

竟然把实話都全盘說出, 

就象第二个欲底湿提罗一样, 

他会得不到一点好处。 C 三三 :) 

♦ 

海怪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猴子 講道: 


第三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有一个陶器师。有一回,他喝醉了酒,又 
跑得飞快, 一 撞就撞到一个破陶器罐子的尖銳的棱上,跌倒了。 
陶器的碎片戳破了他的前額,血流了滿身,他好容易才站起来。 
因为他沒有好好地治疗伤口,它愈来愈厉害了。有一回,这个地 
方閙起飢荒来,他餓得挺瘦挺瘦的,就跟几个国王的臣僕一块逃 
到外地去,成为当地 R 王的臣僕。国王看到他前額上那一个非 
常难看的陶器片戳伤的伤口,心里想道:“这一定是一个勇敢的 
人,因此,他才伤在前額上。”这样想过以后,就向他致敬賜給他 
礼物等等 ,胆 光直看着他,宠爱在一切人之上。那些王子們看到 


他这样受宠,非常忌妒;伹是害怕国王,什么也不說。有一天,勇 
士們都集合起来了,大象都准备好了,馬也駕上了,兵士們也都 


检閱过了;在这时候,大地的絲治者就問这个陶器师道•/喂,王 






芋呀 !■ 你叫什么呀?你生在什么地方呀?你在額上受伤,是在 
哪一次战爭呀?”他說道:“痤下呀〖我一下生就是一个陶器师, 
名字叫做欲底湿提罗。这幷不是什么刀伤,而是这样子:有一 
回,我暍醉了酒,就在布滿了陶器碎片的院子里到处乱跑,跌倒 
了,碰在一块陶器片上,于是就留下了这一个非常难看的伤口。” 
国王想道:“哎呀!这一个装出王子的样子的陶器师靨了我。給 
我掐住顇子摔出去 r 正要这样作,陶器师說道 :“陛 下呀!不要 
这样作!你看一看在战場上我的手是多么灵巧 r 国王說道: 
“喂!你是一个具备一切优点的宝貝;即使是这样,你还是滾开 
吧 i 因为常言道: 

兒子呀丨你勇敢, 

I 

有学問,又漂亮; 

可是在你的族中, 

永不会杀死大象。〔三四〕” - 

陶器师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呀? ”国王 講道: 


第四个故事 


在某一个树林子里,住着一对獅子。有一回,母獅子生了 一 
对小獅子。公獅子經常把鹿等等带給母獅子。有一天,它在树 
林子里轉来轉去,什么也找示到,而神圣的太阳神却已到了山頂 
上,就要落下去了。在回家的路上,它找到了一只小豺狼。“这 
还是个小家伙哩”,它心里这样想,可怜它,就用牙把它叼起来, 
小心翼翼地把它带回去,活着衮給母獅子了。母獅子 說道: “喂, 
亲爱的呀!你带回点吃的东西来沒有呀?”獅子說道:“亲爱的 




呀 1 今天除了这一只小豺狼以外,我什么都沒有捉到。我心里 
想:这个小家伙是我的同类,我沒有把它杀死。常 言道: 

女人、婆罗門、苦行者和小孩子, 

无論在什么时候,也不许杀死, 

即使拼上自己的命也要这样作; 

对那些恋恋依人的更应該如此。〔三五3 
你現在就先把它吃掉解解锇吧!明天,我再带給你別的东西。” 
它 說道: “亲爱的呀!你覚得它还小,沒有把它杀掉;我为什么竞 
为了自己的肚子把它杀死呢?常言道 I 
不应該作的事情就不作, 

丢掉了性命,也不在乎; 

应該作的事精不能不作: 


这就是永恒的規律。〔三六〕 

因此,就讓它当我的第三个兒字吧! ”这榉說过之后,它躭用自己 
的扔水扔它,結果它长得非常强壮。就这样,这三头小野兽就相 
亲相爱,一块玩要,把时間消磨过去,它們幷不知道,自己幷不是 

I 

一个种 9 有一天,一只农树林子里 辦来游 去的野象来到了这地 
方。看到它以后,那两个小獅子勃然大怒,冲上去扑它,想把它 
杀死。豺狼的兒子于是就說 道:“ 哎呀!这一只大象是你們这一 


族的仇敌,你們不許走近它1”說完了,它就跑囬家来了。那两个 
小家伙一看大哥泄了气,也沒了劲。人們說得 眞对: 

—个人下定决心战斗, 

全軍就会不屈不挠; 


—个人表示泄了气, • 

全軍就会跟着他逃跑。〔三七〕 


同样 


340 


因此,那些国王們 
就希望有达样的战士: 

壮健、勇武、聪明、坚决》 

不要那些胆小鬼,毫无斗志0 〔 三八 〕 

兄弟 俩回到 家来以后,就笑着把它們大哥的举动吿訴了父母,它 
們說道,它看到了一只大象,老远就跑掉了。”它听到以后,心里 
面充滿了怒气;它的嘴唇抖起来了,眼睛紅起来了,額上皴起了 
三条皴紋 I 它用极恶毒的話駡它們俩。母獅子于是就把它拉到 
一 边去,把它开导了 一番;“孩子呀!以后不許再这样說話 I 它 
們是你的兒弟呀1”听了达样安撫的話,它更火了,对它說道:“难 
道我在勇气、风姿、灵巧、好学方面比它們俩差嗎?它們为什么 
达样譏笑我呢?我一定琪把它們俩杀死。”母薅子听了这些話, 

心里直笑,它想保全它的性命,就 說道: 

r k 

“兒子呀〖你勇敢, 

有学問,又漯亮; 

可是在你的族中, 

永不会杀死大象。 〔三 九?① 

因此,孩子呀 i 你仔細听着丨你是一个豺狼的兒子,我可怜你, 
就用我的奶水把你奶大了。趁着我这两个儿子还小,不知道你 
是一只豺狼,你赶快离开这里,到你自己的同类中間去生活吧1 
不然的話,你就会被它俩杀死,走上到阴間去的道路。”它听了这 
話以后,心里吓得裏命,就慢慢地走开,到自己的同类中間去了。 

因此,在这些优秀的兵士知道你是个陶器师以前,你也赶快 
走开吧 i 不然的話,他 們就会 辱駡你,把你打死。陶器师听了这 

①意思就是說,射狼是一种沒有出息的动物,幷不象獅子一祥,能够杀死大 
象。与本卷第三十四首詩同。 


H1 



話,赶快逃跑了。 


因此,我說道:“一个笨騙子不顧自己的利益”等等①。呸,你 
这个儍瓜呀!你竟为了女人的緣故,千了这样的事情!人們无 
論如何也不要相信女人的。下面这一个故事講得眞好: 

为了她,我离开了家, 

寿命的一半也送掉; 

她冷酷地丢弃 了我: * 

( 

誰还認为女人可靠?〔四0〕 


海怪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猴子講道: 


第五个故事 


在某一座城市里,有一个婆罗門。他有一个老婆,他爱她胜 
过爱自己的生命。可是她却經常同家里的人吵架,一刻也不停。 

婆罗門实在受不住这神吵閙了,为了爱自己的老婆,就带了她离 

■' 

幵自己的家,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国家去了。走到一片大森林里, 

女婆罗門說道:“好人哪!我渴得要命,諝你到什么地方給我找一 

2 

点水来喝吧! ”听了她的話,他立刻就去了;当他拿了水回来的时 
候,他看到,她已經死了。他爱她爱得要命,就叹息起来;就在这 


时候,他听到空中有一种声音 •.“ 婆罗門呀!如果你把你自己的 
生命的一半交出来的話,你的女婆罗門就可以再活过来。”听了 


①参看本卷第三三首詩。 


342 



这話,婆罗門就澄心滌虑,連說了三遍,交出了自己生命的一半。 

話刚一說完,女婆罗門就活轉来了。他們俩喝了水,吃了一些林 

子里找来的果子,就又上了路。他們慢慢埤走到一个城門口的 

一座花 园里, 婆罗門对自己的老婆說道亲爱的!我去找一点 

吃的东西,你在这里等我回来!”說完了,他就走了。在这一座花 

园里,有一个 瘸子; 他在那里榣轆轤,他用天神般的声音唱了一 

个歌。听了这歌声,那女人为爱神的花朵的箭射中,就走到他跟 

前去,說道:“亲爰的呀!如果你不爱我的話,你就会犯謀杀婆罗 

門的罪行。”瘸子說道:“我这样一个残废人,能作些什么事情 

呢?”她 說道: “說这样的話干什么呢?我无論如何也要跟你睡 

* 

覚。”听了这話以后,他就这样作了。狂欢以后,她說道:“从現在 
起,一直到我死,我把我目己整个地都交給你了。你知道了这一 
点,就跟我 ffi —块来吧! ”他說道:“就这样吧 8 ”、 

婆罗門带着吃的东西,回 来了, 同她一块吃东西。她 說道: 
“这一个瘸子锇了。也給他一点吃吧! ”就这样作了,女婆罗門說 
道: “婆罗門呀!你沒有什么伙伴,你一出門到乡下去,我連一个 
說話的人都沒有。因此,我們把这一个瘸子带着走吧 r 他說道: 
“我連自己者&带不走,怎么能带这一个瘸子呢? ”她 說道: u 我把他 
放在一个籃子里,带着走 /他的 心給这些巧言花語弄糊塗了,答 
应了她,就这样作卞。有一天,这个婆罗門靠在一口井边上休 
息,那个老婆一心迷恋着那瘸子,把他一推就推到井里去了。她 

就带了那瘸子走_某一座城市里去。在这里,国王派出来的人 

、 、 

走来走去,到处巡邏,想防止偸税漏税。他們看到她头上頂着一 
个籃子,用武力把它夺过来,带到国王跟前去。国王一打幵籃 
子,就看到那个瘸子。女婆罗門哭哭啼啼地跟在国王派出去的 
人的后面,也来到这里 B 国王問\道••“这是怎么一回 事呀? ”她說 





4 


道, 这是我的男人,他得了这#的病,又給一群家屬所排挤,我 
心里充滿了对他的爱,就把他扛在头上,带到你跟前来了。”国王 

听了这話,說道 t “你是我的姊妹。我送給你两个材子,你就跟你 
丈夫痛痛快快地去享福吧丨” 

那一个婆罗門因为命不該死,給一个好人从井里救上来了 , 
他东游西蕩,也来到这一座城市里。那个恶毒的老婆看到了他, 
就到国王跟前去吿状:“国王呀!那一个人是我丈夫的仇人,他 
到这里来了。”国王就下令要杀死他,他說道:“陛下呀1她鲭占 
了本来屬于我的东西。如果你爱正义的話,你就讓她还給我!” 
国王說道:“亲爱的呀!如果你霸占了他的什么东西,就交还給 
他吧 j ”她說道:“陛下呀!我什么东西也沒有霜占呀。”婆罗門說 
道:“我曾經連說了三遍,把我的寿命阪一半送給了你,現在还我 
吧! ”她因 为害怕 国王,就說了 三遍: “我把寿命还給你1 ”說完,就 
死去了。国王大吃一惊,說 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婆罗門就 
把事情的箱 过一一吿訴了他。 

因此,我說道••“为了她,我离开了家”等等①。下面这个故 
事講得眞好: 

誰要是受了女人的奉承, 

什么不会干?什么不会給? 

不是馬凳会学馬叫, _ 

不在节日也把头来剝。泗一〕 

海怪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猴子講道: 


①参湣本卷第四 O 首詩 • 



第六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国王,名字叫做难陀①,他以力量和勇敢著称, 
在他的脚凳上肸多国王王冠上发出来的光輝布成了网,他的名 
声象秋月的光輝一样純洁,他是周围环海的大地的主人。他有 
一 个大臣,名字叫做婆罗嚕質®,精通一切經書的实質。大臣的 1 
老婆因为爭风吃醋生了气。他想尽种种办法来安慰她,但是因 
为她被宠得不成禅子,只是术呢。丈夫說遒:“亲爱的呀1你吿訴 
我,用什么方法才能使你滿童呢?我一定照办。”于是她就士强 
說了一句:“如果你剃了头,跪在我的脚前,那我躭会滿意了。” 
他照办,她也就滿意了 C 

难陀的老婆也同样生了气,虽然他努力向她討好,她只是不 
滿意。他于是就說道,“亲爱的呀!沒有你,我連一会兒都活不 
下去。 我要跪在你脚前,求得你的欢心。”她說道:“如果我在你 
嘴里放上一个 W 子,騎在你背上,赶着你跑,而你在跑的时候又 
象馬那样叫,我就滿意了。”他这榉作了。 

早晨的时候,婆罗噜質到国王那里去,国王正坐在大厅里。 
看到他以后,国王就問道•.“喂,婆岁嚕質呀!不在节日, 你为什 
么就把头剃光了呀?”他說道《 “雒荽是受了女人的奉承,什么不 
会干?什么不会給?”③ 

因此,傻子呀!你跋难陀和婆罗嚕質一样,也是一个老婆的 


① Nanda g 
© Vararuci^ 

③参看本卷第四一首詩, 


345 


奴隶。你听了它的話,就想尽心机謀害我;伹是由于你自己胡說 
一通,竟泄露了机密。人們說得眞对呀: 

鸚鵡和老鵄被人捉住, 

就因为它們說話灵巧; 

白鹭不說話沒人去捉, 

沉默对一切事情都好。 

同样: 

賊蒹上了一张虎皮, 

看上去非常可怕; 

它不愼发出了声音, 

終于还是为人所杀。〔四三〕 

海怪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它說道, 


第七个故事 

在某一座城市里,有一个洗衣匠,名字叫做叔陀鉢吒①。他 
有一 条驢, 因为缺少食物,瘦弱得不成样子。缉洗衣匠在树林子 
里游蕩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只死老虎。他 想道: “哎呀!这太好 
7!我要把老虎皮蒙在轤身上,夜里的时候,把它放到大麦田里 
去。看地的人会把它当做一只老虎,而不敢把它赶走。”他这样 
作了,驢就尽兴地吃起大麦来。到了早晨,洗衣匠再把它牵到家 
里去。,就这样,随了时間的前进,它也就胖起来了,费很大的劲, 

① ^uddhapa^ a Q 

346 


$ 



* 


才能把它 牵到崮 里去。 

有一天,騸听到远处母驢的叫声。一听这声音,它自己就叫 
起来了。那一些看地的人才知道,它原来是一条伪装起来的驢; 
就用棍子、石头、弓箭,把它打死了。 

因此,我說道:“驢蒙上了一张虎皮,看上去非常可怕”①。正 
当它跟它說話的时候,一个水里的动物走了来,說道:“喂,海怪 

W 

•f 

呀!你的老婆絕食餓死了。”它听了以后,心 鱼乱 成一团,訴苦說 
道:“哎呀1我这个倒霉的家伙是遇到一些什么事情呀 I 常貢 
道: 

家里面如果缺少了母亲, 

觖少了說話好听的老婆, 

他就应該到臃野里去: 

他的家跟觸野差不多 a 〔四四〕 

因此,朋友呀!不管我作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都請你原諒 
吧!同它分离,我要跳到火里去了。”听了这話,猴乎就笑起来 
了,說道:“喂!我一眼就看出你是一个怕老婆的給老婆制服了 
的家伙;現在我又得到了証明。你这个傻子呀!虽然你喜事® 
头,你却愁眉苦脸;死了这样一个老婆,应該庆昶一下的。因为 
常言道: ' 

一个女人行为不端, 

X 专喜欢閙糾紛; 

聪明人就应該把她 
看做是老丑的化身。〔四五〕 

因此,誰要是为自己好, , 

①参看本卷第四三首詩, 、 

347 



他就应該尽最大的努力, 

不但是女人本身, 

連她們的名字也不提起。泗六) 

心里想的,到不了舌头上; 

舌头上有的,不会說出来; 

說出来的,她們也不照办: 

女人的脾气其有些奇怪。〔四七〕 

再多說女人的坏处, 

还有什 i 意思? 

連肚子里怀的兒子, 

她們都会杀死。〔四八〕 

对粗野的女子表示温柔, 

对不知风情的表示爱恋, 

对无情无意的表示情意: 

M 

只有年輕的男孩才这样干。〔四九/ 

r 

海怪說道 t “喂,这是对的 I 伹是我怎么办呢^我現在是双重倒 
霉:一 方面,我的家庭完蛋了;另一方面,又同朋友閙翻。受到命 
运打齿的人实在就是这样子。因为常言道 I 
不管我是多么较猾, 

你的较猾加倍胜过我 J 
情人丢了,丈夫也丢了, 

你赤身露体地看些什么?(:五 o〕 tt 
猴子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它說道: 


34 $ 



第八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方,住着一对农民夫妇。农民的老婆因为自己 
的丈夫年紀大了,总是想勾引別人,无論如何也不安于室,她只 
对別的男人威到兴趣。有那么一个流既偷了別人的財物;他看 
到了她,說道,“好人哪1我死了老婆;看到了你,我为爱情所苦。 
因此,請你把你的全部爱情都贈給我吧1”她于是就說道 :“喂 ,好- 
人哪 I 如果是这样的話,那么:我的丈夫有很多錢;他現在老了, 

动不得了 S 我現在去拿那些錢,拿了回来,我級你_块到別的地 
方去,共同享受爱情的幸覼他說道,“这我覚得很好,你明天 
早農,赶快到这地方来,我好同你一块到一个美丽的城市里去, 
好好地享受一下人生。”她同意地說《 “就这榉吧! ”滿面笑容地回 
到自己家里去了;在夜里,当她丈夫睡着了的时候,她拿了所有 

■ w 

的財物;第二天天一亮,她就到了約定的地方 。那 个流氓讓她走 
在前面,向着南方走去。就这样,他兴高彩烈地享受着說話的幸 
顧;走了两由旬,流氓看到前面有一条河,心里 想道: “这个女人 
已經半老了,我拿她怎么办呢?而且,說不定什么时候,有人会 
追了她来。这榉一来,我就会倒了大霉。我只把她的錢拿过来, 
自己走掉好了。” 

■* 

他这样想过以后,就对她說道:“亲爱的呀!这一条大河不 

* 

容易过。因此,我想先把我們的財物送到对岸去,然后再回来, 

把你一个人馱在肩上,平平安安地扛过河去。”她說道:“好人啷! 
就这样办吧! ”她这样說过之后,他就把所有的財物都拿了过来, 
又說遨 •. “亲爱的呀 I 你把你上身和下身的衣服也都給我吧,好 


349 



讓你无忧无虑地到水里去 r 她这样作了 5 流氓就拿了財物和上 


下身的衣服到他自己想好的那一个地方去了。 

她把两只手放在顇 字上, 心神不定地坐在河岸上,在那里 
呆着;正在这时候,来了一个母豺狼,嘴里叼着一块肉。来到以 
后,它四下里一瞧,就看到一凑大魚从水里跳出来,离开水躺在 


河岸上。它一看到魚,就吐出了那块肉,跑上去捉那一条魚。正 

在这时候,有那么一只老廉从天空里冲下来,叼了那一块肉,又 

飞走了。那一条魚呢, 一 看到母財狼走过来,就也跳到水里去 

0 

了。那一只母豺狼白忙了一陣,瞪着眼看那一只老鹰飞走;赤身 
的女人就笑着对它說道: 


“肉給老鹰叼走了, 
魚又跳到水里去; 


母豺狼呀!你丢了魚肉, 

还有什么可看呢?〔五 一〕” 

母豺狼听了这話, 因为它 巳經看到这女人丢了 丈夫、財物和情 
人,就嘲笑她道: 

“不管我是多么•狡猾, 

你的狡猾加倍胜过我; 

情人丢了,丈夫也丢了 : 

你赤身露体地看些什么?〔五二〕①” 


正当它这样講着故事的时候,又来了 一个水 生劲物 ,对 它說 
道: “哎呀1你的房子給一个大海怪占据了!”它听了这話,心里 
非常难过;它要想〜个法子,把那家伙从自己房子里赶出去:“哎 


①参看本卷第五 O 首詩。 


350 



呀,你們看吧!命运是‘怎样同我作对呀! 因为: 

朋友已經成了仇敌, 

老婆也已經餓死, 

房子文給別人搶走 •. 

今天还会发生什么事? C 五三 J 
人們說得眞 对呀: 

哪里有空子,哪里就挤滿了坏事。 

我要同它打架呢,还是用好言好語劝它退出了我的房子,或者离 
間它,賄賂它?我还是問一問我那位猴子朋友吧!常言道; 
在作一件事情以前, 

問一下値得問的朋友的意見, 

作的无論是什么事情, 

都不会碰到任何困难。〔五四〕” 

它这样想过以后,就去間猴子,这时候猴子 B 經又爬到閻浮树上 

■ r 

去了。“喂,朋友呀!你看我够多倒霉!現在連我的房子也給一 

个有力量的海怪霸占去了。因此,我才来問你。請你吿訴 我:我 

应該怎么办?在以甜言蜜語为首的那一些方法①中,究薰应該 

用哪一个方法呢?”它說道 :“喂 ,忘恩負义的家伙呀!我已經禁 

止了你,你为什么又跟在我后面来了?我决不会給你这样一个 

傻瓜出任何主意。因为常言道 t * 

不能随便給什么人 

就把主意来琢磨; 

看吧! 一个傻猴子 

竟破钵了鳥的窝。(:五五〕” 

■■ 

〆 

①参看第135頁注②, ’ 

351 



海怪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它說道, 


第九个故事 

在某一个树林子里,住着一对鳥,它們在树枝上搭了一个 

■ • |_ 

窝。有一回,在磨祛月里,在不应該下雨的时候,竟下了雨,一只 
猴子耠雨淋得一塌糊塗,身子在冷风里发抖,它来到这树底下。 
它嘴里牙敲得直响,辍狽不堪,把手脚都縮在一起;母麻雀动了 
怜憫之心,对它說道: 

“你有手,也有脚, 

看起来就象是人类 J 
你为什么不盖一座房子, 

霓在寒风里受罪? C 五六〕” 

它听了这話以后, 想道 〆 哎呀!这一个生物世界上的东西都是 
自我陶醉,連这一只倒霉的麻雀也这样自高自大。人們說得眞 
对: 

在哪一个人那里, 

找不到驕傲自大? 

鷓鴣睡覚脚向上翘, 

它害怕天会塌下。〔五七 〕 ” 

它这样想过之后,就对它說道 •. 

“你这尖舌头!你这坏蛋! 

你这寡妇 I 你这甜嘴的老婆 I 
. 你赶快閉上你的鳥嘴1 

不然我就要拆掉你的窝。 〔五八〕” 


}52 



S 然它已經禁止了它,伹它仍然苒三麻煩它,劝它搭一个窝;它 
于是就爬上树去,把它的窝撕成碎片,彻底破坏了。 

因此,我說:"不能随便給什么人就把主意 来琢磨 。”① 
海怪听了这話,說道:“喂,朋友呀 I 虽然我对不起你,但仍 
然諝你想到我們的老交情,給我出一个好主意吧! ”猴子 說道: 


“我什么也不吿訴你 6 你听了老婆的話,就把我带到海里去,想 
把我丢下水去。即使你非常爱你那老婆,你难道就应該把自 a 
的朋友、亲戚等丢到海里去嗎?”听了这話以后,海怪說道:“伙計 

%i 

呀!如果是这样的話,你要想到,七步之后®,就可以結成友誼; 
你还是給我出一个好主意吧!常言道, 

有些人为了別人好, 

出了許多好的主意; < 

在这个和那个世界, 

( 

他們都不会遇到晦气。 

因此,即使我犯下了罪,你还是加恩于我,給出〜个主意吧!常 
言道: 

对恩人表示好咸, 

那又 有什么 功德? 

对汚辱者表示好威, 

好 人認为 这其是美德。 〔六 O 〕” 、 

听了这話以后,猴子說道 ,伙 計呀!如果是这样的話,那么你就 
到那里去,跟它去打架吧!因为常言道: 


①参看本卷第五五首詩。 

③两个人一块兒走上七步,就可以結成朋友,表示友誼很快就可以建立的意 
思。有点象中国的七步成詩。也有 A 把这个字解释成 4 說上七句話,就可 
以結成明友 •• 



同高于自己的人周旋要卑躬屈膝, 

同英雄們打交道就要挑拨离間, 

同低于自己的人周旋要用賄賂, 

同趿自己平等的人周旋就要蛮千。 〔六 一 〕 ” 
海怪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它 說道: 


. 第十个故事 

在某一座森林里,有一个豺狼,名字叫做摩呵遮社罗迦®。 
有一回,它在森林里找到了一只自己倒毙的大象。可是尽管围 
繞着它轉来轉去,总是沒有法子撕破它那坚硬的皮 P 

这时候,有一只东游西蕩的獅子来到了这个地方。它看到 
它来了,就用头頂上裝飾品的角去碰地,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坶 
說道:“主子呀1我是給你杠棍子的,現在給你看守着这一只大 
象。就請主子来享用吧! ”于是獅子說道:“喂!別人杀死的东西, 
我从来不吃。因此,我就把这一只大象賜給你吧! ”听了这話以 
后,豺狼就很高炎地說:“主子这种对奴才的态度是很对的。” 

獅子走了以后,来了一只老虎。看到它以后,豺狼想道•.“那 
一个坏东西我恭恭敬敬地打发走了;現在这一个怎样打发走呢? 
如果不用挑拨离間的办法,这一位英雄是打发不走的。常言道: 
如果好言好語用不上, 

也沒有法子去賄賂; 

〆 

就应該挑拨离間, 


① MahScaturaka 。 


354 


这办法能使人屈服。 C 六二〕 

而且,挑拨离間可以使所有的东西都就范。常言道: 
生在(蚌売)里面的封藏起来的、 


圓圓的很美丽的一顆珍珠, 


I 


如果从中間穿上一个洞, 

、就能够用繩子来約束。© 〔 六3 〕 ” 

它这样想过以后,就向老虎走去,顇子高高地挺起来,慌慌张张 
地对它說道•.“舅舅呀1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寻死呢?这一只大象 
是給一只獅子杀死的。它讓我在这里看守着,自己洗澡去了。在 
它走的时候,述命令我說 •. ‘如果有什么老虎来到这里,你就偸偸 
地来吿訴我,我好把这个树林子里的老虎都杀淨。因为,从前我 
杀死了一只大象,一只老虎先来吃,吃剩了才留給我。从那一天 
起,我就生老虎的气。’”老虎听了这話,大为惊慌,說道:“喂,外 
甥呀!你救我一命吧,即使它好久以后才回来,你也別吿訴它, 
我到这里来过。”这样說完了,它就赶快逃跑了。 

老虎走 了以后, 来了一只豹子。看到它以后,豺狼想道:“豹 


子这家伙牙很厉害。因此,我要利用它把象皮撕开。”这样决定 

r 

之后,它就对它道:“喂,外甥呀!为什么我好久沒有看到你呢? 
你看起来餓得很厉害。因此,我要請你的客。常 言道: 

在(祭祀) 中風来 的就是客人。 


这里躺着的这一只大象,是獅子杀 死的; 它命令我来看守着。但 
是在那家伙商来之前,你仍然可以呓一点象肉,吃飽了,就赶快 
逃走。”它說道:“舅舅呀!如果是这样的話,我还是不吃这肉吧。 
因为 t 


①珠子又圓又滑又硬,是极不容县对付的 * 但是,只要在上面穿上一个洞,用 
糎子一穿:它就听人們摆布了 • 


355 



活着的人看到一百种幸顧。 

因此,什么东西能消化,才吃什么东西。我还是离开这里吧 ,豺 
狼說道:“喂,你这个泄气的家伙 I 你就放心大胆地吃吧! ,麵子 
如果回来,老远我就会吿訴你。”豹子照办了;当豺狼看到皮巳經 
撕透了的时候,它就說道:“喂,外甥呀〗走吧,走吧!獅子回来 
了。”豹子听了这話,就赶快跑掉了。 _ 

正当它利用豹子撕开了的裂口吃肉的时候,另外一只怒气 
冲冲的豺狼走了来。它看到,这家伙的劲同自己差不多,对着它 
就冲上去,嘴里念着那一 首詩: “同髙于自己的人周旋要卑躬屈 
膝”等等①,用自己的牙把它咬破,把它赶得四下里乱跑,以后就 
在长时期內,心滿意足地吃大象的肉。 

你也应該这棒把你那同族的敌人在战斗中打倒,把它赶得 
四下里乱跑;不然的話,它一扎下根,你就襄倒霉了。为因常言 
道, 

母牛可以給人們好吃的东西, 

婆罗門就只会禁欲苦行, 

亲屬会給人們带来危险, ^ 

女人們总是犹疑不定。〔 六 四〕 • 

人們也曾听說: 

异域有很多好吃的食品, 

有柔弱的城市中的女人; 

但是那里却有一个 缺点: 

在那里自己互相閙糾紛。 (: 六五〕 


①参看本卷第六一首詩。 





海怪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 w 猴子說逭: 


笫十一个故事 

在某一座城市里,有一条狗,名字叫做質多榜迦①。在这里 
爆发了一个持績很久的灾荒。由于沒有东西吃,狗等等都开始死 
掉了。質多楞迦顇子餓得細长細长的,害怕锇死,就逃到另外一 
个地方去了。在这里,在某一个城市里,由于某一家主妇的疏忽 
大意,它天天闖到她家里去,吃各神各样的食品,吃得大飽而特 
飽。但是,一离开这 II 子,外面那一些高傲的狗就把它从四面八 
方围起来,用牙把它渾身都咬破。于是它就想道:“还是家彡好, 
在那里,虽然挨点餓,述畢过得挺痛快,也沒有狗跟你打架。因 
此,我还是回家去吧! ”它这样想过以后,就回到自己那城市里来 

h 

To 

它从远方回来以后,它的亲屬就問它道:“喂,請你說一說, 
那地方怎么样呀?那里的人千嘛呀?他們吃什么东西呀?那里 
的风俗人情怎么样呀?”它說道•.“异域有什么好談的呢?有各种 

各样的好吃的食品,等等 ,② 

* 

听了它的好主意以后,海怪下定了必死的决心,同猴子吿 
別,回到自己家里,同聞入它家中的强盗战斗,靠着自己那种頑 
強的斗志,把它杀掉,夺回自己的房子,痛痛快快地在里面住了 
很久 。 

① Citr 站 ga 。 , 

© 参看本卷第六五首詩 * 

357 



这話說得眞 对呀: 

如果不用自己的勇气去获得幸福, 

那种軟綿綿的偸快有什么用处? 

連一只小鹿都能够得到草吃,‘ 

只要命运肯对它加以照顧。 〔六 六〕 

叫做 《已經 得到的东西的丧失》的第四卷書到这里为止,它 
的第一首詩是: 

. 东西已經拿在手單/ 

听了几句好話就丢弃; 

傻子就是这样受人愚弄, 

正如海怪为猴子所欺。 〔四〕① 1 


①与本卷第一首詩同。 


}58 


吉祥! 

在这里开始了叫做《不思 而行》 的第五卷書,它的第一首詩 
是: 

沒有看好,沒有了解好, 

沒有做好,沒有观察好, 

这样就不应 該黧然 下手, 

象那个理发师那样‘急矂 J 一〕 

国王的兒子們問道:“这是什么意思呢?”毘搜紐舍哩曼 講道: 
在南方,有一座城市,名字叫做波吒厘子域①。这里住着一 
个商主,名字叫做摩尼婆多罗③。他履行道德、职业、爱情、解脫 
等方面的职責;由于命运作祟,他丧失了財产。由于丧失了財产, 
他也就不断地受人輕視,他沉痛万分,在夜里 想道: “哎呀,呸,这 
一股穷劲!”因为常 言道: 

性格高貴、誠实、謹愼、 

■ 

慷槪仁慈、和藹、出自名門: 

所有这一些优美的品質, 

沒有錢的人都沒有分。 C 二 ;) 

自尊心、驕傲,或者認識, 

文雅,或者健全的理智: 

① Pataliputra , 中国古代 也譯作 “华氏城%就是現在的巴特那 ( p a t ra 夂 
(D Manibhadra 0 



/ 


如果一个人丢掉了財产, 

这一切一下子都会消逝。〔三〕 

如果天天总是愁米愁面,、 

連聪明人的理智也会消散; 

正象是和暖的春风一吹, 

就会赶走銀光灿烂的冬天。 〔四〕 

連絕頂聪明的人理智也会消散, 

如果他丢掉了自己的財产; 

他为奶油,为盐,为油而发愁, 

又愁着沒有米吃、柴烧、衣服穿。〔 五〕 

即使他們就住在我們眼前, 

那些沒錢的人我們也看不見; 

就好象是水里面的那些水泡, 

它們忽出忽沒,流轉变幻。 C 六〕 

人們幷不譏笑河水之神說他討厌; 

即使他流动的声音象雷鳴一般。 

那些已經滿足了的人們所做的事, 

沒有哪一件会使得他們丢脸。① C 七〕 

他这样考虑过以后,又想道:“因此,我还是絕食死去吧 • 这样活 
着毫无益处,我还受这个罪干嘛呢? ”他这榉下了决心以后,就睡 
着了。 

在他睡梦中,蓮花宝 ® 化成一个游方僧的样子,来到他眼 
前,說道:“喂,商主呀1不要这样悲覌失望吧!我是蓮花宝,是 
你的祖先們收藏起来的。明天我就要以这个姿态到你家里来; 

①意思就是,只要有錢,随心所欲,干什么环事都行 9 
© Padmanidhi , 是財神的九宝之一 • 


$60 




你要用棍子照着我头上当头—棒,那么我就会变成不会消灭的 
金子。” 

他第二天早晨起来以后,就回想夜里的梦:“哎呀!这一个 
梦是眞的呢,还是假的呢?人們不知道。它一定是假的,因为我 
日日夜夜想到的只是錢。因为常言道 I 
有病,有苦恼,发愁, 

患相思病,喝醉了酒: 

这一些人所做的梦, 

終归会是子虛烏有。叫” 

正在这时候,一个理发师来給他 老婆修 剪指甲 * 当他正在修剪 
的时候,那一个游方僧突然出現了。摩尼婆多罗看到他以后,心 

I 

里很高兴,拿起旁边的一根木头棍子,当头打去:他也就立刻变 
成一堆金子,倒在地上。 

商人于是就把他放到屋子里去,給了理发师一些錢,讓他也 
滿意,幷且說道* “伙計呀!在我房子里发生的这事情,不要对任 
何人說1 ”理发师同意了他的話,就回家去了,他心里想:“所有的 
这一些游方僧,如果人們用棍子当头一打的話 ,一 定都会变成金 

•L 

子的。因此,明天我也邀諝一大群来,用棍子打死他們,我好得 
到許多金子。”他这样胡思乱想,好容易熬过这一天一夜, 

第二天 早裊, 他起来以后,就到游方僧住的庙里去了;他献 
上了一件游方 ft 穿的外衣,繞着耆那①向右轉了三周,双膝跪在 
地上,把外衣的角放在自己的嘴里 S 双手合十,高声念了下面一 
首詩: 

① Jina , 意云胜利者,是耆那敎創始 A 大雄 CMahSvim ) 的男一个馨号 a 他生 
存的时代同佛敎創始人释迦牟尼差不多,两敎的敎义也有很多相同的地 
方《这里談到利用智慧来跳出輪廻,消灭存在,这种思想佛 敎敎义 里也有 


HI 



耆那們万岁万岁, 

唯一的眞理在他們心中藏; 

叫做存在的郵一些种子, 

他們的智慧使它不再生长。 〔 九〕 

另外 t 

贊美耆那的是舌头, 

. 

一顆心向他奉献; 

只有合十致敬的双手, 

値得我們頚揚称贊。[一0〕 

他用这样的还有其他的詩歌頌 Y 耆那以后,就走到第一个游方 
僧跟前,用膝盖和脚 it 在地上,說道:“我向你致敬,我問候你1” 
游方僧为他祝福,希望正法广被,他也得到允許,可以完成誓 
.願①;然后他說道:“尊者呀!当你今天在所有的苦行者前呼后拥 
:之下出去狞乞的时候,你一定要到我家里去! ”他 說逢: “喂,居士 
呀1你是知札明法的,怎么毚說出这样的話呢?你箫我們,难道我 
們是婆罗門嗎?因为,我們出去行乞,如果需要什么,我們看到 
哪一个虔倌的居士,就到哪一家去。因此,你走吧 t 不要苒說出这 
样的話! ”理发师听了这話,說道:“尊者呀!我知道,我也会这样 
作。但是,有很多的居士向你致敬;我們也已經把一些破衣服片 
子弄卒,准备用来包装書籍;我們也准备好了抄写書籍的錢。因 
此,你一定要作这个时候必須作的事情!”說完了,他就回家去了。 

到了家以后,他准备好了一些場地洛木头觥成的棍子,放在 
門洞里的一个角落里,等到打过半更③的时候,他又到踣門口那 

I 

1 

①原文是 Sukumarikabhigtahalabdhavratade^ah, 涵意隐晦。 

番 

© Ardhaprahara, 等于一个半小时.所謂 prahara, 就是一夭一夜的八分之 
―,換句栝說也就是三小时。 


362 





里去等。于是他請求了首座和尙,把依次而出的所有的和尙都 
邀到自己家里来了。所有的和尙也都极想得到一点布 ,一 些錢; 

t 

他們連那些虔誠的、熟識的居士也者卩丢幵不管了;都兴高彩烈地 
跟在他后面。人們說得实在对: 

連一个寂寞孤独的人、沒有房子的人、 

用手当杯子的人、拿天当衣服的人,① 

連他們在这个世界上都会为貪欲所苦, 

請你看一看这一个稀有的奇聞1-一〕 

于是理发师就把他們带到房子里来,用棍子打他們。有一些当 
場給打死了,剩下的給打破了头,大声喊叫。正在这时候,管理 
城防的人听到叫声,說道 t “喂,在城里面,这是一 神什么 混乱的 
叫声呢?我們去看一看吧 r 这样說着,他們就都急急忙忙地跑 
来看了,他們看到那些和尙身上流滿了血,从理发师的房子里, 
跑 出来; 他們問道:“喂1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他們一五一十地 
把理发师干的事都如实地講了出来。于是这些人就用結实的繩 

r 

子把理发师捆了起来,带着那些幸而沒有死的和尙,到法庭上 


去。法官問 他道: “喂,你干的事多么糟糕呀1”他說道:“哎呀1 


我怎么办呢 r 說完了,就把摩甩婆多罗的故事吿訴了他們 9 

^ * 

他們派了一个人去找摩尼婆多罗。他去了,把摩尼婆多罗 


找了来。他們問他道:“喂, 商 主呀!你眞杀死了一个和尙嗎?” 


他于是就把那一个和尙的故事从头至尾講了一遍。他們說道: 


“哎呀!这个可恶的理发师沒有覌察好,把他放在木粧上处死! 
这样作了以后,他們說道 •. 


①原文是 Digambara , 直譯就是‘天衣'意思是潷身上下,样」但是他 
也幷不是沒有衣服,他的衣服就是天。耆那敎創立以后,逐漸分化为 两派: 
一派是穿白衣服,就叫白衣派;一派就是天衣派, 


363 


“沒有看好,沒有了解好, 

沒有做好,沒有覌察好, 

这样就不应該貴然下手, 

象那个理发师那样急跺。[一二〕 

人們說得好: 

沒有視察好,就不要去作! 

覌察好了,才能去实行。 

杏則,以后就要后悔, 

正如女婆罗門与埃及獴。”〔一三〕 , 

摩尼婆多罗說道 I “这是什么意思呢?”他們說道: 

■ 

■ 1 ■ 

> 

k 

第一个故事 

+ 

在某一个城市里,有一个婆罗門,名字叫做提婆舍哩曼3>。 
他的老婆生了一个兒子和一只埃及獾。由于母爱,她象对待自 
己的兒子一样,也給这一只埃及獾奶吃,給它塗油、洗澡。但是, 
她却想到:“这天生就是钚东西^•說不定什么时候它会伤害自己 
的兒子,”因此就不相信它。人們說得好: 

即使是一个坏兒子, 

也能使父母心里欢喜; 

即使他不知礼貌、丑陋、 

愚痴、放蕩,又乖僻 四〕 

有一天,她把自己的兒子放在床上,放好了,拿了水罐子,对丈夫 


① Deva ^ arman * 

364 



銳道 :“喂 ,老 师呀!我去取水去了,你看着孩芊,木襄 讓埃及_ 
伤了他! ”她离开了以后,婆罗門也离开了目己的家,到什么地 


方去行乞。 

正在这时候,由于命运的捉弄, 一 条黑蛇 M 洞里爬出来,向 

着小接子的床爬去。埃及镶認出了自己的天生的敌人,害怕它 

. 

会伤害自己的兄弟,在半路上向它扑去,同黑蛇战斗了一場,把 

它撕成碎片,抛到远处去。作了这一件英勇的事情,自己很高 

兴,就带着滿脸,的血,去迎母亲,想向她报吿自己的事迹。母亲 

看到它滿脍鮮血十分激动地跑了来,心里想:“我的小兒子一定 

是給这个坏东西吃掉了,”不由得勃然大怒,絲毫也沒加考虑,就 

把水罐子对着它摔过去。給水罐子一打,埃及镰就死去了;她根 

本沒有再管它,就回家去了:小孩子照样躺在那里,在床前她看 

到一条粗大的黑蛇被撕成了碎片。沒有伃細 考虑, 就把那舍己 

为人的兒子杀掉,她心里常难过,她打自己的头、胸膛等等地 

• # 

方。正在这时候,婆罗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乞到了一点大米粥, 
也回到家来了 • 他四下里一看,看到女婆罗門为自己的兔子伤 
心,她說道:“喂,喂 I 你只貪图一点东西,就不照着我說的去作; 
你現在就尝一尝你自己那恶行的树上所結的痛苦的果实:兒子 
的死亡的味道吧!說实話,貪得无饜到肓目的人們,都会得到这 


#的报应。因为常言道: 

不应該过分貪得无蟹, 

伹是貪心也不能完全摒除: 

在一个貪心不足的人的头上, 

有一 个車輪子在跳舞。〔一 五〕” 

婆罗門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女婆罗門講道 


36 $ 



第二个故事 

¥ 

在这里,在某一个地方,住着四个婆罗門,他們彼此結成了 

I 

亲密的友 M 。 他們穷得要命,彼此商量道:“胚,这穷3子眞难过 

呀1常 言道: 

如果他們一文錢都沒有, 

-即使有权利趾高气揚, 

他們服务得无論怎样好, ' 

也得不到主子的称賞; 

好亲戚驀地把他們丢掉, 

自己的美德放不出光芒; 

兒子們都掉头不顧, 

倒霉的事一場接一場, 

出身寒檄的老婆不爱自己, 

朋友也一个个都走光。〔一六〕 

还有 S 

英勇、漂亮、美丽、能說会道、 

又精通各种各样的經典書籍, 

可是如果他一个錢都沒有, • . 

他在人世上也学不到技艺。 〔 一 七〕 

因此,宁願死掉,也不願受穷。常言道: 

‘朋友呀 I 請你站起来吧1 
担一会我这貧穷的重担! 

我想尝一下死亡賜給你的幸福, 


366 



我缚扎了很久,我有点疲倦。 ♦ 

一个走向墓地的穷人这样說, 

但是死去了的人却躺着不动; 

•因为他巳經淸淸楚楚地 看到: 

死亡远远地胜过了貧穷。 〔 一八 〕 

因此,人們必須努力弄錢。常言道 I 
' 只要手中有錢, - 

沒有什么事情办不成; 

聪明人必須加倍努力, 

为金錢而拼命。〔一九〕 

人們利用六种方式可以获得金錢,这 就是: 狞乞、給君王听差、种 
地、讀書、祖任公职和做 生意; 但是,在所有的方式之中,只有做 
生意可以毫无限制地获得金錢。常言道 8 
行乞会給老鷂吃掉, 

君王的心思变幻不定, 

种地异常艰难因苦, 、 

念書对老师必恭必敬, 

- 这一股穷劲也不好受, 、 

/別人的錢要自己管理; 

哎呀,我說一句实話吧 t 

什么生活也赶不上做生意。〔 二 0〕 一 

做生意有七神方法可以賺錢,这就是 •. 使用假尺和假秤,虛报价 

H 

錢,接受典当的物品,来了熟主顧,做团体的生意,买卖香料,和 
鍮入外国資物。常言道 : 

有时候量得多,有时候少, 

經常在熟主顧面前耍花招, 


367 



对別人謊报貨物的价 
这些花样,商人样样缺不了。口一 〕 

另外: 

如果有人到大商主家里把款来存, 

他就經常去祷吿自己的保护神, 

‘但願这个存款的人死了吧!、 

我会向你奉献祭品表达寸心。’ ( 二二 〕 

同样: 

如果有一个团体委托他做生意,^ 
大商主心里就会欢欢喜喜: 

‘我已經得到了滿是財富的大地, 

我还要別的什么东西呢?’ 

还有 t 

香料是 商品的 中坚, 

金子等等和我們有什么相干? 

只化一个錢买进来, 

- 一轉手就可以卖上一千。 〔 二 四〕 

从外国运貨物进來,只有闊人才办得到。常言道 * 
有一些人家財万貫, 

h 

而且又声名 远揚; 

■ 

他們利用金錢捉取金錢, 

正如利用大象捕获大象。 〔 二£ 〕 

擅长做买卖的人, 

旅行到了外地, 

他們努力經营, 

二倍三倍地获利。 〔 二六〕 





还有: 

十分害怕出远門, 

- I 

异常懶惰又疏忽, 

这样就会死在 故乡: 

老薄、懦夫和小鹿。 (二七〕 ” 、 

他們这棒考虑过以后,就下了决心,到远方去。他們离开了自己 
的家和朋友,四个人一起出发了,人們說得实在好 : 

忘記了諾言, 

丢掉了亲眷, 

离开了母亲, 

抛弃了家园, 

走到了这地方, 

处在生人中間: 

除非財迷了心窍, 

誰会这 样干? 〔二70 

就这榉,他們慢慢地来到阿般提①地区。在这里,他們在实鉢 
剌②的水里洗辻澡,向尊神摩呵迦罗③致过敬,又向前走去。正 
走着,迎面遇着了瑜伽行者之王,名字叫做俾罗婆难陀 ® 。他們 
都用婆罗門常用的礼节向他致敬,然后跟他一块到他的庙里去。 
瑜伽行者于是問他們道:“你們是从哪里来的呀?你們想到哪里 
去呢?你們想干什么呢?”他們說道:“我們想找一个謀生的方 
法。我們想到一个地方去,在那里,要嘛就是发財,要嘛就是死。 

f 

① Avanti 0 
③ Sipra, 

③ MahakSla , 是大神湿婆法身之一,代表的是破坏者的湿婆。 

@ Bhair ava aanda 0 


369 



我們已經下定决心了。常言道, 

水有时候会从天上落到沟里, 

有时候 也会从 地面上升起; 

命运变幻不定,力大无穷, 

人們的作为不也具有大威力? 【二九〕 

同样: 

人們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5 
你所謂命运也是人类的本質, 

实耘上就是不能預見的东西。 〔 ^0〕 

輕松偷快,不讓筋骨劳苦, 

在这里就不佘得到什么幸福; 

杀死摩 厨①的 人拥抱幸运女神②, 

他的胳臂由于攪海累得一場糊塗。〔三一〕鈒 
因此,請吿訴我們一个賺錢的方法:进入地獄、压服舍吉甩 ® 、住 
在墓地上、出卖人肉等等。人們都听說,你有大神通 9 我們呢,我 
們有大勇气。常言道: 

只有伟大的东西, 

才能把伟大的事来作 I - 


① Madhu , 二个阿修罗之一,他是铪 毘湿奴 杀死的 # .这里所謂杀死摩图的 
人,就是指的毘浪奴。 

② Ldcfmx , 中国古代譯为 •吉祥 天\ 

③ 擾海的故事,在古代印度神話里,有过多次的演变 a 根据 《'梨 俱吠陀》一, 
四五,四 O — 四三,神仙們和恶魔們为了找寻甘露 ( Am ; ta ), 就来麼海。幸 
福女神就从海中的泡沫里随了其他許多珍貴的东西跳了出来,成了里湿奴 
的老婆 a 她手里拿着一支蓮花,因此她也被称作鉢特摩 ( PadmS , 蓮花)》 

I 

® ^ akinJ , 是服侍女神杜哩迦 CDurgS ) 的一种 女妖。 



/ 


除了大海池 

誰还能馱起地中烈火? C 三二〕①” 

他覚得,他們配得上当他的学生,他就作了四条魔术灯芯,給每 
人挂上一条,說道你們到喜馬拉雅山北边去吧1在哪里落下 
了一条灯芯,在哪里就一定有財宝。” 

他們就这样走去了。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的灯芯落到地上 
去了,,他就在这个地方挖下去,地里面全是紫銅。他于是就說 
道:“ 好吧丨 你們就随便拿这些銅吧!”別的人 說道: “喂,你这个 
傻家伙!拿这个有什么用呢?有上一大堆,也赶不掉穷气。站 
起来吧1我們还是往前走吧! ”他說道,你們請走吧!我不再向 
前走了。” &样銳过以后,他就拿了銅,首先回头走了。 

剩下的三个人又向前走去了。只走了很短的一段路,走在 
最前面的人的灯芯掉下去: r ;他就在这个地方挖下去,地里面全 
是銀子。他兴高彩烈地喊道/ “喂!你們随便拿这些銀子吧〖我 
們用不着再往前走了。”另外两个人說道•.“喂,傻子呀!在我們 
后面,地里面全是紫銅;在这里,地里面全是銀'子。在我們前面, 
地里面一定全是金子。有上一大堆这个东西,反正还是赶不掉 
穷气。”他于是說 道:“ 你們俩請走吧1我不再往前走了。”說了这 
几句話以后,他就拿了銀子,回头走了。 

两个人又向前走去。 一 个人的灯芯掉下去了 I 他就在这个 
地方挖下去,地里面全是金子。看到了金子,心里很禽兴,对另 
外那一个人說道:“喂,随便拿这些金子吧1沒有再比它更好的 
东西了。”他說道:“儺子呀!最初是紫銅,后是銀子,現在又找到 
了金子•.这你难道不知道嗎?以后一定会找到宝石。因此,站起 


①参看第331頁注①。 


371 



来吧 1 我們俩再往前走!要这金子干嘛呀?有上,大堆,也是 

, # 


累贅。”他 說道: “你請走吧!我留在这里等你吧!” 


他一个人向前走 去了; 他的身体給夏天的太阳光晒焦了,他 


的心思渴得混乱了,他在走向魔地的路上来回地徘徊。正当他 
这样徘徊的时候,他在髙坡'上看到一个人,头頂着一个輪子滾来 
滾去,身上塗滿了血。他赶怏跑过去, 对 他說道•.“喂,你 为什么 


头上頂着一个滾来滾去的輪子站在那里呢?請你吿訴我,什么 


地方能够找到水,我实在渴杯了。” 


正当他說話的这一刹那,那一个輸子就从那个人的头上滾 

■ 

到这个婆罗門的头上来了。他說道;“伙計呀!这是怎么一回事 
呀?”另一个人 說道: “它也就是这样滾到我头上来的。”他說道: 
“那么就講吿訴我,它什么时候才再滾下去呢?我痛得要命。”他 

r 

說道: “扦么时候有人,象你一样,手里拿着魔木灯芯,走了来,也 
这#对你說話,在这时候,輪子就会滾到他头上去。”他說道:“你 
在这样的*况下过了多少时候了?”他 說道: “目前誰在地球上做 
皇帝呢? ”头上頂着輪子的人 說道: “是費拏筏蹉皇帝①。”那个人 
說道 :“当 茵王罗摩③在位的时候,我也象你一样,为穷所迫,手 
里拿着一条魔米灯苏,走到这里来。我当时看到一个人头上頂 
着一个 輪子, 我就問他。正当我象你一样問着他的时候,那輪子 
也就从他头上滾到我头上来了。至于时間多久,我就沒法計算 
了。”头上頂着輪子的人說道:“伙計呀!你这样杲了那样久,吃的 
喝的是怎么弄来的呢?”那个人說道 t “伙計呀!檀那多③害怕有 

① Vipavatsa^ 

• ③ Rama。 印度古代历史上和神話中,有很多国王,名字都叫罗摩。很难說 

这里究宽是指的誰。也可能这里是指的古代神話中那一个有名的罗摩,暗 

示出,这个头上頂着輪子的 A 受罪已經很久很久了 • 

③ Dhianada^ 財神, 


372 



人夺走他的財宝,就制造了这样一幅可怕的景象,給那些有神通 

I 

的人看,好讓以后沒有人再敢到这里来。如果碰巧有什么人来 
到这里的話,他也就不飢不渴,不老不死;他所戚到的只是这一 
点痛苦。因此,現在禳我走吧!你倒了大霉,因此就救了我。我 
現在回家去了。”說完就走了。 

他走了以后,那个得到金子的人 想道, 我那个同伴怎么走 
了这样久呢? ”他拚命想找到他,就跟着他的脚踪,起身走了。他 
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他的伙伴,身上流滿了血, 一 个尖尖的輪子 

在他的头上滾来滾去,他痛得要命。他走到他踉前,含着眼泪問 

* 

他道: “伙計呀1这是怎么一固事呀?”他說道:“这是命运促弄 
我。”他說遊:“你就說一說究覚是怎么一回事吧!”旣然这样問, 
他也就把输子的故事源源本本地說了一籩。听了以后,他就實 
备他, 說道: “哎呀1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吿你;伹是你却失掉了 
理智,不按照我的話办事。人們說得好 * 

宁願要理智,不要知識; 

理智比知識要高明得多。 

失掉了理智就会灭亡, 

正如有人使獅子复活。 ” 

頂着輪子的人 問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那个得到金子的人講 

T - 

VUi 一 

道: 


第三个故事 


在某一座城市里,住着四个婆罗門,他們之間結成了友誼。 
其中三个精通一切經書,但甚却缺乏理智。其中一个根本不管 




什么經書,他只有理智。有一回,他們聚在一年,互相商量,說 
道 :“如 杲不到 外国去,取得人王帝主的恩宠,弄到 銀錢, 知_又 

r- € 

有什么用处呢?无論如何,我們都到外国去吧!”祂們走了一段 

路之后,其中年紀最大的說道:“我們中間有一个人,那第四个, 

■ 

是一个傻子,他只有理智;伹是只有理智,而沒有知鼸,是不能够 
得到国 王們的 思宠的。因此,我們得到的东西,不旃够分給他。 
还是薄他囬到自己家里去吧!”第二个人說遒,喂,你这个有理 
智的家伙呀!你沒有 知識; 因此,你回家去吧!”第三个人說道: 
“哎呀1这样作是不对的,因为我們从小就在一块玩;还是讓这一 
位高貴的人踉我們去吧!我們得到的錢財也应該分給他一份。” 

m. 

他們就这样办了。当他們向前走着的时候,他們在一片森 
林里看到了一堆死獅子的骨头。其中有一个說道:“哎呀!我們 
以前学了些知識,現在是考驗的时候了。这里有一只死动物。 
我們要利用我們学习得很好的知識讓它活轉来 。” 其中的一个于 
是就說道:“我懂得怎样把这一堆骨头湊到一块。”第二个人說 
道: “我可以添上皮、肉和血。”第三个人說道:“我讓它活轉来。” 
第一个人于是就把骨头都凑在一块,第二个人添上了皮、肉和 
血;伹是疋当第三个人想讓它活轉来的时候,那一个理智的人 
就瞥吿他,說道:“这是一只獅子呀〖如果你讓它活了,它就会把 
我們都杀死。”那个人說道:“呸,你这个僂瓜蛋!我学了知識,不 
能不用。”另外这个人于是就說道:“那么,諝你等一会,我要先爬 
到附近那一棵树上去 。” 他这样作了。獅子二活轉来,立刻就跳 
起来,把三个人全都咬死。那一个有理智的人呢,獅子一走幵, 
就从树上眺下来,回家去了 9 

因此, 我說; “ y 願要 理智,不要知識。” ◎ 頂着輪子的人听了 

①参看本卷第三三首詩 , 


374 


JB 


以后,說道:“哎呀!这也沒有什么根据,因为,如果受到命运的 
打击,富于理智的人也一样完蛋;如果受到命运的保护,即使理 
智不多,照样偸快幸顧。常言道: 

百聪明躺在 头上, 

千聪明被人&起; 

亲爱的呀1我这一聪明 
却在淸水里游戏 。 C 三四3” 

得到金子的人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頂着輪子的人 講道: 


第四个故事 


在案一个水池子里,住着两条魚 r 名字叫做百聪明①和千 
聪明有一只做一聪明③的虾嫫同它們俩結成了友誼 a 它們 
三个长时間地在水边上用美妙的辞句共同享受暢談的乐趣,然 


后再回到水 里去。 有一回,当它們正在談着話的时候,太阳快落 
下去了,走来了一些漁夫,手里拿着漁网^他們看到了这个水池 


子,互相說道:“哎呀!这一个池子看起来有不少的魚,而且水也 
不多了。明天早晨我們就到这里来。”說完了以后,就囬家去了。 

它們呢,听了这象霹靂一般的話,就彼此商量起来。虾蟆說道: 

■. ■ 

“喂,伙計們呀!百聪明和于聪明呀 I 要怎么办呢?逃跑呢,还 
是呆着不动?”听了这話以后,千聪明笑了笑,說道:“喂,朋友呀1 

只是随便說了一句話,不要怕嘛!他們絕对不会回来的 i 就算他 

■ 


① 彡 atabuddhi 。 

② Sahasrabuddhi 0 

③ Ekabuddhi , 


375 



們回来的話,我也能运用我的聪明,把你同我自己都救出来。在 
水里各种各样的游法,我反正都会。”听了这話,百聪明說道: 
“喂!千聪明說得很对。 因为: 

即使风吹不进, 

阳光找不着道; 

聪明人的聪明 
也能迅速达_ 0 c 三五〕 

只是听了那么一言半語,我們不能够就放宑从祖先手里遺传下 
来的生身之地;我們也不能到任何地方去。我会运用我的聪明 
救你的命。”虾蟆說道,“我只有一个 聪明: 我要逃走;因此,今天 
我就要带了我的老婆,莉其他任何一个水池子里去。” 

这#說过以后,虾蟆等到夜間,就到另一个水池子里去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那些打魚的人果然来了,他們就象是閻王爷的 

1 

奴才,在水池子里到处都下了网。結果所有的水里的动物,象 
魚、鱉、虾蟆、螃蟹等等,都給网两 住了。 百聪明和千聪明想法运 
用一些特別的游泳法来救自己的命,也落到网里去了,死在里 
面。到了下午,漁父們兴高彩烈地回家去了。因为百聪明身体 
很重,一个人就把它頂在朱上;另外一个人用鐮子把千聪明拴起 
来,提在手里。那一只虾蟆呆在池子边上,同自己的老婆在一 
块,它說道:“亲爱的,你看哪! 

百聪明躺在头上, 

千聪明被人拴起; 

1 . ■ 

亲爱的呀1我这一聪明 

却在淸水里游戏。 t 三六〕①” 

①参看本卷穿三四首詩, 

* 

m 


囱此,我說:^聪明幷不能决定一切。”得到金子的人說遒: 
“即使你說得对的話,一个朋友說的話也不应該置之不理。可是 
你是怎么办的呢?虽然給我劝阻过,伹是你却貪得无饜,儍头傻 
脑地不呆在那里。常言說得好 t 
不要再唱了吧,舅舅1 
我劝过你 j * 你却 照样唱 I 

挂上了这一块无比的宝 

* 

得到了唱歌的紀念章。 I :三七〕” 

頂着輪子的那个人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他 說道: . 


第五个故事 

-• . 

-I' 

■ 

.丨 • 

在某一个城市里,有一条驢,名字叫做优陀多©。白天,它在 
染匠家里拉沉重的东西 r 到了夜里,它就随心所欲地到处游逛。 
有一回,是在夜里,正当它在田地里游逛的时候,它同一只豺狼 
交上了朋友。它們俩个冲破了篱笆,闖到瓜地里去,吃了一頓 
瓜,願意吃多少,就吃了多少;到了天亮的时候,都回到自己住的 
地方去了。有一回,驢站在田地中間,心里面春情发动,就对豺 
狼說道:“喂,外甥呀!你看哪!这夜色是多么晶瑩明彻呀 I 我 
興想唱一支歌。我唱什么調子呢?”它說道 ,舅 舅呀!乱嚎上 一 
陣,有什么用处呢?我們干的是偸窃的事;小偷和情人应該偷偸 
地干。常言道: 

. I 

患咳嗽病的人不要偸东西, 




(D Uddhata tt 


377 



害欢打瞌睡的人不要偸皮丸 
生重病的人不要貪口腹之欲, 

如果是他还想生存下去。〔三八〕 

而且你的歌声就象是吹海螺一样,幷不好听。看守田地的人从 
远处就可以听到,他們不是把你捆起来,就是把你杀死。因此, 
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吃吧!”、驢听了这話,說道 •.“ 喂1因为你是住 
在林子里的,你不懂歌声的美妙,才說出这样的話来。常言道: 
秋月的光輝把黑暗驅远, 

他們就坐在情人跟前, , 

甘露般的低柔的歌声, 

拂到了幸福人的耳边。〔三九〕” 

豺狼說道 :“舅 舅呀!这是对的。可是你叫起来可眞难听。叫起 

■ 

来,对自己沒有好处,为什么还叫呢?”鼸說道:“哑,呸!你这个 
傻家伙呀!难道我一点也不懂得歌唱?你就听一听它的各种情 

形吧1这就是: 

七个管符、三个音阶、 

二十一个旋律、 ■- 

四十九个調子、 - 

三个音量、三个时率。〔四◦〕 

六个歌調、九个和音、 

三个停頓的地方、 

二十二个音色、 

四十种不同的情况。〔四一〕 

在歌唱里面, 


① 


,是,偷了皮子,容县在上面睡覚睡就給人捉法了* 


378 


瓠 



有一百八十五种情形; 

包括了歌唱的各部分, 

纯洁无疵,真金造成 。 cran 
.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得上歌唱, 

就是对神仙来说,也是 这样: 

从前罗波那曾经用干筋敲出乐声, 

这样就得到了伊沙①的欣赏。〔四三3 
你怎么就能够说我毫无所知,想阻止我呢? ”豺狼说道:“舅舅呀!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想站到篱笆门那里去,看着看守田地的 
人。你愿意怎样唱,就怎样唱吧!” 

这样作了。那条驴于是就伸长了脖子,开始嚎起来。看守田 
地的人们听到驴的叫声,气得咬牙切齿,挥舞着棍子,跑了来。 
来到以后,他们就揍起来,一直揍到驴躺到地上去。然后看守田 
地的人们把一个木臼子绑在它的脖子上,睡觉了。驴呢,一转眼 
就不觉得痛,它的天性就是这样;它一下子爬起来了。常 言道: 
狗、骡子和马, 

特别是那驴, : 

身上挨了揍, 

转眼就忘记1〔四西〕 

它于是就带着木臼子,踏破了篱笆,开始逃跑了。在这时候,材 
狼从远处看到它,笑着 说道: 

“不要再唱了吧,舅舅! 

我劝过你,你却照样唱; 

挂上了这一块无比的宝石, 

① Ua 。 


379 



得到了唱歌的紀念章。〔四五〕①” 

虽然我也曾劝阻过你,可是你幷沒 有听。 

頂着輪子的人听了这話,說道:“喂,朋友呀 I 这是对的。人 
們說 得好: 

* 

誰要是自己沒有琏智, 

朋友們的話,他又不听; * 

他就象織工曼 陀罗③ 一样, 

丧失掉自己的性命。〔四六〕” 

得到金子的人 說道: “这是什么意思呢? ”頂着輪子的人講道 t 


第六个故事 

在某一个城市里,有一个織工,名字叫做曼陀罗迦③。省一 
回,所有的他織布用的木头都断了。他于是就拿了一把斧子,四 
下里走,去找木头,来到了海边上。在这里,他看到了一棵大尸 
舍波树 ®, 他 想道: “看起来这是一棵 大树; 如果我把它砍下来的 
話,我就可以得一大堆織布用的木头。”他这样想过以后,就飞起 
斧子砍上去。在这一棵树上,住着一个神仙⑤。他說道•/喂1这 

① 参看本卷第三七首詩 e 

② Manthara, 

③ Manthqraka , 与 Manthara 同。 

W 

④ Sim^apa , 学 名是, Dalbergia Sissoo , 一名阿輸 迦樹。 

⑤ 原文是 Vyantara , 是一种低級的神灵,我們知道的夜义、罗剎、紧那罗、乾 
M 婆等等都屬于这一类 • 


380 


一棵树是我的家。你无論如何也不能伤害它;因为我住在这里, 
覚得非常舒服,微风从波涛間吹上来,凉凉的,拂到我身上。”織 
工說道:“喂 I 我€該怎么办/呢?如杲我找不到需要的木头,我的 
家庭就会为飢餓所折磨。因此,你还是赶快到別的地方去吧!我 
要砍断这一棵树。”神仙說道:“喂!我喜欢你。你喜欢要什么东 
西,你就請求吧!却不能伤这一棵树”織工說道••“如果是这榉 
的話,我就先回家去,問一問我的朋友和老婆,再回来。”神 仙說: 
“好吧1”織: n 向自己家里走去。正当奥进城的时候,他看到他的 
朋友,一个理发师,他說道:“喂,朋友呀1我制服了一个神 
仙。你丧訴我,我要祈求什么东西。”理发师說道••“伙計呀!如 
果是&样的話,你就祈求一个王国,这样一来,你当上国王,我当 
大臣,我們俩共同享受这个世界上的幸澜,也享受另一个世界的 
幸福。”織工說道:“好哇,朋友1就这样吧!伹是我还要問一下 
我的老婆。”理发师說道:“同老婆子商議什么事情,是不妥当的。 

常言道 t 

把食物、衣服、首飾等送給女人, 

特別是在她們有月信的时候 * 

一个聪明人就应該这样作; 

跟她們商 議事情 却决不能够。〔四七〕 

同样: 

一 个家庭的大衩如果由 
女人、賭棍和小孩掌握, 

那么它一定就会衰敗, 

婆哩伽婆①是这样說,〔四八〕 

① Bha - agava , 一个古代印度的作家, 


t 


\ 


3S1 



还育 * 


一 个男人只要是 
不在暗地里听老婆的話, 
他就会大权在握, 

也会敬重自己的爹媽 o 〔四九〕 
女人們只想到自己的利益, 
只对自己的幸顦威到滿意> 


如果亲生兒子带不来好处, 

她們也是同样不欢喜。〔五 o 〕” 


織工說道:“即使是这榉,我还是要問一下我 W 老婆。”曼陀罗迦 


这样說过之后,他躭赶抉回家去了,对自己的老婆說道,亲爱 
的呀1今天有一个神他說要听我們的話;我們耍什么,他就給 
什么。因此,我才囬来,問你一下 # 你吿訴我,我要祈求什么东 
西呢?我的朋友,那一个理发师說,我应該新求一个王国。”她說 
道:“好人哪!理发师們会有 什么智 慧呢?你不要按照他的話办 


事*常言道 t 

跟流动演員、下等人, 

跟理发师和小孩子們, 

跟苦行者和乞丐, 

不应該商議討論。(:五 一 〕 

此外,当一个国王,有一連串的艰难因苦,他要考虑媾和、开仗、 

I 、 

进軍、駐扎、联盟、离間等等工作,在什么时候也不会給人带来幸 
福》 正如: 

应該远远地躱开王国》 

兄弟、兒子,亲一窝,① ’ 

①惜用山东土語,意思是,兄弟和兒子都是亲 A 。 




竟会盼望国王死掉, 

好把王位来爭夺。 

織工說道:“你說得对!那么你就再說一說,我究竟要新求什么 

■ 

吧!”她說道,“你一次只能織一块布。所有的开銷就靠它来供 
給。你現在就祈求多长出两条胳臂和一个头来,这样一来,你就 
可以前后各嫌一块布。卖一块布得到的錢可以供給家用;卖另 
外一块布得到的錢可以用来做大生意,你就可以活在你的亲屬 
,中間,听他們的贊美,把日子过下去。”他听了这話,非常高兴,說 
道:“好哇,你这个資慧的老婆丨你說得眞好呀!我就这样作了> 
我决定了。”于是織工又走回去,蘄求那个神仙,說遒•.“喂!如果 
你願意 滿足我 的願望的話,就請你再給我一双胳臂和一个头。” 
就在他說話的这一刹那,他有了两个头,四支胳臂。他于是兴高 
彩烈地往家走,人們都想:“这是一个罗刹。”就搿棍子、石头等等 
把他揍起来,一直到 揍死。 

因此,我說道:“誰要是自己沒有理智。”①头上頂着輪子的 
人又說道: “每一 个人,如果他为反复无常的希望的女妖怪所吞 
噬的話,他就会成为嘲笑的对象人們說得奥对》 

■k 

誰要是空想将来, 

想一些不可知的事情, 

t 

他就象苏摩舍摩©的父亲, 

胳了落上一場空 。( 五三 P 

得到金子的人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r 他說道 * 

飞 


①参看本卷第四六 首詩, 
Soma^xrman Q 




i 


383 



第七个故事 

. * 

m 

在某一个地方,有一个婆罗門,名叫奖跋波俱利鉢那①。他 
用行乞得来的吃剩下的大麦片塡滿了一罐子,把罐子挂在木栓 
上,在那下面放了一张床,目不轉瞬地看着罐子,在夜里幻想起 
来,“这个罐子現在是塡滿了大麦片。倘若遇上俭年,就可以卖到 
一百块錢,可以买两头山羊。山羊每六个月生产一次,就可以变 
成一群山羊。山羊又換成牛。我把牛犢子卖掉,牛就換成水牛。 
水牛再換成牝馬,牝馬又生产,我就可圾有很多的馬。把这些馬 
卖掉,就可以得到很多金子。我要用这些金子买一所有四个大 
厅的房子。有一个人走进我的房子里来,就把他那最美最好的女 
兒嫁給了我。她生了一个小孩子,我給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做苏 
摩舍摩。因为他总喜欢要我抱在 膝上左 右摆动着玩,我就拿了 
耆躲到馬棚后面的—个地方去念起来。但是苏摩舍摩立刻看見 
了我。因为他最喜欢坐在人的膝上讓人左右摆动着玩,就从母 
亲怀里掙扎出来,走到馬群旁边来找我。我在大怒之余,喊我的 
老婆: ‘来照顧孩子吧1来照顧孩子吧 I ’伹是,她因为忙于家务, 
沒有听到;我于是立刻站起来, 用脚 踢她。”这样,他就从幻想中 
走出来,眞地用脚蹯起来。罐子一下子破了,盛在里面的大麦片 

也成了一場空。 . 

因此,我說道:“誰要是空想将来”等等®。得到金子的人說 

道•.“正是这样 I 因为: 

_ • 

① SvabhSlvakrpa pa 0 

② 参看本卷第五三首詩 • 


3B4 



誰要是貪得无饜作 坏事, 

不考虑坏事带来的 恶果; 

他就象国王婉茶罗①一样, 

一定会遭受到侮辱折磨。 〔2£四〕 ” 

頂着輪子的人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他說道: 


第八个故事 

* ■ 

在 某一座 城希里,有一个国王 ,名字 叫做旃荼罗。他养了一 
群猴子,給自己的兒子玩。他經常要用各种軟的和硬的食物来 
喂飽它們。为了供这个兒子玩耍,他还养了一群公羊。在羊群 
里面,有一只公羊嘴很饞,它白天黑夜都跑劉厨房里去,看到什 
么,就一扫而光都吃淨。厨工們用木棍等等的东西打它,看到什 
么,就拿什么打。猴群的头子看到这情况以后,心里想道 :“哎 

呀!公羊同厨师傅打架,将来我們猴子恐怕活不下去了。因为, 

% 

这一只公羊饞嘴,想吃香东西;可是厨师傅們却气得要命,他們 
伸手能拿到什么东西,就用什么东西打它。如果碰上一回,他們 

-舞 , 

什么东西都拿不到,他們就会用火把来打它。公羊全身长滿了 
厚毛,着一点火,就能够燃烧起来。它就会带着身上的火闖到附 
近的馬圈里去。这圈里堆着許多干草,也就会燃烧起来。因此那 
些馬可能被烧伤。可是在《舍利护多罗》®里面是这样說 的:馬 
受了烧伤,用猴子油可以治好这样一来,我們就非死不行了。” 


① Candra 。 

© 缸 iihotra , 印度古代一个圣人 ( Muni ) 的名字,他写过一部关于兽医的審 
作,这部書也就叫这个名字。 


3S5 



ft 


它这样想过之后, 觥把猴 子都喊了来, Kjt ; 

“厨师和公羊, 

在这里打仗; 

我們猴子們, 

一定会灭亡 。味知 

—座房子里, 

、 

經常鬧爭端; 

■ f 

誰要爱生命, 

应該躱得远。〔五六〕 

同样: 

爭吵打架破坏堡垒, 

恶言恶語破坏友誼, 

坏国王破坏王国, 

坏举动破坏人的名# 。扭 七〕 

因此,为了不至于全体死亡,我們还是离开这一所房子,到林子 
里去吧! ” 

它們听了它的話以后,傲慢地笑起来,对它說道.•“喂!你年 
紀太老了,你巳缠失掉了理智,才說出了这榉的話来。我們本願 
意丢掉王子們亲手递給我們的象甘露一般的美好的食品,而到 
树林子里去吃那些又苦又涩又辣又生的树上結的野果子。”猴群 
的头子听了这話,眼里充滿了泪, 說道: “哎呀,哎呀!你們这一 1 
些傻家伙呀1你們不知道,这个幸屬会轉化的,它最初只讓你戚 
覚到甜噝噝的,一轉化就变成象毒葯一样。因此,我不想亲限看> 

到自己族类的灭亡。我現在立刻就要到林子里去了。常言道 •. 

■ 

誰要是不亲眼看老婆归了別人, 

不看到朋友們在困难之中存身, 


3S6 



不看到国土复灭,家庭衰亡, 

亲爱的呀!他們这些人就最幸运。 〔 五 八 〕” 

I f 

这样鐃过以 k , 猴群的头子就离开所有的猴子,走到山林里去 
了。 

,在它走了以后,有一天,那一只公羊又到厨房里去了。罔为 

► - 

厨师手边什么东西都抓不到,他就抓起了一块烧了一半的木头, 
冲着它打过去。它挨了这一下打,半身燃烧起来,呼呼地叫着, 

〆 

闖到附近的馬豳里去。它在这里打起滾来,因为这里千草很多, 
火苗子从四面八方涌起来 a 拴在馬圈里的那些馬,有的把眼睛 
烧炸了,立刻死去 > 有的掙断了繮繩,身上烧得半焦,叫着,把所 
有的人都惊劫了。正在这时候, B 王惊惶失措地把精通 《舍 利护 
多罗》的医生叫了来,对他們 說道: “你們說一个能够治疗烧伤了 
的馬的葯方吧1 ”他們硏究了一下經書, 說道: “陛下呀 I 关于这件 
事情,尊者舍利护多罗說道 5 
馬身受火烧, 

y 

痛得受不了; 〆 

塗上猴油痛就止, 

. ■ 

正如太阳东升黑暗消。 

因此,你就用这一榉蔽吧,不要讓它們因伤致死! ”他听了这話, 
就下命令,把猴子杀掉。簡而言之,所有的猴子都給杀掉了。可 
是猴群的头子呢,它沒有亲眼看到自己的族类被^掉,它听到这 
—件事情,还受不了呢。因为常言道: 

別人欺負了自家人, 

誰要是无动于衷, 

不管由于 害怕, 由于貪財, 

人家就把他看做孬种。(六0〕 


387 



这一只老猴子,因为想喝水,在一个地方轉来轉去,它走到 
了一个水池子旁边,池子里点綴着蓮花。当它仔仔細細地現察的 
时候,它发現了一溜往里走的脚印,但是却沒有出来的它自己 
心里琢磨道:“在这水;里 ,一 定是住着一个妖怪。因此,我要折一 
根蓮花梗,从远处来喝水。”它这样作了。从水池子里跳出来了 
一个罗刹,顇子上挂着一串珍珠,它对它說道 •. “喂! _要是从这 
里走到水里来,我就会把他吃掉:所以, 你用这 个办法喝水,誰也 

k. 

此不上你滑头。我很高兴。你心里想什么,你就要什么吧!”猴 
子說道:“好吧1你的食量究竟有多大呢?>它說道:“如舉它們到 

水里来的話,我能够吃掉一百千乘上百万再乘上十万;此外,我 

* 

还能够打倒一只豺狼。”猴子說道:“我同一个囯王結下了滔天的 
大仇。如果你把那一串珍珠給了我的話,我会用花言巧語,把这 
个国'王連他那一些随从的貪心都煽动起来,把他們引到水池子 
这里来。”于是罗刹就把珍珠串給 了它。 

猴子把珍珠串带在顇子上,在树頂上跳来跳去,給人們看到 

■ %. 

了;他們問它道:“喂,猴群的头子呀!你这么长的时間到什么地 
方去了?你从哪里得到这一串珍珠呀,它閃閃地发着光,連太阳 
都黯淡了?”猴子說道:“在树林子里某一个地方,有一个隐蔽起 
来的水池子,是檀那多①造成的。誰要是在一个星期日,当太阳 
半升的时候,到那里沉下去,檀那多就会加恩于他,給他装飾上 
一 串这样的珍珠項鍵,然后再放他出来。”国王从人們的嘴里听 
到了这一件事,他把猴子喊了来,問它道:“喂,猴群的头子呀 I 眞 
是这样嗎?”猴子 說道: “主子呀!我額子里挂着的这一串珍珠就 
可以淸淸楚楚地証明給你。如果你有心作这一件事情的話,就 


① Dhanada , 财祌 _ 
388 



請你随便派一个人跟我一块去,我可以把郝地方指給他。”国王 

听了这話, 說道: “这#的話,我还是带了我的 随从一 块去吧,我們 

■ 

好得到許許多多的珍珠項鏈。”猴子說道:“主子呀1就这样吧1 ” 
于是国王为了想得到珍珠項鏈,就带了随从出发了。国王把 
猴子摟在自己的怀里,猴子滿怀信心地随着走了。人們說得实 
、在很对: 

儍子們貪得无饜, 

即使有錢,又讀过書, 

也会給人利用来干坏事, 

被別人带至末路穷途。 〔六 - 3 一 - 

同样: 

手上有一百,想得一干; 

有了一千,又想得十万; 

超过了十万,想当皇帝; 

当了皇帝,还想上天 。〔六 二〕 • 

人老了老掉头发, 

人老了老掉牙, 

眼睛耳朵都会老, . 

只有貪心永不变化。〔六三〕 

到了早晨的时候,他們到了那一个水池子边上;猴子对国王說 
道: “陛下呀 I 太阳升到一半的时候,誰要是到这里面去,誰就会 
得到幸顳。因此,請你命令所有的随从一下子都下去吧。你呢, 
就跟我一块下去,我好到那一个早先看好的地方去,把很多很多 
的珍珠項繾指給你看。”于是所有的人都跳下去了,他們都給罗 
刹吃掉。 

隔了很久,他們还不回来,国王对猴子說道:“喂,猴群的头 





芋呀 1 我的那些晡从为什么这样久述不回来呢? h 听了这括以 
后,猴子迅速地爬到一棵树上去,对国王說邊••“喂,你这个坏国 
王呀!你的随从都給一个住在水里面的罗刹吃掉了。你把我那 
一族統統杀光,我現在算是报了仇了。現在你走吧 i 因为我想 
到你是我的主子,我沒有讓你跳下去。常言道: 

要以德报德, - 

_ ■ 

' 怨也要以怨报, 

用恶事对付恶人, 

我看沒有什么不好/六四〕 

» 

这榉,你灭了我的种,我也灭了你的神。” 

国王听了这話以后,滿怀忧愁,迈快了脚步,怎样来的,又怎 
榉囬去了。国王走了以后,罗刹十分滿意地从水里走出来,兴高 
彩烈地說道: 

“杀了敌人交了 朋友: 

珍珠項鍵你也沒丢; 

你用荷花梗子喝水, 

你眞是一个好猴头。〔 六 玄 〕 ” 

因此,我說道:“誰要是貪得无饜作坏事”等等①。得到金子 
的人又繼績說道 r “好吧丨讓我走吧!我要回家去了。”头上頂着 
輪子的人說道:“我这祥子,你怎么竟丢开我不管自己走了呢? 
常言道: 

誰要是丢下朋友不管, 

狠心地径自 走去; 

这个忘恩負义的人犯了罪, 

i 

m 

①参看本卷第五四首詩4 
390 




他一定会墜入地獄。〔 六六 0 

得到金子的人說道:“啊,如果一个人本来有力量帮助別人,而竟 
在能帮助人的情况下丢开他走了,你这話就是对的。可是,对于 
你来說,却沒有任何可能来解救你。况且,我*看到你在輪子的 
滾动下痛得脸上变了样子,我愈觉得,我还是赶快离开这里的 
好,不耍讓这倒霉的亊也搞到我头上来《人們說得眞对呀: 
猴子呀 I 你脸上 
做出了达一副鬼形: 

你已經給毘迦罗①逮住了, 

* 

誰逃跑,誰就能活命》 

头上頂着輪子的 A 說道:“这是 什么意 思呢? ”他教:道, 


. 第九个故事 

去某一个械市里>有一个国王,名字叫做婆多罗羡那®。他 
有一个具有一切妙相的女兒,名字叫做罗怛娜婆低③。有那么 
一个罗剎想把她搶走。它經常在夜里来,拥抱她5不过, 因 H 
好多人看守着她,它搶不走她。同罗刹一块睡觉的时候,因为身 
子靠得近,她就渾身发抖、发烧等等。时間就这样过去了。有一 
回,罗刹站在一个屋角上,讓公主看到自己。于是她就对自己的 
女友說道:“朋友呀 I 你看哪1晚上④来到的时候,这一个罗刹 


® Vik ^ la 。 

■② Eh adrasena a 
® Ratnavati 。 

④ VikSlaC 毘迦罗),意思是 # 夜晚' 这个罗剰却誤会成_个人的名字。 

391 



經常来折磨我。有浚有任何一个方法把这个坏蛋裆住呢?”听了 
她的話以后,罗刹想道: “一 定是有那么一个叫做毘迦罗的人, 
跟我一样,經常到这里来,想来搶她;可是他也不能够把她搶 
走。因此,我想变成一匹馬,站在馬群里面,来看一看,他究竟是 
什么样子,有多大劲。” 

它这样作了。到了夜里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偸馬賊鼷到皇 

宮里去。他把所有的馬都看了一遍,他看到罗刹变的那一匹馬 

最漂亮,把一个嚼子放在它嘴里,就騎上去。在这时候,罗刹心. 

里想道:“这家伙一定就是毘迦罗,他把我当做坏蛋,現在来杀我 

了《我怎么办呢?”正当它这样想的时候,偸馬賊用鞭子抽了它 

一下,它吓得心里直发抖,就开始跑幵了。跑了很远一段路,賊 

勒紧了嚼子,想讓它站住。如果是馬的話,它就应該受嚼子的約 
▲ 

束。伹是它却更加跑得快了。这个賊看到它根本不管嚼子勒紧 
不勒紧,心里想道:“哎呀1看这样子不象是馬1它-定是一个罗 
刹变成馬的样子《»因此,只要我一看到砂地,我立 刻就从 馬上跳 
下来。不然的話,我的性命难保了。”偸馬賊这样想着,心里祷费 
着自己的保护神,变成了馬的罗剎来到了一棵无花果树的下面, 
那一个賊抓住了一根无花果树的枝子,身子挂在那里。于是这 

W 

两个家伙就分开了,每个人又都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心里高兴得 
无以 复加。 

在这一棵树上,有那么一个猴子,是罗刹的崩友。它看到罗 
刹逃了来,說道:“喂!无根无由地你为什么就吓得这榉逃跑?这 
-个人是你的食品,把他吃 掉嘛! ”听了它的話以后,,它恢复了自己 
原来的样子,心里面七上八下,疑神疑鬼,又轉回来了。那个賊 
发覚,猴子想把它喊回來,心里非常生气,_:用嘴咬住了坐在他 
上面的那一个猴子垂下来的尾巴,歼始使劲地咬起来 e 猴子以 
392 



为这家伙此那个罗刹还厉害,吓得一句話也不敢說,只是坐在那 
里,痛得把眼睛全閉起来了,牙咬得咯吱咯吱地响。罗刹看到它 
这神气,就对它念了一首詩: 

猴子呀!你脸上 、 

做出了这一副鬼形: 

你已經給毘迦罗逮住了, ^ 

碓逃跑,誰就能活命。 〔六八〕① 

得到金子的人又說 遒:“ 你讓我走吧!我要回家去了 6 你就 
留在这里,你那种恶劣行动的树上結的果实,你要自己尝。”項着 
輪子的人說道:“哎呀 I 这沒有什么联系。行动好或者行动坏, 
对人們来說,带来幸顧或者不幸,完全由命运来决定。常言道; 
—个瞎子、一个蛇背、 

一 个有三个奶子的公主—— 

坏行动可以变成好行动, 

只要幸运能把人来照顧^* 〔六九〕 ^ 

得到金子的人說道 * “这是什么意思呢?”頂着输子的人講道 t 


第十个故事 


在北方,有一座城市,名字叫做摩度补罗②。那里有一个国 
王,名字叫做摩度羡那③。他生了一个有三个奶子的女兒。当 

I ■ 

# 

①与本卷第六七首詩同, 

(2) Madhupura 。 

⑤ Madhusena* 


393 



他听到自己生了一个三个奶子的女兒的时候,他把侍从官喊了 
来,說道:“喂 I 把她丢到林子里去,不讓任何人知道:这一件事 t ” 
听了这話,侍从官 說道: “大王呀 I 人們都知道,长着三个奶子的 
女子是不祥之物。但是,还是叫一个婆罗門来問他一下吧!这 

样你就不至于做下在两个世界里都不許作的事情因为常言 

道 t 

-r 

一个聪明人, 

永远好发問。 

〆 

罗刹王逮住婆罗門, 

一問就脫身。〔七◦〕” 

国王說道:“这是什么意思呢?”侍从官 講道: 


第十 一 个故事 


在某一个地方的一个树林子里,有一个罗刹> 名字叫做婉陀 
迦哩曼①。有一天, 当它 到处乱逛的时候,它碰到了一个婆罗門。 
它跳到他的肩膀上去,說道:“喂,向前走1 ”婆罗門心里吓得直打 
移嗦,扛了它,就向前走去了。他看到它_只脚就象蓮花心一 

v 


样,就問它道:“喂!你的两只脚怎么这样娇嫩呀?”罗刹說道 


“我曾經 S 过誓,永远也不用直着的脚来碰地面。”婆罗門想出 X 
一个解救自己的办法,走到了一个’池子边 i 。 罗刹对他 說道: 
喂!我要去洗澡,祷吿神仙,在我从池子里走出来 以前, 你不許 


到任何別的地方去! ”它这样作了。婆罗門想道:“它祷吿完了神 

- * 


① Cap ^ lakarman 。 

394 



仙 ,一卑 会把我 圪掉; 因此,我还是赶快逃走吧!它 不会来 追我, 

■ 

因为它的脚不許伸直 ,他 这样作了,罗刹沒有追来,害怕破坏了 
誓約。 

k 

因此,我說道,一个聪明人,永远好发問。”①听了他的話以 
后,国王喊来了一些婆罗門,对他們說道:“喂,婆罗門呀!我生 
了一个女兒,有三个奶子。有沒有办法来对付她呢?”他們說道, 
“陛下呀!你 請听: 

如果一个女孩子 
身止多了或少了一块,/ 

就会毀灭自己的丈夫, 

自己的德行也遭到破坏。〔七 一) 

有三个奶子的女孩子, 

只要她父亲看到眼里, 

他立刻就会倒大霉, 

这絲毫也无可怀疑。 〔七 二 

因此,万岁爷不要看到她!如果有什么人要娶她的話,就把她送 
給他,命令他离开这个国家。这样作了以后,你就不至于做下在 
两个世界里都不許作的事情。”鐘王听了他們的話,就命令人到 
处击鼓宣吿:“喂!誰要是娶了这一个有三个扔子的公主,国王 
就給他十万金币,讓他离开这个国家。”这样击鼓宣吿过以后,过 
了很长的时間;但是沒有任何人来娶她。她住在一个隐蔽的地 
方,快要长成一个少女了。 

在这一座城市里,住着一个瞎子。他有一个朋友,名字叫做 
曼陀罗迦®,是一个手里拄着拐杖的駝背。他們俩听到了鼓声 

①参看本卷第七 O 首詩/ 

③ Mantharalca 0 


395 



就商量起来:“如果我們碰一下子那个鼓,我們就可 以得薄 j ~ r 个 
女子和金子。有了金子,,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了。如果由 
于这女子的緣故,我們死了,那么因为穷而受的罪也就受到头 
了.常言道: 

有羞恶之心、和藹可亲、 

甜蜜的声音、聪明、美 而的 靑春、 

同爱人接近、祭祀平順、 

煩恼跌尽、諧謔嘲笑、 

道德高尙、滿腹經綸、 

神师①的智慧、开朗、言行謹愼: 

只有把肚子这个罐子塡滿, 

上面这一切人們才有分。 〔 七=” 

这样商量过以后,瞎子走了去,摸了摸鼓,說道:“我想娶这一个 
女孩子。”于是国王的人就去报吿了国王:“陛下呀!有那么一个 
瞎子摸了鼓。在这一件事情上,請陛下圣裁1 ”国王說道 * “好吧 I 
不管是瞎子,还是哑子, 

不管是麻疯,还是下賤的人, 

就讓他娶了我的女兒吧丨 
带着十万金市,离幵我們 • 6 七四 〕 ” 

听了国主的命令,国王的人立刻就把瞎子带到一个河达上, 
給了他十万金币,把那有三个奶子的公主嫁給了他。然后把他 
送到一只船上,命令船夫說道,喂1把这一个瞎子运到外国去, 
讓他同那一个駝背和自己的老婆在任何一个城市上岸丨”他捫这 
样作了 * 他們三个到了外 B 以后,在某一个城市里出錢买了一 


① Suraguru , 指的是新 祷主。 
396 



所房子,在那里痛痛快快地过起日子来 • 瞎子只是躺在床上睡 
覚,那一个駝背就管理家里的事务。. 

时間就这样消磨过去了。有三个奶子的女子同鸵背勾搭上 
了,她对他說道:“喂,亲爱的呀!如果用什么办法把这个瞎子杀 
死的話,我們俩就可以痛痛快快地过日子了。你到什么地方去 
找一点毒我給他,把他毒死,我才痛快哩。”有一天,駝背在什 

F 

么地方找到了一条死黑蛇。他拿了它,心里高兴,走回家去,对 
她說道:“亲爱的呀!我找到了这样一条黑蛇。你把它切成碎 
块,用很多好东西調配好,把它递給那个瞎子,吿訴他是魚肉,好 
讓他快一点死棹。”說完了以后,曼陀罗迦又回到市場上去了, 
她把黑蛇切成碎块,放到一个®着搀了水的牛奶的鍋里, 放在爐 
子上;因为自己忙着料理家务,脫不开手,就亲亲热热地对瞎子 

k 

說道 :“好 人哪!今天我給你带回来了一些魚,你是喜欢吃魚的, 

我現在正在煮。我还有別的活要干,諝你拿一把勺子,把魚攪一 

■r 

攪。”他听了痒話,心里很高兴,舔了舔嘴角,赶快站了起来,拿了 
一 把勺子,就幵始攪起来了。当他这样攪着的时候,他限睛上的 
白膜給毒 H —熏,漸漸地退掉了。他戚覚到了这种好处,就特別 
讓毒气来熏自己的眼睛。在他的覦力恢复了以后,他就看到鍋 
里全是一段一段的黑蛇。他想道:“哎呀 I 这是什么意思呀?在 
我眼前,她說是魚肉,实际上却是一段一段的黑蛇。我必須弄个 
水落 石出: 是这个有三个奶子的女人出了这个坏主意要 k 我杀 
死呢,还是曼陀罗迦或者另外有什么人出的? ”他这样想过以后, 
把自己的眞实情况隐瞞住,仍然象一个瞎子一样做事情。正在 
这时候,曼陀罗迦回来了;他坦然地用拥抱、接吻等等方式来享. 
受那个有三个奶子的女子。瞎子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伹是却看 
不到任何武器,他气得发了疯,跟从前一样,走近了他們,抓住了 . 

397 



曼陀罗迦的两只脚,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在自己头頂上旋轉着把 
他甩起来,最后把他投到有与个奶子的女人的胸膛上去。鸵背 
的身子撞到她身上,把她郝第三个奶子压进去了;同时鴕背的背 
同胸膛一碰,就碰直了。 

因此,我 說道: “一个瞎子,一个駝背。①得到金子的人說 
道:“好哇!你說得很对。如果运气好的話,到处都碰到好事。 
可是人們也不能只是依靠运气,而不用自己的智慧,就象你不听 
我的話那样。” 

这样說过以后,得到金子的人就踉他吿別,回到自己家里去 
了。 

f 

叫做《不思而秄》的第五卷書到这里为止,它的第一首 詩是: 
沒有看好,沒有了解好, 

沒有做好,沒有覌察好, 

这样就不应該貿然下手, ' 

象那个理发师那样急躁。〔五〕② 

叫做《五組故事》、別名又叫做《五卷書》的統治論到这里結 
束。 


① 参看本卷第六九首詩。 

② 参看本卷第一首詩。 


398 


* 



% 


再版后记 


r 

《五卷书》汉译本第一版于一九五九年出版,到现在已经整 
整二十年了。原来写过一篇序,水平不高。但也说明了一些问 
题。现在再版时,我打算把它保留下来。在过去二十年中,我忙 
于一些别的工作。文化大革命中,又被剥夺了一切读书和写作 
的权利,白白虚度了六七年。因此,我对于《五卷书》想得不多, 
也没有很多时间去想。但是,究竟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在我一生 
中占了将适三分之一的时间,我对这本书不可能没有一些新的 
看法,不管多么肤浅,毕竟是新的看法。我现在就用写后记的办 
法把这些想法写了出来^这样,对于读者,特别是对印度古代文 
学比较陌生的读者,也许会有些用处。 

在这里,我想谈下面几个问题 :一、 时代背景:二、印度古代 
文艺发展的道路》三、语言 r 四 、思想 内容;五、结构的特色。 


一 时代背景 

* 

这一部书在印度有很多传本,产生于不同的 时代; 因此,我 
们无法说它究竟产生于什么时代。有一些梵语文学史上,明确 
地说,它写成于某一个时代,这不是全面完整的说法。如果把印 
度古代梵语文学分为吠陀时期(公元前十五世纪至五世纪),史 
诗时期(公元前四世纪至公元后三、四世纪)和古典梵语文学时 


399 



期(公元一世纪到十二世纪)这样三个时期的话,那么《五卷书》的 
组织编纂时期几乎贯串了整个古典梵语文学时期。外国不少的 
学者,比如德国的赫特尔 ( Hertel ) 和美国的爱哲顿 ( F . Edger - 
ton ) 对 《五 卷书》加以细致的分析,企图找出其中的原始成份和 
后来窜入的成份,做出了一些成绩。这样的工作对于我们理解 
本书形成的过程是有用处的。但是 我们在 这里不想涉及那样的 
问题。 

在印度历史上,古典梵语文学时期属于哪一个社会发展的 
阶段呢?换句话说,《五卷书》的形成时期,社会是什么样的性质 
呢?我们不可能在这里仔细讨论这个问韪。我只简单地说一句: 
这一时期的印度社会性质是封建社会,而且是封建社会的由低 
级向高级阶段发展的时期。这个时期主要矛盾当然是农民与地 

I 

主之间的矛盾。在农村公社比较普遍存在的情况下,印度封建时 
期的.地主同中国的不大一样。国王,不论是大国的国王还是小 
国谢国王,是向农村公社征收地租的,他们做为地主阶级的总头 
子所起的作用,要比中国的皇帝较为隐晦,因此有一些中国到印 

〆 

度去的和尚就认为印度陚税轻。但是实际上是同样地残酷。这 
个时期大小城市普遍兴起,商品交换相当频繁,手工业也相当发 
达,因此城市中商人和作坊主人、手工业者的地位日趋重要。行 
会的组织远在公元前几世纪的《本生经》时代或者更早的时代就 
已经存在。商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受压迫、受剥削者。从 
公元前五世纪起,封建社会一萌芽,商人的作用就日趋显著,许 
多新兴的宗教,比如佛教和耆那教所代表的利益中就有商人的 
利益在。宗教与商业在印度一向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释迦牟 
尼本人就同商人有密切联系。巴利文《本生经》里面讲到商人的 
地方非常多。印度学者高善必 ( D . D . Kosambi ) 因此就说《本 

i 

400 



生经》充满了“商人的环境 ”, 这是抓到了问题的实质的。到了古 
典梵语文学时期,商人与手工业者,同种姓制度更加密切地联系 
了起来,他们有了自己的种姓。这时种姓制度名义没有变,内容 
却有了变化,从颜色 Cvarna ) 向家庭出身 ( jati ) 的演变更加明 

确。婆罗门不一定都是祭司。刹帝利不一定都当国王、武士,有 
—些人是徒有其名的。吠舍分化得更厉害,有的书上连吠舍这 
个名称都不见了。商人、农民、手工业者,都属于吠舍。首陀罗 
地位更为下降,降入社会底层。但有的首陀罗也能升为国王。玄 
奘《大唐西域记》里就有这种记载。城市经济发展繁荣,统治阶 
级曰益腐化。城市中的居民,包括商人和手工业者在内,日子并 
不好过。商人的任务就是贸迁有无,经常在外面奔波。他们一 
方面受国王的压迫剥削, 一 方面又受到陆路水路盗贼和风涛的 
威胁,所谓商人入海采宝的故事,就是这种情祝的一种反映。他 
们必须结伴,才能战胜困难,达到发财致富的目的。 

以上这些情况,《五卷书》都或多或少有所反映。这书里面 
故事的主人公,动物形象占一多半,人物形象占一少半。国王、 
商人、婆罗门、出家人都有。至于那些动物,实际上也是人的化 

身,他们的思想感情也就是人的思想感情。 

* 

商人和其他城市居民受到压迫,那么国王怎样呢? 

整个一部印度历史,几乎从来没有过一个统一的大帝国。公 
元前四至二世纪的孔雀王朝,特别是三世 纪的阿 育王,公元前一 
世纪到公元后二世纪的贵霜王朝,特别是大约生在公元后的迦 
腻色迦王;公元后四世纪至三世纪的笈多王朝,七世纪中叶的戒 

i 

日王,虽然都号称大皇帝,伹都没有真正统一过全印度,至多不 
过在北印度称王称霸,势力不同程度地达到中印度、南印度而 
已。因此,我们可以说,在整个古典梵语文学时期,印度,特别是 


401 


i 



北印度,是小国林立,互相攻伐,民不聊生,商业受阻。从很早的 
时代起,印度人民,其中包栝商人,就有一个强烈的统一的應望。 
佛教经典中经常提到的所谓转轮圣王实际上就是这种愿望的表 
现。只有在一个统一的帝国的统治下,买卖才好做,日子才好 
过。但是这种愿望始终只是一个愿望,从来也没有实现过。玄 
奘在《大唐西域记》卷二 中说: “君王奕世,惟刹帝利。篡弑时起, 
异姓称尊。国之战士,骁雄毕选,子父传业,遂穷兵术。”这就是 
当时的情况,这是一种动荡不安,危机四伏的局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小国国王的日子也是并不好过的。他们 
在自己国家以内,是压迫者、剥削者,这是毫无问题的。但是,在 
当时印度小国林立的情况下,从国外来看,他们有时候会成为被 
威胁者、被压迫者。有时候一个比较大的国家突然崛起,或者一 
些小国结成联盟,倚靠武力,侵略别国。这时候,某一个国家就 
会受到威胁,势非同别国联合不可。只要想一想中国历史上的 
许多时代,比如战国、秦汉之际,三国,南北朝等等分 崩离析 、大 
动干戈的时期,就会很容易理解当时印度的情况。中国战国时 
期,出了苏秦、张仪一些人物,主张什么合纵连横,互相勾心斗 
角。三国时代,诸葛亮同周瑜也要联合抗曹。理解了这种情祝, 

我们就会很容易理解《五卷书》为什么会成为王子的教科%。这 

* 

些公子 王孙, 同商人、手工业者等等一般老百姓一样,有时候也 
会变成弱者,需要联合起来,才能克敌制胜。《五卷书》一开始就 
讲到, 一 个国王生了三个笨得要命的儿子,对读书毫无兴趣,当 
然对治理国家,抵御外侮也不会有什么本领。 一 个大臣想出办 
法,让一个婆罗门编成了这一部书,教育王子。这决不是随便说 
说,而是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真实的情况。 


402 


二印度古代文艺发展的道路 

从印度文艺发展的阶段来看,《五卷书》也有其特殊的意义。 

同其他国家的文学史一样,印度古代文学的发展明显地可 
以看出有两条道路: 

一、 婆罗门祭司的文学,也就是统治者的 文学; 

二、 民间文学。 

列宁讲到,在对抗性的社会里,每个民族文化中存在着两种 
文化。印度文学发展的两条道路,同列宁讲的不完全是一个意 
思,但有一些共同之处。我们在下面把这两条道路,粗略地分析 

一下。 " ' 

一、 婆罗门祭司在印度古代是垄断文化知识的社会阶层,同 
中国古代的巫 、史、 卜、祝相似,只是后者的作用现在我们研究得 
还不十分充分,有待于进一步去阐明和探讨。印度古代的婆罗 
门宣传婆罗门第一,祭祀 至上, 宣传布施有福, 靠为 酋长、 国王当 
帝师,举行祭典谋取利养。从《梨倶吠陀》起,经过梵书、森林书、 
奥义书、经书,一直到《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两部大史诗, 
以及后来的叙 事诗相 戏剧,这些典籍多半出自婆罗门之手,其中 
人物多半是上层人物,神仙、仙人、帝王、将相、公主、僧侣等等^ 
后来的诗、剧和小说,題材多半是陈陈相因,互相抄袭,材料来源 
多半是两大史诗,几乎没有什么新东西,体裁是庄重典雅,诗歌 
散文,都是这样。据说印度近代大诗人泰戈尔,除了《沙恭达罗》 
以外,不喜欢其他梵语文学作这事虽然难免有 点偏激 ,但是 
不能说是没有一点理由的。 

二、 民间文学是老百姓创造的。其中包栝寓言、童话、笑话和 

+ 

* 

403 


小故事等等。寓言总包含着一个教训,以达到教育的目的。童 
话重在使人怡悦。笑话则只使人开心,或则纵声大笑,或则会心 
微笑,其中有时也包含一些讽刺或教训。至于小故事则内容各 
有不同,可以包含以上几个方面。神话有一些也是民间创造的 


它总是迫切要求认识什么东西,是为了满足宗教的需要的。马克 
思在《路易士 •亨 • 摩尔根 〈古代社会〉 一书摘要》中说: 


“(在野蛮时期的低级阶段)想象力,这个十分强烈地促进人类发 


展的伟大天賦,这时候已经开始创造出了还不是用文宇来记载的神 
话、传奇和传说的文学,并且给予了人类以强大的影响。” 


在这里,马克思不但讲了神话的起源,而且也讲了传奇和传说的 
文学的起源。我们上面讲的小故事可以包栝在“传说的文学”之 
列。 


上面这些不同文学体裁,主人公有动物,也有人。人物多半 
是农民、手工业者、商人、艺人、流氓、小偷、伪善的婆罗门、妓女 
等等。这些文学作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就是,它们决不陈陈 


相因,而是充满了创造性,洋溢着活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 
长江大河,源源不绝。世界各国人民古代都或多或少地在这方 
面有所创造,但是印度人民最为突出。鲁 迅说: “尝闻天竺寓言 
之富,如大林深泉,他国艺文,往往蒙其影响,即翻为华言之怫经 

中,亦随在可见。”(《集外集 K 〈痴华 髮> 题记>> 

鲁迅这里说的“寓言”,是广义的,包栝以上说的那一些文学 


体裁。这些作品大概最初都没有文字记载,以后是使用俗语,最 


后有的转为梵文 6 


上面讲到印度古代文艺发展的两条道路。在搜长的发展过 
程中,这两类的文学作品不可能完完全全地保持着自己的纯洁 
性,泾渭分明,毫不相混。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能想象的。在第 


404 



一 类文学作品中间或也吸收一些民间文学的成果,比如寓言、童 
话等等。但是,总起来看,在印度人民心目中,这两者是很不相 
同的。比如在举行马祠的准备祭祀 ( P ^ iplava ) 中,在举行葬礼 

之后以及其他一些场合,照例要讲一些故事的。在中国古代某 

■- 

一些地区,也有类似的风俗。故事是通过和尚念经的方式讲出 
来的。唐代的一些变文,我怀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写出来的。 
中国这种习俗是否与印度有一些联系呢?我看是值得研究的。 


在印度,在上面讲到的那些情况下,要讲述的故事不是寓言、童 
话等等,而是历史 ( ItihSsa ) 和古事记 ( Purana ) ,这些都是典雅 

庄重道貌岸然的东西。但是,在另外一些祭典之后,讲的却不是 

历史和古事记,而是寓言、童话、小故事等等,比如在象鼻神第四 
日祭 ( Gane 组 Caturthi vrata ) 之后。这种祭典是一种农业祭, 

在婆达罗月 ( Bhadra , 八、九月)的第四天举行。参看查多帕底雅 
耶,《顺世外道》 ( D . Chattopa dhyaya , Lokayata ) 第 232 — 235 

页,这是人民的,特别是农民的祭典,同酋长、国王举行的马祠完 


全是两码事。因而讲述的故事也是两种完全对立的东西。在国 
王举行的祭典上,讲述的东西属于第一个发展道路 I 在农民举行 

s 

的祭典上,讲述的东西则属于第二个发展道路。这真可以说是 
泾渭分明,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 

从整个印度文学史上来看,总是第一条发展道略抄袭第二 

〆 

条发展道路,而决不是倒转过来。所谓抄袭,是指题材和体裁两 
个方面0属于第一条发展道路的那一些文学作品,刚从民间文 
学抄袭来的时候,还有一些清新之意,有一些活力。但是积云既 
久,死气斯生 o 于是又要到民间文学中去搜寻、去抄袭。如果把 
民间文学比做源的话,婆罗门正统文学只能算是流。这种周而 
复始的发展,在印度文学史上是表现得很明显的。我看,这种现 


405 


* 


象也并不限于印度。世界文学史_£恐怕也可以找到不少的例 
证。这可以说是一个普遍的规律,但这并不是说,.属于第一、条 
发展道路的文学除了抄袭模拟之外,就毫无价值。不,事情不是 
这个样子。这种庙堂文学也是有发展过程的。它能把民间来的 
东西精致化、复杂化,达到富丽堂皇的程度,特别是在形式方面 
更是如此。就拿中国文学作一个例子吧。在这里,我们可以发 

4 

现同样的现象。比如词, 大家都 承认,这种体裁最初源于民间。 
后来被文人学士抄了来,加以改造,使之日臻完美。但是等到形 

式上美妙绝伦、五彩缤纷的时候,它就已走上自己的反面,非另 
起炉灶不可了。 v 

从印度文学史的发展来看,《五卷书》的内容基本上属于第 
二条道路。但从语言上来看,它又属于第一条道路。它是由婆 
罗门加工的。其中许多不健康的东西,是同这种情况分不开的。 

三语 言 

J 

我现在就谈一谈《五卷书》的语言问题。 

《五卷书》现在流传的本子是用梵语写成的。 

梵语是一种什么样的语言呢?到现在还没有定论 但是从 
种种方面来看,它大概从来不是一种口头使用的语言。印度学 
者査多帕底雅耶在他所著的《顺世外道 S 中说)梵语是游牧民族 
统治者的语言。这是从研究印度古代社会学的角度上提出来 
的。吠陀语同梵语差不多,只是语法变化更加复杂而已。至于 
梵书、森林书、奥义书、经书和史诗的语言,同古典梵语差别更 
小。广义地说,都使用的是梵语。这些著作都产生在公元前。 
两部史诗虽然在公元后才编订成现在这个样子,基本组成部分 
406 



\ 


仍成于公元前。但是公元前三世纪的阿育王时代,官方语言却 
不是梵语,而是一种俗语,叫做古代半摩揭陀语。一直到公元后 
四世纪开始的笈多王朝?官方语言才又采用了梵语。同时文学 
著作用梵语写成的也占了垄断的地位,有人称之为梵语的复兴, 

这与婆罗门教的复兴是密切相联系的。 

《五 卷书》的题材我们上面已经谈到是来自民间文学,但语 
言却采用梵语,这一方面是顺应时代潮流,在这个时代连坚决反 
对梵语的佛教也使用了梵语,其他可想而知。另一方面也说明, 
《五卷书》使用梵语,就意味着脱离了一般的老百姓。城市平民、 
商人、手工业者恐怕是很难掌握这种语言的,乡下的农民就更不 
必说了。所以我说,这一部书主要是为王子服务的,作为城市乎 
民的世故教科书是附带的。约在五七 o 年,《五卷书》被译为巴 
列维文和叙利亚文。由巴列维文译本转译成了阿拉伯文,名叫 
《卡里来和笛木乃》。从这个阿文译本直接地和间接地产生了大 
量欧亚各国语言的译本,传遍全世界。这个阿文译本也强调这一 
本书是对王子进行教育的。阿文译本本身以及以阿文为基础的 

那许多译本,不存在象在印度那样的语言问题,它容易为广大读 

* 

者所接受,不管是什么人,都能从中学习到一些知识和世故;故 
事本身又能使他们感到新奇、生动、有异域情调。因此,《五卷 
书》就流行全世界了。 


四思想内容 

在印度,《五卷书》被认为是一部 Nm 纽 stm , 意译是正道论。 
Niti 这个字用别的文宇来翻译很困难,可以译为“正道”或“世 
故”或“治理国家的智慧”。总之是一部教人世故和学习治国安 


407 



邦术的教科书。它的前提是,人们不避世成为仙人,而是留在人 
类社会中,用最大的力量获取生命的快乐。 

这部书主要是反映受压迫者和弱者的思想感情的。城市平 
民 、商人、手工业者等等,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可以说是受压迫 
者和弱者。他们需要安全,需要联合。只有联合起来,才能战胜 
敌人;只有联合起来,弱者才能战胜强者,获得安全,然后才谈得 
上人世间的最大快乐。当时的小国国王,从一个国家内部来看, 

是地主阶级的总头子,靠剥削农民、压迫人民过着花天酒地的糜 

* 

烂生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们是强者。但是,在外来的侵略 

者强敌面前,他们又是弱者。他们也需要安全,需要互相援助, 

% 

需要联合。只有这样,才能战胜偶尔来犯的较大或较强的国家。 
这一点,我在上面已经有所论述,这里不再详细谈了。此外,对 
平民和国王来说,除了联合以外,还需要有点智戆,也就是处世 

作人的世故 I 也需要 有点钱,否则目的是达不到的。在《五卷书》 

£ 

里有很多地方反对愚昧,反对傻瓜,赞颂金钱,颂扬 智糠, 其原因 
就在这里。中国过去教育儿童的教科书,比如《幼学琼林》之类, 
教育儿童的重点,是苦读成名,磨炼成家,“书中自有千钟粟,书 
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王”,考进士,中状元,走科举这一 
条路。词印度这类的书籍很不相同。原因就是印度古代没有什 
么科举,两国的社会背景很不相同。 

我们先看一看《五卷书》的内容。第一卷叫做《朋友的分 
裂》,第二卷叫做 《朋友 的获得》,第三卷叫做《鸟鸦和猶头鹰从事 
于和平与战争等等》,第四卷叫做《已经得到的东西的丧失》,第 
五卷叫做《不思而行》。这五卷书都与世故和治术有关。这些卷 
有的直接讲到国王和国家大事。就是那些内容没有讲到国王和 
国家大计的,仍然可以为国王和王子所用,他们从里面也可以吸 

m 



取有益的教训。因此,我认为,正如本书中所着重指出的那样,它 
原来是作为王子的教科书而编写的。同时对平民也有很大的教 
育意义。至于作为主人公的那些黄牛、狮子、老虎、豺狼、猴子、 

鸟鸦、猶头鹰、老鼠、乌龟、鸽子、鳄鱼等等鸟兽,正如大家都知道 

的那样,不过是人的化身而已。 

第一卷以牛同狮子交朋友,狮子的大臣、两个豺狼被疏远为 

主题,谈到绝交的问题。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绝交的事情 
是常常可以遇到的。一直到今天也毫不例外。一个国王,一个 

平民,都需要有一套办法来对待这种常见的 现象。 

结二卷讲的是结交朋友,是第一卷的对立面,是一个国王和 
一 个平民也常常进到的问題。这一卷的骨干故事是乌鸦、老鼠、 

乌龟和鹿,结成朋友,共度危难。弱者只要团结起来,同心协力, 
就能战胜猎人这一个强者。这一卷在本书中是非常重要的一- 
卷,换句话说,它表达了本书的中心思想。 

第三卷的骨千故事是国家大事。猫头鹰和乌鸦两族结怨, 
乌鸦大臣诈降,结果猫头鹰的老巢被焚,乌鸦得胜这一整卷的 
目的是教训人们:不要轻信敌人。这样的教训,对国王,对平民, 
都是有用的。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拿这个做主题思想的比比 
皆是。只要想一想古代希腊的特洛依木马和中国《三国演义》的 
赤壁之战,就会一清二楚了。 

第四卷的骨+故事,是海怪与猴子交友,海怪变心,猴子以 
计脱险的故事。这是从另一个角度讲交友之道。交朋友要提防 
朋友变心,一旦变心要能使用妙计脱险^这同样既适用于国王, 
也适用于一般平民。在国家大事和人民的生活中是常常会遇到 
这种情况的。因此,这种故事有普遍的教育意义。 

第五卷主要的教训是追求发财,但不要过于贪得无厌,否则, 


409 



就会受祸。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世故。世界许多国象都有类似 
的教导。中国这类的教导更多,比如人民口语中的“人心不足蛇 
吞象”,古典典故“巴蛇吞象”等等,都是告诫人们,追求财富是可 
以的,无可非议的,但要适可而止,不要过于贪婪。 

统观这五卷的内容,主要是教给王子和人民一些治世处人 
之道。中心思想就是我们在上面说到的那几点。这本书并不象 

V 

其他一些书一样,比如佛教或印度教或其他教派的书,大肆宣扬 
追求什么宗教功德,什么解脱,又是什么涅槃,企求死后升天,因 
此就宣传要慷慨布施,达到积德的目的。它赤裸裸地宣传追求 
物质福利,追求生活享受。没有那种腐朽的宗教气昧。印度古 
代典籍中经常提到所谓人生三要 ( Trivarga ): 利 ( artha ), 爱 
( kama ), 法 ( dharma )。 后来在进一步发展的过程中,又增添 
为人生四要或四善 ( Caturvarga 或 Caturbhadra ) ,加上了一 
个解脱 ( Mok § a )。 从人类社会的发展来看,这是一种很有意义 

的现象。在没有剥削、没有阶级的原始公社时期,人们都从事体 
力劳动,唯心主义没有产生和发展的可能,一种原始的唯物主义 
思想统治着人们的心灵。他们只知追求利和爱,也就是中国所 
谓“食色,性也”。后来有了剥削,有了阶级,有了酉家,有了宗 
教,也就有了什么“法”,什么“解脱”,什么“涅槃”。从这个观点 
上来看,《五 卷书》 的核心部分或比较原始的部分,同原姶唯物主 
义的思想有密切联系。印度古代的唯物主义者柄宣扬的也就是 
这些东西。 《罗摩 衍那》中有一个婆罗门,名叫阇波厘,事实上却 
是&个唯物主义者,他并不宣传婆罗门常讲的那一套。他的思 
想是有一些代表意义的。在婆罗门唯心主义者笔下,唯物主义 

者所宣传的东西,不外是吃喝两件事。虽意存轻蔑,却说出了一 
些事实。 

m 



至于如何达到追求利、爱的目的,达到自 己安全 的目的,手 
段是可以随意采用的《>只顾目的,不择手段 (The end justifi ¬ 
es the means ) 可以说是本书的座右铭 $ 古代印度从很早的时 
、 候起,就形成了一整套治世为王、待人接物的教条。印度那种 
烦琐的喜欢搬弄数目字的作风,在这里也表现了出来。平常总 
是说有多少多少种类或部门 ( varga )。 在大史诗《罗摩 衍那》 第 
二篇《阿逾陀篇》里,婆罗多到森林里去找罗摩,罗摩关心自己的 
国家,对他弟弟说了一大套治国安邦的要求,什么十 varga , 四 
varga , 五 varga , 七 varga , 八 varga 等等。这些东西在精校 

本中大半被删掉了,只留下很少一部分。在同书第四篇《猴国 
篇》中,哈奴曼讲到猴国太子鸯伽陀时,认为他有人君的品质,其 

〆 

中包括八个部分大智,四种力量和十四种优秀品质(4.53.2)。所 
谓四种力量或四种手段指的是 :一, 执法公正;二, 施舍;三 ,分裂 
(敌人)或分两治之;四,惩铒。这同上面说的四个 varga . 是一 
码事,后来印度书中常见的所谓四种竽段 ( upaya ) 指的是:一, 

挑拨;二,谈判;三,贿赂;四,公开攻击 v 内容有一部分同四个 
varga 差不多。 

把上面归纳起来,就是我们上面谈到的那一点。为了达到 
追求福利的目的,需要一些办法或手段,所有这些数字表明的都 
是办法和手段。在整个印度古典梵语文学时代,人生最高的目 
的就是追求人生三要中的利 ( artha ) ,这是当时整个时代的瀨 

流,其他的文学作品也莫不皆然。在整个古典梵语文学时期,慊 
祗釐耶 ( Kautilya ) 的理论有着很大的影响。他的《利论 》( Ar - 

thafestra ) 赤裸裸地提焊用诈术,用骗术,用间谍,用密探。这里 
根本不存在道德不道德的问题。这些做法好象都是道德的,无 
可非议的。他甚至劝人主利用宗教,助长迷信,以达到有利于国 


411 



家的目的,为国家増添财富。他还鼓吹人主用秘密惩罚 ( llpalp - 
如 da 的 a ) 来除掉政敌 ( kapthakagodhana ) 。对于部落人民,他 


更是主张不择手段地打入他们的社会,进柠挑拨离间、分化瓦 
解, 破坏他们的生产和生活,最终使他们归化或被消灭。他这种 
学说流行于整个这一时期。约生于七世纪下半叶至八世纪二十 
年代的作家檀丁 ( Dandin ) ,在他的著作里,特别是在他的名著 


《十王子传》里,也提倡差不多的东西。他认为,什么伦理和道德, 

在影响国家利益时,可以根本置之不理。査多帕底雅耶(《顺世 

■ 


外道》第30页)讲到印度古代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对立的时候, 

* 


说那不是什么孤立的诡辩学者的 无谓的 论辩,而是两种文化的 


互相撞击,一种宣扬上帝、天堂和不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 
举行吠陀祭祀;另一种代表人民的观点,保卫人民轉 a 的物质利 
益。《五卷书》和檀丁的著作,以及古典梵语文学时期其他的一 


些著作中表现出来的思想倾向,虽然跟査多帕底雅耶所说的两 
种文化的撞击不完全是一 事,但有一些相似之处。 

但是,《五卷书》,取材来源虽然来自民间,也在一定程度上 
代表人民的利益,但它毕竟是经过婆罗门的加工。婆罗门这个 
髙级种姓的一些偏见和弱点,必然反映在里面。对本书中的许 
多糟粕只能做如是观。 书中 有几个地方大肆吹捧命运。受压迫 
的平民中也有相信命运的。在那种封建社会里,统治者和宗教 
信徒宣传的正是这一套,老百姓受了骗,受了影响,相信命运也 
是难以避免的。再加上,在那种社会里,“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 
来”的,事情常常发生,人们只有乞灵于命运,以求‘得心灵上的安 
慰。但是这毕竟主要代表的是婆罗门的世界观。本书中的这些 
东西是婆罗门加工的产物。另外一个突出的例子是诬蔑妇女。 
这在别的国家,比如说中国,在父权制的社会里,是一件十分流 


412 





行的想法和作法。但是在印度,还有其特殊的、只适用于印度的 
原因。据査多帕底雅耶的分析,在印度,诬蔑妇女主要是出于婆 
罗门的偏见。有人主张在早期吠陀时期,还没有后世那种歧视 
妇女、迫害妇女的举世闻名的寡妇自焚殉夫的制度,因此那时候 
的妇女社会地位还是比较高的,甚至是值得羡慕的。但是査多 
帕底雅耶不同意这种看法,因为它不符合事实。在吠陀本集中 
可以找到一些证据,确有寡妇同丈夫的尸体共同被焚烧的事情。 
《梨俱吠陀》和《阿闼婆 吠陀》 中都可以找到。在吠陀本集中还可 

以找出很多地方,证明妇女的处境并不那么美妙,那么理想。比 
如《黑夜柔吠陀》的《弥特罗耶尼 本集》 (MaitrayanI Sanihita ) 

就认为妇女是不忠诚的,不老实的。《推提利耶本集》 (Taittiriya 
Satphit 幻说好女不如坏男子。《卡他恰本集》 ( K 蚵 haka Sam - 

hita ) 说妇女在夜间诱骗自己的丈夫,向他索要东西。在吠陀社 
会里,当时人民的经济生活是游牧的,这就决定了它必然是夫权 
制,婆罗门正是这种社会制度的产物,他们是这种制度的鼓吹 
者,因而他们必然会歧视妇女。这是客观情况所决定的,是他们 
的经济生活所决定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如果我们说 
《五卷书》中诬蔑、歧视妇女的那种思想也是婆罗门加工的绪果, 
恐怕是没有法子否认的。 


五结构的特色 


在艺术特色方面,《五卷书》最惹人注意的是整部书的结构。 


德国学者称之为“连串插入式” ( Einschachtelung ) 。意思就是, 


全书有一个总故事,贯穿始终。每一卷各有一个骨干故事,贯穿 
全卷。这好象是一个大树干。然后把许多大故事 一一 插进来, 


413 



这好象是大树干上的粗枝。这些大故事中又套上许多中、小故 
事,这好象是大树粗枝上的细枝条。就这样,大故事套中故事, 
中故事又套小故事,错综复杂,镶嵌穿插,形成了一个象迷楼似 
的结构。从大处看是浑然一体。从小处看,稍不留意,就容易失 
掉故事的线索。把 《五 卷书》的结构具体地分析一下 ,情况 大概是 
这样的。全书的骨干故事就是婆罗门教育王子。贯穿第一卷的 


故事是公牛珊时缚迦同狮子结成朋友,狮子的大臣、豺狼破坏了 
这友谊。第二卷的骨干故事是一群鸽子被猎人网住, 一 只乌鸦 
跑来告诉它们要齐心协力,一下子飞起来把网子带走。第三卷 


的骨干故事是乌鸦与猫头鹰交战。第四卷的骨干故事是猴子与 

P 

海怪结成友谊第五卷的骨干故事是商主摩尼婆多罗的故事。 
穿在这个骨干故事上的是许多中小故事。这些故事绝大多数是 

短小的寓言和童话,同较大的骨干故事穿插起来,形成《五卷书》 
这样一个庞大的结构。 • 


这种“连串插入.式”并不是《五卷书》的发明,在印度可以说 
是古已有之的。无论是婆罗门教的经典,还是佛教的经典,都常 
常使用这种形式。夸大一点说,这可以说是印度人非常喜爱的 

一种形式。我们就拿《罗摩衍那>来做个例子说明一下。在第一 

* 

篇《童年篇》里,骨干故事是叙述罗摩的童年。但是内容非常庞 
杂,插入的小故事非常多。类似楔子似的东西摆在最前面。接 
着叙述十车王的王都和大臣。这里就插入了鹿角仙人的故事。 
这是在印度非常流行的一个故事,见于许多书内。到了第十六 
章又插叙猴类的 降生。 罗摩和罗什曼那随众友大仙出走以后, 
沿途所见的净修林,几乎都有一个故事。到了第三十一章,众友 
又讲了自己家族的渊源。第三十四章插入恒河的故事。第三十 
五章是优摩的故事。第三十六章是战神的诞生。从第三十七章 


414 


\ 





开始讲的是罗摩祖先的故事。就在这个插叙的故事中也还不是 
一讲到底,而是奇峰突起,波涛层出。第五十章讲众友家史,以 
下讲众友与婆私陀的斗争。在这中间又插入陀哩商^*的故事, 
狗尾的故事。众友带罗摩兄弟到了遮那羯朝廷上以后,插叙了 
神弓的故事和十车王的家谱。最后又讲了持斧罗摩的故事。其 
余的六篇,结构都是大同小异。总之,《罗摩衍那》在结构方面, 
同 《五卷 书》有共同之处。 

《五 卷书》 在结构方面的第二个特点是诗歌与散文相结合。 
这种形式在印度也可以说是古已有之的。佛经就是一个很好的 
例子。在佛经里,我们看到两种形式的韵散结合。一种形式是, 
散文讲述的内容,诗歌再重复讲一遍;另一种形式是,诗歌不重 
复散文讲的东西,而是同散文一样是叙述故事的一个组成部分。 
有人认为,一般说起来,诗歌部分是比较原始的。有一些书最初 
只有诗歌,散文是后来加进去的。从语言方面来看,诗歌部分的 
语法形式一般是比较古老的。在《五卷书》里,釆用的是第二种 
形式,全书一开始就有一首诗,每一卷一开始也都有一首诗。在 
* 叙述中间,常常加上一些“人们说得好”、“常言 道”或 “常言说得 

好”等等,接着就是诗歌,有的只有一首,有的有许多首。只有一 

■ 

个故事,第三卷第八个故事,通篇是用诗歌叙述的,这只能算是 

' 4 . 

一个輒外。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一篇从思想内容上看起来是 
/有问题的。这一篇的形式仍然是一个寓言,讲的是猎人与两个 
鸽子的故事。但是要宣传的却是非常反动的东西。它宣传要为 
恶人献出自己性命,又宣传寡妇要自焚殉夫。我们可以有把握 
地说,这一篇是婆罗门改写的,诗歌这种形式本身就透露了其中 
的消息。由此可见,形式与内容是有密切联系的。 

表现在 《五 卷书》里面的在结构上的这两个特点都对中国文 


415 


学产生了影晌。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一定是《五卷书》起了影晌,而 
是这种形式起了影响。先谈第一个特点。我在这里只举一个例 
子。隋唐之间的王度写的《古镜记 K 《太平广记》二百三十,题曰 
《王 度》)是一篇颇为著名的小说。这篇小说以一面古镜为骨干, 
中间插入了许多小故 事:一 、婢女鹦鹉的故事。这婢女是老狐所 
变,经古镜一照,无法遁形而死。二、日蚀的故事。每日月薄蚀, 

r 

镜亦昏昧。三、古铜剑的故事。四、家奴豹生的故事。他原是苏 
绰的部曲。苏绰曾预言,古镜要归王度。五、胡僧乞见宝镜。这 
里说到宝镜:“应照见腑脏”。六、王度为芮城令悬镜照枣树,隐 
戴在树中的蛇妖被照死。七、宝镜照愈张龙驹一家病人。八、弟 
王勣要去宝镜,携之出游。在这一个小故事里又插入许多小故 
事。 1. 在嵩山少室,用宝镜照出龟猿二妖真像。2.用宝镜照玉 

井,照出蛟。3.张琦家女子为鸡妖所祟,宝镜照死鸡妖一一只 
大雄鸡。4.、游江南,在扬子江 舟中: “暗云覆水,黑风波涌。”宝镜 
一照,照走风浪。5.跻摄山,数熊当路而蹲,用宝镜照走数熊。 

6.用宝镜照靜海涛。 7. 登天台,夜行用镜照。8•李敬慎家三女 
遭魅病。以镜照之,照出三妖本相:鼠狼、老鼠、守宫。9.在庐山 
用镜驱除虎豹。后来宝镜又归还王度。最后镜失踪。全部故事 
至此结束。这神结构在中国小说中不算太多,但是,这一篇《古 
镜记》却是很典型的。根据这篇故事写成的年代和环境,受印度 
影响的可能是非常大的。 

诗歌和散文相结合的结构也对中国小说产生了影响,比如 
许多中国长篇小说,常常在散文叙述中间,写上一句“有诗为 
证”,然后就加入一些或长或短的诗。特别在描写山景或其他景 
致的时候,描写人物形象的时候,更容易出现诗歌。我们拿《西 
游记》第一回来做例子分析一下。同《五卷书》一样,第一回一开 

416 


头就出现了一首诗。后来又有 “真个 好山!有词陚为证 。賦 
曰 :”。 讲到猴子的时候,又有“你看他一个个:”。讲到瀑布,又 
有“但 见那: ”。讲到花果山,又有“但见那:”,“这里边 :”。 讲到美 
猴王,又有“有诗为证。诗曰:”。下面还有不少的“但 见那: “正 
是 那:” ,“但 见:” ,“但见他 :”, “果然是 :”。 仅仅这第一回,就足 
以说明问题。下面我们就不再罗嗦了。类似的情况在其他不计 
其数的小说里都可以找到,我们也不在这里详细叙述了。统而 
现之,中国的诗歌和散文相结合,基本上是上面谈到的那两种形 
式的结合。换句话说,诗歌有时要重复一下散文里面讲的东西, 
只是换上二些华丽的词句;有时它又是叙述的一个组成部分,同 

I 

散文相续来讲述故事。 

' 


我对《五卷书》的一些新的看法,就写到这里。本来可以搁 
笔了。但是还有一些感想或感慨之类的东西,随着笔端涌向心 
头,似乎要一吐为快。本书第一版出版时,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灰祝成立十周年的日子。现在再版时,已经庆祝过了中华人民 

■■ 

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了。在这中间的二十年中,我们都经了风 
雨 ,见了世面。许多在这以前简直无法想象的、到了今天也似乎 
是 难以想象的事情都发生在我们身边,甚至在我们身上。但是, 
我们越过了这些风涛,经受住了磨炼。到了今天,我们身上的精 
钿枷锁打掉了,我们心头的灰色思想清除了。我们又重新精、神 
振奋,意气风发地生活和工作起来。如果要我打一个比方的话, 
我想用凤凰从死灰中重生这一个典故。我们好多人不是都有重 
生的感觉吗?现在正是普天同庆,赤县腾欢的时候,大家都想为 
我们国家的四个现代化尽上自己的 力量, 做一些有益于人民的 
事情。有了一把子年纪的人也不例外。我写完这一篇再版后记, 


417 





内心怡悦,无法形容,不知老之将至,专意看向未来,写毕掷笔 
大有手舞足蹈之意了。 

季羨林 

一九七九年 十一月二十一 日初稿, 

—十二月二十二 日写毕 





418 


m